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国》再引发争议 六问诸葛亮躬耕地

2010年06月23日 16:34来源:河南日报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新《三国》剧照

  

  □本报记者 杨万东

  在学术范畴内的历史争议问题演绎成广大受众被接受的“常识”,这是历史的悲哀。

  河南学者石小生,《河南大辞典》常务执行主编,多年来倾心研究有关河南的历史和民俗。他从2003年开始关注诸葛亮“躬耕于南阳”所蕴藏的隐秘。他认为,在争议双方都认可诸葛亮“躬耕于南阳”这一历史事实的前提下,只有回归到东汉至西晋时期“南阳”这一历史地理名词的认知中,才能真正确定诸葛亮躬耕地。

  本报记者“六问”石小生,拟揭开“南阳”一词的秘密。

  弄清历史就必须从“躬耕于南阳”切入

  一问:襄阳说的观点是如何形成的?

  石小生:《三国志》问世后的百余年后,在东晋襄阳人习凿齿的《汉晋春秋》中提出“亮家于南阳郡之邓县,在襄阳城西二十里,号曰隆中”之后,才以讹传讹形成了襄阳说的主要观点。这也是目前“襄阳”、“南阳”两说学者纷争的主要起因。

  应当指出,“襄阳说”的另一理由“历代文献记载诸葛亮躬耕地在襄阳隆中是一致的”本身就不准确,《后汉书》、《三国志》就从未有过诸葛亮躬耕襄阳、隆中的任何记载。

  而《三国志》只告诉了我们这么一句话“躬耕于南阳”,所以,我们今天去解读诸葛亮的躬耕地时,也只能从这一句话切入。

  我们今天重辨这个问题时,应排除汉晋以后相关此事所有有争议的观点,让历史回归到没有争议的汉晋正史《后汉书》、《三国志》本身和此前的原始史料以及后世两说均认可的史料中去,根据其行政区划的沿革,确定南阳究系何处。

  襄阳设郡升格与南阳郡对等24年后,诸葛亮始写“躬耕于南阳”

  二问:诸葛亮《出师表》时已设襄阳郡,今天的隆中与南阳是什么关系?

  石小生:由于朝代更换,行政区划也经常变化,自古以来人们都有一个习惯,即追述历史时,除必要时引用古地名外,一般均是用著书时的地名注明历史事件的发生地,这一点《三国志》的作者也不例外。

  建安十三年(203年),曹操就设襄阳郡,管辖南郡的襄阳、中庐、邔县、宜城、鄾县、临沮,又辖原南阳郡的山都和邓县,襄阳升格为与南阳郡平行的地位。20余年后,即三国蜀建兴五年(227年),诸葛亮写《出师表》,有“躬耕于南阳”一句。此句的“南阳”与襄阳应没有任何瓜葛。就像今天的清丰、南乐县人不再说自己是河北人,武安、临漳人说自己是河南人一样(新中国成立前清丰、南乐等5县属河北省,武安、临漳等5县属河南省)。

  这种表述,在《三国志》中表现得非常清楚:如《蜀书七·庞统传》:“庞统字士元,襄阳人也。”《蜀书九·马良传》:“马良字季常,襄阳宜城人也。”而同时的南阳人黄忠、文聘、韩暨则注明为:“字汉升,南阳人也。”“字仲业,南阳宛人也。”“字公至,南阳堵阳人也。”

  古人籍贯,向来以郡望为主,即郡在前,县在后,郡治地也可以只称郡。上述传记表明,在这一时期,襄阳和南阳是对等的,都是郡,同时,邓县此时属襄阳郡,不论今隆中是否属邓县,在此阶段,在诸葛亮和陈寿的心目中,已升格为郡且管辖着隆中地区的襄阳绝对不可能和同为郡的南阳混为一谈。今隆中更不可能和南阳画上等号。

  陈寿认为“南阳”就是南阳,不是其他任何地方,所以没必要再注释

  三问:陈寿著《三国志》时用的地名,是何时的区划?

