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城市新闻 郑州正文

凤姐河南找男人 不要雷同要独一无二

2010年04月26日 08:43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0426a1900.jpg

0426a1900.jpg

0426a1903.jpg

0426a1903.jpg

0426a1909.jpg

0426a1909.jpg

0426a1906.jpg

0426a1906.jpg

0426a1902.jpg

0426a1902.jpg

  □记者王昊文首席记者张鸿飞图

  昨天上午,记者在郑州见到了前来参加都市频道《事后诸葛晾》栏目的“凤姐”,有机会把传说中的她与现实中的真人衔接起来。

  围观凤姐“如果地球上找不到(老公),那我就单身”

  凤姐来了!有出场费吗?有经纪人或助理保驾吗?记者打探后获悉,凤姐此次郑州之行的酬劳是2000元,但目前没有助理,也没有经纪公司。

  凤姐出场了!并没有像网上盛传的那样气场强大。但迎接她的问题,却个个早有准备:“你凭什么征婚要求这么高”、“你有性经历吗”、“(你)太狂妄,自不量力”、“(你)已经‘不要脸’到一个境界”、“你的脸要整容的话,最少要20万”、“你妈妈说你丢人现眼你怎么想”、“你对社会的一大贡献就是让那些想自杀的人放弃自杀的念头”……

  面对火药味极浓的话语,面对众人的围观,凤姐不是在所有时候都能表现出“嚣张本色”,通过她无所适从地摆手、出现结巴等,人们能感觉到她并不从容。但往往此时,凤姐就放出更雷人的言论,以更“麻辣”的话题来反击所有的提问。“我需要的是人们的口耳相传”,“我只注意媒体发我的照片漂不漂亮,其他的我不在意”,“如果地球上找不到(老公),那我就单身”,“我没有整容,我只是免费替我认为资质不错的那两家医院做广告而已”,“我永远都会这么红下去”……

  记者感受:走红的凤姐已像艺人一样走秀了。她的话很抓人,但她也不得不承认——“不高调找不到老公,我实在找不到合适的,我只是出来推销自己”。虽然身高1.47米的她一再把调侃她的男性踢得远远的,让他们到几百名之后“排队”,但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只是想找一个“一起过日子,能一起走下去,不论遇到什么困难都能走下去”的人。

  而对于家人,号称“20万已不是问题”的凤姐,表示并没有给家人买过什么,因为要“让他们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冠冕的台词后或许潜藏着什么:她已经众叛亲离了?

  走近凤姐“如果你不是媒体的,我早就叫你滚了!”

  有可能接触到一个“传说”之外的凤姐吗?

  在栏目组的帮助下,记者和凤姐聊起了天。但凤姐似乎更关注网上关于自己的新闻,对记者不太理会。她打开不少网页,见到不久前和一位帅哥参加节目时的亲昵照片时,显得很开心,“不过,他学历不行”;点到“凤姐夫”的页面时,凤姐不满地说:“最讨厌他了,就那样借着我红了”;点到同样红自网络的“芙蓉姐姐”时,凤姐表示“她身材不如我”;对于一些“凤姐淋浴照”等艳照,凤姐说“一看就知道是PS的了,我的身材比较小巧”……

  对于宣称比较喜欢曹雪芹和《红楼梦》的凤姐,记者问她和王熙凤有什么异同,凤姐说:王熙凤和林黛玉是我喜欢的人物,“王熙凤和我一样敢作敢为,有管理才能,有魄力”,但自己没有那么狠;喜欢林黛玉,则是因为她和林黛玉在气质和才华上相像,都是那种“风吹吹就坏了”的人,“其实我也是一个挺多心的人,对很多事都很在意”。“我觉得你比她结实多了,承受力很强啊。”“只是我以一种包容的态度去对待媒体,没有表现出来而已。”“那你和媒体能不能以一种善意的态度接触,回答不故意高调,让别人了解一下真正的凤姐是什么样的?”“其实媒体,有时候挺讨厌的……”凤姐鼻子似乎有些酸,声调也有些变化,不过她不再说下去,只是继续上网,过了一会,又对网友的回帖哧哧地发笑。

  “你和媒体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我和媒体是互利互助的,是长期的关系,不是一时的。”“可是很多事情时间久了热度都会降低的,你准备怎么应对?”“我在个人营销方面很擅长,我会把媒体重新发动起来的。”“万一情况不理想,你会转型吗?将来希望做什么?”“我希望我将来能做中央级别的官员……因为我具备这样的聪明,具备领导潜质。”为此,凤姐甚至谈了自己对“国家大事”的见解。“除了这些,你能谈点生活中的自己吗?我看网上视频中你说自己有疲惫的时候……”“嗯?你说什么?”凤姐依然在看网页。“你能和媒体有善意的、不刻意高调的沟通吗?……你似乎不愿意回答我的问题啊。”“这些问题别人早就问过了,我觉得你的智商比较低。”“是啊,我只是个普通人,所以想了解一些你的普通生活。”“如果你不是媒体的,我早就叫你滚了!”“我感觉你面对媒体武装得很严,为什么?”凤姐沉默着,不再说话,直到工作人员表示要送她去车站,她还是不愿放下手中的鼠标……

  记者感受:被凤姐骂了,早有思想准备,因为凤姐的出格早就在网上流传。当时心里曾有一个念头,如果我告诉她“如果我不是一个媒体人,我早就扁你了……或许你会更红”,但旋即收回了这个同样粗暴的想法——这岂不是把自己的初衷逼向了伪善?凤姐的突然爆发,似乎内心郁积着什么,毕竟一路走来,一直都被利用、被戏谑、被高调。高调成就了她,她还没有享受够成名的成果,甚至还没来得及考虑以后,我可能太急于追问她的“另一面”了。某种程度上,这跟那种极度放大她“这一面”的做法一样粗暴。采访结束后,栏目组的工作人员说,在接受采访之前,凤姐对她说:“经历了这么多,还是挺害怕媒体的……”

  

责任编辑:王晓云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