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城市新闻 郑州正文

揭秘郑州火车站高发案件幕后真相 窃贼月入上万

2010年04月14日 09:20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0414a1601.jpg

火车站方圆1公里尽在监控范围内

0414a1603.jpg

监控画面显示,一男子正在行窃。

0414a1604.jpg

火车站广场上,几个妇女在拉乘客“住宿”。

  □记者 乔伟辉 实习生 刘潇阳 文 记者 李康 图

  策划政法新闻部

  核/心/提/示

  车站码头,三教九流。与全国其他大中城市车站一样,郑州火车站地区是众多不法分子藏身之地,各种案件高发。今年1月以来,郑州警方根据火车站地区的案件特点,强力打击长期困扰警方的强讨、骗讨、盗窃、诈骗等多种类型犯罪,设法破解火车站地区治安瓶颈。

  记者与民警多次在郑州火车站明察暗访,了解到各类案件背后鲜为人知的一面:拉客住宿之后,可能紧跟着色情诈骗;抱着孩子乞讨的妇女看着挺可怜,其实孩子是租来的;“差两元路费”而回不了家的人,是一个帮派有组织的乞讨;长期驻守火车站的窃贼,不少人月收入万元以上,生活质量不在白领之下……

  

  “叫客”之后常跟色情诈骗

  “一马路西侧一个小旅社专门搞色情诈骗,他们连骗带抢弄走了我3000多元!”3月8日,记者接到一个投诉电话。

  投诉人姓刘,39岁,周口人,他说,3月5日晚上11点,他在郑州火车站下车后,在车站东北角出站口,几个妇女举着牌子向他推荐旅社,住一晚上只收15元钱。天太晚了,已经没有回周口的车了,又比较冷,他决定在附近住下,就跟着一个40来岁的妇女来到了一个小旅社,旅社没有名字,门口的灯箱广告上只有“住宿”两个字。

  旅社环境很差,在二楼最里面一个房间内,他刚脱了外衣躺下,响起了敲门声,一名妇女自称来送水。他打开门,送水的妇女闪身进来,放下水瓶后,妇女问他要不要保健按摩,价格很便宜。看他正在犹豫,妇女已经坐到了床边,迅速脱掉了外衣。他意识到该妇女可能不是做正规保健按摩,就让她穿上衣服。妇女非但没有穿上衣服,反而突然大声喊起来:“抓流氓啊!”5个手持木棍、剪刀的中年妇女闯了进来!“走,跟我们上公安局!”“非收拾收拾你,让你坐牢。”前面的两个妇女凶神恶煞般指着他说。后来,这几个人把他旅行包里的3200元钱全部搜走,又胁迫他写下“保证书”,“自愿”赔偿“丁小兰”精神损失费3200元。

  “我想报警,但害怕她们一口咬定我强奸,忍了几次终于没报。”3月11日,刘某赶到郑州,愿与记者一起寻找敲诈他的妇女。当天晚上,在火车站广场南侧,他突然指着一名掂着“十元住宿”牌的妇女小声说:“有这个人。”记者鼓励他电话报警。不到一分钟,郑州火车站公安分局民警赶到,将该女子控制。

  经讯问,该妇女很快供认,她与另外4名妇女都受雇于一名姓张的男子,长期在火车站广场拉客,碰到看起来有点钱的单身男子,她们就进行色情敲诈。火车站公安分局民警迅速出击,将该团伙5名妇女与老板张某一网打尽。

  据办案民警介绍,刘某的遭遇在火车站地区并不鲜见。在郑州火车站广场附近,有四五十人受雇于火车站周边小旅馆、长途客车经营者,以拉客叫客取得回扣为谋生手段,这些人多为中老年妇女,发现旅客即上前搭讪或反复纠缠,其中一些人以每晚5元、10元的低价住宿为诱饵,把旅客骗到旅社后进行色情诈骗,警方打掉一拨又来一拨,很难杜绝。火车站附近寸土寸金,一晚上5元钱都不够房租,这样的旅社肯定有猫腻,民警提醒说,旅客住宿不能单纯贪图便宜,最好找较为正规的旅社。

  

  每月三千元租孩子乞讨

  “大兄弟,行行好吧,孩子他爹在郑州住院,我们连吃饭的钱都没了,这两天孩子又病了……”4月6日上午10点,郑州火车站广场上,一名30多岁的妇女抱着孩子对记者说。孩子看起来有三四岁,脑袋缩到棉袄领子里,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看着孩子挺可怜,记者掏出了5元钱。

  4月6日下午5点多,在火车站售票大厅前,记者再次看到了这个孩子正被一个妇女拉着乞讨,不过,这个妇女看起来快50岁了,根本不是上午“孩子他妈”。记者凑过去,拉着孩子的妇女正向一个女孩乞讨:“给我们娘儿俩点饭钱吧,我们中午饭还没吃呢……”女孩一边说着没钱,一边快步离开了。妇女又拉着孩子向另一名旅客凑了过去。

