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平遥回应一年3千万元公务接待

2010年06月21日 16:02来源:央视《新闻1+1》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主持人(董倩):

  对于平遥的官员来说,他们戏称自己是全国最敬业的一批公务员,因为对他们来说,不存在所谓的节假日。举个例子来说,在过去的三天端午节假日期间,平遥接待了1.2万游客,其中的六分之一,也就是两千多人,是由平遥的官员在陪同的。人要陪,钱更要花,因为他们进行的工作是所谓的公务接待。

  解说:

  来的都是客,一个都惹不起。一位山西省平遥县政府官员的话,道出的是一个旅游名城的无奈。

  今年端午节,三天假期,全国各地前往平遥古城的游客有12600多人。其中这位官员口中一个都惹不起的就有两千多人,他们都需要平遥县政府公务接待,具体说就是要免票包吃、包住,甚至还要陪同游览,礼物相送。

  李建军(《成都商报》记者):

  第一,上级领导他自己要来,哪怕带多少人,这都是公事。第二,领导的亲戚朋友要来,要为他们服务好,这也是公事,他们兄弟单位要来,或者他们亲戚朋友要来,为他们服务好,这也是公事。

  解说:

  一个具有2700多年历史的古城,一个被联合国载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古城,向往之情可以理解,但是从成功申报世界遗产之后,政府的公务接待最多一年有10万人次,仅门票一项就少收入1200多万,这是一个让人感觉忧心忡忡的数据。

  李建军:

  从财政局了解到,这个县去年财政收入是7.3亿,可支配还剩下2.9亿,这个县是一个人口大县,它光财政供养人员有一万多人,光发工资每年就4个亿。现在平遥古城搞开发建设旅游项目,现在贷款6个多亿,贷款利息就很沉重。

  记者:

  对于我们财政来说有压力吗?

  张主任(平遥县政府宣传办):

  有一部分,当然有一定的成本,但是也没有达到,压力不是太大。

  解说:

  尽管平遥县政府对自己的财政压力从未向社会公开过,也没有就公务接待的费用向社会公开,但是10万公款消费大军绝对不是一个小数子,有人就算了这样一笔帐,包括门票1200万,吃住车辆以及陪同,及时保守地按每人100元算也会超过3000万,而谁都清楚,100元在平遥只不过是三斤牛肉的价钱,送礼都拿不出手。

  面对庞大的公务接待支出,2007年平遥县开始严格控制公务接待规模,对接待卡的发放进行管理。一些单位诸如科协、老龄委、工会等的接待卡规模被限制在30-100人之间。诸如工商质监等部门,县里不给其开据接待卡。公安等重点单位接待卡规模限制在全年800人以下,而最为重要的县委县政府两办接待卡规模被限制在2000人以下。计委因涉及招商引资,跑项目等,接待卡规模可以适当放松,而这只是一些原则性的规定。

  张主任:

  比如说是文化部门,可能就和文化旅游(相关),旅游部门和旅游促销是相关的,招商局就和招商引资相关的,所以这些部门可能相对倾斜要多一些,比如说有的部门,跟这些方面相对少一些的话,可能(接待卡)比例上,给的指标要少一些。

  解说:

  尽管如此,平遥县古城管委会的负责人也称,实际上接待卡的规模并未受到严格控制。今年仅上半年有的单位就用光了全年的接待卡,只能买票接待,而有的单位则采用向其它单位借接待卡的方式进行公务接待。一到节假日,平遥的官员们就成了最忙的人。有官员就抱怨,连个年都没办法好好过,大年初一都有来旅游的。

  张主任:

  这个接待里头有一部分是考察调研,文化交流的、招商引资的,新闻宣传的,采风创作的,这一部分作为一个景区的话,对外宣传这一块儿,也应该是投资的,不少城市要过来考察,我们也有义务,我们也不能拒绝这一块。

  解说:

  平遥,每年的公务接待到底是多少?当地政府从来没有向公众透露过这个数据,而透过一些官员的表态,在各地开始纷纷质疑公务接待压跨了平遥古城的时候,平遥县相关负责人也在今天做出了这样的回应:“接待也是工作,不能嫌麻烦”。的确,上级安排的应该是工作,地方政府似乎应该全力执行,但是制定公开的合理的公务接待制度是不是工作?公开政府的接待费用是不是工作?面对舆论的热烈讨论,平遥县政府只是表示,他们今年4万人次的公务接待计划不会改变。

  主持人:

  我觉得作为外人都能够感受到他们所承担的这种接待的压力,但是刚才那位宣传办的负责人说,我们感觉到压力不是太大,你怎么解读他这种很微妙的表态?

