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城市新闻 开封正文

李公涛:我的“挚友”和“好帮手”闵锋

2010年05月12日 09:14来源:大河网李公涛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闵锋(右)与李公涛在书法名园授牌仪式上

  我为了继承发扬祖国传统文化,振兴民族精神,带领全家,自筹资金,于1985年创建中国翰园碑林。这一义举,吸引了一批优秀人才汇聚在翰园碑林,他们有众多的风华正茂的青年,有年逾古稀的老人,也有社会知名人才和专家学者。这些同志,不为名,不为利,勤勤恳恳地为翰园碑林作出奉献。

  在老同志中,有两位成为我的“挚友”和“好帮手”,一位是薛艾,一位是闵锋。薛艾同志负责办公室工作,任办公室主任;闵锋负责宣传和党建工作,先任新闻部长,后被选为党支部副书记。我和薛艾、闵锋被人成为“翰园三老”,他们俩位是我创建翰园碑林的左膀右臂,不幸的是薛艾同志于2003年因病去世。闵锋同志原任开封市总工会办公室主任、党组成员,是一位老县级干部。他热爱文化事业,有远大的理想和追求。离休后,为了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投入到翰园碑林的创建工作。我们俩是同岁,我比他大几个月,我是老哥,他是老弟。在人生道路上,又都有坎坷不平的遭遇。50年代,我们正处在风华正茂、春风得意的黄金时代,万万没有想到被一场政治风将我们打入了社会最低层,折断了我们腾飞的翅膀,戴上了“右派”帽子,这一戴就是21年。直到1978年,才平反昭雪回到了工作岗位。可惜这时我们已从一个朝气焕发的青年,变成了年逾半百的老人了。共同的遭遇,彼此之间就自然产生了相互同情的“难友”情感。现在又为了一项共同的事业、一个共同的理想和追求,走在一起,走在一条大道上,这就必然使我们成为携手并肩的战友,可以说是志同道合,亲密无间,双方都有相见恨晚的感觉。闵锋同志到翰园碑林工作以来,工作上勤奋苦干,默默无闻,在宣传和党建等方面都做出了重要贡献,是一位踏踏实实、无私奉献的“老黄牛”,而且品德很好,和同志们密切团结,宽容和谐。我俩不仅是挚友,也是诤友。商讨工作问题时,他敢于直言,畅述自己的观点。有时也会争论,但都是从事业出发。这种实事求是的品格是非常可贵的。从多年的相处中,我深深体会到闵锋同志是一位难得的好同志、好朋友,我们俩情同手足。他的优点和业绩很多,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勤奋苦干,业绩显著

  从事任何一项伟大事业,都需要做好舆论宣传工作,都必须有海内外广大新闻界朋友的广泛支持。翰园碑林创建之初,就设立了新闻部,并建立了新闻报道碑廊,为新闻界朋友刻碑留名。闵锋同志负责这方面的工作是最合适的人选,他广泛联系新闻界朋友,积极宣传翰园碑林的建设成就和翰园精神。20多年来,海内外有1000多家新闻单位报道了上万次,拍摄专题电视片20多部,使翰园碑林和翰园精神名扬海内外。闵锋自己撰写并发表新闻、通讯、报告文学、散文、论文、杂文等各种体裁的文章1200多篇,出版专著《文明丰碑》一书,共计200多万字。其中《当代文化愚公李公涛》、《奇人奇家》、《精神文明丰碑》、《中国最大的民办碑林》、《中国翰园碑林访韩代表团访韩纪实》、《中日文化交流的使者》等长篇文章在美国、新加坡和港台等著名报刊发表,对宣传翰园精神和翰园碑林建设成就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闵锋同志非常勤奋,工作效率很高,有时一年就发表文章100多篇,不到三天就发表一篇文章,对一个年过八旬的老人来说,可说是一个奇迹。我常说翰园碑林之所以名扬海内外,新闻界朋友当推首功,这其中闵锋同志做出了重要贡献。

