寄居老人游走在都市边缘

  • 2006年04月12日 11:03
  • 来源:河南报业网-大河报
  • 记者朱顺忠文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0412a1301.jpg

0412a1302.jpg

  “少小离家老大回”。千百年来,“叶落归根”的养老思想扎根于很多人的思维中。然而随着社会的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老人在白发苍苍的垂暮之年,牵着子女的衣襟来到都市里生活。由于生活习惯、养老成本以及医疗保障等各种原因,当年轻人努力打拼成为城市主人的时候,这些寄居老人想得最多的,是他们还能不能融入这个对他们来说繁华而又陌生的都市。

  为了更全面、准确地反映这部分寄居老人的真实生活状态,本报和河南前卫咨询有限公司于3月中下旬,在郑州市范围内进行了一次问卷调查,揭示了目前城市寄居老人的生活现状。

  “伙伴危机”困扰都市寄居老人

  3月27日一早,郑州市某小区里,一位年逾花甲的老人正绕着一小块草坪缓缓移动着自己的脚步。走了10圈后,老人看看手表,似乎想起了什么,快步向家中走去。儿子、儿媳早已经上班去了,小孙子也上学了,家里显得很冷清,老人从口袋中摸出老花镜,打开电视。

  “原来在农村吧,有一大堆老头老太太,我绝对是焦点!儿子在城里买了房子,非要把我接到城里享福,这家伙把我闷得……大哥,我知道你是哪种型的了,你绝对属于‘屋里憋屈型’的……”电视里正在播出的赵本山和宋丹丹的小品《钟点工》,逗得老人一阵开怀大笑——这是老人最喜欢看的小品,只要从报纸上看到电视预告,他准会到时收看。

  老人姓张,是安阳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和《钟点工》小品里赵本山饰演的角色一样,曾经担任了15年村支书的老张原来也是本村的“焦点”。老伴几年前病故,在郑州工作的儿子一直放心不下,坚持把父亲接到郑州一起生活。3年的都市生活让老张很郁闷,用他的话说“我需要的是能唠嗑的老伙计们,不是防盗门、电视机和DVD”。最让老张受不了的是,自己在郑州生活3年了,还不知道对门的邻居叫什么名字,甚至没有说过一句话。

  为了找人唠嗑,老张还从赵本山的小品里得到启发:花钱陪自己聊天。老张专门打电话询问聊天公司的服务价格。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一些聊天公司报出的“钟点价格”可比宋丹丹的高出很多,更让老张受不了的是,所有的“陪聊”都是20多岁的小姑娘,根本没有老头老太太!失望至极的老张把这事告诉儿媳时,让儿媳笑得喷饭。后来老张才知道,原来一些所谓的“陪聊”都涉嫌提供色情服务。

  有“伙伴危机”的绝不仅仅是老张一个人,像他一样离开老家随子女来郑州生活的老人很多都有类似的感觉。

  数据支持:郑州市老龄委提供的最新数字显示,郑州市老人(有户籍)数量为70万左右。郑州市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常住郑州的60岁以上老人的数量为80万左右。也就是说,有10万左右的老人是随子女来郑州生活的寄居老人。本报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寄居老人中,有55.5%的老人很少和外人打交道,有强烈的“伙伴危机”感。

  寄居老人都渴望能和子女沟通

  “到现在,儿媳没和我说过一句话,将近6年了啊!6年来,儿子没正眼看过我,我很想和儿子说说心里话。到城市最大的苦恼是什么?就是不能和他们说说心里话……”话还没说完,李老太已经泪眼婆娑。李老太退休前是外地某学校的老师,来郑州后,遇到了一件让她悲痛的事:几年前,她不到10岁的孙子冬冬不幸夭折了。冬冬的死让儿子和儿媳悲痛万分,也让李老太内疚不已。因为当时,李老太的“职责”就是按照儿子、儿媳的吩咐照顾冬冬。

  李老太说,冬冬出事后,儿子和儿媳开始冷落她了,一直没有给她应有的尊重和理解。6年来,她一直在儿子和儿媳的冷眼中熬过。李老太常念叨的一句话是:“我就是想和儿子、儿媳说说心里话,多聊聊,我都快憋得受不了了……”

