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儿当自强

2010年03月02日 12:10来源:河南日报·视点工作室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本报记者  闫伊默

  2月6日,由团中央和全国学联主办的2009年度“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颁奖活动在北京举行,来自河南兰考的华南理工大学2008级博士生陈平绪以最高票获选“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标兵,全国仅10位大学生获此殊荣。

  曾经修路、架桥、上砖窑

  兰考,处豫之东北,紧依黄河。尽管自古“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但过去很多人对兰考的了解却源于一个至今仍然响亮的名字——焦裕禄。焦裕禄同志在兰考工作时,兰考的落后面貌更多地体现为风沙、内涝、盐碱等“三害”。诚然,今天的兰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在改革开放初期却很难称得上物阜民丰。

  1982年12月,陈平绪出生在兰考孟寨乡的一个偏远农村。母亲的早产,或许注定了小平绪要承受比别的孩子更多的磨难。几乎“不能活下来”的陈平绪从小就“出奇的瘦”,也没有力气。在成长的过程中,曾经被医生误诊为“绝症胰腺炎”的肠炎、胃病成了陈平绪挥之不去的梦魇,体弱多病使他从小就成了“药罐子”。

  上世纪80年代,农村的贫穷和落后还相对较为普遍。陈平绪的老家也不例外,在他的印象中,当时的老家农村“缺水少电、交通不便”。玉米窝窝是当时村上相当一部分人家的主食,很少有蔬菜吃,尤其是冬天基本上都是咸菜。贫穷造就了小孩子无穷的想像力,为了吃得下,“孩子们将馒头中间弄个洞,里面放上食盐和油”,这种吃法一时间竟成为风尚。对此,陈平绪记忆犹新。

  尽管如此,当时“我家算不上最差,一年有大部分时间能吃上白面馒头”,陈平绪坦承。家里上有老、下有小,七八口人,为养家糊口,下岗回家种地的父亲摆地摊做小生意拼命挣钱。跟父亲一起贩卖西瓜的场景让陈平绪感念至今:那次一整天才把西瓜卖完,回家时天黑路远,饥肠辘辘,又遇大雨滂沱;在路边的小饭店,父亲一边慌着给我擦雨水,一边满脸愧疚地对我说“还没受过这么大的苦”;父亲特意给我要了一碗肉丝面,而他吃的却是最差的素面……

  日子尽管有点艰难,但一家人其乐融融,然而后来的变故却几乎摧毁了这个家庭平淡的幸福。先是父亲因自驾农用三轮车“飞车”(柴油机故障导致刹车失灵失控)被撞,基本丧失重体力劳动能力;随后,爷爷又不幸出车祸离开人世。“顶梁柱”突然倒下,家里的重担一下子落在母亲一个人身上。

  母亲是个坚强的人,里里外外一个人苦撑。为了一天挣个十块八块的,母亲和村上的人骑自行车跑到离家几十里以外的地方帮人家卖猪饲料,每天鸡鸣即起、深夜方归。就这种大老爷们儿才能够干的活,母亲不但从没拉过后腿,而且样样走在前列。然而,“母亲从未在我们兄妹面前抱怨过什么,偶尔回娘家向舅母倾诉苦衷,算是一种积蓄已久的发泄”,回忆及此,陈平绪至今仍颇感心酸。

  生活的艰辛在普遍的贫困背景下对当时的陈平绪而言并不足道,“如影随形”的胃病对他却实在是一种无尽的折磨。“我实在坚持不住了,不能吃饭,天天肚子疼”,陈平绪回忆。2000年高考,结果在意料之中,陈平绪甚是失望。几经权衡,父母决定让陈平绪在家休息。

  陈平绪坚信自己一定能够闯过这一关,决定打工以筹集学费继续上学。在离家不远的砖窑场,他以其羸弱之躯拉砖车、和泥、打水,不计脏累。一般的农村孩子都比较敏感,尤其是念过书的,对体力活不太容易放下架子。对此,陈平绪很是坦然:“农民的孩子嘛,啥活没干过?我还修过路、架过桥呢!”

  2002年,陈平绪考入郑州大学,实现了自己的大学梦想。

  三天三夜只吃32个馒头

  要去郑州上大学,临行前母亲特意为陈平绪置办了一身行头,“外套、牛仔裤和旅游鞋一共花了58元钱,自我感觉已经够好了。”陈平绪笑着说。从落后的家乡一下子来到繁华的郑州,陈平绪说“有落差,但并不自卑”。

  张俊乐和陈平绪是本科同学,当时住同一宿舍,他回忆陈平绪给他的第一印象是“个子挺高,但又黑又瘦”。张俊乐回忆,陈平绪吃饭有点过分节省,经常是馒头、稀饭,很少吃菜,“我们都说他这样吃饭,胃怎么受得了?知道情况后,我们尽力能帮点就帮点”。有一个细节让张俊乐至今难忘,陈平绪“几乎没穿过新衣服,军训服装在军训结束后我们都扔了,而他还是天天穿”。然而,贫穷并没有给陈平绪带来悲观的情绪,同学们评价他“性格很外向,跟谁都能聊到一起,是很乐观的一个人”。

