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县一村支书因“污染纠纷”遭殴致死调查

2009年11月13日 11:10来源:河南日报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四位老人几年来一直坚持举报白露河污染问题,却没能引起环保部门和地方政府的重视。

  □文/图 本报记者 尹海涛

  ●10月31日,新县沙窝镇沙坪村47岁的村支书张贞林在医院死亡,此前张贞林因为替村企业仗义执言,而遭到代表沙窝镇街道来讨说法的5名青年殴打。11月7日,参与行凶的5名凶手悉数落网。

  ●据调查,导致此次悲剧发生的原因,是因为一条流经事发双方的白露河污染问题,而且这个矛盾由来已久,使两地群众积怨颇深。

  ●打人凶手已经落网,等待法律的制裁。然而,值得反思的是,白露河污染问题曾导致两地群众多次摩擦,却没有引起当地政府和环保部门的足够重视及妥善解决,除了打人凶手,谁还该为这起悲剧负责呢?

  村支书“因公”被殴致死

  11月7日,天气很好,在新县沙窝镇沙坪村旁,环绕而过的白露河静静地流淌着。

  而全村却笼罩在一片悲愤之中,村边的公路上挂起了白色的条幅,村口则竖起了一个巨大的“灵门”。

  “青山含悲,声声泪声声呼支书;碧水长歌,字字血字字哭忠魂。”沙坪村村民张贞提说,这个饱含全体村民感情的挽联是群众自发写的,都为村支书张贞林英年早逝而感到痛惜和悲愤。

  在张贞林家中,沙坪村村委会主任张世祝讲述了村支书被殴打致死的前前后后。

  张世祝说,2004年,新县招商引资的一家大理石石材加工厂落户于沙坪村境内,在石材加工切割过程中,产生了一定的碎渣和粉末,有时处理不及时会因雨水冲洗而流进白露河,造成污染,给居住在河流下游的群众造成不便。沙窝镇街道两旁的居民对此反映最强烈。

  而这家由福建客商投资的闵利石材厂给沙坪村解决了不少就业问题,村里有100多人都在这个厂上班,据张世祝估算,这个厂每年纳税近20万元,每年的电费都近300万元。

  张世祝说,10月24日上午,20多名沙窝镇街道的群众再次因为污染问题,来到大理石厂,用两把大锁分别锁住了大理石厂的两道大门,并扣留住随后接到投诉赶来处理此事的新县环保局环境监察车。沙窝镇政府主要领导得知此事后,立刻赶到现场,并召集沙坪村两委班子、下游群众、大理石厂负责人和县环保局工作人员坐在一起协调解决此事,最终达成意见,由大理石厂在附近新征一块土地,修建两个大蓄水池以沉淀水中杂质,避免下游河流污染,事情得到完满解决。

  然而,当天下午3时50分左右,曾参与上午协调的沙坪村支书张贞林接到一个电话,是上午前来讨说法的沙窝镇街道一青年打来的,电话中说让他在家等着,他们要在10分钟之内来收拾他。张贞林立刻向沙窝派出所报警,结果在不到10分钟的时间内,沙窝镇街道居民汪大彬等5人手持砍刀驱车赶到正在村口与弟弟一起干活的张贞林身旁,对张贞林和他的两名弟弟进行疯狂群殴,用木棍把张贞林二弟打至昏迷,用砍刀把张贞林的小弟砍了8刀直至重伤住院,用砍刀对张贞林的头部多次袭击,并用石头对张的头部进行猛砸,直至张贞林当场昏迷,经医院诊断为颅骨骨折、脑挫裂伤、大脑膜内大量出血,并在新县人民医院和武汉华中医院历经7天抢救,最终不治身亡。

  张世祝分析认为,可能是村支书在协调中为企业仗义执言,说的某句话得罪了这些凶徒。截至11月7日,动手打人的5名凶手全部落网。

  案件背后的污染问题

  11月7日~8日,记者在新县沙窝镇沙坪村和沙窝镇街道两地走访,据了解,在这起看似简单的案件背后,掩藏着一个两地群众存在已久的矛盾,而村支书张贞林的死亡正是因为这个矛盾的激化所致。

  在新县沙窝镇有一条被人们称为“母亲河”的白露河。白露河是淮河的一级支流,发源于新县小界岭,流经新县的沙窝镇,经沙窝镇进入潢川县,至淮滨县入淮河,全长150公里。白露河属季节性河流,枯水期接近断流。

