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两管理部门有分歧 北伐纪念馆6年难建

  • 2007年07月09日 07:13
  • 来源:大河网-河南商报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a0900.jpg

碧沙岗公园里的北伐纪念碑  商报记者吴波/摄

  今天是北伐战争胜利80周年纪念日。几天前,关于郑州市碧沙岗公园内建北伐战争纪念馆的提议,在民间再次引起共鸣。

  事实上,郑州市政府早在6年前就同意建设北伐战争纪念馆,为何一直不见动静?

  【关注焦点】

  再提碧沙岗公园建北伐纪念馆

  7月4日,郑州,雨。从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以下简称文考院)院长张松林的办公室向外望去,碧沙岗公园被一片烟雨笼罩。

  1927年,冯玉祥将军率北伐国民革命军到达郑州,大胜吴佩孚部,但革命军将士也死伤惨重。冯玉祥命人将烈士遗体安葬于郑州西郊一处400亩荒地,建烈士公墓、烈士祠堂,上书“碧海丹心,血殷黄沙”,以慰英灵。1956年,郑州市人民政府将陵园改建为碧沙岗公园,烈士祠辟为郑州市博物馆(1993年迁走),烈士遗骨迁至郑州烈士陵园。

  今年5月,郑州市政协委员在市政协会议上提交了《建议把碧沙岗公园建成北伐革命战争主题公园》的0700188号集体提案。

  提案中说,建议将碧沙岗公园改建为北伐战争纪念主题公园,使其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事实上,在碧沙岗建北伐纪念馆也不是第一次被提起,在北伐战争胜利80周年前夕再次提起这一提案,可谓煞费苦心,也终于使此事回到了公众关注的焦点上。

  【历史回顾】

  市政府6年前就已同意修建该馆

  2006年7月,郑州市市长赵建才、副市长李柳身就分别在省政府批转全国人大提案《关于以碧沙岗北伐烈士陵园为基地兴建北伐战争纪念馆的建议》上批示:“此事多方面均有呼声,郑州市确应认真研究”、“请文化局牵头提出立项申请,按基建程序抓紧立项。”

  现在看来,相关的筹建工作已经被提上了议事日程。据张松林介绍,从今年3月起,郑州市文化局及文考院领导拜访了冯玉祥之女冯理达。冯理达做出了编写《冯玉祥在郑州》、《郑州碧沙岗》两本书的决定,并准备10月份完成。

  事实上,郑州市政府早在2001年就研究并同意修建烈士纪念馆。“郑政会纪〔2001〕68号纪要”上显示,当年,郑州市政府在研究解决文化系统若干问题时说:“文考院从烈士祠搬出,在原址上恢复建烈士纪念馆”。

  【部门之争】

  文考院是否该搬出成了矛盾点

  在得到郑州市领导批示后,文考院及文化局即于2006年12月将兴建北伐纪念馆立项报告报到郑州市发改委。

  “立项没有通过,主要是因为没有具体方案。”郑州市文化局副局长任伟透露。

  在此后对0700188号政协提案的答复中,更是清楚写明了原因:由于碧沙岗公园是由文化、园林两个部门管理的,需要由市政府进行协调,靠文化局单方解决显然无能为力;占用烈士祠堂的文考院仍未搬出,直接影响北伐革命战争主题公园建设工作。

  也就是说,双方就搬迁问题始终僵持着,使之成为北伐纪念馆缓建的重要原因。

  对此,郑州市园林局党委副书记徐新友在接受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文考院占着烈士祠原址,怎么建?”

