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12农民交纳万元欲出国务工 遭遇骗局

  • 2007年07月16日 08:31
  •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村民们还保留着去开封培训时发的日语资料

  核心提示

  2005年年初,我省淅川县荆紫关镇12名村民经镇劳动保障所“牵线”,与大连一家公司达成协议,这家公司承诺以“赴日研修生”的身份半年内将他们“派”到日本务工挣大钱,当然,承诺是建立在向他们收取一万元“研修费”的基础上的。但时至今日,这批满怀异国“淘金梦”的村民不仅没有如期外出“研修”,反倒连“研修费”也血本无归。记者调查发现,与荆紫关镇这12名村民有同样遭遇的人不在少数,而据曾前往大连向这家公司讨债的村民反映,两年多来,全国各地陆续到这家公司讨要“研修费”的人有两千多名。  □记者朱长振文图

  赴日务工梦

  28岁的刘凤莲终日无精打采,这个家住南阳市淅川县荆紫关镇汉王坪村的村妇,如今一个人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在荆紫关镇的古街道住,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是在郑州打工的丈夫陆宏涛不定期寄回来的不定额的生活费,依照她的说法是“饥一顿饱一顿”,日子过得很紧巴。但在3年前,她家的日子还不是这样,那时候大女儿刚满1岁,丈夫也在家,一家人生活得还算幸福。可是,自2005年1月开始,刘凤莲家因为一件事被彻底改变了。

  2004年年底,当时赋闲在家的陆宏涛向在镇劳动保障所任所长的袁太明打听有啥活干没。按辈分,陆宏涛应称袁为“表爷”,“吃公家饭”的“表爷”门路很广,他曾经成功介绍不少镇上人出海打工,也包括陆自己,所以镇上的劳力们都喜欢找袁太明给介绍工作。这一次,陆宏涛从袁太明那里得知有一家大连万国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连万国公司)正面向全国招人赴日本务工,月薪16万日元,合人民币万元以上,这个消息让陆宏涛兴奋不已。

  不只是陆宏涛,荆紫关镇很多想外出务工的农民在2005年初从电视上看到这则赴日务工广告后,都无比兴奋。记者了解到,出钱到电视台投放广告的人正是袁太明。

  他们纷纷找袁太明咨询情况,但一看到合同书上要交5万元“研修费”的规定,很多人犹豫了,5万元对这些农民来说,几乎是他们10年的收入。但袁太明告诉他们,大连万国公司说了可以先交1万元,其余的从赴日的高工资中扣除。为打消农民们的疑虑,袁太明坚称这是政府的单位介绍的,盖的也是政府的公章,不会出问题,“即使出问题了,也有政府担着,跑了和尚跑不了庙”。

  最终,荆紫关镇包括陆宏涛在内的12位村民决定冒险一试。他们四处借贷,多数借的是民间高利贷。除了“研修费”,袁太明另外向农民各收290元钱,包括报名费100元和去大连万国公司参观的190元车费。

  就这样,荆紫关镇的这12位村民怀揣着出国淘金挣大钱的美梦在家安心等待着大连万国公司的通知。

  大连参观

  2005年1月16日,荆紫关镇第一批7位村民在袁太明的带领下坐汽车到了郑州,第二天下午,他们拿到事先订好的火车票前往大连。一路上,这些人有说有笑,对他们来说,去大连万国公司参观是他们实现出国务工梦想的第一步。

  7位村民之一的李书莹记得刚到大连时“特别冷”,大连万国公司安排他们住在火车站附近一家旅馆,食宿要自理。第二天,公司通知他们去工厂参观,当时他发现送他们去参观的两辆大巴车都挤满了,“有一百多人”,全国各地的都有,与他们一样,名义上都是“赴日研修”。他们几个私下里还暗自庆幸:“人家都交两万多呢,咱们才交一万元,还是老袁面子大!”大巴在大连市的外商投资工业园区停了下来。他们在大连万国公司人员带领下参观了一处4层楼的车间,李书莹回忆,当时车间里工人很少,好像只有20多个人。

  随后,他们被带到公司临时租的一家饭店会议厅。在这里,他们见到了大连万国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魏殿忠。魏殿忠说,公司在日本购有设备,日本方面同意让公司派一些员工前去研修,但公司员工已经掌握了这些技术,无需再外派员工,指标浪费掉了挺可惜的,所以就转给了他们。魏殿忠还说,公司没有外派资格,“但肯定能外派成功”,因为公司有背景。

