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丝带”标志遭抢注 4年后公益终得保护

2010年03月30日 10:10来源:河南日报·视点工作室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这是国家商标局“红丝带及图”商标异议裁定书。

  □本报记者  樊 霞

  “红丝带”象征着对艾滋病人和感染者的关心与支持,对生命的热爱和对和平的渴望,象征着要用“心”来参与预防艾滋病工作的国际性公益事业,然而却有人将“红丝带标志和名称”抢注成商标来牟利。6万民间志愿者奋起抵制,历经4年终于等来喜讯。

  A

  一份四年后的裁定书

  红丝带志愿者郭保刚今年40岁,是个不形于色的人,这几天却意外地情绪高昂,脸上笑眯眯的。

  3月26日,郭保刚前往中国工商总局商标局,拿到了一纸裁定书,这份裁定书上明确标明:红丝带为关注艾滋病防治问题的国际性标志,用于制定服务项目上作为商标易产生不良的社会影响,根据有关规定,异议人所提异议理由成立,“红丝带及图”商标不予核准注册。

  异议人就是郭保刚和其他“红丝带”志愿者,而这份裁定书的内容也是他们等待了4年之久的结果。

  红丝带是呼唤全社会关注艾滋病的防治问题,理解、关爱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及艾滋病病人的国际性标志。四年前,面对“红丝带”及图即将被申请注册为商标,他们奋起抵制,在网络上、现实中发起了声势浩大的签名活动。此活动前后延续近4年,共有6万多人签名反对将“红丝带”注册成商标。

  “4年了,4年后居然传来了这么大的好消息,没想到没想到。”郭保刚一迭声地说,“说实话,我们对能否胜诉心里真没谱。”

  B

  “红丝带”被抢注

  郭保刚,驻马店市人,多年奔波在艾滋病防治第一线的民间志愿者。2002年与同伴们共同发起民间志愿者网站中华红丝带网(http://www.chinaredribbon.com),他们以网站为爱心平台,长期宣传预防艾滋病知识、呼吁社会消除歧视、关怀艾滋病人群的同时,他们还在农村建立儿童活动中心,与伙伴们共同救助着200余名艾滋孤儿。

  2006年7月的一天,民间志愿者郭保刚登录中国工商总局商标局网站“中国商标网”(http://sbj.saic.gov.cn),通过查询 “红丝带”商标,竟然有21条记录。其中,有6个商标已经获准使用,另有7项已经进入初审公告期。这些已经获得专用权或正在申请注册的“红丝带”商标涉及服装、避孕套、药品、拍卖、推销、医院、皮革保养、广告传播等上百个行业,并且部分商标的商标图像和国际上通用的“红丝带”图像非常接近。其中河北人王某一次就申请注册了14个类别的100多种商品。

  查询后的结果令郭保刚又惊又怒,“红丝带象征着我们对艾滋病患者和感染者的关心与支持;象征着我们对生命的热爱和对平等的渴望;象征着我们要用‘心’来参与预防艾滋病的工作。”作为一项公益事业的标志,红丝带却被个别人、个别公司出于商业目的抢注为商标,“这是对社会公益环境的破坏”。

  事情还在继续。2006年9月7日,国家商标局公告了王某在第36类申请的“红丝带商标”,他所申请的其他类别“红丝带商标”也陆续进入公告期,这是最大规模的一次抢注红丝带商标事件。

  C

  志愿者们奋起抵制

  郭保刚坐不住了,开始多方联系,反映有关的具体情况以及如果被抢注成功可能产生的不良后果,希望能有某个部门或组织出面对红丝带商标被抢注提出异议。一个多月过去了,郭保刚没有等到任何回音。

  3个月的公告期再等几周就要结束了,眼看着红丝带标志这次抢注事件就要获批准通过,郭保刚和其他志愿者焦急万分。情急之中,他们提出了一个大胆设想,“能否以红丝带志愿者的身份对这个商标提出异议?”

