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江渠首护绿人 山中坚守10年

2010年03月05日 09:32来源:河南日报·视点工作室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插图/黄丽君

  □本报记者 陈辉 通讯员 高帆 周彦波

  这里是南水北调中线渠首丹江口的水源保护地,这里有一批常年坚守在山中的护林员,在连工资都很难保证的情况下,他们靠土里抛食造林护林,舍不得砍掉山林中的一棵树。

  这批护林员的带头人是李学绪,他和同伴们用10年时间,把一个濒临瘫痪的林场变成了山林守护神,保住了4万亩、绵延150公里的林地,维护了渠首的生态环境。让人心酸的是,这些护林员一直在困境中清贫地坚守。

  瘫痪的林场救活了

  植树节前夕,记者再次来到位于淅川县荆紫关镇的这个林场,场长李学绪正带着工人巡山,看看哪里需要补种树苗。58岁的李学绪患有糖尿病,陪同记者上山时,他要在衣兜里装点水果糖,爬山劳累容易出现低血糖,他说吃块糖会好受点。10多年的山区护林工作,让李学绪的身体落下了不少毛病。

  李学绪原本有一个稳定舒适的工作,那时他在县城郊区的苗圃基地工作,离家近,活也轻松。1998年春天,一纸调令让李学绪来到了地处偏远山区的荆紫关林场。

  “20多间破瓦房,到处漏雨,下雨屋里就成了河,女同志一谈起工作环境就哭。”李学绪回忆当初来到时的情景。最令他想不到的是,此时林场的账上只有5万块钱,却欠外债400多万。因为发不出工资,年轻一点的护林员都外出打工去了,留守的也只能靠种点粮食度日,林场濒临瘫痪。

  没有财政投入,没有钱改善职工待遇,老李思来想去,还得自己带头省钱,林场原来有个吉普车,他给卖掉了,外出全部挤公交车,他还建了个伙房,不管谁来了,一律在内部食堂吃饭。出差,他和场领导只住地下室,吃一碗面条填饱肚子就行。

  几招下来,林场职工信赖了李学绪。稳定好大家情绪,老李开始带领职工创业。“全是靠大家自己动手,一点点省出来的,才有了今天的模样。”林场职工说。在大寺护林站,记者见到了48岁的护林员熊国亭,他说,以前的护林房全是土坯垒的“地窝子”,东倒西歪的,刮风下雨一点也不安全,如今他们自己动手,也住上了混凝土结构的护林房,虽说条件还差,但总不用担心房子倒塌了。过去,林区不通电,20多个护林点全靠点煤油灯照明,不仅生活不便,安全隐患也很大。2005年,老李他们从牙缝里挤出点钱,让护林点全部通了电,使常年生活在寂寞林区的护林员用上了电灯,看上了电视。最近两年,林场还为20多名护林员配备了手机,保证了林区的信息畅通。还给每个护林点配上了压面条机,修通了通往各个护林点的简易山路,护林员可以骑着摩托车上山了。

  “这些事看起来简单,但对没有经费投入的林场来说太不容易了。”李学绪说,为了让护林点通上电,他不知道跑了多少趟电业局。最后,电业局答应把农网改造剩余的一点材料给林场,林场职工自己出工出力,才把电接通了。“自己吃点苦不算啥,只要林场的职工能有好一点的生活条件,保住这一片水源地的山林,也就值了。”李学绪经常念叨这句话。

  山林守护神

  荆紫关林场有4.2万亩的山林,横跨3个乡镇、150多公里。护林防火,林木抚育,维护好这片林地是他们最大的责任。防火、点种、移栽、补植补造,李学绪制定了一套严格的护林责任制,决不允许林场中少了一棵树。

  每年冬季是重点防火期,李学绪都要带上林场领导,背上方便面、开水,随身带着治疗糖尿病的药物,在茫茫山林中转上几圈,经常是一夜一夜睡不好。2001年的冬天,林场附近的淇河庄附近先后发生3次火灾,不敢大意的李学绪带领职工一起去现场帮助灭火,3次奋战通宵,极度劳累的李学绪回县城开会时突然头晕眼花,下楼时重重栽倒在楼梯上,导致左脚严重骨折,至今还留有后遗症。

