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人间夜总会繁华15年

2010年05月27日 16:43来源:环球人物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天上人间夜总会繁华15年以接待有钱有权者为荣

环球人物2010015期封面:“天上人间”夜总会繁华与罪恶

天上人间夜总会繁华15年以接待有钱有权者为荣

天上人间夜总会现已停业。

  “天上人间”夜总会繁华与罪恶

  “天上人间”夜总会的大名,在北京几乎无人不知。

  它号称“中国第一夜总会”,自封“京城顶级娱乐场所”,并以拥有众多年轻、漂亮、高学历的“小姐”和豪华设施,一流服务,专门接待有钱有权者为荣耀。

  但最关键的是,“天上人间”以“有后台、有背景、关系硬”而著称。长期以来,人们只能愤怒地、眼睁睁地看着它成为“谁也动不了的地方”。直到今年5月11日,北京警方突击搜查以“天上人间”为首的4家知名夜总会,并勒令其停业整顿半年,人们才奔走相告:“北京警方高调查封‘天上人间’,向特权发起挑战。”

  北京警方的这一战果,来之不易——“天上人间”繁华了15年,也罪恶了15年。但愿这个社会怪现状的缩影,能告别污浊,迎来新生。

  夜幕下的突然袭击

  《环球人物》杂志记者  张建魁

  查获557名陪侍小姐

  5月11日晚,北京朝阳公安分局大院里,气氛异常紧张。数十辆警车一字排开,警灯闪烁;近百名警察紧急集合,整装待发。指挥员命令所有人关闭手机,暂停与外界联络。凭着经验,大家知道将有重要行动。

  晚上10时许,行动开始。警车分四路悄悄驶往三元桥、三里屯等方向。六七分钟后,其中一路警车停在长城饭店西侧副楼前,数十名民警一拥而入,突查位于一楼西厅的“天上人间”夜总会。

  民警进入大厅后,出示证件并迅速对各包房进行逐一检查。

  “诸位,打扰了。我们是公安局的,例行检查,请配合一下。”

  看到警察,数名衣着暴露且统一着装的陪酒“小姐”开始恢复矜持;而一些“客人”则显得有些慌张,一时手足无措。随后,包房内陪唱、陪酒的“小姐”,均被民警带到夜总会的一个大厅内集中接受调查。数十名陪侍女子坐下后纷纷窃窃私语,有的还不时抬头看一眼现场的民警……

  据最后统计,此次共在“天上人间”夜总会查出陪侍“小姐”118人。民警调查取证后,将所有陪侍女子遣散。

  同时,另外三家顶级夜总会“名门夜宴”、“花都”和“凯富国际”也被突击检查。

  在位于三里屯的“名门夜宴”俱乐部,当执法民警冲进三楼的一间包房时,数名年轻漂亮的女子正在陪侍几名男子饮酒、唱歌。这些年轻女子全部身着暴露的黑色上衣,黑色丝袜,还统一别有胸牌,上面有编号和本人的照片。

  面对从天而降的执法民警,有的陪酒“小姐”脸都吓白了,立即正襟危坐。在回答民警的询问时,有的女子并不隐瞒自己的陪侍身份。但是,当面对民警的摄像机和照相机镜头时,几乎所有陪侍女子都会用手遮挡或者捂住脸。在包房内消费的男顾客,也转头逃避或举手遮挡。

  在“名门夜宴”俱乐部共查出有偿陪侍“小姐”199人。

  5月11日晚,朝阳警方共从“天上人间”、“名门夜宴”、“花都”和“凯富国际”4家夜总会查获有偿陪侍“小姐”557人。当日,这4家娱乐场所被责令停业整顿至少半年。

  会馆里的逃跑暗道

  事实上,查处“天上人间”等4家夜总会,只是今年“北京市打击卖淫嫖娼专项行动”这场大戏的一部分。这场专项行动早在4月11日就拉开了序幕,故称为“4·11”行动。

  5月13日,北京市公安局宣布,一个多月以来,警方共打掉卖淫嫖娼团伙149个,查处存在组织容留卖淫嫖娼淫秽表演等违法活动的娱乐场所35家,取缔存在招嫖行为的发廊256家。警方共抓获涉嫌组织介绍、容留卖淫以及卖淫嫖娼违法人员1132人。

