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人精神群像 平静之中的满腔热血

2010年04月09日 09:05来源:河南日报·视点工作室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负责世博园广场园林施工的商丘老乡

图为河南日报新闻出版部的夜班编辑们正在紧张地工作。  本报记者 梁 栋 摄

  简朴的 繁华的

  □文/图 本报记者 杨万东 闫伊默

  上海世博会AB片区高科西路生活基地,两年前,世博园开建时,这里陆陆续续搭起简易房,全国各地的工人集结于此。白天,人们都去上班,这里像一座空城;到了晚上,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热闹非凡。

  这些声音中,不乏河南各地的口音。

  在这里,当他们的简朴与世博会的繁华联系在一起的时候,他们脸上泛着兴奋的光彩,那种欢喜,从心底溢出……

  充实的一天

  热火朝天的世博园工地在下午5时施工人员下班。

  做园林项目的史红涛准时下班,接下来,他要步行六七公里,返回生活基地——一片蓝色屋顶、白色外墙的小区,那里是上海世博会AB片区高科西路生活基地。很多施工人员在那里居住。

  3月26日下午,我们陪同史红涛,一起走过这段并不算短的路程,走进他和老乡们的世界。

  史红涛,来自商丘宁陵县。

  半个月前,他和老乡一起从杭州的一个工地调到上海。

  史红涛每天的工作就是按照图纸,在广场上规定的地方铺上合适的材料。广场四周不平坦,在铺上材料之前,往往要用混凝土铺平,再敲打严实,最后铺上花岗石或水泥砖。

  这些看似容易的活其实并不简单,图纸上要求的造型,有的需要花时间和用心才能做好。如果马虎一点,外行人很难看出来。史红涛却丝毫不敢大意,“这是事关国家形象的工程,咱不能在老外面前丢脸。”

  史红涛的技术不容置疑,42岁的他从22岁就出来做泥工活,从房屋建筑到室内装修,还有室外平整,他样样精通。不过像世博会场馆这样大场面的活儿他还是第一次遇到。他说,干这活儿特有精神,挣钱多少是另外一回事。

  早上5时30分,史红涛准时起床,抢到水龙头前洗漱,早餐在食堂,一般不超过6时结束。他要在早上7时之前赶到世博园。

  世博园工地早上签到,迟到了,罚款是肯定的。最重要的是,史红涛觉得一个男人迟到,很没面子。

  中午吃饭没有专门的时间,约莫在午饭时间,外面的人会推着快餐车过来,史红涛买一份盒饭,不到10分钟吃完,接着干活。

  史红涛晚上回到生活基地的第一件事就是吃饭,一份饭在6元至8元之间。

  吃完饭后,史红涛赶忙去接开水,开水对凉水泡脚,很解乏。每天徒步十几公里,一般人往往吃不消。

  “为世博,拼上了!”这是史红涛的口头禅。

  老乡七人组

  史红涛住在14栋103宿舍。这里,还有6个和他一样的河南老乡,他们也是宁陵人,每天过着一样的生活,提起世博园,脸上都放出光彩,干活特别卖力。

  史振永,31岁。和史红涛是亲兄弟,性格爽朗。

  已经是两个孩子爸爸的史振永18岁外出打工。听说调到上海的工地是世博园,他高兴得一宿未眠。到世博园后,他第一件事就是给妻子打电话,跟她显摆:奥运会场馆我没有去成,世博园我可赶上了!

  梁国庆,36岁。他是7个人当中唯一抽烟的。为了不影响其他人休息,他抽烟时,喜欢到外面去,甚至下雨都不进屋。让他进来,他笑笑,为干好世博会的活儿,不能影响你们,淋雨也值。

  他第一次拨家里的电话,对方一接起来,他就大声说:“我来世博园了!”电话那边妻子一听蒙了:啥意思?不是在杭州吗,咋去什么园了?

  梁国庆家里有10亩地,春灌需要他回去,他跟妻子解释走不开,让她在家想办法。妻子一听,急了。梁国庆哄她说,只要不请假,他就可以免费拿到两张世博会的入场券,到时候接她到上海来看。“尽瞎扯,看你以后咋交代?”旁边的焦仁玉推了他一把说。

  焦仁玉和梁国庆是邻村。在这个团体中,焦仁玉年纪最大,48岁。别看他年纪大,干起活儿来一点不比年轻人差,每次上下班,焦仁玉总是走在前面,老乡们都说他“在杭州偷懒攒的劲儿全用到建世博园了”。

