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江口库区第一批大规模移民搬迁的幕后故事

2010年06月21日 15:35来源:河南日报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文/图 本报记者  尹海涛  汤传稷  本报通讯员 高 帆

  6月17日,河南省南水北调丹江口库区第一批大规模移民搬迁正式启幕。

  第一批大规模移民涉及淅川县10个乡镇57个移民村6.5万人,到2011年,将有总计16.2万名的库区移民挥别故土,搬迁安置。这是继长江三峡移民之后中国第二次大规模的水库移民。

  当新闻镜头对准搬迁移民的同时,搬迁幕后还有很多为此默默付出的人们。2010年5月,记者来到淅川县,了解到不少鲜为人知的故事,以此成为解读这次大移民的另外一个视角。

  县委书记:耐心解释国家政策

  淅川移民工作面临着复杂的情况,农村过去积累的矛盾因为移民而集中暴发,如村务债务矛盾、计划生育问题、家族矛盾等。今年4月,淅川县委书记袁耀生经历了一次群体事件的发生和处置。

  淅川县大石桥乡西岭村共有3100多人,是一个远近闻名的大村。移民搬迁动员工作开始后,这个村出现少数村民采取过激行为抵制搬迁。工作人员进村做工作,轻则遭受谩骂,重则施以人身攻击。有一次更是将工作人员围困在一所房子里,限制人身自由。村级党组织已完全瘫痪,县委派出的工作队根本进不了村。

  袁耀生接受采访时说,移民当时心态不稳,如果处理不到位,很容易出问题。如果听之任之,移民搬迁工作根本无法进行下去。

  4月20日夜晚,淅川县委开会研究一直开到凌晨两点多。4月21日,公安机关进入西岭村将少数涉嫌违法人员拘留。袁耀生同时决定亲自带队去西岭村做思想工作。

  4月22日,袁耀生带了几名工作人员来到了西岭村。此时村民情绪依然抵触。袁耀生向群众和村民代表耐心地解释国家政策,说明少数村民的不理智行为已经触犯法律,然后又心平气和地解释分析搬迁政策。经过长时间的沟通、做工作,村民们同意派代表到迁安地查看,接着带人到邓州迁安地,很快签订了搬迁协议,后来群众要求又变更了几个迁安地点,但总体上已经达成了搬迁意向,并着手搬迁。

  女乡长:找50个人说服一个移民

  淅川县大石桥乡第一批移民共有5430人,涉及该乡5个行政村,移民任务繁重,工作艰巨。46岁的向晓丽是这个乡的乡长,她也是淅川县目前在任时间最长的一个女乡长。

  移民工作号称“天下第一难”,难就难在移民的思想工作难做。对此,向晓丽对此有着深刻的认识。

  大石桥乡郭家渠村原来准备安置在邓州市高集镇吕堂村。对于这个安置点,村里群众感到很满意,认为靠近集镇,交通便利,而且土地肥沃,适宜农业种植。然而,有一个现实的问题却摆在了村民们的面前,那就是这个安置点仅能容纳200多人,远远满足不了郭家渠村1000多移民整搬整迁的需求。于是,向晓丽一方面积极向县里反映,另一方面认真同安置地政府协商,最终使郭家村的安置点重新选定在与高集镇各方面情况比较接近的一个镇——邓州市林扒镇内。

  少数移民对这个“新家”却不认账。“离集镇远,办事不方便,庄稼地又差,往后生活咋过?”郭家渠村李家营组的移民李德龙显得很有情绪。之后,他多次到县里上访,向移民局领导“喊冤”,就是不愿意搬到这个新的安置点去。

  3月的一天,向晓丽只身一人来到了李德龙家。

  刚刚和李德龙说了几句,他就显得不耐烦了,拿起锄头起身离去,把向晓丽一人扔在屋里。

  当天晚上,向晓丽又一次来到了李德龙家。等李德龙吃过晚饭后,她谈政策,说形势,作对比,耐心地做着李德龙的思想工作。就这样,一直谈到深夜。李德龙嘴上虽没说什么,可就是认为那里条件不太好。

  为了做通李德龙的工作,向晓丽几乎找遍了能和李德龙说上话的人,村干部、亲戚、邻居等,先后找了50多个人给他“说好话”,可是仍然不奏效。

  为消除李德龙心里的“疙瘩”,向晓丽亲自陪着李德龙和其他移民,到安置点去“实地考察”。在那里,向晓丽从吃、住、行等方面让李德龙亲自感受,并且特意让他走进农田,看土质,看庄稼长势。回来后,又连续两次做李德龙的工作。在向晓丽的不懈努力下,李德龙终于被感动,同意搬迁。

