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住院互助金亟待建立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心手相连  互助共济

——“青少年住院互助金”亟待建立

  

漫画/王伟宾

  

  □本报记者  李 力

  ●郑州市有关部门的调研表明,2008年,郑州患上白血病、脑瘫、尿毒症等大病的特困青少年有776人,人均治疗费用数十万元。

  ●为未成年人再设立一道保障屏障,使之成为全民医保的有效补充,十分必要。

  ● “中小学生住院互助金”在上海等地已运行多年,可供学习借鉴之处很多。

  一个患尿毒症的女孩

  3月31日,下午的太阳照在身上,已有少许的暖意,但邢敬和的心情并没有回暖,他对两天之后的山西之行并不抱太大的希望。为了给女儿邢继文看病,这两年,他跑了不少地方,每次都是满怀希望而去,失望而归。这次尽管知道希望不大,但他还是决定带着女儿去。“说不定这次能对症呢?”邢敬和说。

  2005年9月,正在郑州市102中学上高二的邢继文,突然发现自己的腿肿了,因为孩子平常身体很好,连感冒都很少得,邢敬和和妻子起初并未太在意。过了两天,孩子的腿肿得连裤子都穿不上了,邢敬和觉得情况不妙,赶忙带着女儿来到河医一附院检查。

  检查结果犹如晴天霹雳:尿毒症!医生当即让住院,并让交1万元的住院押金。邢敬和的月工资当时只有500多元,妻子刘桂荣1997年就下岗了,“连单位都不存在了”。向医院求求情,交了5000元。邢敬和没想到,这只是巨额医疗费的开始。

  邢继文的治疗效果并不理想, 一个月内医院下了四次病危通知书,她的身体状况还不能换肾,只能透析。一星期两次,每次400多元。两个月不到,6万块钱就花完了,这还是邢敬和夫妇俩向亲朋好友、单位同事到处东挪西借的,眼看着被病痛摧残的女儿将被停药,绝望中两人想到了卖房子!

  这套60多平方米的房子位于郑州市二七区曹寨西街,一家人在这里已经住了十几年了,房子卖得急,卖不上价,只卖了5万多块钱。而花光这笔钱也只用了不到一个半月。卖了房子的一家三口只有挤在文文姥姥在北闸口的一套小房子内。

  从文文发病到现在,邢家已借了几十万元。“亲戚朋友借得不至三五遍了,单位的领导、同事也是能帮则帮,还有些好心人找到家里,送些菜呀,油呀啥的。”2008年初,在郑州某媒体的组织下,在紫荆山广场还为文文进行了一次募捐。

  3月31日,出现在记者面前的邢敬和,是一个有些憔悴、黑瘦的中年汉子,“你能看出来我原来有180多斤吗?现在的我,只有130多斤。而文文的妈妈,一年不到,头发全白了。”

  让邢敬和夫妇略感欣慰的是,文文很坚强,透析时,毛衣针粗的针头扎进胳膊,躺在那里,动也不能动,一次透析,得5个小时。这个过程,很痛苦,很难熬,但文文总是很平静地面对这一切。身体难受时,她也只是把头深深埋进被子里,不出一声。

  身体稍有好转,文文还办起了网店,卖毛绒玩具。“一则是有个精神寄托,二则或多或少能给家里减轻点负担。”文文的店现在是四钻了,并且在2009年3月,还获得了青年文明号的荣誉。

  而文文的病呢?就这样一直透析下去吗?据邢敬和介绍,文文现在的身体情况倒是可以换肾,但是肾源在哪里,换肾所需的20多万元的费用又在哪里?

  “能维持一天算一天吧。”说这话时,邢敬和很心酸,很无奈。

  青少年需要更完善保障

  郑州市有关部门曾作过一次调研,据不完全统计,全市18岁以下的青少年中,2008年像邢继文这样,患上了白血病、脑瘫、尿毒症等大病的特困青少年有776人,这些病的治疗费用都是以几十万元来计算的。记者近日获知,巩义市直高中高三学生刘丹阳20天前被查出患有淋巴癌,并且已经进入骨髓。正在准备冲刺高考的刘丹阳,不得不离开学校,住进了河南省肿瘤医院接受化疗。

  据刘丹阳的父亲刘伦山介绍,他是一位老民办教师,两次自费上大学,转为公办教师也没有几年。丹阳的爷爷奶奶先后得病住院,没想到丹阳又得了这种病。化疗后还要进行骨髓移植,医药费需要30万~50万元。半个月光药费就花了2万多元,就这用药都是拣最便宜的。巩义市直高中的师生在得知丹阳的病情后,一天之内捐款3万多元。但高额的治疗费用仍压得刘家透不过气来。