  碧沙岗公园管理处宋书记在接受采访时也表达了相同的观点。

  2006年,公园方禁止文考院车辆出入以及对文考院的停水停电事件,将矛盾彻底激化——这些,在郑州市政协第0600924号《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后改为院)应尽快从碧沙岗公园内搬出》提案中亦有记录。

  “不是我们不愿意搬,而是让我们往哪儿搬?新办公地点选址、立项、建成需要一个过程。在原址上建还是在公园里另选新址建,最终还是要由上级来定。”张松林如此表达文考院的无奈。

  【观念之争】

  文考院:园林部门不会管理文物

  在文考院的设想中,拟建的“北伐战争主题公园”不仅包括了最初提案中的北伐纪念馆,还有纪念碑和一系列文物的再现。

  “我们希望把它作为一个主题鲜明的历史纪念地,所以,主张应进行统一的园区规划,保证景观的完整性。”张松林说,包含了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烈士祠的碧沙岗公园理应由文物部门来管理,因为涉及文物方面,公园方不会管理。

  他还举例说,公园在建设过程中,曾把北伐烈士陵园的一只石狮子毁坏。而最让他觉得痛心的还是,近年来公园里建设了许多如滑冰场、过山车之类的游乐设施,“与纪念北伐战争的严肃主题不符,也体现不出特色”。

  对于文考院提出的“主题公园概念”,徐新友称“毫不知情”,也从来没有参加过此项方案的论证会。

  徐认为,对历史要尊重,但碧沙岗公园本来就是北伐战争的主题公园,这一点从园区大门的题字,包括园内的纪念碑等设施上,市民都可以感受到。

  园林局:建主题公园应多考虑厚重文化

  关于园区开展游乐项目,公园管理处的宋书记则有不同意见:“公共绿地就是供市民休闲娱乐的,即使是纪念公园,也不能改变绿地最本质的用途--公益性。”

  实际上,园林局并非对建设主题公园“不感冒”--据徐新友透露,主题公园已经被列入郑州市的城市发展规划。在未来几年,将建设首批商城遗址公园、少林主题公园、戏剧主题公园等多处大型绿地,作为主管单位,园林局将在近期着手该批项目群的建设。

  徐新友说:“但北伐战争主题公园不在我们的首批计划内。”他说,建什么主题公园,更多考虑了河南打造文化强省的思路,以选择与郑州3600年厚重文化相关的主题为主。

  【现象分析】

  管理权归属不明困住不少文物区

  目前,广州、武汉等北伐所历经城市的史料收集和北伐战争文物征集工作,正在紧锣密鼓中进行。曾提出提案的一位郑州市政协委员表示,不管工作做到哪一步,要想把纪念馆建成,必须解决一个根子上的问题:谁有管理权?

  这位人士分析,无论是建纪念馆还是主题公园,都需要文化、园林两个部门的共同参与。而此前,文物部门希望由它来主导建设和管理,但公园的行业管理又属于园林局,文物部门的想法显然是一相情愿。

  郑州碧沙岗公园的难题并非孤例。

  事实上,关于同时涉及文物与自然景观(绿地、森林)等管理权限的矛盾,在国内屡屡出现。最著名的一个案例是圆明园渗水事件——类似的逻辑是:从行政归属上看,属于地方政府管;从公园属性来讲,园林部门对其有行业管理关系;从文物属性来讲,文物部门则对其有行业管理关系。

  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环境与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徐嵩龄指出,长期以来,除了故宫等极少数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外,几乎所有文物区的归属管理都是条块交叉。

  这就有可能出现下列情况:园林部门忽视文物价值,包括对一些风景名胜区,都没有考虑到其文化意义。而全部交由文化部门管,似乎也不现实。

  【相关建议】

  可赋予文化部门建设指导权

  在发达国家,解决类似的问题要简单得多。据相关资料,文物及遗产基本上是由单一部门管理,如,西班牙由文化部管理,下设“历史遗产委员会”;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由环境与遗产部管理。

  徐嵩龄说:“具体到郑州碧沙岗公园的问题,政府可赋予文化部门对建设项目的指导权。”

  采访中,涉及北伐纪念馆的相关方都承认一个事实:要想解决问题,只有一个办法——由更高级别的领导牵头协调各方工作,指定让谁建设,让谁管理。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的一位教授则表示了忧虑:一般来说,没有哪个地方政府愿意这么做,一旦开了这个头,今后很多出现争议的部门都会提出同样的要求。

  现在看来,北伐战争主题公园的立项建设,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商报记者张婷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