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孔子游中原·商丘]故地空留文雅台

2010年03月04日 09:22来源:河南日报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曲阜——兖州——帝丘(濮阳)——匡——蒲(长垣)——帝丘(濮阳)——陶丘(定陶)——宋(商丘)——郑(新郑)——陈(淮阳)——蔡(上蔡)——负函(信阳)

文雅台如今已经被废弃在一院子里,无人光顾。

  

  □本报记者 杨万东

  纵看孔子的游历,与西游记唐三藏西天取经类似:唐三藏一路经历多次劫难,皆逢凶化吉,终于取得真经,最后揭秘劫难的动因是,劫难其实是修行的机缘。

  孔子在中原的第二次劫难,是在宋国,他和弟子在宋国的东门外一棵大檀树下习礼作乐,宋国的大司马听说后,唯恐孔子见了宋景公之后,对他不利,所以就派人把那棵檀树砍掉,并扬言要杀孔子,孔子听说后就匆匆忙忙地逃走了。西汉时期,梁孝王修梁园,在孔子习礼的这个遗址之上,盖了一些房子建了一个小的园林,把当时投奔他的一些文人,像司马相如、枚乘等之辈大家经常召集在一起,在这里饮酒作赋,燕集唱和,时有文雅之风,后人称之为文雅台。

  如今的文雅台大门紧锁,弃于荒草野地。而在千米之外的应天书院,每个游客可为书院增加10元的收入,成为十元先生的孔子也因此享受尊崇。

  我眼中的文雅台,如学堂冈圣庙一样,经历劫后又劫的宿命,真是自古圣人多磨难。

  弃野无人顾

  1月30日中午,我到达文雅台。

  如果不是碰巧遇到一位身有残疾的三轮车夫,我恐怕需要花费更多的工夫去打听它的去处,在此之前,我问了数个路人和的士司机,他们都说不知道。带我去的这位三轮车夫,知悉此地也属巧合:文雅台与睢阳区福利院仅一墙之隔,他与这个福利院又很是熟稔。

  先是从墙外看到文雅台的一抹亭角,心底莫名涌出一股暖意;然后绕过福利院一侧,辗转到正门时,我有些意外了:大门紧锁。而且,大门两侧的两个窗户被卸掉,剩下两个破烂不堪的方窟窿。

  哀哉,孔先生。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孔子的话仿佛在耳,可我那种畅快的心情马上消失得无影无踪。没有窗户,却提供了随时进入的便利通道,四顾无人之后,我翻过大窟窿,得以见到文雅台的庐山真面目。

  眼前的文雅台居院内一隅,六角亭造型,亭下以青砖围砌,留两尺宽的门,供来者进出。

  入亭,是一方石碑,上面描着孔子的画像。此像中的孔子,额宽腮阔,须髯浓密,遥想他该是一个面目黝黑的老者;长袍飘飘,腰悬佩剑,游走四方的是不是都要有这样的行头,以显示文武风流?

  右下角落款是“唐吴道子笔”。估计不是原画,是临摹的吧。其实每到一处,孔子像都有不同,一千人心中,就有一千个孔子?

  这个画像碑是文雅台院子里保存最完好的物什。不过由于弃于院落,年久失修,石碑周围满是鸟粪,灰白色厚厚一层,初看之下,以为是香灰,倒有几处新近的鸟粪提醒了我,这不是香灰。

  院子里的藤蔓无人打理,自由地爬上台阶,登台入门,入冬之后,藤叶凋落,藤条仍在,千丝万缕伏于亭内外,来者如不小心,可能会被绊倒。也许是人迹罕至,藤条才保存得如此完好。

  其实,整个院子都在荒草之中。在这里,我不由得想起在濮阳子路墓前的一块明代碑文,其感叹后人如不经常修葺这些古迹,这些名士之地很快就将落入“荒草藤蔓”之中。这里,何尝不是如此?

  莫问文雅处

  亭子虽已破败,我还是饶有兴趣的浏览其装饰。

  亭子上方内外都有彩绘装饰,正对门的一幅是西厢记,我一直在琢磨,为什么将这个风流故事居于首位呢?风流爱情,是文人雅士的标记吗?

  文雅台,初造于西汉时期,梁孝王修梁园的时候,在孔子习礼的这个遗址之上,盖了一些房子建了一个小的园林,把当时投奔他的一些文人,像司马相如、枚乘等之辈大家经常召集在一起,在这里饮酒作赋,燕集唱和,时有文雅之风,后人称之为文雅台。

  司马相如本来就有着一个传奇的爱情故事,其他未载史册的名士也自然少不了风花雪月的故事。依次是观山图,松涛阵阵,不解其来历;春酣图,几只燕子衔春泥,留恋于杜鹃花间,花间无人,亦不解其意;第四幅是关羽千里走单骑,想来想去,这画与文雅台主题该如何扯上联系;余下两幅分别是燕子图,深山云岚图,均无人物,不知是何典故。

