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市高层住宅装修搬运业暴力垄断楼霸横行

2009年08月21日 09:22来源:河南日报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一袋不到3元钱的沙子,送到18层楼要花费18元;一扇400元的门,送到楼上要付600元;一组6000元的沙发,送上楼要付3000元……家门口最后几十米的代价听来像是“天方夜谭”,却实实在在“困扰”着山西太原不少高层住宅的居民。

  买房是关乎民生的大事,然而近年来,一群被称为楼霸的人却在太原等地肆意抬高搬运费、暴力强买强卖,居民乔迁新居的喜悦一扫而空,背后更凸显一些部门公共事业监管职能的缺失。

  自己装房,别人“当家”

  前不久,记者在太原市亲贤北街西段综合楼看到,业主王先生正想通过电梯将地板运到楼上,却被看护电梯的两个人拦截下来。面对王先生的质疑,这两人态度强硬:“我们在这楼上装了吊运机,想送材料上去,你们必须用我们的吊运机。”

  王先生告诉记者:“一袋不到3块钱的沙子,按照吊运机经营方的收费规定,送到我所在的18层运费就该收18块钱。之前我已经花300块钱运了十几袋沙子,现在我要继续交钱,才能把地板运上去。”

  “他们不准我用电梯,我自己雇了两个人从楼梯运上去。结果,一帮人冲到我家里来,扬言‘谁搬打断谁的手’,把我请的工人都吓跑了。”谈及此事,王先生至今仍心有余悸。

  业内人士透露,这种暴力垄断装修材料搬运现象,近年来在太原较为普遍。记者走访了解发现,除了一栋出售精装房的楼盘外,太原金圣甲第、景秀苑、汾河景观360、原上园、景都花苑、五龙花园、柏林风情、鑫四海花园等多座高层楼盘的情形亦是如此。

  不久前,业主胡教授因为觉得吊运收费太高,便自己雇人从楼梯往上运装修材料。不料,楼霸随后带了十几个青壮年冲入他家中,将他连打带踢,从14层顺着楼梯一直追打至底层,直到“110”到达对方才放手。

  受访时,这位大学教授四肢上的伤痕还清晰可见,记者随后看到了医院给他下的“脑震荡”诊断结论书。“我当了一辈子老师,居然被一群无赖给‘教育’了一顿!”胡教授说,他没有像别人那样“花钱买平安”,结果却令他身心俱创。

  在山西大学附近购买了一高层房的业主由于“下手早”,还塞给了开发商5000元红包,在对方帮忙说情的情况下,就省去了后期装修的这些“恐怖事”。然而,像她这样的“幸运者”寥寥无几,她告诉记者,其他购买同一楼盘的业主装修费算下来,比她多花了三四万元。

  欺行霸市 为所欲为

  不准业主用电梯、不准业主自己雇人,所有材料只能由楼霸手下的工人高价送上去,业主们对一些楼霸的行径心有余悸。有的楼霸甚至还提供“一条龙”服务,在现场卖起了缺斤少两的沙子水泥和高价低质的门窗。他们还将一种按规定只能在施工现场使用的吊运机,“创造性”地运用在搬运装修材料上。

  记者在吊运现场看到:吊运机安装在顶楼,楼下由一名工人用绳子控制方向,把装修材料吊到所需要的地方后,利用冲击力,通过窗户把材料甩进去。如果控制不好力度,材料就会凌空掉下来。楼盘的外墙上,被吊运机磕坏之处印迹斑斑。

  受访业主普遍反映,楼霸的存在,使原本通畅的回家之路变得艰难——

  漫天要价,业主经济利益严重受损,每户装修搬运费少则几千,多则数万元;

  暴力“出头”、强买强卖,严重扰乱正常社会治安秩序。据调查,绝大多数最初选择自己雇人搬运材料的业主,都遇到过楼霸雇用一些社会闲杂人员上门恐吓的情况。

  安全隐患大,有的采用在楼顶支滑轮吊装的方式,有的则在楼外支架吊装,无论对于建筑维护,还是楼下行人的安全都存在隐患。太原市亲贤北街西段综合楼业主吴女士告诉记者,前阵她从这座楼下经过,差点被凌空掉下的水泥包砸中脑袋。太原市其他高层楼盘还出现过水泥包掉下来砸坏业主汽车的现象。

