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建筑演进造极于宋

  • 2008年02月19日 10:15
  •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0219B1102.jpg

少林寺初祖庵大殿,建于北宋宣和七年,是河南省现存唯一的北宋木构建筑,也是现存宋代建筑中同《营造法式》所反映的北宋后期官式建筑最接近的实例。图为初祖庵大殿。 资料图片

  □记者盛夏

  “晓登初祖庵,步入青山顶。草露悒轻裳,人天分异境。”

  少林寺初祖庵三面临壑,背依五乳峰,风景秀美。以前我曾去过,属泛泛游览,并无深刻印象。此次做“李诫”系列,才知道初祖庵在建筑学上的显赫地位。

  “初祖庵大殿创建比《营造法式》刊行晚了25年,是公认的研究《营造法式》的珍贵实物例证。”河南省古建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张家泰先生说。

  初祖庵是宋代人为纪念禅宗初祖菩提达摩而营造的纪念建筑。庵中建筑有山门、大殿、面壁亭、千佛阁等,另有古碑40余通。1983年至1986年初祖庵全面整修时,建围墙200余米,恢复了完整的院落。

  初祖庵大殿面阔三间、进深三间、通高12米多,为单檐九脊殿,殿顶覆以绿色琉璃瓦。大殿建在1米多高的石台上,台前筑有宽阔石踏道,踏道中间为素面石板,左右侧为登临的踏道,踏道两侧壁面为三角形象眼。

  所谓象眼,“古代人认为大象眼睛是三角形的,踏道侧面做成三角形层层内收,如大象眼睛,这是宋代的典型做法,初祖庵保存了宋代造殿陛级之制中罕见的实物例证,也成为《营造法式》实证。”张家泰先生说。

  “大殿斗拱不少做法符合《营造法式》规定,柱头斗拱全用圆栌斗,弥补空间的斗拱都做成四角抹圆式讹角斗,转角斗拱四角皆用正方形大栌斗,内柱柱头斗拱、大栌斗四角做成双弧线梅花瓣状,梁架的做法也接近书上的图样。由此可见,在大木结构中的确保存了许多早期做法。”张家泰先生说。

  《营造法式》不仅在宋代是建筑经典,元朝水利工程技术中关于建筑城池的规定,同《营造法式》中相关规定完全一致。明朝《营造法源》和清工部《工程做法》都吸收了《营造法式》的很多内容,它的许多经验和知识,至今仍有重要参考价值。

  但是,建筑学家在考察宋代建筑时发现,并无一幢建筑和《营造法式》百分之百相像。这是怎么回事呢?

  “有定法,而无定式”

  “并不是说有了《法式》,宋代建筑物就变刻板,变成一个模式。在《法式》里面有一个重要的思想,就是‘有定法,而无定式’,即方法总结出来,但是形式可以创新。可以根据建筑的情况,让工匠自己来创新,给他留有创新的余地。”著名建筑学家郭黛先生认为。

  正因为如此,我们找不到《营造法式》的“样板房”,即便是初祖庵大殿,也只是部分符合。这说明《营造法式》虽然是从现实建筑里面总结出来的,但它要求的建筑物却不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死板东西,而是要求工匠根据情况随意加减。

  我曾设想,现在按《营造法式》的规定盖一座房子会怎样?或者按《营造法式》来还原比如初祖庵大殿的建筑过程,又会怎样?

  “按书中规定,第一步确定建筑规格,按功能需要,确定平面布局。根据尺度,确定殿堂用材。按材的大小,确定柱子斗拱梁架尺寸。然后选材,比如斗拱要用能承重的硬料,门窗用易于雕刻的材料,梁架用防虫蛀防腐蚀的,椽子用抗弯的。之后下料,这是工匠的活,书中无规定。然后定砖做石作,选瓦场做灰瓦或琉璃瓦。之后施工烫样模型。施工环节书中无详细规定。盖成后要经过一个夏天和一个冬天,才可以彩画油漆。这个工序,书中有严格规定。石刻是事先做好的,待以上工序都结束后再装上。但整个建筑过程,还是‘有定法,而无定式’的。”张家泰先生说。