  警方相关负责人表示,从设在出租房内的卖淫窝点到公开的娱乐场所,从街头搭识到互联网引诱,一律被列入警方扫黄范围。警方将对卖淫嫖娼这一社会丑恶现象,采取“零容忍”的态度,对存在卖淫嫖娼违法问题的场所一律关停,没收非法所得,函告工商部门吊销其营业执照;对存在搭识卖淫嫖娼的娱乐服务场所,一律停业,按上限处罚,并在媒体上予以曝光。

  4月29日晚,警方突袭了位于朝阳区的“旺世豪门”商务会馆。当时,会馆外立着的牌子上写着“内部装修,暂停营业”的字样。当警方冲进去时,却发现了大批衣着暴露的女子和一些来此消费的嫖客。民警在一间包房内,将一对正在进行卖淫嫖娼活动的男女抓获。

  警方发现,这家会馆组织严密,采取会员制以逃避警方打击;以装修为名不开大门,熟客由业务经理带进会所,并由“技师部主管”介绍“小姐”。同时,会馆内密布监控探头,在重点部位有手持对讲机的保安放哨,随时为卖淫嫖娼人员通风报信。该会所男宾部衣帽间的地板上,还有一个入口,底下是一条暗道,供卖淫嫖娼人员逃跑之用。

  会不会卷土重来

  5月11日被查之后,一些原本豪车云集的娱乐场所,如今个个门庭冷落。

  在“天上人间”夜总会,除了每天有各路记者前来探访之外,已很少有人出入。但值得注意的是,每到晚上,“天上人间”附近,仍有一群不明身份的女子,不时向过路的男性招手示意,发出“邀请”。

  “天上人间”歇业之初,一位记者曾试图走进它的大厅,但被站在门口的一名男子婉拒。当记者转身准备离去时,一名身材矮小的男子凑上来问:“要不要找女孩子,‘天上人间’都关张了。我们是××国际俱乐部的,在工体那边。”随即,该男子打电话叫来3名女孩,一起上前纠缠这位记者。该记者以未带足钱为由拒绝,那名男子显得很不高兴,尾随他回到“天上人间”附近,并且放狠话进行威胁。这名记者无奈之下只好离开。但他刚走到马路上,就有另外一群男女跟了过来,也是邀请他去某夜总会“玩”的。该记者只好拿出相机佯装拍摄,这群人见状立即散去。

  几天后,环球人物杂志记者再次探访“天上人间”,巧遇一年轻男子来向保安咨询退会员卡的问题。该男子称,他看到报纸上说这里要停业半年,便决定过来退卡。对此,保安回答说,退卡事宜需通过电话咨询,他对此并不了解。但他又说,“天上人间”过两三天就会重新营业,这两天可以先去另外一家分店“玩”。

  “天上人间”附近的几位居民告诉环球人物杂志记者,他们都知道“天上人间”被查一事,并认为它确实“该查”。但他们几乎都有同样的疑问:6各月的停业整顿期之后,“天上人间”会不会又恢复“色情本色”?

  钱色交易的“堡垒”

  《环球人物》杂志特约记者  王永楠

  北京最顶级的夜总会

  “天上人间”夜总会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长城饭店西侧副楼。这里北临亮马河及燕莎购物中心,西临昆仑饭店,南临农业展览馆,是京城繁华、高消费的“金三角”地区。

  有媒体经过深入调查发现,“天上人间”最初由一家名为“长泰歌舞厅”的公司经营,法人是一位路姓的外籍人士,他在国家商标局首次注册使用了“天上人间”商标。据知情人回忆,当时的“天上人间”,规模并不大,经营特点也与现在有所不同。1995年,北京商人覃辉借款180万美元,接下了这家夜总会。

