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人精神群像 平凡之中的伟大追求

2010年04月08日 09:41来源:河南日报·视点工作室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4月7日下午,新乡市农科院小麦研究所项目主持人赵宗武,带领科研人员深入试验田基地,指导农民生产技术。

  “自然之友河南小组”组织的一次环保推广活动。

  麦田里的身影

  □本报记者 樊 霞

  这是一群平凡普通的基层科技人员,这是一群整天和农民、土地打交道的小麦育种栽培科研人员,这是一群在20年里不断推出小麦新品种的人。这群人培育出的优异小麦品种在河南省年种植面积超过1000万亩,累计种植面积超过8000万亩,为农民创效益19亿元。他们不断追求新的目标,他们是新乡市农科院小麦研究所的全体成员。

  基本上没有媒体关注他们,所以也就没啥宣传资料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成年累月蹲在田间地头,繁育小麦新品种,推出了国审小麦新品种7个,省审小麦新品种11个,还有5个获得国家植物新品种权保护。

  这些品种统称为新麦系列品种,是河南小麦生产应用的四大系列之一。在黄淮麦区的种植面积累计超过1亿亩,增产优质小麦32亿公斤,创社会效益50亿元,繁种农户因此增加1600万元的纯收入。

  他们还承担了国家13项科研项目,被农业部确定为国家小麦现代产业技术体系新乡小麦综合试验站。

  书写下这枯燥却又意义巨大的数字,该是怎样一群人?

  联系采访,很有些难度。新乡市农科院小麦研究所位于辉县市,办公室的电话常常处于无人接听状态。想做些案头准备工作,有关资料却少得可怜。“基本上没有媒体关注他们,所以也就没啥宣传资料。”新乡市农科院办公室李主任抱歉地说。

  3月29日,记者几番周折打通研究所项目主持人赵宗武的手机,才知道每年3~6月份,是小麦选育过程中最繁忙的时刻。小麦研究所成员有去参加全国小麦育种会议的,有下基站指导农户生产的,还有去试验田观察记录的,办公室根本没人。

  直至见到记者,刚从基地回来的赵宗武还操着一口混有方言的普通话,重复说着:“我们真是不太愿意接受采访,实在没时间,太多工作咧。”

  赵宗武,小麦研究所的主持人,新乡市农科院副院长。55岁,松松垮垮的细格子米黄色西服,半旧的蓝色西裤,脚上一双棕色休闲鞋,鞋面上一层泥土。乍看上去,跟侍弄麦苗的农民并无两样,只是温文尔雅的气质,让人感觉他并不是位普通的农民。

  “实际上我们就是农民。”所有的科研人员都这样形容自己。

  蒋志凯、马华平、董昀等是上世纪90年代先后大学毕业来到小麦研究所,赵宗武则早在1980年就来到了研究所。在数十年的时间里,他们做着和农民朋友一样的农活,甚至比农民们更辛苦。不同的是,他们最快十年才能推出一个小麦良种,而农民们用他们培育出的良种,一年就能高产丰收。

  “我们一年之中,或许只有年后一个月的农闲。”马华平说,她是研究所过去20年里唯一一位女同志。

  研究所成员更习惯的是,只要育种周期开始,那就意味着平时没有周末,只有工作日。

  农民收麦一星期就结束了,他们一个月也收不完

  说这些基层的育种科研人员是“修行者”,恐怕并不为过。

  “一个新品种从选种到最后育成,周期快则8年,慢则12年。”小麦研究所所长蒋志凯说。43岁的蒋志凯从西北农业大学毕业后,在研究所已经工作了20年。

  在如此漫长的周期内,他们需要做的工作很多。育种之外,还要承担科技服务,田间技术指导,开展技术培训等。

  单单育种,就无比繁琐和细致。他们要和真正的农民一样播种、浇灌、墒情、除害、抗旱、收割。甚至农闲,这些育种专家们依然还有大量的工作去做。

  “农民收麦一星期就结束了,他们一个月也收不完。”赵宗武副院长的妻子酒大姐抱怨说。

  实际上,在那一个月里,赵宗武和同事们收割完小麦还要脱粒、称重、整理数据、统计……“做科学研究,每个环节都得认真。”赵宗武说。

  3月30日下午,小麦研究所的试验田里,一片浓绿,麦苗长得叶肥秆壮。细一看,却大有学问。

  “这边是正待通过评审的种苗,那边就是繁育区。”副所长董昀介绍说。

  在繁育区,所有的麦苗被分成了若干个小区域,每个区域都是不同的试验品种,品种小麦多则种了七八行,少则只有四五行。为了便于区分,每块区域都插上了标识小牌子。

  这种不同区域的材料,需要在生长期内观察的情况多达几十项,研究所成员们每天在田间的工作时间都在8小时以上,有时长达11小时。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赵宗武和同事们的工作条件非常艰苦。他们对每个小区域的种苗要用镰刀分别收割下来,然后一束束扎好,再运回实验室,像晾晒衣服一样挂在天花板上去湿晾干,接着脱粒装袋,再用小秤一袋袋称出重量,其间连掉下几粒小麦也得赶紧捡起来。“否则会影响该品种的产量统计结果。”赵宗武回忆说。