  在目前的状况下,像邢继文、刘丹阳这些大病患者,其稳定治疗费用渠道主要有两种,郑州市城镇居民医疗保险和商业保险。

  全民医保所起的保障作用不言而喻,但其最高报销比例为5.5万元,相对于几十万元的费用,它确实有些力不从心;商业保险,它的局限在于投保的孩子只能获得一次性赔付,也就是说,孩子一旦有病,续保是不可能的;而且这笔赔付金只有一部分能在治病过程中获得。4月3日,记者采访了保监会河南保监局的孔先生,他认为,保险公司作为企业,以赢利为目的是正常的,他们根据自己的能力,制定具体业务,对于一些高风险的险种,保险公司有权不开展这项业务。

  企业不愿承担高风险,而社会又确实需要完善保障。以白血病为例,这种病并非不治之症,资料显示,全国每年有2万到3万新发白血病患者,主要是青少年,其中,70%的白血病患儿都是急性淋巴白血病,这种类型的白血病经过治疗,4年以上无发病的几率能达到80%,但只有10%的孩子被送进有能力治疗的大医院。原因何在?高昂的医疗费用成了拦路虎,成了患儿继续治疗,获得新生的巨大障碍。在这种前提下,就需要政府相关部门积极行动起来,为未成年人再设立一道保护屏障,使之成为全民医保的有效补充。

  上海模式

  全国样板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有一些模式,在上海、北京、广州等地开展多年,而且取得了成功的经验。其中,上海模式已经成为全国的样板,这就是“中小学生住院互助金”。该模式具有资金来源稳定,受益面广的特点。

  上海的学生住院互助金的费用是这样收取的,学龄前儿童是每人每年60元,学龄时的孩子是每人每年50元。入托入学的由学校代收,散居儿童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代收,都是自愿原则。一旦有孩子患上了大病,最高每年可获得资助10万元。参加互助金的孩子有入院治疗,也可以分级支付部分医疗费。

  以一位患儿为例,住院前只需向医院出示医疗证和结算证明单,预付金就可以免交50%。出院结账时,医院会主动结算病人需付的钱,然后病人就可以离开了。

  剩下的金额医院再与该基金结算。该基金的基层组织会对医院出示的费用进行审核,再交给总部复查,没有问题就直接从银行划账,如果发现有不合理用药和手术,基金可以拒付。

  该互助金有专人和专门的机构负责管理,并定期向学生及家长公布募集的互助金数额,及救助的对象和救助的金额。

  据了解,从1991年设立至今,上海200万名18岁以下儿童中,95%~98%的都参加了该基金。至少50万的上海儿童得到过资助,该基金为他们支付了3.56亿元。上海的中小学生住院互助金已真正成为全民医保的有效补充。

  大病互助

  尚需时日

  4月7日,记者在郑州红十字会采访,有关人员为记者算了一笔账:目前,郑州市有135万多名中小学生,按每人每年交纳50元计算,每年就能为300多名患有大病的学生每人提供20万元的资助。

  据介绍,上海的住院互助金由教委、卫生局、红十字会3家共建。教育部门主要承担宣传工作和在校学生的集体收费;卫生系统也承担部分宣传工作、散居儿童收费和定点医院管理;其他的日常工作都是由红十字会负责。

  政府协调,红十字会牵头,教育、卫生部门联合参与运作,是上海学生住院互助金成功运转至今的重要保证。这对其他地方开展这项工作,也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

  根据计算,参加互助金的孩子要达到80%~90%,互助金才可以保证运转正常,这就需要广泛宣传。教育部门的宣传配合,就显得尤为重要。记者了解到,有关部门对此有一定的顾虑,“这项费用不在一费制范围内,我们担心被冠以乱收费的名义。”教育部门有关负责人说。这种顾虑可以理解,如果政府搭建一个相应的平台,相关部门通力合作,宣传到位,相信绝大多数家长是会积极响应的。

  记者在写这篇稿子时,恰逢新医改方案出台,其中有一条就是“鼓励和引导各类组织个人发展社会慈善医疗救助。”毫无疑问,这对于郑州欲实施中小学生住院互助金绝对是个利好消息。据了解,郑州红十字会近期将组织人员赴上海“取经”。

  其实,在中小学学生中实施住院互助金,除了能解决实际问题,还有一方面也很重要,那就是通过这项工作,让学生真正认识到“互助共济”的意义。③

责任编辑:华峰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