  在党建工作方面,成绩也很突出,中国翰园碑林于1994年建立中共党支部,开始我担任书记,闵锋担任副书记。这里员工大部分是青年,他们政治热情高,积极要求入党,经过培养教育,已发展党员20多名,这些党员在各项工作中都发挥了模范带头作用。党支部被评为开封市优秀党支部,闵锋同志也被评为开封市优秀共产党员,四次被评为优秀党务工作者,并被评为河南省老干部先进个人。闵锋同志在社会上也有较高的声誉,有20多家新闻单位报道他的先进事迹。开封电视台还拍摄了他的专题片《春花老树爱晚秋——中国翰园碑林“三老”闵锋》和《党徽在中国翰园飘扬》。

  中国翰园碑林是一座大型文化旅游景区,接待游人需要很好的导游员,而培养高素质的导游员,首先要有好的导游词。开始我们曾请几位专家为碑林写导游词,但写出的导游词均不够理想,后来闵锋同志主动承担这项工作,他广泛收集查阅有关资料,撰写的导游词很适用。经过几年的修改和补充,现在他已写出导游词和著名书法家的轶闻趣事近30万字,计划条件具备后编辑成册,以便更好地培养提高导游员的素质。

二、爱岗敬业以园为家

  闵锋同志既有高尚的人生追求,又有执着的爱岗敬业精神,他忠于职守,勤奋苦干,把翰园碑林作为自己的第二家庭。他常说:“翰园碑林是一座文明海内外的文化艺术宝库,弘扬民族文化是一项神圣的事业,到这里工作是我人生道路上的正确选择,也是我事业上、生活上最理想之处。能在这里做点贡献,我感到无尚光荣。”他虽然年过八旬,但他和青年一样每天坚持上班,从不懈怠。

  闵锋同志时刻关心翰园碑林建设事业的发展。乐碑林发展之乐,忧碑林困难之忧。翰园碑林创建之初,经济很困难,他通过朋友的关系,为碑林筹集资金5万元,解决了当时燃眉之急。闵锋同志很重视维护翰园碑林的威信和声望,有个时期,社会上有些人对我创建碑林进行非议、诬陷,针对这种情况,他撰写了《决不能往李公涛身上泼污水》等文章,在几家主流报纸上发表,澄清了是非,弘扬了正气,对此我很受感动。

  闵锋同志踏踏实实,默默无闻,有种实干苦干精神,朴实无华,能吃苦耐劳。他每天骑着一辆自行车,不停的东奔西跑,执着的敬业精神,感动过无数人。有一次天上下着小雪,闵锋同志为了及时向几家媒体送交新闻稿,骑着自行车先到位于西郊的开封电台,再到北土街《开封政报》编辑部(当时市政府所在地),最后又跑到东郊开封日报,来回几十里。一位报社编辑感动地说:“你这也是发扬公涛精神啊,真叫我们青年人敬佩呀!”有一次,我看到白发苍苍的闵锋同志骑着自己的自行车为碑林事业奔波,感动地流下了热泪。我每次提出让他坐出租车,费用由碑林报销,而他为了给碑林节省开支,始终未实行。

  闵锋同志不分上下班时间,时时刻刻都在考虑工作问题。有时撰写一篇文章,回到家里也要搜集资料,整理文稿,家庭也是他的办公室,甚至在睡觉时还在思考文章的结构和主题。为了写作,他特别注意资料的积累,看到报刊、书籍上有用的资料都分门别类的保存起来,有的还抄在笔记本上,以便备用。他说:“要想把工作做好,必须做到眼勤、手勤和腿勤,要热爱自己的工作,一心扑到工作上。”

  闵锋同志不仅有勤奋苦干的爱岗敬业精神,而且他的文化素质也较高,在文、史、哲等方面都有较深的造诣,已出版专著10部,加上报刊发表的文章达400多万字,在社会上有很好的影响。他是河南省作协会员、河南省孔子学会副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开封职工大学兼职历史教授等。可以说他是一个难得的知识比较全面的人才。他写作态度认真,写出来的文章百发百中。