  即便是在目前试验条件大大改善的情况下,他们每年也要做上百个组合,要选数千株母本,并在每一株上留20个籽粒,再去掉籽粒上3个小如米粒的雄蕊。还要搜集选定6000株父本上的花粉,一株株为去雄的麦穗授粉。为防止串粉,每个麦穗上还要套上纸袋。顶着烈日,像绣花那样一丝不苟地操作,“还必须弯着腰或单腿跪在地上。”

  “做我们这一行的,没人叫苦喊累,即使是女同志也不享受特殊待遇。”令赵院长印象深刻的是,一次,他们一起在晾晒场扬场,用木杈叉起麦棵再垛起来。三伏天里,男同志又累又热,跑到旁边小卖铺买瓶啤酒解乏。结果,赵宗武一回身,就见纤弱的马华平闷声不语,一个人继续拿着大木杈叉麦子。

  登时,赵宗武在心里暗暗称赞:“这女孩,行!”

  我们的成果都是在前辈的基础上获得的,而我们现在所做的是在为10年后准备

  1998年,在赵宗武的带领下,新麦9号培育成功,它不但大受农民们的欢迎,还成了河南省的当家品种。

  “新麦9号的选育推广,是我们小麦研究所的转折点,意义重大。”赵宗武说。在某种程度上,新麦9号甚至决定了小麦研究所的命运。

  新乡市农科院小麦研究所在“文化大革命”之前成果辉煌,某些地方的农民购买种子时,都要先看袋子外面是否印有“新乡小麦研究所”字样。然而十年浩劫令小麦育种工作大受影响。在相当长时间里,小麦研究所没有新品推出,人员工资维持都成问题。

  研究工作多年没有起色,一位领导因此发出最后“通牒”:要么撤掉研究所,要么你们自己养活自己。

  这让研究所成员们大受刺激。而之前一直想追求完美的思路,受到了质疑。“应该按照农民需要,想要什么类型的,我们就去培育什么类型的良种,完美的品种是不现实的。”

  创造性的思维起到了惊喜的作用。新麦9号脱颖而出,“10多年的追求,终于让我们看到了丰收的希望。”赵宗武很感叹。

  随后,小麦研究所不仅面貌大改,新品也不断推出,其中新麦18连续几年被农业部列为全国推广种植的主导品种,是河南第二大品种;最近新麦26即将参加国审,该品种将大大提高强筋小麦的品性。研究所的科研工作步入良性循环。

  在新乡农科院小麦研究所,每个项目、每一个课题都凝聚着集体的智慧。研究所有百十亩试验田,每个人平均负责有几十亩,数百个小项目。

  “可以说,做种子培育研究,环节很多,不是靠个人力量能完成的,需要一个团队的通力合作。”马华平细声慢语地说,“最重要的,是不断追求新的目标,有一种理想动力。”

  事实上,“我们这些年的成果都是在老一辈研究的基础上获得的,而我们现在所做的工作其实是在为10年后做准备。”蒋志凯说。

  老一辈是指赵宗武的老师方学良先生,当年的课题组主持人。他对年轻人要求极其严格,带出了严谨认真的工作作风。而方先生培育出的抗病性良好的小麦品种,又为新麦频出良种打下了雄厚的基础。

  斗转星移,赵宗武对年轻人的要求同样严格。3月30日下午,看到有人的记录情况不详细,赵宗武当即不客气地批评了对方。“我这人说话不太讲究方式,这不太好,容易打击同志们的积极性。”赵宗武很认真地自我检讨。

  自2004年以来,所里陆续来了几名年轻人,现在小麦研究所有研究人员9人,“老中青三代,年龄结构非常理想,这是个非常有希望的团队。”赵宗武说。

  科研依然要继续下去,精神需要继续发扬。耐得住寂寞,禁得住诱惑,同时还要有坚韧的追求,这是科研人员必备的特质。“没有这个特质,那他就做不出成绩。”赵宗武总结说。

1,2,3
责任编辑:华峰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