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约率6年升高10多倍广东助学贷款陷入“困局”

2009年12月11日 14:11来源:河南日报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为还助学贷款,某高校女生在网上叫卖自己。  漫画/王伟宾

  

  国家助学贷款政策推行10年来,已有超过400万贫困学子受益。但随着助学率的提高,一些高校助学贷款违约率不断攀升。广东有的高校违约率6年竟升高10多倍。还贷率下降不仅使助学贷款政策在一些地方陷入“困局”,也考问着新一代“天之骄子”的诚信和责任。

  高校

  助学率提高

  还贷率下降

  广东自2006年实施助学贷款新模式,按照有关政策延长了学生还贷时间,引入银行风险补偿机制等。省属高校统一由国家开发银行广东省分行发放贷款,惠及面更广。然而记者在一些高校调查发现,助学贷款政策因还贷率下降陷入尴尬。

  广东一所外贸大学助学贷款负责人说,去年该校有不少毕业生没有找到固定工作,规定的固定还款日12月20日就有390个学生违约,原因是没有按时向银行指定账户缴存利息,这些学生当年度应偿还的利息总额在173元至250元。

  “利息其实只是还款额中很小的一部分,连这部分都不能按时偿还,我对未来的还款情况非常担忧!”该校学生处负责人说。根据该校统计,2003届毕业生的利息未还款率只有6%,但2009届毕业生的利息未还款率高达84%,激增14倍。

  国家开发银行广东省分行客户一处副处长李子汉说,近两年广东有近一半高校的未还贷率超过了10.9%,有个别学校比较严重。“明年就是要求学生偿还助学贷款本金的时候。连两三百元的利息都不能按时还款,我们对本金的还款情况深感忧虑。”

  高违约率正在加重高校负担。广州大学学生处副处长李暖均说,学生如果在毕业后不按时偿还贷款,银行会以两种方法来惩罚作为保证人的学校,一是提高风险补偿金缴纳额度,这会导致学校开支增大;二是减少贷款指标,这会导致部分贫困生享受不到助学贷款政策,交不起学费。

  作为助学贷款保证人,高校每年要向银行缴纳风险补偿金。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每年缴纳56万元左右的风险补偿金,广州中医药大学每年缴纳80万元风险补偿金。中山大学学生资助中心主任王天琪坦言,中山大学有20%的助学贷款覆盖率,因为还贷率下降,每年缴给银行的80万元风险补偿金很少能收回。

  除风险补偿金要支付外,催还助学贷款也成为高校的难题之一。广州中医药大学学生贷款负责人陈彩英说,学校要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负责追回贷款。但学生毕业后分布各地,学校对他们根本没有约束力。

  无奈之下,一些高校实行广受诟病的“代为保管”学历证、学位证等方法。一位高校负责人说:“学生不还款,关系到整个学校的信誉和发展。虽然扣住学生的‘两证’给学生找工作造成不便,但学校没有办法,只得出此下策。”

  学生

  “三大难题”阻碍助学贷款偿还

  虽然高校、银行对大学生违约行为高度敏感,并对大学生最终如期、按约的还款行为持怀疑态度,但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真正恶意欠款的学生还是极少数,违约存在一些主观或客观的无奈。

  就业难是大学生无力偿还助学贷款的首要原因,国际金融危机又加剧了大学生就业难。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统计,近两年全国沉积的未就业高校毕业生约有480万人,加上2009年高校应届毕业生,今年全国需就业的大学生达上千万人,这个数字在广东省也很庞大,其中不乏曾靠助学贷款上学的贫困生。

  一些大学毕业生还抱怨找工作的试用期过长,收入水平过低,缺乏社会保障。一些学生甚至反映经常遭遇“试用期满即解雇”、“工资水平不如农民工”的情况。去年毕业于广州某师范大学的小辉大学期间申请了6000元助学贷款,如今月工资仅1500元左右的他,迫于经济负担重,至今仍未履行合同要求逐月还款。“虽说合同里已写明了还款程序,当时老师也有简单讲解,但现在还没能力还,便没急于去了解还款的具体程序,等经济条件好转了,我会去考虑还款的事。”对他来说,即使因拖延还款而危及诚信,也对他构不成“威胁”,“我现在只考虑眼前的事情,买车买房似乎还是很遥远的事,根本无力顾及诚信记录。”

  而还款程序的不便利也在客观上给一些大学生带来了还款障碍。“不能按时还款的原因有很多。有时可能排队太麻烦,或者银行自己的原因扣款不成功。不可能保证每个同学都能够在规定的那一天存款,有的即使晚存一天也算违约。”华南师范大学人力资源管理专业2009届毕业生黄少燕说。

  暨南大学管理学院毕业生小黄说:“因为我们学校是与中国银行广州天河分行签订的贷款协议,毕业后到外地工作的学生还款不能通过银行卡直接划账,而必须到柜台办理。许多学生觉得麻烦,就干脆一年还一次,银行却认为每月存钱不及时就是违约。”

  呼吁

  助学贷款政策期盼“人性化”调整

  贷款条件放宽,会增加还贷风险;条件太严又会使一些贫困学生得不到应有的支持。这一“困局”已使助学贷款政策面临“执行难”。

  中山大学学生处助学贷款负责人刘艳玲说,学校从2000年至今助学贷款合同金额已达2.3亿元。因为还贷率偏低,学校现在规定的审核过程相当严格:从班级到院系,再从学院到学校,最后到银行,层层把关。同时要求申请人必须提供家庭状况证明等详细信息。申请“门槛”的提高,已使来自偏远山区的个别学生因无法提供完整资料而申请不到贷款。

  “对于这种情况的学生,我们通过多元化助学办法,如奖学金和助学金的方式来为其提供资助。”刘艳玲说。同时,各校还可开辟各种形式的社会专项奖学金、勤工助学岗位等为贫困学生提供入学保障。

  广州中医药大学陈彩英建议推行生源地贷款,这在中国一些省区已经开始试行。因为只有当地银行才可能去实地了解学生家庭的真实情况,也可以在学生毕业后通过家庭了解他的就业情况和偿还能力。

  一些学生还建议,现行的助学贷款体系在还款要求上不应“一刀切”,对刚走上工作岗位且薪酬偏低的职场新人,银行可否通过延长还款期限或调低利率等方式,减轻他们的压力?这样可以避免他们陷入“信用危机”。③13

  (新华社供本报专稿)

责任编辑:华峰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