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河南新闻 > 要闻
 
 

襄城拨款10万建敬老院变成酒店 五保老人无处住


http://www.dahe.cn 2005-07-21 07:39:53  河南报业网-河南商报  
  河南报业网讯 核心提示:
  1999年,许昌市襄城县民政局向湛北乡提供10万元,帮助该乡建立湛北乡敬老院,用以安置本乡抗美援朝后的返乡老兵等五保老人。但就在敬老院开业前三天,湛北乡乡长因故调走,而此时的湛北乡党委书记突然中止敬老院建设工作。
  2005年6月,湛北乡政府与当地村民程新平签订协议,程新平以每年5000元的价格承租敬老院20年,原本居住在敬老院中的两位五保户老人,在7月1日不得不搬出敬老院,被乡政府安排到附近的一个废旧的歌舞厅。

敬老院变成了饭店

五保老人现在的居住地又脏又乱

  从开始组建敬老院、到中途突然中止敬老院的建设、最后又暗地把敬老院出租出去,作为敬老院主管部门的湛北乡政府,在此事件中的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折射出湛北乡政府存在管理混乱。
  两位老人被赶出敬老院
  已经是下午3点多,宋春阁还没有吃中午饭,他说这两天心情一直不好,没心思吃饭。
  “我还想回到俺的敬老院去,住在这儿想喝口水都不容易。”当记者在7月19日走进这位五保老人的临时住处时,宋春阁正准备提着那只20斤重的水桶出去找水喝,虽然已经69岁高龄,在被乡政府强制从敬老院搬出后,他不得不学会自己照顾自己。
  2005年6月,宋春阁所在的湛北乡敬老院被乡政府出租,几经转手,成为一个名为“凤临阁”的私家酒店。7月1日是乡政府定的敬老院人员搬家的最后期限,无奈之下,宋春阁只好搬出敬老院,随后被湛北乡党委副书记刘书纪安排在隔壁的一家早已倒闭的歌舞厅居住。和他同样遭遇并与他同时搬出的还有自己的同伴、72岁的姚复兴。
  如今,两位孤单老人一起住在那间旧歌舞厅里,由于地面光滑,还得防备随时都有可能滑倒的危险。没钱缴电费,当地电管所已经是几次催促他们了。“这么热的天,要是万一把电给我们停了,可不是要把人给热死了哟!”已经一把年纪的宋春阁还真担心人家把自己的电闸给拉了。他和姚复兴为这事往3里开外的乡政府跑了好几次,“但牛书记总说不用我们操心。”牛胜岭是现在的湛北乡党委书记。
  离开了敬老院,为了贴补日常开销,两位老人不得不骑上一辆破三轮车,走街串巷收点破烂,同时,还得洗衣、做饭。住的地方没有水,不过幸好前面不远处有家饭店,有时候还能给人家说上几句好话,“揩”点水喝,但有时遇到人家饭店关门早,两位老人也就没辙了。“哎,反正都这样了,活一天算一天吧。”对未来,两位老人看不到任何希望。他们现在惟一奢望的就是安安生生地搬回敬老院:“不说别的,最起码俺们喝水可不用发愁了。”幸福在两位老人的理解中,原本是如此简单。但即便如此,现在也很难能够被满足。
  敬老院在争议声中破土动工
  作为当代孝子“张尚昀”的家乡,襄城县尊敬老人的传统原本由来已久。在该县的16个乡镇中,13个乡镇都已经建立了敬老院,人数最多的有20多名五保户,这其中还不包括早已建好敬老院,但目前已被出租的湛北乡。剩余的2个没有建立敬老院的乡镇,则是因为所辖乡镇五保户人数太少不具备建院资格。
  湛北乡是其中建造敬老院较晚的一个。“当时县民政局对我们乡的敬老院建设也非常关注,好几次督促书记、乡长,甚至还提出如果不建敬老院,就不给我们拨救济款。”时任湛北乡民政所副所长、并兼任湛北乡敬老院院长的蔡增材告诉记者。终于,1999年10月,在襄城县民政局拨付的10万元救济款项到齐后,湛北乡开始了该乡敬老院的建设工作。
  “虽然开工了,但从一开始就充满了争议和矛盾。”蔡增材说,最大的争议是敬老院的选址问题。湛北乡敬老院所在位置原为平顶山与许昌的交界处,是原先的湛北乡财政所所在地。襄城县民政局起先并不同意在此地建造敬老院。“这个地方以前有点乱,‘三不管’(地带),不安全,建敬老院不就是想让老人们清净清净,可这儿太热闹了。”襄城县民政局副局长崔文党便是当时对此持有疑义的其中一人。另外一个让他感到难以接受的原因是,敬老院位于湛北乡的最北面位置,将来不容易管理。“敬老院还紧挨着公路,整天车辆川流不息,灰尘太多,都没法睁开眼。”崔形容说。
  但湛北乡认为,把敬老院选址在原财政所所在地,可以省去很多麻烦。崔说:“他们当时提出,刚好财政所的地方空出来了,不用再另外买土地了,而且财政所还有原来的10亩闲置地,将来也可以交给敬老院管理,可以把它开发为果园,解决老人们的日常生活问题。”
  争议声中,湛北乡敬老院还是破土动工了。

1,2
 

责任编辑:吴勇

 
发表评论 】 【 进入论坛 】 【 字体显示:  】 【 打印 】 【 关闭窗口
小学生教学楼上摔坏眼睛 校方一次性赔偿4.1万元 (2005-06-24 10:4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