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第 164 期

镇政府官员:“老板娘趁人不备,从二楼掉下身亡”

5月27日上午,在笔者的一个QQ群里,突然跳出这样一段话:据媒体朋友爆料,上午在郑上路须水转盘处,某政府部门在执行强拆。当时房顶还有一人,并大喊,上面有人不能拆。只听一声令下“拆”!大铲车随即开始铲墙,房顶的人应声而下,命赴黄泉!

笔者本以为这只是一种调侃,非常鄙视这种恶意的猜测。

然而,这件事在5月28日的纸媒报道中得到了佐证。这不能不让人惊讶。笔者宁愿相信这只是一种巧合。

姑且不论拆迁是否合理,单就对生命而言,相关人员缺乏对生命的基本敬畏!生命不是草芥;生命原是草芥。

论坛互动: 郑州民宅拆迁致人死 官员称其趁人不备掉楼身亡
 

拆迁挖掘机二楼“扯下”老板娘!

●现场:45岁老板娘横尸挖掘机旁

昨日上午9时10分,记者接报料后赶至郑上路与西四环交叉口大转盘西北角的广场。现场警戒线外聚集着近500名围观群众,60多名统一着迷彩服的保安拉起人墙在维持秩序。一辆橙色大吨位挖掘机停在拐角处香锅里辣饭店门前,履带旁的残垣断壁上有一个面积30多平方米的广告牌,已摔得变形,死者尸体就在广告牌下,盖着花被单,露出一双脚。香锅里辣饭店的七八位员工聚在现场,大多是四川口音。他们说,死者名叫陈先碧,四川人,是香锅里辣饭店的老板娘,45岁。

家属称死者跟广告牌一起被挖掘机扯了下来

王学丽,25岁,安徽籍,死者是她的婆婆。王学丽说,昨天早上7时许,员工们还在二楼宿舍睡觉,忽然听到巨响,“像地震一样”。“听到响动,我们赶紧跑到窗户边看,楼下有一大群人,房东谢国民也在,他们开来一辆大钩机,我婆婆喊着‘别拆!别拆!屋里还睡着10多个人’,他们根本不管。我婆婆就跑下楼跟拆迁的人理论,不管用,我婆婆又跑到二楼楼顶,大声喊着‘不要拆,屋里还有人,再拆我就跳下去’,拆迁的人说,‘你跳好了’”。7时20分左右,挖掘机的“长臂大手”伸向陈先碧扒着的广告牌。“我婆婆跟广告牌一起硬是被扯了下来。”王学丽哭着说,“我们都吓坏了,跑下楼大喊‘救命啊!救命啊!’……”

“依法拆迁顺民意,有情拆迁暖人心”的横幅悬挂在附近

刘志勇和王学丽都告诉记者,他们饭店所在的地段属于须水镇须水村,对这里要拆迁的事,他们早就听说过,但从没见过具体的红头文件。刘志勇拿出一份宣传彩页说:“这就是拆迁办给我们的材料。”这份宣传彩页展开有A4纸大小,页面三折,一面印有规划效果图,另外两面印有文字说明。宣传页文字称该建设项目的全称为“德美元通纺织城”。

昨天上午近10时,记者赶至元通纺织城。雨中的西四环西侧沿途,拆迁留下一路残垣断壁,沿街扯着不少红底白字的宣传条幅,其中一条印着“依法拆迁顺民意,有情拆迁暖人心”的字样,格外刺眼。

   
  更多记者博客 >>
汤传稷
杨万东
尹海涛
樊霞
孙华峰
亢楠
 
面对西南五省市干旱,我们能做些什么?
大河特别行动“聚焦哥本哈根·关注地球家园”
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谱写中原崛起河南振兴新篇章
河南检察机关反贪侦查“十大精品案件”评出
 
 
 
 

人民日报刊文“三问”暴力拆迁

大河热点:野蛮拆迁猛于虎

本期责编 华峰

镇政府官员:这不算强制拆迁,老板娘趁人不备,从二楼掉下身亡

副镇长表示“震惊”,强调不属“强制拆迁”,老板娘趁人不备掉楼身亡

昨日10时25分,须水镇副镇长李文强来到拆迁指挥部。李文强称,他对此事的发生“表示震惊”。李副镇长强调,此事不属“强制拆迁”,理由是项目征地的性质为集体土地。李文强称他了解到的情况是,“拆迁香锅里辣的邻居时,老板娘趁人不备,从2楼掉下身亡”,“如果知道里面住的有人,绝对不会拆迁”,而关于死者坠楼原因,“现在说法很多,中原公安分局刑侦队已介入调查,应以警方的结果为准”。

隔壁饭店人员证实:司机看到把人钩下来后,跳下车就跑了

围观者中确实也有人说死者是因对政府拆迁不满,自己跳楼的。但持这种说法的都是“听别人说的”。

而隔壁小肥羊饭店的老板刘志勇证实,他亲眼见到陈先碧“拽着广告牌上的角铁,大喊不让拆,结果钩机一拽,把人连广告牌一起拽下来了”。该饭店的张师傅补充说:“钩机司机一看人摔下来了,跳下车就跑。”

进展:房主及钩车车主及司机已被控制,镇政府两责任人被免职

记者昨晚从郑州市中原区委、区政府得到消息,经调查,起因是一谢姓村民在拆除自有房屋过程中,租赁人家属陈某意外坠楼死亡。事故发生后,中原区委、区政府立即成立了由公安、政法及地方党委、政府参加的事故调查处理组,已对事故发生地须水镇相关责任人一副镇长、一副主任给予免职处理。

目前,房主谢某、钩机车主及司机已被控制。>>详细

 
 
开封开发商强拆民房“拆错了” 赔偿一直没谈好

与新拆迁条例“赛跑” 拆迁方不牛都说不过去

赵志疆:谁在与新拆迁条例“赛跑”

强制拆迁饱受非议,身处弱势地位的普通公众,因此一直寄希望于强有力的法律武器来捍卫自己的权益。正因为如此,去年年底国务院就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拆迁补偿条例(草案)》征求意见后,“新拆迁条例”的出台备受期待。

然而,就在公众即将迎来曙光的时候,与新法 “赛跑”的强制拆迁依然在突击进行。日前,邯郸广平县高举“城市要大变,首先在拆迁”旗帜,10天完成33万多平方米拆迁任务的“壮举”令人震惊;现在,一条鲜活的生命在挥舞着长臂的挖掘机前戛然而止,令人不禁唏嘘。即使拆迁通知早已下达,补偿款项也已到位,在此前提下,房屋所有人依然将房子租给了他人。即使房屋所有人存在明显欺诈,尽管他已经被警方控制,但是,迎着血肉之躯隆隆拆迁难道就合理合法?>>详细

河南日报评论:拆迁方不牛都说不过去

 

结束语:

我们都是文明人,所以不存在野蛮拆迁。问责过后,判得最重的,可能是那个开车的司机,与指挥的官员何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