  亭内六幅分别是礼、乐、射、御、书、数为主题的画,比外面六幅有意境。

  文雅台的亭子固然是破败了,破坏更大的是居于院子正中间的一栋房子,比起亭子再大许多,也气派十足,屋子内外皆是大红木柱子,漆已斑驳,还是能看出来房子修建的年代不会太久。这个房子的镂空木门只剩下一扇,其余的一扇在几十米之外的墙角,一扇在文雅台亭子石阶旁。

  屋子里除了一些残砖剩木,空无余物,无一字可寻。

  徜徉院子,除了杂草,破屋,就是残存的断碑。在这里与孔子像陪伴的大概只有多情的男女,在夜色里,难得这一方清静,无人打扰他们的浪漫夜话。

  两个小时后,我再次翻窗而出。

  在院子外,我再次注意到立在外面的“文雅台”标记,上面写明是“商丘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由商丘市文物管理局和睢阳区政府立,落款时间是2006年11月。几年光景,物是人非,不得不令人感叹。

  门前,一条宽阔的水泥路直抵院门,显然是专为方便来访者修建。

  我情绪萧然离开文雅台时,一对老年夫妇互相搀扶着到大门前晒太阳,远远回望这对夫妇,心里莫名惆怅。

  在离去的途中,我见到一位老太太,我向她打听文雅台以前的状况。这位孙姓老太太说,现代看到的文雅台跟原来不一样,尤其是亭子“太低太小”,院中间的那个屋子也比原来的小,大门也小。

  这个老太太的激动神情跟在学堂冈圣庙遇到的赵老先生一样,对已毁的孔子庙宇连声叹息:“毁完了,毁完了!”老太太说,以前院子里到处是雕梁画栋,屋檐下全是戏里面的人像,木头雕刻,非常逼真。

  老太太听说后来政府花了很多钱来修建,但已经没有当年的气派,现在大门经常锁着。从濮阳、到长垣,直至这里,我看到孔圣人已经被锁住三次了。

  我眼中的文雅台,如学堂冈圣庙一样,经历劫后又劫的宿命。两千多年前,孔子在这里的一棵檀树下讲学,宋国的大司马听说后,惟恐孔子见了宋景公之后,对他不利,所以就派人把那棵檀树砍掉,并扬言要杀孔子,孔子听说后就匆匆忙忙地逃走了。

  如今,文雅台被弃,孔子若有知,是喜是悲?“人不知而不愠。”此等待遇,孔子真的不会怒吗?

  名在千米外

  文雅台被弃的答案或许在千米之外的应天书院。

  应天书院在南湖一角,南湖是商丘古城最有名的风景区,商丘古城是商丘最近几年为保持古文化而修建的文化特区。

  应天书院是商丘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管理,而文雅台属于商丘市文物局管理。商丘,孔子就这样被分身了。

  进入应天书院,需要10元门票。

  应天书院源于后晋时代,兴于宋代,与当时的湖南长沙岳簏书院、江西庐山白鹿洞书院、登封嵩阳书院并称北宋“四大书院”。

  2007年10月,应天书院竣工,并正式对游人开放,对照一下文雅台的修葺时间,刚刚相差一年,也就是说,应天书院对游人开放后,文雅台就人迹罕至,然后两个孔子待遇就大不同,一个是香火渐盛,一个是香火渐灭,后来索性关门,不开张了。

  现在,人们崇拜孔子的是其精神,但推介孔子的动力却来自物质。在应天书院,每个游客可为书院增加10元的收入,孔子成了十元先生;在文雅台,几乎无游人,孔子做不了十元先生,只好灰溜溜地下台。

  应天书院有两层院落,孔子端坐在第二层屋子“大成圣殿”。无疑,孔子在这里受到极好的待遇,雕像英武,众弟子列坐两端,气派非凡。

  其供品为五色水果,香蕉、蟠桃、草莓、橘子、苹果。与商丘的文庙相比,这里只是塑料水果,文庙里则是真真实实的水果。

  陪伴孔子的10个弟子分别是冉求、宰予、冉雍、子思、颜回、曾参、闵子骞、冉耕、子贡、子路。

  我特别留意了孔子和这些弟子装束间的差异。

  孔子是左手抱卷,右手扶膝,端坐传道状。捧书的弟子中,有曾参、子思;佩剑者是子路、宰予,余则背手或拂袖,神态端庄大气。

  引人入胜的还有清代改琦绘图故事,讲述孔子的故事;更久远的是宋代阎立本所绘的《杏坛遗范》,孔子与59个弟子的形象栩栩如生。两个版本的人物形象皆古韵十足,令人观之不舍。

  从视觉效果来看,孔子和弟子的外形在这里已经被成功地包装成偶像派,而其图文并茂的解读又把他们的实力一面凸显出来,如此恢弘气场,想雪藏都藏不住孔圣人的万丈光芒,喜剧啊。

  所以,这里的香火就很盛,大殿前一字排开的两个铸铁香炉比其他地方见到的要大得多,香灰厚厚实实的堆积。

责任编辑:华峰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