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3青年因抢劫杀人被判死刑 抢了1张假币

  • 2007年04月20日 07:22
  • 来源:大河网-今日安报
  • [发表评论]

大河网讯

ab0420051.jpg

模拟犯罪现场资料图片

  核心提示

  6年前的一个夏夜,淇水河畔发生一起惊天血案。在某汽修站值班的贾老汉被捅70多刀,惨遭杀害。同在站里值班的原师傅,早晨起来发现血案并报案。多年来,谁也没有想到,作案凶手竟是报案人的儿子;其子伙同他人花费五六百元“打的”作案,抢劫的却是一张假币。日前,随着一声正义的枪声,参与作案的3名罪犯被相继正法,一场本不该发生的血案就此终结!

  血案,突发淇滨

  2001年6月9日6时许,位于鹤壁市淇滨区107国道与九州路交会处的上海大众汽车(鹤壁)特约维修站,当时正在维修车间值班的原师傅,早晨6时许起来解手,发现业务大厅玻璃上溅了许多鲜血,就赶紧喊来维修站门岗值班员老赵一块儿来大厅查看。二人发现值班员老贾浑身是血,倒在床下血泊里,遂打110报案。

  鹤壁市淇滨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市局刑警支队、市局刑事技术科接警后,火速赶到现场。

  经勘查发现,维修站一楼营业大厅当晚的值班员贾老汉(男,65岁,鹤壁市淇滨开发区大赉店村人)头西脚东呈仰卧状双手抱于胸前,全身鲜血淋淋,惨不忍睹。床下尸体以东有大片血泊,血泊中有一把黑色胶木把单刃尖刀。死者腹部、胸部、腰部、颈部、臂部、臀部、双腿、左手、右膝等处被刺70余刀,血肉模糊。床边墙壁和窗玻璃上溅满血迹,地上有点状血迹和血鞋印。大厅展位停放3辆轿车;营业室电脑、文件柜有翻动痕迹。大厅销售部会计室挂锁门拉手被扭断,室内电视柜上一台新科VCD被移至大厅门口,两张办公桌抽屉均被拉开,抽屉内一张百元面额的假币被盗。

  贾老汉平时豪爽仗义,乐善好施,在街坊邻居和单位员工中有口皆碑。对他的突然遇害,家人、街坊邻居都感叹苍天不公,难以接受这一事实。

  血案发生后,鹤壁市淇滨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立即成立专案组,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开展侦破。但由于现场没有留下破案的线索,虽经多方努力探讨分析,围绕仇杀、情杀、财杀及流窜作案,调查走访上千人,然而,案件一直未能侦破,贾老汉究竟因何被杀,一时成了难解之谜!

  2004年,全国公安机关打响“命案侦破攻坚战”。“命案必破”,剑啸淇滨!

  2004年9月,专案组根据调查摸排情况,重新“会诊”,认为“没有外寒引不起感冒”,“没有内贼引不来外盗”,大胆提出“内外勾结作案”这一新的侦查方向。专案组经过大量细致摸排筛选,认为曾在上海大众汽车(鹤壁)特约维修站打工的原明亮(男,1982年出生,林州市东岗镇人),即案发报警的原师傅之子有重大作案嫌疑。经调查,2001年6月9日案发前后,原明亮没有上班,具备作案时间;事后两三天,原明亮来站上班,干了一段时间,又突然离开,到安阳等地打工,让人费解。几年来,原明亮居无定所,行动诡秘,具有重大作案嫌疑。专案组民警多次到其原籍化装侦查、蹲点守候。2004年11月2日,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终于将原明亮传唤到案。

  嫌犯,浮出水面

  原明亮到案后抱有侥幸心理,负隅顽抗。尽管专案组给其讲政策、做工作,但原明亮不见棺材不掉泪,要么避重就轻,要么装聋作哑,拒不交代。

  “2001·6·9”案件,办案民警冥思苦想了好几年!制造血案的凶手更不会忘记那幕血腥的凶杀场面!较量中,随着讯问层层剥笋,步步深入,原明亮突然脸色通红,直冒虚汗,浑身发抖。审讯人员适时递给原明亮一支烟,让他放松情绪,争取主动,讲清问题。原明亮又要了一杯水喝了起来。之后,他叹了一口气说:“杀害老贾那事是我干的!是我和付林东(男,1982年出生,林州市东岗镇人)、李宏伟(男,1981年出生,林州市东岗镇人)3个人干的。”

  根据原明亮交代,淇滨公安分局连夜调兵遣将,对另外两名犯罪嫌疑人实施抓捕。11月2日22时许,刑侦抓捕组驱车直扑林州,经与林州警方秘密接触和外围调查,获悉嫌疑人付林东羁押于林州市看守所。其伙同他人涉嫌盗窃,批捕在逃一年多,就在前几天刚被抓获。由于付林东被抓及鹤壁警方对原明亮传讯,李宏伟闻到风声逃窜。付林东到案后,在强大的政治和铁的证据攻势下,很快败下阵来。两人很快交代了他们的作案经过。

  2006年3月24日,李宏伟潜逃5年后回家脚未站稳,就被林州、鹤壁警方抓获,并供述了伙同原明亮、付林东杀害贾老汉的犯罪事实。

  真相,大白天下

  2001年6月的一天,在上海大众汽车(鹤壁)特约维修站打工的原明亮到林州城里玩,遇见同乡付林东、李宏伟。3人臭味相投,都有发笔横财的欲望,就商量抢劫、绑架,搞些钱花。原明亮提议他打工的鹤壁维修站有新进的轿车,偷一辆卖了,每人就能分三四万元,并说维修站星期天人少,里边就两个人,先把大厅的人干掉,再把看门岗的干掉,开着车就走了。