  虽然李老太的故事是一个较极端的个例,但是渴望和子女沟通是大多数寄居老人最大和最迫切的心愿。

  “经济上相对颓势的地位决定了老人们在精神上的需求,当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接送、照顾孩子时,他们也有了更多时间思考自己的价值。一个人之所以活在世上,其实是在寻求自己的价值,每一个人都不例外。老人对这种价值的认同,很大程度上决定于子女对他们的认同,而沟通是劝慰老人认识自我的重要渠道。遗憾的是,这些被子女们疏忽和遗忘了。”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博士周刚先生对此发表观点时说。

  数据支持:共青团郑州市委提供的数字显示,郑州市区目前的年轻人(35岁以下)有183万左右,外地来郑人员占了2/3还多。本报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受访对象中超过一半的年轻人很少和父母沟通;70%以上的寄居老人来郑的主要原因是“照看孙子、孙女(或外孙、外孙女)”;能够记得住父母生日,并且会给父母买礼物的年轻人仅有52%;但是记得子女生日并会给子女买礼物的寄居老人的比例是92%。

  参与社会  寄居老人基本没有机会

  申大爷住在郑州市某高档小区,3个儿子都在郑州做服装生意,但两年来,丰厚的物质生活并没有给申大爷带来丰富的精神享受。用申大爷的话说“我在郑州办事时从不说自己家是外地的,因为我讨厌被人‘歧视’”。

  申大爷给记者讲了个有关他的黑色幽默:2005年,郑州市公交总公司为郑州市60岁以上的老人办理免费乘车证时,他也兴冲冲地去排队。排了40分钟队后,申大爷才知道,办理对象仅限于郑州市区的老年人,而他没有郑州市户口,就无法办理。很生气的申大爷为了能够享受到“市民待遇”,竟然花了200元钱办了个假身份证。后来,假身份证被工作人员识破,申大爷为此受到了批评。

  “省会不只是郑州人的,就像首都不只是北京人的一样,凭什么‘歧视’我们外地人?我就是想不通这个理儿,就是要较这个真!”申大爷感到有些委屈。

  “其实在郑州,有很多像申大爷一样特别想参与、想融入城市的老年人,但是目前没有给他们这样的机会。”郑州市省农科院社区主任曾力英深有感触地说,他们社区早在几年前就组织起了包括寄居老人在内的老年秧歌队。秧歌队一周训练两次,但真正能到社会上表演的机会却很少。每次训练完之后,老人们都会问曾主任一句话:“老是让我们自娱自乐,啥时候能让我们去外边表演一次?”“目前我们的社区概念被赋予了太多的行政职能,没有真正起到团结、组织居民的作用,寄居老人不仅在大的方面很少有参与到社会中的机会,即便在最基层的社区内也很少有这样的机会。这个问题应该引起政府部门的重视,这么多人没有参与社会的机会,说明我们的养老体制有问题。”曾主任分析说。

  数据支持:郑州市统计部门公布的最新统计数字表明,目前郑州市的总人口约为302.2万人。由于我国已经步入老龄化社会,按照这个数字推算,郑州市至少有10万人左右的寄居老人没有参与社会的机会。本报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寄居老人中有80.2%不知道省政府在哪一条道路上;69%的老人不知道或没去过绿城广场;经常收听、收看新闻或其他广播电视节目的老人竟然有50%左右;42%的老人甚至基本不看报、不收听收看任何广播电视节目。

  遇到生病 老人大多靠“挺”对付

  张大妈在农村时就有多年阵发性肚疼的老毛病,但是直到今天她都不清楚自己究竟得的是什么病,因为她从没到医院做过检查。她把这个事情“封锁”得很严,甚至直到今天,子女们还不知道母亲身体有病。

