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高院为19名需要减刑的罪犯举行听证

2010年02月05日 09:24来源:河南日报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本报记者 李东红

  2月1日上午,省高级人民法院在河南省第一监狱举行听证会,为19名需要减刑的罪犯举行听证,并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律师以及媒体人士参加。减刑听证会引起了与会人员的热议——

  ●别开生面的听证会

  ●两种观点激烈交锋

  2月1日上午,一场特殊的听证会在河南省第一监狱会议室举行,听证会的名字是“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减刑听证会”,听证的对象是省第一监狱提请减刑的19名罪犯。

  上午8时30分,19名身着囚服的罪犯排成两行,被司法警察押上听证会场。

  第一个申请减刑的是陶小龙(化名),这个21岁的小伙子来自洛阳市洛龙区,犯故意伤害罪,致一死一伤,被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07年9月被送到省第一监狱服刑。在服刑期间,陶小龙认罪服法,积极改造,获得监狱“表扬两次、记功一次”的奖励。根据他的表现,省第一监狱为其提出了减刑申请。

  在听证会场,监狱方首先向省高级人民法院三名法官组成的合议庭宣读了对陶小龙提请减刑的建议书,随后,陶小龙陈述自己改造情况,监区干警介绍陶小龙的改造表现,同监号罪犯证人证明陶小龙改造情况。

  按照同样的程序,同陶小龙一样,另外18名被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罪犯依次被带到听证会现场。临近中午,合议庭经过合议后当场做出裁决,批准了19人的申请,将19名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和无期徒刑的罪犯分别减为18年至20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其中,陶小龙被减为有期徒刑19年。

  如此高调、大规模地举行减刑听证会,在全省法院系统并不多见。然而,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在当日下午举行的“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减刑听证程序研讨会”上,减刑听证会在与会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律师以及法院的法官中却引发了截然相反的两种观点。

  ●两种观点激烈交锋

  长期以来,对罪犯的减刑,先由监狱方提出申请,然后由法院不公开进行书面审理。于是,对减刑中是否存在“暗箱操作”以及腐败现象,人们多有质疑。因此,为了确保司法公正、增强司法的透明度,前不久,最高法院出台了《关于司法公开的六项规定》,其中一条就是要求对减刑进行有条件的公开听证。

  事实上,从2009年上半年开始,我省法院就开始了对减刑听证的探索。在2月1日下午举行的“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减刑听证程序研讨会”上,省高院审判监督庭庭长韩兆印介绍,仅2009年,我省法院系统就为717名罪犯举行了减刑听证,其中省高院听证284名罪犯,减刑听证工作在全国走在了前列。

  对此,郑州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王长水说:“长期以来,减刑采取的是不公开、不透明、行政化的审批方式,法官不与罪犯见面,不与检察官见面,更没有听取其他犯人的意见,既缺乏有力的检查监督和社会监督,也缺乏相关利益主体的参与,实际运作中存在监狱建议权侵蚀法院审判权的弊端,容易造成减刑不公和司法腐败等问题。因此,举行减刑公开听证,有利于防止司法腐败,有利于规范司法行为,有利于促进民主法制进程。”

  与王长水持相同观点的人不在少数,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邱爱玲认为:“公开,是最好的防腐剂,只有对减刑案件进行听证,实现透明化作业,接受监督,才能打消人们的猜疑。”

  然而,对上述观点,开封市的范律师进行了反驳,他说:“减刑听证没有意义,是在走形式,没有必要搞。因为,在听证会上,全部是监狱干警和罪犯的证明,听不到任何‘不同的声音’,都是事先安排好的。比如,听证会上罪犯的悔罪都是背事先准备好的稿子,怎么能知道他们的悔罪是发自内心的?”