  “以材为祖”、“材分八等”

  《营造法式》的诞生,“使得北宋建立了具有世界领先水平的建筑设计和施工控制系统,产生了中国建筑历史上第一套建筑设计标准和建筑施工定额标准”。

  《营造法式》技术思想是“以材为祖”,技术规范是“材分八等”。“意思是用材作模数,作为一个量化指标,不管材的大小,高宽比都是3∶2,材按大小分成八个等级,分别用在不同规格等级的房子里,这也是伦理观在建筑文化上的生动体现。”张家泰先生说。

  有学者认为,“材分八等”还与中国古建文化数字暗示有关。匠作口诀有“床不离五,房不离八”之说,如“一室有四记八 ”、“八窗法八风”。《营造法式》中,除“材分八等”外,还有“殿内斗八”、“斗八藻井”、“八铺作”等说法。

  《营造法式》要制定“材分八等”的技术规范,关键是制定一套科学、完整的木结构建筑的模数制度。在这个制度中,3∶2的概念十分神奇。只有材的高宽比为3∶2,才能最省材又最抗压。但李诫的这一力学成就,世界上少有人知。

  文艺复兴时期的大画家达·芬奇也是位大科学家,他提出“任何被支撑而能自由弯曲的物件,如果截面和材料都均匀的话,则距离支点最远处其弯曲也最大”。这是材料力学上重要一笔。伽利略比达·芬奇前进一步,他认为“任何一个木尺或粗杆,如果宽度比厚度大,依宽边竖立,比平放时抵抗断裂的能力要强”。

  “前二者都没有达到李诫的深度,李诫明确提出这个断面就是3∶2,这在《营造法式》中是言之凿凿的。”郭黛先生说。《营造法式》成书于公元1100年,数百年后的17世纪末18世纪初,国外才有科学家得出这个数据。“所以从木梁力学角度来看,我们当时肯定领先世界五六百年。”

  依据《营造法式》的模数制度,不仅仅可控制建筑构件的断面,而且还包含了对建筑构造的控制。因为中国木构架是采用斗拱作为节点的构造体系,所有的构造节点都以一组斗拱来完成,这组斗拱是按照“材”的模数来组合,是施工中标准化的节点。这个标准化的节点,能帮助施工人员很快完成建筑施工。

  至于说到控制建筑群中每个建筑体量的大小,如一座庙,有大殿、配殿、钟鼓楼、厢房、回廊等一组建筑,它们相互匹配,有不同等级差异。怎么实现这个要求呢?“材分八等”。

  如果大殿用了一等材,配殿就用二等材,山门就用三等材,建筑彼此间有一个尺度的微差,总体就会很漂亮,秩序就非常清楚。至于其他的建筑材料,如砖、瓦也有不同的规格,也是按照等级不同而使用的。

  《营造法式》的科学性,不仅体现在设计方面,对于当时的劳动定额,书上也有详细科学的规定。定额特点是“比类增减”,比如一朵斗拱用多少工能做出,比斗拱易的活,就减工。比它难的活,就多加工。工匠可以按定额施工,多劳多酬。宋史料记载“能倍工,即赏之”,大大提高劳动者积极性。

  “东京”物语“建筑意”

  “建筑意”的理念,是建筑学宗师梁思成先生和中国第一个女建筑师林徽因于1932年首先提出,他们敏锐地注意到中国建筑的“场所意境”。这比西方诺伯舒兹提出“场所意境”要早几十年。

  梁先生深情地说:“无论哪一个古城楼,或一角倾颓的殿基的灵魂里,无形中都在诉说,乃至于歌唱,时间上漫不可信的变迁;由温雅的儿女佳话,到流血成渠的杀戮。他们所给的‘意’的确是‘诗’与‘画’的。但是建筑师要郑重地声明,那里面还有超出这‘诗’、‘画’以外的‘意’的存在。”

  “建筑意”也好,“场所意境”也罢,无非是说建筑同绘画、音乐相比,是更具实体感和空间感的艺术形式,深意自蕴,具有感人的精神力量。

  宋代建筑的“建筑意”是何韵味?它与《营造法式》又有何种关系呢?