  3天后,原明亮、付林东、李宏伟在一起喝酒,又说起偷车的事。酒壮贼胆,说干就干。3人即时在街上买了3把折叠刀,叫了辆出租车,于当天傍晚从林州“打的”直奔鹤壁。当日23时许,他们来到鹤壁新区,在淇河路夜市吃过饭后,沿107国道向南来到维修站路西,见站门口有人在打麻将,就顺九州路往西走,到僻静处坐在草坪上吸烟等待。

  2时许,3人沿九州路向东走到维修站南围栏外。原明亮、付林东、李宏伟相继翻过围栏,拔出尖刀,顺着大厅外墙到了大厅门口。大厅没有上锁,3人推门进入。借着外边幕墙的灯光,3人看见西墙边床上贾老汉头北脚南正在睡觉,便直扑过去。原明亮从床边椅子上拿起被子蒙住贾老汉的头,3人连捅带刺,将贾老汉活活杀死。原明亮把刀也捅坏了。之后,原明亮、李宏伟扭断销售部房门拉手上的锁链,3人进去打开抽屉乱翻一通。原明亮在东北角桌子抽屉里,找到一张百元纸币装入衣袋。可3人怎么翻也找不到车钥匙,忽见销售部保险柜连着一根电线,大厅轿车里小灯一闪一亮,恐怕有防盗报警装置,便没敢轻易下手。原明亮见销售部电视柜上有台VCD,抱起就走。付说这东西不值钱,原便将VCD扔到了大厅门口。3人蹿出大厅,翻越围栏,仓皇逃离现场,沿107国道向南溜到淇河桥下逃窜。6时许,3人窜回到了林州城里,结果发现,他们折腾了一夜,抢来的竟是一张百元假币!

  “淘金”,走上不归路

  位于太行山东麓、黄淮海平原腹地的鹤壁淇滨新区是一座历史文化厚重的新兴城市。近年来,随着淇滨新区的开发建设,这里经济发展迅速,外来打工人员越来越多。原明亮这个山里娃,就是看好淇滨这块“热土”,随他的父亲前来“淘金”,同在维修站打工。然而,他被贪欲之火冲昏了头脑,嫌干扳金活辛苦,幻想不劳而获,于是走上了一条毁灭之路。

  作案后,原明亮一直感觉惊慌害怕,想到抢劫杀人那血腥场面,一连几天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在维修站干了不长时间因心虚不干了,一年不敢回家待几天。这一次,他本想回家筹办婚事,没想到被早已布控好的警方抓获。当见到鹤壁警察时,他知道这一天终于到了。

  付林东可谓是家中的宝贝疙瘩,他上有4个姐姐,其父想生个儿子。1982年,其父因要他超生,被林州钢铁厂除名。家庭的过分溺爱,使付林东养成了好逸恶劳、吃喝玩乐的恶习,直到犯下抢劫杀人的滔天罪行,尽管整天吃吃喝喝,打打杀杀,却掩盖不了内心的惊慌。作案后,付林东整天提心吊胆,常常夜半惊魂,受尽精神折磨,加之其他罪案在身,一直在外过着逃亡生活。

  李宏伟,上有3个姐姐,父母最宠爱他这个小儿子。凭借其父创下的基业,他过着优裕舒适的生活,作案时已经娶妻生子。

  谁也想不到,李宏伟竟将其父临终时留给他的钱,当成犯罪经费、作案资本。到鹤壁作案时,吃饭、买刀、租车都是他埋单。2004年9月,原明亮、付林东相继落入法网,李宏伟如惊弓之鸟,潜逃安阳、长治等地。饱尝了逃亡惊慌之苦。在潜逃的日子里,每当听到警笛就害怕,看到警察就心惊,最后花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母亲得了癌症,没钱医治;妻子与其离婚,房子也变卖了,好端端一个家搞得家破人亡。

  较量,3青年血祭冤魂

  3名犯罪嫌疑人作案时年仅20岁,一失足成千古恨。尽管他们归案后对自己犯下的滔天罪行后悔不已,为减轻惩罚作出种种辩解和努力,但这一切都是徒劳。经鹤壁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被告人原明亮、付林东、李宏伟在林州预谋到鹤壁抢劫汽车,用刀将正在睡觉的值班人员贾某杀死,后因未找到汽车钥匙,未能将停放在大厅内的汽车抢走。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且情节特别恶劣,社会危害特别严重。于2005年6月10日依法判处原明亮、付林东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随后,原明亮、付林东被执行死刑。

  李宏伟归案后,鹤壁市人民检察院于2006年7月6日以其犯抢劫罪向法院提起公诉。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审理,于2006年8月11日对被告人李宏伟依法作出一审判决,以抢劫罪判处李宏伟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面对人民法院的庄严判决,被告人李宏伟恐惧万分,惶惶不可终日。为了活命,在2006年11月26日省高院二审开庭审理中,他再次为自己犯下的罪行辩解,辩称这次抢劫不是他策划的,作案刀具也不是他主动出资购买的;到鹤壁作案的出租车费是原明亮借他的;他是被付林东所逼作案等。公诉人指出,李宏伟犯罪性质严重,手段极其残忍,社会危害极大,故不足以减轻其罪责。

  法院认为,上诉人李宏伟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伙同他人强行劫取他人财物,并致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且罪行极其严重,应依法严惩。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李宏伟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均不予采纳。二审法院遂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

  近日,在鹤壁市郊外,随着一声沉闷的枪声,罪犯李宏伟被执行枪决。他与同案犯原明亮、付林东一样,过早地结束了年轻的生命。

  一场血案,毁了4个家庭;这一切,本不应该发生!(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安报记者李杰通讯员过彪付增炜汪春

责任编辑:吴勇
ad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