  沙坪村处于白露河的中上游,而沙窝镇街道则处于白露河的中游,紧邻沙坪村。

  2004年,新县招商引资项目——闵利石材厂落户沙坪村后,对白露河造成一定污染,特别是枯水季节,污染尤其严重。对处于下游的沙窝镇街道居民影响甚大,由此引起不满。

  11月7日上午,在沙坪村境内,记者沿着白露河河道而上,因为处于枯水季节,白露河的水流量很小。在裸露的河床上,可见白色的粉末状物体充斥着河道,仔细观察,可以看到河底也沉淀着白色物体。当地村民说,这些都是石材厂排放的碎渣和粉末。

  “前几年因为白露河的水流量大,污染问题不是很严重,这两年问题逐渐暴露了。”11月8日,居住在沙窝镇街道旁的老人李世友告诉记者,2004年以前,白露河水质清亮,鱼虾很多,哺育了河两岸的居民,沙窝镇也由此被称为豫南水乡,自从沙坪村来了闵利石材厂后,白露河污染日益严重,河水经常呈米汤状,鱼虾濒临灭绝,给沙窝镇以及下游数万人的吃水、用水带来了极大的危害。

  李世友说,因为白露河的污染问题,他们多次向县环保局和沙窝镇政府反映,却一直得不到解决。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沙窝镇居民说,因为闵利石材厂落户沙坪村,给沙坪村带来一定的好处,导致了村民成了这个污染企业的“保护神”,下游的群众曾多次去这个石材厂讨说法,都与当地村民发生过摩擦。“村支书张世林的几个弟弟都在这个厂干活,所以才卖力维护这个厂。正是由于村支书的明显袒护,激怒了年轻人,才造成打架斗殴事件。”

  正是因为白露河的污染问题,自2004年以来,沙窝镇街道居民和沙坪村村民、污染企业结怨颇深。据知情人透露,其间多次发生打架、群殴等事件。

  管理部门久拖不决?

  得知记者前来采访,11月7日,沙窝镇沙窝居委会南头居民组组长张文凯找到记者,反映了长期以来白露河污染问题得不到解决的内幕。

  今年66岁的张文凯带着记者来到家中,播放了两段他们录制的视频。一段是今年5月29日闵利石材厂排放污染物后白露河的情况,视频显示,原本清澈的河水变得污浊,呈白色“牛奶状”;另一段录制于10月24日,白露河遭遇同样的污染。

  张文凯说,自2004年以来,他们多次向县环保部门和沙窝镇政府反映白露河的污染问题,但都得不到解决。2009年以前,每次石材厂排放污染物,他们都立即打环保局的投诉电话,环保局也会派人来查看,但是一般的做法是,要求企业停止排放,罚款了事。这期间,估计有十几次都是这么处理的,使群众对环保局的做法颇有意见。

  64岁的汪根和老人也是沙窝镇街道居民,对白露河的污染痛恨不已。他多次给环保局打电话,却一直得不到解决。据他了解,这些污染企业每年都会给环保局上交一笔不菲的环保费,而每次排放污染物,环保局也可以再次开罚单,从来都是这样“治标不治本”,污染企业成了环保局的“唐僧肉”,几年来,县环保局仅此项收入近百万元,却苦了两岸的老百姓。

  张文凯说,5月29日,白露河污染后,他来到沙窝镇政府反映情况,负责环保工作的镇党委副书记赵书记召集了污染企业进行协调,最终表态:镇党委、政府协助企业扩大、加固沉淀池,不再排放污水。

  在张文凯展示的两段视频上,记者注意到,在5月29日、10月24日,新县环保局、沙窝镇政府负责人都曾对白露河的污染问题作出过表态。沙窝镇镇长在视频上说,石材厂这两年反复排污,对居民产生很大不便,作为镇政府是有责任的,这个污染问题屡禁不止,镇政府很头疼,由于镇政府没有执法权,只好向县级执法部门反映,希望县环保局代表县政府执法,

  而新县环保局工作人员焦东在视频中说:“我们对污染企业也下发了整改通知,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没有落实。”

  然而,10月19日、10月24日,沙窝街道居民再次发现白露河污染,非常气愤,于是20多名群众自发前往闵利石材厂,锁了工厂的大门,同时进行举报。

  虽然双方对当时在石材厂发生的事情过程有异议,但是沙坪村村支书张贞林在此次纠纷中被殴身亡却是不争的事实,成为白露河污染事件的“殉道者”。

1,2
责任编辑:华峰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