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平凡的世界 写在第十个记者节来临之际

2009年11月06日 07:42来源:河南日报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本报新闻视点工作室“全家福”

  11月8日是第十个中国记者节。

  心怀真诚和勇气,身为记者的我们,用新闻讴歌时代,用笔记录历史。在从业的路上,我们以敏锐的洞察力、职业的责任感,记录着别人的故事……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让我们直视我们的内心。

  我们编发这样一组稿件,将淤积在内心的感受和秘密“晒”出来,这些都是没有见报的内容,但是,这些都深含我们的职业理想和追求。我们借此表达我们对职业不变的追求和坚持,表达我们对社会和民生的记录与守望。这是一种向上的力量,激励我们一直在前进。

  以此纪念我们的节日。

  无法写出的报道

  □本报记者 李宜鹏

  这是一个家庭悲剧。

  悲剧的主角是个傻子。2004年寒冬的某一天,他举起铁锨,砍死了自己70多岁的亲生父亲。

  悲剧的结局是傻子被判刑后死在监狱,他的一个哥哥连骨灰都没领,任其自归尘土。

  悲剧还没有结束,他的另一个哥哥,此前也被他用铁锨拍打在后脑勺上,造成神经系统紊乱,变成了又一个神志不清的“傻子”,时不时游荡在乡村的大街上。

  悲剧就发生在记者身边,2002~2003年,记者在原阳县福宁集镇秦庄村三个代表“驻村工作队”,刚开始住在村小学内,他的这个哥哥是个憨厚、朴实的小学老师,“兼职”为住校老师做饭,记者吃过他做的喷香的农家饭,记者很难接受这样的反差:一个笑眯眯的中年老师变成了胡言乱语的“傻子”。

  悲剧无关政治,无关意识形态,甚至与秦庄之外都无关。

  他的死亡,对秦庄人来说,几乎是一种解脱。比如,之前他到别人家拿东西,如入无人之地,拿了就走;之前他家前面的街道,村里的小孩总要绕道而过……

  只有人怕他,除了他的母亲,没有人爱他。他的两个哥哥,曾气急了用绳子把他捆起来,计划扔到荒无人烟的大沙漠里;在审判期间,曾传言要放他回来,结果连他哥哥在内,上百村民联名写信,坚决要求政府不能放他回来;乡派出所的民警,谈起他的死亡,隐隐发出一声轻松后的叹息……

  他身高1.8米以上,身强体壮,“干农活是一把好手”,这是村民对他唯一的好评。

  记者记下了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姓名——秦书国。记者曾打算写一个报道,然而从村民到法院、监狱,都不愿意再谈起他。

  随着时光的流逝,这注定是一个无法写出的报道,如同另一个故事一样:记者的一个小学同学,从小学习不好,父母离异,曾因打架坐牢,后来没有正式工作,后来得了肝病,一个人瘦弱孤单地躺在床上,身边只有年迈多病的母亲。

  当记者在采写主流报道、采写神采奕奕的成功人士之余,偶尔会想到他们的故事,他们在现实世界也许是特例,记者的笔端也许很难触及这样的故事,但这样的故事的确发生和存在着,类似这样的故事也还会上演。

1,2,3,4,5,6,7
责任编辑:华峰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