  白岩松(评论员):

  我觉得非常非常好理解,换成我是平遥的负责人的话,如果是媒体上报道了,说我们公款接待压力特别大,我也得马上说,没有,没有,因为你得罪了那些要来的人,而且对于已经来的人也是一种得罪。而且在这里头可以说是这样的,是吃亏了,但是也占了便宜了。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利用平遥的这种资源,可能它也引进了其它的这种资金,包括政策上的倾斜,因此这其中在吃亏的同时,还是在占便宜的,因此内心就会有一种两难的心境,所以做出这样一种语言的回应,我觉得非常容易理解。

  主持人:

  他们吃亏的多,还是占便宜的多?或者说我们理解为墙内损失墙外补,我在这儿吃亏了,门票上,但是我从别的项目能赚回来。

  白岩松:

  这句话换一个角度去理解,我们今天看的是平遥,哪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呢,著名的风景区?黄山会没有这样的问题吗?不会,丽江会没有这样的问题吗?不会,甚至上海世博会会没有吗?也不会,我们曾经在节目里头给上海世博会减压,因为各个省得要去办各自的馆日,上海要专门有领导常驻在世博园里头,因为他要负责接待。当时我们就说各个省能体贴他们一下,因为这个时候是他们最难的时候。这还是一个特殊的情况,那你换到平常的时候,你放到湖南的张家界会没有这样的情况吗?都会有。

  这里有一个很微妙的东西在哪里呢?你把哪波人接待好了,你能占什么便宜不一定。你把哪波人如果没接待好,得罪了谁,可能后果就会直接显现出来。所以他即使无奈的话,也会把每一波这样的工作做好,因为毕竟这个地区还要发展。

  主持人:

  我们换位思考一下,换了我们放在平遥县委县政府,他们应该怎么做呢?

  白岩松:

  我觉得这个东西也是两难,一方面来说,如果每年咱们公务接待是4万人,其中肯定有两三万没用,剩下一万多有用,那好了,你凭什么知道哪一万多有用,哪两万多没用呢?因此你必须靠这四万人统一接待下来以后,形成了一种有用,我觉得这个账每一个地方自己是会算的。另外还有是你地方来算个账就能起作用的吗?不是,我们相当多的著名的风景区并不在省府所在的城市当中,或者说它作为一个省有的时候也会利用我有限的这种著名的风景区,来变成公关的、公务接待的一个重要的场所。请问平遥恐怕以他自己每年公务自身的需求,用不了四万人,不排除还有省里的,还有地区的等等的压下来的这样一种接待的任务,所以它是有用也得接待,没用的也得接待。

  主持人:

  因为没用的没准过两年就能转化成有用的。

  你看还有一个很微妙的表态,有是平遥县有一位人士这么说,他说我们也知道里面有夹杂不是公务接待,但是我们没有资格去审核谁是公、谁是私?

  白岩松:

  说到这儿的时候,我倒觉得公务接待这个词用在刚才我们短片中所看到的现象的时候,其实已经不准确了,请问有几个是真正来公务的?大年初一来会是公务吗?端午节的时候,小长假来会是公务吗?领导的七大姑八大姨来这儿会是公务吗?这里会有相当大的比例会不是公务的。但是话题又回到前面了,你明明知道他到这儿来玩不是为了公务,但你凭什么认为,如果你没接待好的话,它就会不影响到公务呢?因此他处于这样的心理,又得接待好。

  主持人:

  平遥是远近闻名,但是迫于各种各样微妙的关系,平遥不大愿意承认自己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但是我们再来看一个例子,在四川省有一个一万多人的白庙乡,这个乡却敢于公布自己所有的接待费用,那么公布了以后,给这个地方带来的又是什么?

  解说:

  一年近10万人次的公务接待开支,1200万门票收入的流失,难以统计的巨额开销,还要面临20多亿为古城开发和搬迁所需的资金缺口,对于不堪重负而又惹不起来客的平遥古城的确是一个不小的难题。

  李建军:

  当时我昨天下午去平遥县政府办,政府办主任对我的答复是只要是领导安排的事情,或者是领导的亲戚朋友来平遥,都算公务接待,或者是兄弟单位来打过招呼的,也算是公务接待。然后我说你们能不能公布一下,他说我没有义务向你公布这个东西。

  解说:

  没有必要,不敢想,这是公务接待要不要公开的现状,有人提出疑问,公开了,会不会影响与上级单位的关系?以后还有没有人敢来这里?去上面跑项目递人一包烟都没有人敢收,还怎么办事?是否会因此影响当地的发展?

责任编辑:华峰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