  王礼超,43岁。说起话来快声快语,来世博园干活,他觉得不累。他干活细心,为了把花岗石切得更精准,他不戴手套徒手作业。十几天下来,两只手都磨出不少泡。大儿子打电话问他情况,他一边给手上药,一边说:“挺好的,身体没啥问题。”

  魏文超,46岁。打工时间长,自称见过很多大场面,但见到世博园,还是被震住了。他调侃说,场面比这大的活儿,没这有自豪感,比这更有自豪感的活儿,场面没这大。“这活儿要不操心,就是不厚道。”

  王收,36岁。他不修边幅,大大咧咧的,跟谁都见面熟,对世博园很好奇,趁中午吃饭的时间,他总是找机会跟其他组的人员交流。干活特别麻利,悟性高,一点就通。他说世博园是他的福地,在杭州时,他经常感冒,到了上海这么久,连喷嚏都没打一个。

  我们离开14栋103室之前,7位老乡异口同声要求合影留念,镜头前面,他们像调皮的小学生一样互相挤推,“咔嚓”一声,留下他们的笑容,也留下我们的回忆。

  从河南到上海

  在这个生活区,来自河南的施工人员并不少见。在A2栋,我们找到一群来自驻马店新蔡的老乡。

  他们一共36人,承担的项目是太平洋联合馆的园林绿化,填植草皮、花苗和植树。

  来自新蔡县关礼乡的耿继承,戴着厚厚镜片的眼镜,文质彬彬,像一位老师。

  来上海之前,耿继承在老家开了个杂货店,收入足够养活一家人。一个月前,一位熟人找到他,说世博园的一个绿化项目还需要人手,问他愿意去不,耿继承当面答应。“这么光荣的事儿我不想错过。”简单收拾之后,他就和老乡们来到世博园干活。

  农家长大的孩子,对种花种草的事本来就熟悉,来到上海后,耿继承很快成为栽花种草的熟手。

  毕竟是第一次外出打工,耿继承还是有一些不适应的地方,比如每天徒步数公里上下班,他特别累。在宿舍他习惯半躺在床上,一手持书,一手轻轻地捶腿。“苦里有乐呀。”耿继承说,一不小心,就参与了“干大事儿”。

  这群老乡里,像耿继承一样第一次出来打工的有好几个,年纪最大的是梅镇林,63岁。岁月在他身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古铜色的皮肤,额头数道皱纹,一双粗糙的大手。但他说起话来,声音亮堂堂,陡然间迸发出使不完的劲儿。

  梅镇林说自己是老把式,闭着眼睛都能把活儿干得有模有样,老乡们没觉得这是吹牛,每天干活,抢着跟他做搭档。他干的活儿,验工的时候都是一次过关。兴起时,他会亮几嗓子豫剧,引来众多叫好声,老乡们戏称这是“给河南馆热热身”。

  这些老乡住在连在一起的5间宿舍里,他们的热闹劲头,让周围人羡慕不已。

  生活区里共20多栋简易房,目前仍住着数千工人。

  两年前,世博园开建时,这里陆陆续续搭起简易房,全国各地的工人集结于此。白天,人们都去上班,这里像一座空城;到了晚上,小贩的叫卖声、工友们之间的嬉闹声、接打电话的声音等交织在一起,热闹非凡。

  这些声音中,不乏河南各地的口音。

  随着世博园的建设,不同工期都有不同的施工队伍进驻,一批人来了,另一批人走了。世博园持续施工,生活区的人在不断地变换。在一茬茬的人群里,始终有着河南人的身影。

  据食堂的一位师傅说,有一批进驻时间最长的河南人,从建立生活区开始就在这里,一个月前才撤离,50多人,“人都挺好的,爱说爱笑。”

  我们采访的这天晚上,遇到开封尉氏的一群老乡,他们中有8人第二天就要离开。即将离开的这些人在世博园施工已经两个多月。

  25岁的张国勇告诉我们,他对世博园很有感情,舍不得离开。他的下一个工地在杭州。一位老乡端起一杯啤酒和他碰杯,说以后有空的时候,还可以到世博园来玩。

  一包花生米,几碟小菜,几瓶啤酒,一些人围在一起,动情地说个不停。这是他们独有的惜别世博园的仪式,席间频率最高的词是“世博园”。

  我们无意中走进施工人员居住的生活区,与这里的河南老乡相识,进入他们的世界,了解他们在世博园工作的苦与乐,算是幸事。

  我们无力为他们画下英雄脸谱的形象。他们很平静,画,或者不画,他们就在那里,不悲不怨,满腔热血地工作。③18

1,2,3
责任编辑:华峰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