  “借保护电梯之名,行敲诈勒索之实。电梯都被压得往下坠了!”采访中,业主们几次气愤得说不出话来。亲贤北街西段综合楼吊运机主和物业管理公司向记者声称,采用吊运机是为了保证电梯安全使用,避免对载人电梯造成损害。不少受访业主却表示,在他们按要求支付了数万元的吊运费用后,一些装修材料还是通过电梯运送上去的。

  业主刘女士告诉记者:“为了躲避楼霸,我们私下交流对策:集体推迟装修、用装家电的盒子‘偷运’装修材料,半夜起来运材料……这都是无奈啊!没地方说理,装修自家的房子居然要受这么大的气!”

  谁给了楼霸肆意滋生的土壤

  “楼霸出现,开发商和物业公司难辞其咎!”山西省某房地产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元(化名)主动表示愿意接受新华社记者的采访,“出于良知,我希望这种乱象能够得到遏制。”

  李元告诉记者:“载人电梯负荷有限、空间有限,运送装修材料确实有安全隐患。而通过载货电梯运送装修材料,安全方便,并且不需要在搬运上额外花销。其实,要求高层每单元安装一部载货电梯,就能解决目前存在的问题。”

  国家目前对新建商品楼安装载货电梯没有统一的强制规定,但据了解,在北京、上海、南京等地,高层住宅楼一般都安装有载货电梯。业主装修时,可直接通过载货电梯运送装修材料,安全方便,并且不需要在搬运上额外花销。

  这位房地产商说,由于一部载货电梯的成本要比载客电梯高三分之一,因而多数房产商都不会自觉安装这类电梯,这就给了楼霸以可乘之机。

  “对于房产商而言,房子卖完了就完事。对于后期的物业公司来说,他们无力解决没有载货电梯和业主装修需求之间的矛盾,此外还能收取楼霸一笔管理费用,就睁只眼闭只眼,受损失的只有业主。”一位物业总经理向记者自曝内幕。

  这位人士透露:“我们小区还有100多套房子没装修,但已经有多个吊运队通过各种关系找来要在此负责吊运。这中间是暴利啊,吊运机不过3000元,每个雇工费用每月不到千元,而一栋楼下来可获利数百万元。虽然物价部门对吊运收费曾有规定,开发商也跟他们签有协议,但结果却是一旦垄断了就漫天要价。”

  业内人士透露,前些年“楼霸”还是零星存在,但近几年来,随着太原高层楼盘开发的扩增,“楼霸之风”愈演愈烈。匪夷所思的是,一些楼霸甚至持有有关部门颁发的营业许可证,其在收费、安全等方面的监管却是无人过问。

  一些受访人士建议,应要求开发商在高层商品楼上安装载货电梯,完工后对电梯进行验收;规范搬运公司的资质和收费,并且加强监管,比如规定吊运机只限于在施工现场使用,不能在入住后的商品楼使用。

  记者获悉,太原市房地产管理局最近下文,不允许物业服务企业与装修搬运公司签订住宅小区搬运协议,保证业主自行选择搬运队伍、搬运方式等。但业主认为,目前这一规定下发后的效果并不明显,因为楼霸不都属于物业服务企业,显然还存在漏洞。

  记者为此又采访了太原市城建委、物价局、公安局等多个部门,大多答复说楼霸属于违法行为,但对楼霸这个群体难以界定,归谁管还不明确,处理起来也很复杂,不是一个部门能解决的事。就是在这些堂皇理由的“推诿”下,太原的不法楼霸队伍越来越壮大,不少新楼现场都会出现他们的身影。看来,铲除滋生楼霸的土壤,解决谁来管、怎么管的问题,应是当务之急。③14

  (新华社供本报特稿)

责任编辑:华峰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