  闵锋同志常对人说:“在翰园碑林工作精神非常愉快,担任的工作正适合我的理想和兴趣,这里不仅环境好,而且人际关系也好,翰园碑林就是我人生的最后归宿。”

三、胸怀若谷,乐观开朗

  闵锋同志和我一样,一生坎坷多舛,多灾多难。但在逆境方面,我们都度过了那21年的艰难岁月。闵锋同志心态很好,胸怀宽大,乐观开朗,有不屈不挠的毅力,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和挫折,他都不放在心上。他说:“世界是美好的,社会发展也越来越好,我们历经劫难,活到今天很不容易,有很多被打成右派的同志经不起残酷的折磨都去见马克思了,我们能欣逢盛世也是很幸运的,要珍惜自己的生命,争取健康长寿。”身经烈火,壮志弥坚。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心愿,就是要在有生之年,尽自己所能,争取多为人民、为社会多做些奉献,弥补过去被耽误的黄金时光,以尽一个炎黄子孙的赤子之心。

  闵锋同志德高望重,受到碑林员工的尊敬。他崇尚低调,谦逊谨慎,和蔼可亲,和同志们亲密团结,从不张扬自己,从不摆老干部架子,以一个普通老兵的身份和大家和谐相处,和青年们都成了“忘年交”,人民亲切地称他为“闵老师”。在工作上相互支持,亲如一家。他谦逊地说:“我在工作上取得的一些成绩,是和碑林领导与同志们的支持分不开的,李俊峰、来丽娜、郭连元等同志帮助我打印、传送、校对文稿,做了大量工作,对此我非常感谢。”闵锋同志关心碑林的整体事业,不管哪个部门,需要他帮助解决的问题,他都尽力去办。他恪守孔子的“忠恕”之道,严于律己,宽以待人。我被他的工作热情和可贵品德所感动,为他写了一副对联:“万劫方显铁骨硬,经霜更知秋水明。”又给他写了一副字:“无愧——行止无愧天地,褒贬自有春秋。”闵锋同志把它作为“座右铭”。他说:“我一辈子不干对不起人的事,无论对人,对己,或对事业,都做到无愧,那样才心安理得,不会有愧疚感。”

  活到老,学到老。闵锋同志孜孜不倦的学习精神令人敬佩。他爱书如命,手不释卷,珍惜时间,分秒必争。每天四点多即起床学习,一年四季不变。他家藏书两千多册,文学、历史、哲学、书画、政治等应有尽有。自命书室为“石灰书屋”,取自明代政治家于谦的《石灰吟》,以石灰精神自勉。他说:“我的物质财富虽然匮乏,但我是一个精神财富拥有者。我坚持学习,一是兴趣爱好,一是工作需要。时代在发展,人人都需要“充电。”要与时俱进,争取赶上时代的发展。闵锋同志的人生宗旨是:学习,乐观,宽容,奉献。

  老年人要关爱自己的身体,健康第一,闵锋同志生活很规律,坚持锻炼。他总结创造了一套自我锻炼的方法,一年四季坚持,雷打不动。他的精神很好,80岁的年龄,60岁的心理。但是想不到他在2008年10月,忽然得了了“脑出血症”。当时我很为他担心,便向佛祖祷告,祝愿他早日恢复健康。幸好,在医生的精心治疗下,他很快恢复了健康。为此,我当即协同闵锋同志到万岁寺还愿,并捐款向佛祖致谢,这也是我俩深厚友情的一段佳话。

  明清之际一位大思想家顾炎忒在《酬傅处士》诗中云:“苍龙日暮还行雨,老树春深更著花》。”我们为弘扬民族文化,建设翰园碑林的任务还很艰巨,任重而道远。祝愿我们的友谊松柏长青。

责任编辑:时运斌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