  驻村干部:一位老人永远的记忆

  4月16日,淅川县委机关党委副书记马有志在乘车前往移民村时,突发疾病,抢救无效,当晚9时39分,他的生命戛然而止,永远告别了他的工作和家人、朋友。

  2009年11月,南水北调丹江口库区移民搬迁试点刚一启动,马有志就主动请缨,表示自己要下乡分包移民村,做好移民群众的思想工作,他被委任为县委驻马蹬镇向阳村工作队队长。

  进驻向阳村后,他多次看望慰问困难移民群众。家住向阳村杨沟组的周玉芳老人,便是其中的一位。

  周玉芳,今年已经60岁。1985年,老伴因患癌症撒手人寰,丢下了他和当时仅有5岁的儿子。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前年儿子又在一次车祸中不幸身亡。从此,这个家庭就只剩下老周一个人苦苦支撑着。这几年他形影相吊,孤苦伶仃,一贫如洗,生活显得非常艰难。

  周玉芳老人的特殊情况,始终是马有志心头最大的牵挂。2009年腊月十八,寒气袭人,还下着小雪。马有志不顾路途遥远和颠簸,骑着一辆自行车,从老家马家村那边赶了七八里山路,带着米面和被褥,来到他家进行看望和慰问。

  “马书记呀,你真是我的大恩人!”在看到马有志浑身上下落满雪花的一刹那,周玉芳感激得热泪盈眶。顾不得拍掉身上的雪花,马有志又把慰问品一件件拿进屋里。最后,还亲自替周玉芳把带来的棉被放到床上摊开铺好,并让他把手伸进去看暖和不。

  临走时,马有志又从自己口袋里掏出200元钱塞到老人手里,嘱咐他要好好生活,多保重身体。得知马有志去世后,周玉芳老人失声痛哭,这个世界上对他最亲的人又走了。

  5月18日,记者来到周玉芳家采访,看到马有志送给他的米、面,还放在堂屋中间的粮食柜上没有用完。老人家告诉记者,每天一看到这些,他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马书记。

  镇移民办主任:出差路上的爆竹声

  5月17日,大雨如注,白昼如夜。当淅川县九重镇张冲村的群众在家里舒闲地畅谈着未来的幸福生活时,在他们的新村家园——九重镇张冲移民新村施工现场,一个手拿指挥旗的人正在滂沱大雨中为来回穿梭的工程车辆安全导航。

  这个人的名字叫赵全红,淅川县九重镇移民办主任。“九重镇情况特殊,既有移民搬迁任务又有移民新村建设任务,在南水北调中线渠首枢纽、移民迁安、内邓高速三个‘国’字号工程同时实施,第一、二批大规模移民‘压茬’进行的情况下,我们镇里的每一个干部都在超负荷工作。”赵全红告诉记者,“这一年可真够忙,工作量胜过过去十年!”

  2月6日,寒风刺骨,雨雪交加。“晚上8点多,赵主任让我到工地接他去邓州市构林镇学习移民新村建设经验,由于雪下得很大,打开车大灯眼前白花花的一片,加上道路上冻,车轮老是打滑,从镇政府到新村工地5公里的路程,整整走了近半个小时。”赵全红的司机翟文正回忆说,赵全红在安排好值班工作后,啃着方便面上了车,车刚出发,他就打起“呼噜”,一路上村庄里噼噼啪啪的爆竹声也没把他惊醒,才想起这天是腊月二十三,过“小年”了。

  翟文正说,由于去构林镇的路况差,路又陌生,车一路颠簸到构林镇白岗移民安置点已经是晚上11时了,赵全红下了车便去找施工负责人,虚心学习新村建设的组织管理经验。“当得知赵主任连晚饭都没吃后,人家硬是要留他‘过小年’,赵主任婉言谢绝了。随后还去构林镇黄牛二分厂安置点‘取经’,当时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

  “回来经过邓州市郊,赵主任说找个小店吃碗热面吧,可是大雪天哪有饭店这么晚还开门呢?赵主任空着肚子返回新村施工现场已是凌晨三点多钟。他紧了紧棉衣,冒着风雪又向施工队走去。”翟文正红着眼圈告诉记者。

责任编辑:华峰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