  2003年,陈平绪并没有把父母“七拼八凑”的5000元钱用来交学费,而是在学校的帮助下,通过助学贷款解决了学费。他从5000元钱中刨掉生活费(严格控制在每月150元到200元之间),然后将剩余的钱全部买了实验原料与设备,并建了一间简陋的实验室。

  原来,陈平绪上初一时家里做糕点盒子卖钱,由于盒子所用的黏合剂都是胶泥,很不卫生。他就试着捣鼓胶泥的替代品,面粉、玉米面、胶水、饭勺、筷子、石粉等全派上了用场。最后经他改良后的包装盒竟然实现了“投产”,卖出了好几万只,这让当时的小平绪兴奋不已。从此,他对实验着了迷,用大砂锅套小砂锅模仿水浴加热(控制温度)搞合成实验,甚至用菜刀、挂锁试验电镀效果,等等。这些在父母看来纯粹是“瞎倒腾”,为此也没少骂他。

  正是儿时的“瞎倒腾”激发了陈平绪做实验、搞发明的雄心壮志,在填报高考志愿时,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郑州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进了大学,优越的学习环境、雄厚的师资和良好的实验条件使陈平绪如鱼得水,同学们经常看到他“从图书馆借胶黏剂方面的书”。陈平绪也谦虚地说:“我一不会说,二不会写,就会做,千方百计跟老师和企业联系做实验”。

  为了调试出一个黏合剂的配料标准,2004年春节,陈平绪没有回家。腊月二十九他跑到超市花8元钱买了32个馒头,然后就一头扎进实验室,一口气做了三天三夜的实验。“其实,正月初二下午馒头已经吃完了,并且没吃饱”,陈平绪笑着回忆当时的“疯狂”。

  功夫不负有心人,大学4年,陈平绪申请国家发明专利2项、省级科技成果3项,其成果被上百家企业使用。提起陈平绪,郑州大学的何素芹教授赞不绝口:“能干、爱钻研、发展潜力很大!”

  只要206块骨头不粘在一起,我就能工作!

  大学毕业后,陈平绪来到华南理工大学读研究生,继续自己的科研和发明。陈平绪秉承在郑州大学打下的基础和实验精神,逐渐形成了“产学研”结合的科研道路。在3年多的时间里,他又做了3个项目,其成果被相关企业使用,效益良好。至今,陈平绪已拥有40多项黏合剂相关技术和专利,他也由此被媒体称为“发明家”,并于2007年3月被中国当代发明家大辞典收录。

  天道酬勤,各种奖项和荣誉纷至沓来,2006年以来他共获各级奖项和荣誉20多项。2009年11月,在全国第11届“挑战杯”竞赛的答辩现场,面对专家的提问,陈平绪颇为自信:“我们制作的电工胶带最大的意义不仅在于改进了电工胶带的性能,更在于打破了国外长期的技术垄断。”最终,陈平绪凭借其作品再获一等奖。面对荣誉,陈平绪表现得谦虚而淡定:“我这个人并不聪明,反而还有点笨,只有靠笨鸟先飞晚归。”

  然而,命运再次给他开起了玩笑。由于连续多年在实验室每天工作16个多小时,2008年暑假,陈平绪不幸患上了骨质增生和强直性脊柱炎(关节粘在一起,不能活动,压迫神经)。刚开始没在意,他就贴些膏药,没有效果。“一个姿势(尤其是坐姿)超过半小时,整个肩背部就会疼痛,主要是增生压迫神经,有一段时间只能靠止疼药才能入睡”,陈平绪痛苦地回忆。实在撑不住了,2009年初,他去大医院诊治,不得不听从医生的建议尽量多休息。面对病魔,陈平绪向命运发起了挑战:“只要206块骨头不粘在一起,我就能工作!”在病情得到初步缓解后,他又重返实验室,继续自己的科研。他的老师感叹:“来自兰考县的陈平绪,是在用自己的行动诠释和发扬焦裕禄精神。”

  2009年12月初,共青团中央和全国学联发起2009年度寻访“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活动。经过校级、省级推荐以及评委会的评定,最终产生10名“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标兵,陈平绪以最高票获选。评委评价其“在艰苦条件中成长学习,克服疾病坚持科技发明创新,自强不息精神令人感动”。

  谈及成绩和荣誉,陈平绪说得最多的是“众人拾柴火焰高”,这里面蕴含的是他对父母亲朋及老师同学的感恩之心。

  “这么多年,是什么在支撑着你毫不动摇地勇往直前?”面对记者的提问,陈平绪依旧处之淡然:“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或许是贫穷和辛酸的经历使自己逐渐变得强大起来。”

  挫折和磨难是人生的财富,个中深意或许只有经过的人才有更深地体味。

责任编辑:华峰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