  接下来是面试,面试主要是问他们是否结婚、是否有小孩、家庭负担重不重等。荆紫关镇去的7人都通过了面试。第二天,他们带着刚取出来的1万元钱,到公司指定的位于火车站附近的上鼎大厦内的2间办事处。在那里,他们交了从老家贷来的这笔钱,得到一张盖有大连万国公司财务专用章和会计主管“福田文七郎”印章的收据。交钱的同时,他们与大连万国公司签了一份合同。在这份“赴日研修生合同书”上,记者看到,甲方是“日本独资大连万国建筑材料有限公司”,而乙方则是赴日研修生本人。赴日研修的理由是“为加强独资公司的技术力量,学习日本的先进技术和先进的管理经验”。在赴日研修生人员条件一栏中,记者看到有高中毕业、略懂日语、身体健康等文字。但荆紫关镇去的这批人都笑着说,他们没一个是高中毕业,有好几个还是文盲,但都顺利通过了面试。在研修内容中,乙方在日本主要研修甲方所需的生产技术,及到日本工厂、建筑工地从事与甲方相关的电焊、装修等工作。合同约定工资待遇十分诱人,根据工种的不同,3年平均月薪为16万日元(实习期为3个月),在合同的研修费用的第二款还明文规定,如申请签证未被批准,或6个月签证还未被批准,甲方退还乙方已交付的金额款项及半年的活期利息。

  合同签订完毕,大连万国公司让他们先回老家耐心等待公司的通知。就这样,拿着收据和合同的荆紫关镇村民们在大连待了4天之后,满怀喜悦地回到了自己的家乡。

  2005年2月28日,第二批5位村民也在袁太明的带领下到大连进行参观,参观内容、开会以及面试内容与第一批人基本上一样。不同的是,他们是回到老家后直接把钱交给了袁太明,而且所交数额是1.2万元。据当事人说,这1.2万元中要先抽出2000元给一些中介人,剩余的1万元钱再汇到大连万国公司。第二批人所拿到的收据上盖的是淅川县荆紫关镇劳动保障所的财务专用章,经办人是袁太明。

  交过费用的村民一边担心交的钱打水漂,一边满怀希望地耐心等待。袁太明告诉他们,因为已经有了合同书和收据,即使被骗也能通过法律途径追回所交的费用,并且,听说大连方面已经发来传真说最近3个月内一定会通知他们走。所以,荆紫关镇的这些村民打消了疑虑开始耐心地等待3个月的期限。

  开封培训

  令人遗憾的是,在家等待了3个月,村民们依然未接到大连万国公司让他们出国务工的通知。这时候,一些村民开始急了,甚至怀疑这次务工是否有“猫腻”,有不少人想中途退出。“这样下去,老是在家干等着,也没法出去找其他活干。”村民们不断当着袁所长的面抱怨。大连方面规定的出发时间则一拖再拖,大连万国公司给袁太明打来电话让他通知大家,因一些意外因素到日本的签证暂时不好办,请大家再耐心等上几个月。

  2006年初,在家等了将近1年已经快要绝望的村民们接到了将要去开封进行培训,之后就可以办理出国手续的好消息。这个消息几乎让荆紫关这个寂静的小镇沸腾起来,亲朋好友纷纷赶来与这些即将出国务工3年的村民道别。

  杨长吉还记得当时每天都有亲戚朋友来他家里祝贺并道别,因为他的女儿和儿子都要远赴日本3年,家里基本上每天都会设宴招待来访的客人。

  接到培训通知时,陆宏涛的妻子快要临产了,但考虑到可以多挣点钱,他狠狠心还是走了,走后第3天儿子就出生了。

  2006年农历正月十九,荆紫关的12位村民告别了亲人和朋友,带着梦想来到了开封。刚到那里,他们就和来自开封各县的另外9人一起被安排住进了一家倒闭了的旧旅馆内,一个叫李志明的开封人负责他们的饮食起居,他还请人专门给这二十多个人做饭。李志明的妻子也是交过钱后来这里参加培训的,她之前为了到日本打工还专门自费学过日语。在这里,大连万国公司还专门派来一个年轻的老师教他们日语,并给他们每个人发了一些日语初级教材。由于很多人已经很多年没碰过课本,根本就听不懂,再加上没有人督促,他们在那里的学习状态很松散。荆紫关12位村民之一的段伟续笑着告诉记者,他们在那里基本上就是吃吃睡睡,学了二十多天,他现在就只记得“钱”用日语念叫“一扑拉”。

  让这些村民惊喜的是,在培训期间,大连万国公司的总经理魏殿忠还去开封看过他们,并给他们每个人发了工作服、工作证以及一些日语磁带,还承诺“3个月之内派出,若没有派出,那么以后每等待一个月就给每人发1000元,到时直接从总部汇到每个人的银行卡里”。魏总的这些话让这些村民“吃了定心丸”,心甘情愿地又回家等待。“反正多等1个月就多给1000块钱,咋不中哩!”