  张大妈随儿子到郑州生活已经有5年了,孙子也在她的照顾下从幼儿园上了小学。按理说,张大妈现在应该有更多的时间关照自己,但是她依然重复着自己的家庭任务——买菜、做饭、扫地、接送孙子。有次买菜时,张大妈的肚子忽然疼痛难忍,她硬是用一根萝卜顶着胃部,坐着一个菜贩的三轮车回来了。回家做好午饭后,张大妈对下班回来的儿子、儿媳说自己前一天夜里没睡好,然后回到卧室在床上强忍了3个小时。

  在回答“为什么不去看病”这个问题时,张大妈的回答很让人心酸:“我不能挣钱,还乱花什么钱啊。如果万一去医院检查出什么大病来,不是给子女增加负担吗?那还不如不知道什么病,能‘挺’就‘挺’下去算了……”

  据了解,绝大部分寄居老人没有医疗保障,在对待疾病的问题上,他们所采取的方法却是惊人的一致:那就是“挺”!

  “当大量寄居老人只能靠‘挺’对付疾病时,就给社会发展的成本埋下了巨大的隐患。这种消极的、没有任何保障的养老方式,造成更大的浪费是社会资源的流失;更重要的是,这种现象集中反映了社会的不公平。从社会学角度来看,社会不公平的矫正是组织社会资源者的义务和责任。”北京大学一位著名社会学专家如是说。

  数据支持:郑州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统筹办一位官员在接受采访时称,目前郑州市享受养老金发放和医疗保障社会化的老年人数不足20万;本报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寄居老人中,有98%以上没有养老和医疗保险;在回答“你到郑州后生活中最大的苦恼是什么”这个问题时,78%的老人和其子女选择“担心(生病后)开支太大”。

  编者的话

  谁为寄居老人建造“颐养家园”?

  □朱金中

  大量的寄居老人,从农村来到城市和儿女们一起生活,有着生活上的无奈,也有着精神上的孤寂。如何为寄居老人建造一个安心舒适的“颐养家园”,是摆在很多儿女面前一个现实的问题。

  电视上曾播过一个公益广告片:儿女们因工作繁忙回不了家,老人面对满满一桌子饭菜而感到孤寂。当儿女的,多抽出时间陪陪来到城市的父母,这无疑是必需的。但儿女们也有很多现实的苦恼。对于不少年轻人来说,正处于事业的黄金时期,未必能抽出更多的时间陪老人。即使有时间和老人唠嗑闲谈,但时代的差异、城乡生活的差异,往往让儿女们和老人的闲谈聊天“说不到一块儿”,甚至往往不欢而散。

  现代西方国家大致是一种“城市发展、乡村养老”模式,人们习惯于年轻时到城市打拼,年老后回家乡颐养;而目前我国则出现了老人晚年随儿女进城养老的趋势。这些寄居老人的进城,无疑对目前的城市化进程提出了一个新的课题。

  寄居老人在城市生活中的种种无奈和孤寂,多少反映出现代城市社会化养老的不足和缺陷。当年轻的家庭成员无法满足寄居老人在生活各方面的更多需求时,社会却也面临没有承担更多保障的尴尬。

  这种尴尬需要我们反思过去的一些养老观念和模式,如何面对寄居老人进城这一社会化新课题。一方面,以社区为单位的基层组织应该加大对老人,尤其是寄居老人的关怀和照顾,鼓励、组织、扶持老人们自办各种兴趣活动小组,丰富老人们的精神生活。对于寄居老人的医疗、出行等,应由社区出面和社会各方面进行协调。另一方面,政府也应该加强对社会化养老的扶持力度,对寄居老人的养老问题给予政策、制度和经济倾斜,对寄居老人的养老问题制订出切实可行的方案,从医疗卫生、交通出行等方面给予适当的接纳和保障。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这是中国的传统美德,也是和谐社会发展的必然要求。如何让寄居老人融入城市,融入城市化养老范畴,需要我们不断探索,给出一个合格的答案。

  通过百度搜索引擎,找到“寄居老人”相关网页约92600篇;通过Google搜索引擎,查找“寄居老人”,约有124000项符合查询结果。

  此次调查感谢河南前卫咨询有限公司协助。□记者朱顺忠 文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金艳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