  孩子怎么会有两个妈妈?会不会是拐骗的孩子?记者向郑州铁路公安处报警。处警的民警宋亚将妇女与孩子一起带到办公室讯问,结果令记者吃惊:孩子是4名妇女花钱租来的!该妇女开始坚称自己是孩子的妈妈,被记者揭穿后,她又称是孩子的姑妈。民警说:“别演戏了,你们4个人都在这儿活动半个月了。”最后,该妇女供述,她姓赵,与另外三名妇女都是四川人,四人没一个是孩子的亲妈。孩子是从老家附近的村子里花钱租来的!她们一个月要向孩子父母交3000元钱。

  宋亚说,开始她也对这些抱孩子乞讨的人很同情,也给过她们钱,“在火车站待得久了,慢慢就知道了真相,除了偶尔会有落难的母子或父子是真的乞讨外,其他的都是骗讨,而怀里的孩子,大都是租来的,也有一些是买来或骗来的。孩子在他们手中,只是赚钱的工具。由于她们每次骗讨的钱不多,警方很难对其打击处理。”

  赵某说,她们四个人“轮流值班”乞讨,谁骗来的钱是谁的,“租金”大家平均分摊。“自己伸手要钱,别人只会给你白眼,抱个孩子才能得到别人的同情。”赵某说,她“上班”一个下午能挣二三百元。

  

  帮派组织讨要2元路费

  4月10日,一名多年在火车站地区执勤的民警向记者透露,在火车站地区,除了“抱小孩”骗讨的,还有以“买包子”与“买车票”等不同借口骗讨的,而这些骗讨人员背后,有严密的帮派组织。

  该民警说,在售票口买票时,大家常常会碰到向你要两元路费回家的人,他们常说:“行行好吧,我买车票回老家,但是钱不够,就差两块钱……”但当你提出跟他一起去买车票,替他垫付两块钱时,乞讨者往往以还要等其他老乡为借口拒绝你。经过警方长时间观察,发现这些人大都来自安徽省涡阳县,俗称“涡阳帮”。帮内有较为严密的组织,他们活动的地点一般在售票大厅附近,谁具体把守哪个位置,内部有明确分工。骗讨回来的钱交给上线管理,由上线根据各成员贡献大小统一分配。

  在火车站附近,这样的场景也很常见:十几岁孩子看起来文质彬彬,跪在街头乞讨,身边摆放着写有自己因家庭等一些原因不幸辍学的牌子,牌子旁边放一个破茶缸或鞋盒子,里面放着一元、五元面值的零钱……这些孩子大都来自贵州,俗称“贵州帮”,由上线统一组织管理。

  该民警说,当夜幕降临后,这些“辍学”少年摇身一变,在酒吧、网吧、KTV等娱乐场所纵情挥霍。

  此外,火车站广场上还有一部分老年人,他们强行为出租车乘客开车门后讨要“服务费”,如果乘客不给,他们就破口大骂,让你“丢人”。这部分人,被警方称为“开车门的”。

  听民警介绍了火车站附近的骗讨内幕后,刚巧到火车站分局报案的一名女孩禁不住感叹道:“以后再遇到这样的情况都是扭头就走,再也不想上当了。现在很多人说这个社会缺少温暖,人情冷漠,可谁知道每个人的热心就是被这样冷掉了。”

  

  窃贼自称月入万元以上

  1月27日上午10点,大同路公交车站牌处,老贼陈某出手了,从一个女士的挎包里,他熟练地夹出来两张面值一百元的钞票。正当他转身准备离开时,火车站公安分局两名便衣民警迎了上来。被抓后的陈某笑着对民警说:“我都在这儿混了20年了,我有病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你们对我没法办,抓了还得放。”

  33岁的陈某是柘城县人,十来岁就已经出来混了。在火车站分局内,对民警的讯问陈某有问必答,有恃无恐。住宾馆、吃饭、吸毒,他自称自己一天要偷到三五百元才能生存,一年能偷十几万。20多年来,警方抓了他无数次,但由于他有病,每次都是关几天又放出来了。陈某称,像他一样,在火车站驻扎的一些老贼,“月收入都在万元以上,挣得比公司白领要多点,不然不够消费”。当天晚上,警方将陈某拘留。

  据火车站公安分局局长王焰斌介绍,在火车站地区的各类刑事案件中,盗窃案占到95%以上,属于火车站地区典型犯罪。今年1月22日、24日、27日,火车站公安分局组织300多名警力,采取三次大规模集中行动,共抓获各类犯罪嫌疑人371人,一批毒瘤被铲除。

  

责任编辑:王晓云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