  漫漫追款路

  眼看又在家闲等了几个月,不但公司方面没有给出任何答复,当初魏殿忠承诺的“多等1个月就多给1000块钱”也没有兑现。这时候,再也不愿就这样等下去的村民们认为自己“肯定被骗了”。

  2006年5月初,12名村民派李书莹等人前去大连讨要已交的钱,他们在大连待了将近一个月,住最便宜的旅店,吃最便宜的饭,但就是这样,他们每人还是花了1000多元。他们每天都往上鼎大厦的大连万国公司办事处跑,要求公司退还他们当初每人所交的1万元钱,但办事处的人总是以各种借口推托,最后甚至关门,“不见人影了”。据李书莹回忆,当时发现其他地方去这家公司讨债的人也有很多,山西的、江苏的、黑龙江的、辽宁的都有,这些地方的人交的钱更

  多,“三四万的都有”,两年多来,全国各地陆续前往这家公司讨要“研修费”的人有两千多名。

  由于追讨无果,再加上身上带的钱所剩无几,李书莹他们只好无奈地返回家乡。

  2006年7月11日,陆宏涛一行4人背负着家乡人的期望再一次来到大连。时隔一年多再次来到这个城市,与第一次的心情已经完全不一样了。“第一次来大连时还特意去老虎滩看了看,一切都是新鲜的”,而这一次在这里待了将近一个月,他们每天去得最多的地方就是位于大连市凌水河口外商投资工业园任贤街16号的大连万国公司。然而,他们面对的依然是逃避和推托。

  无奈之下,他们只好离开了大连。其他人都回了老家,唯独陆宏涛留在大连出了几个月的港,之后又到郑州一家装饰公司打工,直到2006年年底才回家过年。

  在荆紫关镇的这12个村民当中,至今只有黄勇一个人要回了自己的钱。在开封培训期间,当其他人还在犹豫时,黄勇就坚决要求退款,他说无论能否去成日本,他都不去了。当时魏总回去后没几天就直接把钱打到了黄勇的卡上,这让其他人心里多少有了一些安慰:“公司还是很讲信用的嘛!”有几个想要退钱的人也当即打消了念头,继续耐心等待,没想到,这一等却是遥遥无期。

  7月14日,12位村民之一的刘双龙的母亲告诉记者,就因为这个事,儿子去外边打工了,老婆也要和他离婚,把她和4岁的小孙子撇家里走了。而杨长吉原以为可以出国的女儿也因为这件事“又羞又恼”,离家出走一年多了。提起这些,杨长吉的妻子就禁不住流泪。

  当日,记者拨打村民提供的大连万国公司有关负责人及财务人员的电话,均无人接听。

  袁所长跑了

  袁所长跑了,这是最近荆紫关镇最大的新闻之一。

  7月13日下午,记者在荆紫关镇副镇长聂志国的办公室内看到了一份《暂扣袁太明工资的处理意见》,这份意见称:我镇原劳动保障所负责人袁太明已于2005年底退休,退休至今未办理原单位财务移交手续,但在其任职期间,曾招收陆宏波等11人去利比里亚出海务工,并收取每人报名费、中介费及出国手续费共计27100元,后又招收杨福栓、李书安等人去日本务工,收取每人费用共计12100元,但至今这些人员未能成行,致使上述人员蒙受很大经济损失。上述人员多次找袁要求退款无果,后在政府督促之下,2006年9月袁声称去大连要款至今杳无音信,为促使袁太明迅速回到荆紫关镇对上述人员的相关事宜做出处理,经镇党委、镇政府研究决定暂扣袁太明的工资,至袁把上述问题解决好为止。

  聂志国同时向记者介绍说,袁太明任所长时镇劳动保障所属自收自支单位,直到去年机构改革后才归镇里管,“之前镇上基本没管过他们”,但有了袁的教训,现在镇里凡牵涉到出国务工的业务一律停办,他现在兼任镇劳动保障所所长一职。

  淅川县劳动局纪检书记党明庆在7月14日接受记者采访时亦称,袁太明所在的劳动保障所虽然业务上归他们指导,但并不属于他们直管,袁太明出的事儿虽然知道,也有村民来反映过,但他们无法处理,也不便介入。

  而村民们,仍在苦苦等待事情的结果。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