  2003年,“天上人间”的规模和“服务质量”都得到了质的提升。经过改造,这里的营业面积达到约1.2万平方米,共有52间KTV包房以及餐厅和桑拿中心等,内部装修风格非常奢华。据说,在改造过程中,仅装修一项就花了1.6亿元人民币。“天上人间”由此成为北京最顶级的夜总会。

  据“天上人间”夜总会的官方网站介绍,它“已成为国外友人来京及国内社会名流的首选娱乐消费场所。夜总会配备国际先进的全自动娱乐操控系统,硬件规模在京城首屈一指。消费人群为国内外名流、企业家、国内外影视明星及驻华大使”。

  这段介绍并无太多吹嘘的成分。据知情人士透露,如今,“天上人间”在业内地位之显赫,如同地产界常常提起的“地标性建筑”。很多商务活动被安排在这里,不单是因为其“设施高档、服务到位”,更因为其在同行业中地位高、招牌响。曾有媒体这样评价“天上人间”在目标消费人群心目中的号召力:“请人者,常以能在此待客显示其实力和排场;被请者,也会拿去过此地消费,而作为日后在人前炫耀的谈资。”

  “高端服务”引来一掷千金

  除优质的硬件设施外,“天上人间”更以其所谓的“高端服务”著称。一名曾到此“消费”的人士说:“这些陪侍人员的条件相当好,夜总会对她们的三围、身高、体重、气质有严格要求。全身穿粉色短裙,露着长长的玉腿,金、银色带钻的工鞋价值900元……一个个不能说倾国倾城,也可以说是如花似玉了……当天上的嫦娥跪在地上为你服务时,你还会吝惜500元甚至更多的小费吗?”

  不久前,一篇题为《北京“天上人间”夜总会消费指南》的文章,在网上红极一时。文中提到:“如果你不是外国人、不是公款消费、月薪不到1万元、没有人请你去,那么我建议你不要去‘天上人间’夜总会消费。”“在‘天上人间’办理会员卡,预存额度从3万元到100万元不等,即使这样,如果你不预定的话,周末根本排不上队。因为90%以上的人是花公家的钱,所以根本不在乎花多少钱。”

  事实上,很多到“天上人间”消费的人,的确有一掷千金的“习惯”。这家夜总会的包间,分为小、中、大3种,正常价格分别为2800元、4800元、6800元。另外,这里还有几间“总统包间”,价格在1万元以上。“总统包间”基本上都是大公司聚会和“名流”经常出入的场所。所有包间内的服务员,都采用跪式服务,而客人给服务生的小费最低也要500元。

  据一位曾在“天上人间”工作过的人士介绍,客人仅仅是在里面吃吃喝喝所花的费用,都不是一个小数目。这一说法得到了曾去过“天上人间”的赵先生证实。赵先生称,客人走进“天上人间”夜总会后,首先会有人递上热毛巾,然后就可以消费了。一瓶355毫升的普通啤酒价格为七八十元,一杯鸡尾酒要200元左右,而一瓶“皇家礼炮”威士忌则为5000元。“如果是在普通酒吧里,买这种酒顶多花2000元。”赵先生还透露,“天上人间”最贵的酒,要价是12万美元一瓶。

  亏损下的“秘密”

  长期以来,“天上人间”里“小姐”云集,成为一处权色、钱色交易场所。有报道称,在这里,客人可以在包间里与“小姐”完成“交易”,也可以把“小姐”带出夜总会。靠着这种“独特”的经营模式,“天上人间”一直生意火爆。进出其大门的,依旧“多是京内外权贵、富豪等显赫人物”,且多以公司性消费为主。

  有报道称,几年前的一个圣诞节,几位税检人员受邀参加了“天上人间”的抽奖活动。他们惊讶地看到,仅在KTV包房和迪厅这两个区域,宾客当晚就消费了80万元,折合每平方米产值高达450元/天。显然,“天上人间”没少发财。然而,北京市工商局的年检资料却显示,自2003年至今,“天上人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这种反差的背后,难道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1,2,3,4
责任编辑:华峰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