  宋代文化有一个特点,追求“日日出新”。一些哲学家提出“君子之学必日新,日新者日进也”。“未有不进而不退者”。“日日出新”时代感召下,宋代建筑发展突破了传统模式,表现出很强的创新精神。

  当时已利用木构体系建造出体量高大的建筑,比如开封大相国寺五层楼高的楼阁。砖石结构也有创新,河北定县曾出现过八十多米高的砖塔。

  宋词作为宋代最有成就的艺术形式,艺术特质渗透到建筑中,使得建筑艺术风格柔美细腻。宋代建筑艺术用什么来体现呢?门窗。

  因为中国古建筑以木结构为主,不需要墙壁承重,门窗开启和隔断及屏风的设置具有很大灵活性。《营造法式》记述了各种形式的门、窗、隔断和屏风设计尺寸、加工和安装方法等,使得门窗表现力更突出,艺术性更强。

  比如唐代门窗是直棂窗和板门,到了宋代,格子门出现了,有许多花格子的精细窗户也出来了,《营造法式》中有充分展示:直棂窗、板棂窗、闪电窗、水纹窗、阑槛钩窗等。木作这时分出大木作和小木作。门窗从制作梁架、柱子的大木作中分出,归属于小木作。

  《营造法式》中提及的门窗,在《清明上河图》上有形象展示。宋代东京街道生机勃勃,建筑物不藏在里坊墙里,开始临街建设,立面开满门窗,门边窗前挂满幌子。正如梁思成先生所说,北宋之前街道,像一个人穿着毛在里面的皮袄,外面是光的。北宋以后,皮袄变成翻毛的,里面什么样外面都看到了。

  宋代东京建筑不仅开满门窗,色彩也变得绚丽。《营造法式》上记载了六种彩画,有五彩遍装、碾玉装、青绿叠晕棱间装、解绿结华装、土红刷饰装、杂间装等,还详细介绍了油漆使用技术,告诉人们在桐油中加松脂能增加油漆的硬度和光亮度。采用漆油合用,能提高油漆耐老化性和光亮度。这些技术,到现在仍有重要参考价值。

  北宋建筑的“物语”由此变得既充满新意,又柔美细腻。

  比如“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这是都市豪门深宅大院的华美深幽。“举目青楼画阁”则洋溢着都市生活的享乐气氛。这是宋词。

  《湖山春晓图》中,春山平湖,湖堤一边是掩映在绿树丛中的深院崇楼,远行者骑马执鞭回望崇楼。大片空白的院体格式与清淡色调,使得画面在蕴藉中充满春之明媚。《夜潮图》构图上不取“全景”,仅以宫苑一角入画,细节的真实和诗意的虚旷相融合,烘托出夜潮汹涌。这是宋画。

  宋词与宋画中的“建筑意”韵味十足,成为“诗情”与“画意”外的第三种强力艺术表达。

  《营造法式》的出现,大大推动了宋代建筑业的发展。当时的盛况,被郭黛先生总结为“古代华夏建筑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时”。

  这就使得宋代建筑变成后世典范,争相效法。有趣的是,宋代建筑中不得已而为之的某些手法,竟也被后世学习继承。

  北宋定都东京后,皇宫是利用后周宫殿扩建而成。后周宫殿在东京闹市,寸土寸金,宫殿前头没有气派的大广场。北宋人就把皇宫前的路打通改造成一条气派长街,街道两边水沟中种荷,街道两侧整齐布置一系列建筑,称之为千步廊,非常漂亮,这就是所谓的“御街千步廊”制度。后来竟成了明清北京宫殿千步廊制度的一个蓝本。

责任编辑:娄恒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