  志愿者们开始查找相关资料和以往类似的案例,希望能够参考,但却没有找到一例关于民间对公益标志遭抢注商标以后的维权先例。万般无奈之下,“我们想到了向专业的知识产权事务所求助,联系了许多家事务所,对方都觉得这个事情比较难办,并且提出除了必须缴纳给商标局的1000元受理费,还需要支付1000元至5000元的代理费用。”郭保刚回忆说。

  令人感到欣慰的是,北京的两家知识产权事务所答应愿意无偿代理有关法律事务。2006年10月16日,郭保刚、杨卫东两位志愿者拿出自己生活费中节省下来的1000元钱缴纳受理费,带着大家共同写好的红丝带商标异议书,一起递交到国家商标局。与此同时,在郭保刚的呼吁下,深圳市义工联的5名义工,自愿凑了1000元钱,对王某申请注册的另一类商标,也向国家商标局递交了异议申请。

  D

  获支持6万人签名

  为了证明红丝带作为一个公益活动标志的广泛性和重要性,红丝带志愿者们在现实生活中、网络上发出倡议,在全国一些大中小学及社区开展“维护红丝带标志、发扬红丝带精神”的万人签名活动,并同步在网上进行签名抵制活动。

  “我们打算把全部签名进行整理统计之后在2006年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当天递交国家商标局。”郭保刚解释这样的活动,就是希望引起工商总局的关注。

  出乎郭保刚意料的是,他们奋起维护公益环境的行动迅速得到了各地支持和响应。哈尔滨工业大学、华南农大、北京科技大学及多所高校大学生陆续加入到签名活动中,甚至包括福建晋江特教学校、湖北襄樊高中等一些中小学生也加入到这场民间维护公益环境的行动中。

  自此,国内首例民间维护公益标志的行动正式开始,中华红丝带网在国内第一个走上了公益标志的维权之路。

  义工和热心网友们的活跃度令人惊讶。深圳市义工联的宝安区红丝带义工积极在社区征集签名,那些印有“维护红丝带标志、发扬红丝带精神”的各色条幅上写满了热心市民的签名。

  网友“英歌飞扬”在网上也开展了签名活动,一个歌迷留言说:“支持中国公益事业,坚决反对把‘红丝带’这个公益品牌用于任何的商业产品”。

  许多艾滋病感染者也对这次爱心行动表示感谢。一个HIV感染者激动地对红丝带志愿者说:“红丝带志愿者在积极关怀艾滋病人群,社会的歧视也正在减少,有人却想把红丝带抢注成商标,这事绝对抵制到底。”

  按照计划,各地民间志愿者将征集的签名和现场图片陆续汇总到一起,经过统计签名人数竟然达4万多人。2006年12月1日,在北京方韬知识产权事务所工作人员的热心陪同下,由北京的6名志愿者拿着着各式签名原件,与“红丝带”商标异议申请书一起再次送交给中国工商总局商标局。商标局的工作人员在接收后表示,将认真进行审理并回复结果。

  对于志愿者们的热情,一些法律界人士对此表示钦佩,但却心存疑虑地说:关于“公益标志”被抢注后的民间维权行动没有先例可以参照,对此提出异议的又是普通公民,这个事情只有引起全社会的重视,才有机会获得成功。

  事实也的确如此。郭保刚并没有必胜的信心,在长达4年的维权活动中,郭保刚和其他志愿者都是忐忑不安的心情。

  但是,郭保刚与同伴们并没有停止呼吁。在以后的3年多时间里,又收到两万多人的自发签名,共同支持这场民间保护公益标志行动。

  E

  迟来的喜讯

  2010年3月23日,正在村小学里为艾滋病人家庭孩子送学习用品的郭保刚,突然接到北京的一个电话:“你在2006年对红丝带商标提出的异议,经过国家商标局审理做出裁定:该红丝带商标及图不予核准注册,这是你们的胜利!”

  那一刹那,郭保刚有些反应不过来。

  “我想告诉以前参加过签名的各位志愿者朋友,我们赢了。”郭保刚说,4年了,志愿者们来来去去,许多人都无法联系上,“但这个好消息无论如何都得设法告诉他们。”

  由于某些人的商业动机,却使全国6万多人参与公益标志民间维权路,走了近4年才获得今天的胜利。郭保刚在喜悦的同时又不禁感叹:公益性标志或名称能否有办法禁止被注册或被利用?

  另一个新的考验是,一家安全套厂家仍在使用商标“红丝带”,按照国家有关方面的官方发言精神和此次反注册的胜利,郭保刚考虑:能否申请撤销该厂家使用“红丝带”及图的商标权利?

  显然,郭保刚即将选择的道路依然是任重而道远。

责任编辑:华峰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