  虽然火灾最终没有波及自己的林场,但李学绪知道,这片植被丰厚的山林一旦出现火险,后果不堪设想。在容易出现火灾的地带,李学绪酝酿建设生物防护隔离护林带。但林场工资都发不下来,拿什么建护林带呢?李学绪和职工一商量,自己干,他带着场部职工背着干粮,一起上山,干了两个冬春,终于在荆紫关和香严寺两处林区建成了宽20米、长14公里的防火隔离带,林带内全部栽植了女贞等耐火树种,从而确保了这片4万多亩的林区10多年没有发生一起火灾事故。

  荆紫关林场绵延在丹江口水库边,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确定后,保护渠首生态环境成了林场新的任务。在确保林区的防火安全后,他们开始向荒沟荒山进军。丹江口水库西岸的香严寺刘片沟林区有两沟一面坡,过去只长些稀稀疏疏的杂树、荆棘、剌藤。李学绪提出“不让渠首出现一片荒地”,带着职工一起上山种橡子、育树苗、栽板栗、植杨树,大家一起吃住在山上,用了两年时间,硬是把刘片沟700多亩荒山沟坡,全部变成了绿油油的森林。

  淅川县林业局局长李三成说,如今的荆紫关林场已成为豫、鄂、陕交界区面积最大、林相最好、管理最为到位的公益林区。荆紫关林场以淅川县1/100的林区面积,创造了淅川木材蓄积量10%的成绩,生态效益更是无法估量。

  困境中的坚守

  如今荆紫关林场有108个工人,其中16人退休。这些工人的工资全靠林场自己解决,县财政每年只有1.4万元的补贴,国家对公益林有补贴,荆紫关林场每年可以得到19万元。这加起来的20.4万元是林场全部的经费,他们要靠这点钱解决防火设备、工人工资、办公经费,无异于杯水车薪,连个零头都不够,李学绪常常一筹莫展。

  无奈之下,林场把场里120亩育苗用的土地按每人一亩分给职工种,解决基本的吃饭问题,一部分职工因为实在无法维持生活,不得不外出打工养家。这些年,为了给职工发工资,李学绪想尽了办法,在山上建了60亩橘园,一年有几万元的收入。“连别人不要的枯树断枝都拿来卖钱。”李学绪说。每年秋冬季,他都要发动职工上山,搜寻枯枝,积少成多,一年下来卖树枝也有近10万元的收入。

  靠土里刨食,一点点地省钱,林场总算可以每月给上班的40多个职工发上几百元工资,这些只是他们档案工资的一半。至于社保、医保等问题根本无力解决,要是职工不幸生了大病只有靠大伙儿从微薄的工资中凑份。

  李学绪本可以调回县城,2003年,李学绪在山区当教师的妻子因脑溢血倒在讲台上,经医院抢救幸免无事。2005年,老伴脑溢血复发,抢救了27天才苏醒,但从此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县林业局考虑老李的家庭情况,决定调他回县局机关工作。文件都起草了,林场职工却找来了:他们不能没有这样的好场长呀!李学绪也舍不得山林,他说服在外地工作的儿女,花钱请了保姆,又回到了林场。

  有了李学绪的带头作用,护林员们也坚守一线,守护好丹江渠首这片绿色屏障。老护林员徐元志,是个孤儿长大的工人。2003年冬天,老徐为了扑灭林区外的一场山火被烧伤,还差点把命搭上,李学绪打算照顾他提前退休工资照发,但徐元志说啥也不走,硬是一直在山中坚守到60岁退休,才依依不舍地离开。还有10多岁就上山护林的陈明岐、李全成,都是把一辈子奉献给了林场,60多岁了才离开护林站。

  令李学绪无法安心的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展开后,丹江口库区的森林保护越发重要,随着他们这一班老护林员的逐渐离去,如果还是没有经费来源,还有谁愿意到这个清贫艰苦的山中呵护那份绿色?

责任编辑:华峰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