  开封市另外一位姓王的律师也认为:“在听证会上,同监号的犯人作证有问题,因为他们之间有利害关系,不会提任何异议,因为,今天我给你作证,明天你就可能为我作证。”

  反对举行听证的不仅有律师,就连一些法官也表示反对。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位张姓法官说,对罪犯减刑,监狱有着严格的选择程序和操作规程,法院没有必要再搞听证。这位法官还说,前不久,他们也在郑州市一个监狱搞了减刑听证,但他坦言:“听证是轰轰烈烈搞形式,认认真真走过场。”

  ●减刑听证尚待完善

  事实上,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要求,目前我省法院在全国率先对减刑听证进行了大胆探索。但对法院来说,减刑听证工作面临着一些实际困难。

  工作任务不断增加,审判力量严重不足。按照规定,减刑案件统一由省市两级法院的审监庭审理。民事诉讼法修订后,省市两级法院的民事再审案件数量猛增;减刑案件数量逐年上升,减刑合议庭不仅要审理减刑假释案件和刑事再审案件,还要审理一部分民事再审案件。与迅速增长的审判任务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多年来,省市两级法院审监庭的机构设置和人员编制没有变化。在案多人少的形势下,大力推行减刑听证公开,人民法院心有余而力不足。

  工作机制有待完善,配套设施尚未建立。做好减刑听证工作首先要人民检察院派人出席,但目前省市两级检察院监所检察部门的工作任务繁忙,人手不足,客观上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一些不能出席减刑听证会的情况。同时,为增加教育效果,每次听证要安排一些罪犯旁听,但由于听证对象特殊,听证场所只能设在监狱内部,而监狱在建设时没有规划听证场所,有时不得不因陋就简地在走廊上、过道里或其他闲置地带举行听证。这些有限的条件,也制约着公开听证工作的健康发展。

  在这种困难条件下,为了司法的公正,省法院依然推进着减刑听证工作。但在推进过程中,减刑听证工作暴露了不少问题。省法院副院长孔志坦承,当前减刑听证程序存在几个方面的问题:

  一是听证程序不统一。根据省法院掌握的情况,全省法院减刑听证的主要程序大体相同,但彼此之间的差别也不少。例如:一些听证中分设了听证调查程序和听证辩论程序,一些听证中只有听证调查程序,没有听证辩论程序;一些听证实行一案一人形式,一些听证则实行多案多人形式;一些听证会让证人退出听证场所,一些听证会没有让证人退出听证场所;一些听证中既征询检察机关是否同意减刑,又让其发表听证监督意见,一些听证则只让检察机关发表听证监督意见,不征询其是否同意减刑。减刑听证程序的不统一,影响了司法公开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二是听证内容相互重复。在目前的听证会上,监狱方面、监区干警、罪犯和证人等四个主要听证程序对罪犯改造表现的介绍和证明,涉及思想改造、劳动改造、认罪守纪、教育改造、卫生礼貌等方面,内容相同,前后重复,使公开听证的法制教育作用被弱化。

  三是听证过程流于形式。减刑听证的听证场所设在监狱内部,听证对象是监狱提请减刑的罪犯。在这种特定的环境中,无论是被提请减刑的罪犯,还是在听证会上作证的其他罪犯,都很难提出一些与减刑建议不同的意见。同时,由于大多数罪犯的文化程度低、表达能力差,有时为了追求听证效果,不得不事先做一些准备工作。如指导被提请减刑的罪犯书写陈述材料,指定同监区其他罪犯在听证会上作证,并指导其书写证言材料。在这种情况下,人民法院在听证会上听到的只能是罪犯确有悔改表现、符合减刑条件的陈述和证言,公开听证有演戏走过场的性质。

  四是同步监督机制缺失。减刑听证的目的在于使减刑是否公正接受有效的法律监督,确保司法公正。但现有听证程序中,作为监督机关的检察机关偏重于监督听证程序,对减刑证据、条件和幅度的监督没有反映出来,监督范围还不够全面。

  ●减刑听证该何去何从?

  作为一种司法改革手段,减刑听证面临着不少困难和亟待解决的问题,同时也遭受着不少非议。那么,减刑听证究竟应该何去何从呢?

  对此,河南省第一监狱监狱长郑玉刚有着自己的体会,他说:“我赞成减刑听证。因为对监狱方面来说,减刑假释是容易产生腐败的地方,社会各界也多有议论,而举行减刑听证能让我们的工作透明化,能规避我们的执法风险。”

  省法院副院长孔志说:“司法公开是人民法院适应司法民主化的新趋势、满足人民群众对司法工作的新要求。对减刑案件实行公开听证,是司法公开原则在刑罚执行工作中的具体表现,是科学发展规律的客观要求。”但他也坦言:“这项工作还处在起步阶段,很多问题要进一步研究和完善。”

  为此,近日,省法院起草了《关于公开审理减刑、假释案件的规定(征求意见稿)》,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

责任编辑:华峰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