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第 163 期

王守长死在柘城看守所 生前照片

近年来,关于嫌犯在看守所莫名死亡的事件层出不穷,甚至,有好事的网友还对这些死法进行了总结:呼吸死、睡梦死、 冲凉死、躲猫猫死、洗澡死、床上摔下死、噩梦死、睡姿不对死、发狂死、妊娠死、鞋带自缢死、摔跤死、喝水死、如厕死、激动死、洗脸死。

在媒体报道的此次事件中,据称,28岁的嫌犯王守长在晚上11点还吃了一碗泡面和一个馒头,但不久后就捂着心口倒地,送到医院前已死亡。

人的生命是脆弱的,无论他犯了什么样的罪行,他的生命权都应该受到应有的尊重;生命同样是有尊严的,无论公权力想要获得什么口供和证据,都应该以敬畏生命的尊严为第一要义。否则,在对方失去生命的同时,导致这一结果的相关责任人势必要承担他们应该承担的责任。

来源:河南商报

论坛互动: 临颍28岁男子死在柘城看守所 家人发现尸体异常
 

临颍28岁男子死在柘城看守所 家人发现尸体异常

事件男子看守所死亡家人称发现尸体异常后拍照被打

事件的主角是一个28岁的生命,叫王守长,是漯河市临颍县人。得知儿子死亡的消息,家住临颍县瓦房店镇杨斐村的李桂芝(化名)说,过去的两天就像两年,让她不能忍受的是至今不知道儿子的死亡原因。她回忆,3月29日,她被村领导告知,王守长被商丘柘城警方抓走。“俺孩儿刚买辆五菱之光面包车,常跟着别人跑车,咋会犯法啊。”李桂芝说,她不相信,已经有4岁孩子的儿子会犯罪。

“人死了也是在医院太平间啊,咋直接拉到了殡仪馆?”王守长的妻子赵翠花(化名)红肿着眼睛说,她当时就怀疑人已死了很长时间了。赵翠花说,更奇怪的是,殡仪馆里站满了特警、警察。“我发现俺孩儿脸部肿大,鼻孔、耳孔有鲜血流出,胸部也有淤痕。而他的裆部也是黑紫。”李桂芝说,她再老土也能看出孩子不是正常死亡。而当王家人拿出手机,希望能拍个遗照时,赵翠花说,现场一下子炸开了锅,40多个人开始疯抢他们的手机。在争抢中,赵翠花母亲的外套被撕烂,胳膊上留下数道血痕,一下子昏过去了。

官方回应嫌犯突然发病死亡 家属:医院说人送到医院时已经死亡

下午,自称柘城县人民法院副院长的郭连文、柘城县人民检察院驻看守所监所科的赵科长来到家属住的小旅馆。赵科长说,县政府已成立了由检察院、法院、公安局组成的专案组。赵科长说,看守所发生了嫌疑人死亡,他们作为监管单位一定会彻查。他们调查的结果是,王守长在22日晚上11点还吃了一碗泡面和一个馒头,但不久后就捂着心口倒地。他说,监控录像显示,王守长死于病发。他们随后走访其他“号里面的人”了解到,王没有被殴打的可能。

对于王守长突发心脏病死亡这一说法,李桂芝说,王守长从没有心脏病,其家族也没有心脏病史。“他刚办的驾照,体检全部合格,如果有心脏病能办来证件吗?”赵翠花说,他们去柘城县人民医院询问情况,医生告诉他们:“王守长送到时已经死亡,死因不明,也没有病历。”

家属怀疑被警方跟踪,相关方面解释是为了保护家属安全

“手机被抢了,我们不得不到外面打公用电话,但发现有人跟踪。”赵翠花说,他们起初发现警方提供的旅店外有两辆警车,但没在意。但出去后才发现,被人跟踪了,他们怀疑是便衣警察。

“那为啥监视我们的行踪?”赵翠花问。“你们人生地不熟的,万一出啥事咋办,不是监视,是保证你们安全。”郭连文说,别扯这些小事,赶紧说鉴定的事。郭连文说,按规定,嫌犯在看守所死亡后,24小时后就要做鉴定,如果是因病死亡,不赔偿。

律师警方拘留嫌犯未书面通知违法

受害人聘请的律师介绍,他调查了解到,警方在3月29日抓捕王守长时,没有给家属提供书面通知,只是转告了村干部,这在程序上是违法的。>>详细

   
  更多记者博客 >>
汤传稷
杨万东
尹海涛
樊霞
孙华峰
亢楠
 
面对西南五省市干旱,我们能做些什么?
大河特别行动“聚焦哥本哈根·关注地球家园”
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谱写中原崛起河南振兴新篇章
河南检察机关反贪侦查“十大精品案件”评出
 
 
 
 

网民调查“躲猫猫”的进步和悲哀

看守所内死亡不完全档案曝光

本期责编 华峰

事件进展:检方称未发现公安机关违法,家属或请外地法医尸检

“28岁男子死在柘城看守所”续 检察机关介入调查

5月26日上午,商丘市有关部门给本网发来情况说明,称“28岁男子死在柘城看守所”一事有新进展,检察机关针对该事件已展开进一步调查,目前,检察机关已将监控录像调取。目前,柘城县相关部门已成立王守长意外死亡善后处理组。检察机关针对该事件进一步调查正在进行。

另,截至记者发稿时(5月26日上午10:58),当地部门又发来最新调查情况:经商丘市检察院法医鉴定,尸表检验鉴定无任何外伤。>>详细

家属质疑当地检察院法医尸检结果,或请外地法医尸检

9时30分许,善后处理小组的成员及数十名身着便装的男子出现。随后,双方就如何进行尸检展开协商。昨日16时许,双方达成一致,善后处理小组负责人告诉记者,同意家属委托司法鉴定机构进行尸检。至于何时、何地进行司法鉴定,目前双方还没定论。

检察机关:没发现公安部门有违法的情况

记者试图采访检察机关是否调查出来王守长死因时,关副检察长表示,她并非善后处理小组的成员,这次来只是给家属解释检察机关的工作,我们尽到了责任,至于王守长是否正常死亡,以及公安机关是否确实没有违法行为的最终结论,目前不能透露。不过,关副检察长在和家属及其律师谈话时表示,检察机关没有发现公安部门有违法的情况。

善后小组:不必纠缠于警察是否殴打家属这个细节

昨日上午,善后小组成员郭连文也来到柘城县殡仪馆。他对家属说,目前柘城县政法委成立的善后处理小组,只是为了帮助家属协调处理尸体。对于这次事件,政法机关的处理是非常“坦荡”的。本来按照初步判断,王守长属于正常死亡,但为了“排除家属的合理怀疑”,检察机关组织调查,让公安机关回避了。针对死者家属反映在拍照尸体时被多名警察殴打并抢走多部手机的问题时,郭连文表示,现在不必纠缠于这个细节,最重要的问题是通过尸检来搞清楚王守长的死因,“其他的问题都好说”。>>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