  石小生: 陈寿(233~297年)写《三国志》为泰始十年(274年)前后,距诸葛亮躬耕南阳(建安二年至十年,即公元197至207年)已近70年,如全用70年前年的区划,必然会给当时的读者带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所以,通观全志,陈寿用的基本是西晋初年的区划和地名。

  在晋太康年间(280至289年),三国归晋后的晋武帝分南阳郡南部的今新野、邓州市、唐河、桐柏及今湖北的枣阳、随州等县设立义阳郡,治所新野。又将建安十三年划归襄阳郡的古邓县分置邓城县,辖今樊城一带,归襄阳郡。邓县则归义阳郡。分南阳郡西南的今西峡、淅川及湖北的十堰、均县、老河口一带设南乡郡。

  在东汉末属南阳郡的新野,在标注人物籍贯时,陈寿从未用东汉三国时期的区划标明为“南阳新野人”。而在《后汉书》中的新野人士均注明为“南阳新野人”,如邓芝的先祖邓禹为“南阳新野人”,凡襄阳人均注明“南郡襄阳人”,如《逸民列传》中的庞公传。“庞公者,南郡襄阳人也。居岘山。”庞德公乃庞统之叔。

  试想,如果诸葛亮躬耕地果真在隆中,陈寿能对《出师表》中“躬耕于南阳”这样与当时行政区划明显不符的错误记述视而不见吗?对前史中因行政区划变动而产生名称、归属变化的地名进行必要的注释,是史学家的基本常识。依陈寿这样著名史学家的水准是不会犯这样的遗漏的。事实可能只有一个,就是陈寿认为“南阳”就是南阳,而不是其他任何地方,所以没必要再注释。

  “南阳就是隆中”这样离奇的结论,要么是后人的移花接木,要么是臆测,要么就是伪证

  四问:在东汉和三国时期,南阳是否指宛城?

  石小生:在东汉三国时,南阳是一个郡名,如《魏志·袁术传》:“南阳户口数百万”。所以,在《三国志》里,凡在南阳郡内发生的事件,具体地点多数标注的很清楚,如《魏书一》:“二年春正月,公(曹操)到宛。”等等。这里的宛,就是南阳郡治,即今天的南阳城区。

  《后汉书·地理志》载:“宛,故申伯国,有屈申城,县南有北筮山……有工官、铁官。莽曰南阳。”王莽是第一个把南阳这个名字冠于宛城头上的。自此以后,南阳一指南阳郡,也指宛城。

  《后汉书·志第十》:“后一年正月,光武起兵舂陵,会下江、新市贼张印、王常及更始之兵亦至,俱攻破南阳……四年六月,汉兵起南阳,至昆阳。”这里使用的是南阳,同一事件在同书光武帝纪、刘玄列传中使用的都是宛城。

  从史料中可以看出,作为郡名的南阳、荆州、南郡等常与具体的属地县名如:叶、穰、舞阴、昆阳、襄阳、公安并列使用,所以,在史书中大量郡名的使用已不是泛指整个郡境,而是具体指郡治所在地。如前文中的“汉兵起南阳,至昆阳。”“从南阳还,道寝疾,至叶,崩。”这些记载,不用注释,谁都知道是从郡治宛城到的昆阳和叶县。如果依“襄阳说”,“南阳”就是指南阳郡全境,宛城才是今南阳市区,隋以后两名才可以互替,那《后汉书》和《三国志》就没法看了,难道汉武帝“汉兵起南阳,至昆阳”还需要考证是从南阳郡何地发兵吗?所以,“襄阳说”认为隋改宛县为南阳县是宛县历史上第一次以“南阳”为名的观点是不对的。

  在上述两部史书中,我们很难再找出一个用“南阳”的地名称呼宛城以外某地的事例。从这个角度来看,“南阳就是隆中”这样的结论,要么是后人的移花接木,要么是臆测,要么就是伪证。

  诸葛亮《后出师表》中也提到了南阳,这个南阳是指宛城无疑

  五问:《后出师表》有真伪之争,能否影响它对“南阳”一词的界定?

  石小生:没有影响。

  《后出师表》最早是出自习凿齿的《汉晋春秋》,伪托说认为是诸葛乔(204~229年)写存,诸葛恪(203~253年)钩致。

  《后出师表》中称:“曹操智计殊绝于人,其用兵也,仿佛孙、吴,然困于南阳……”这里的南阳,是指曹操在宛城为张绣所败,身中流矢之事。

  诸葛乔和诸葛恪两人是诸葛亮的侄子,均与诸葛亮同时在世,不论真伪,他们与诸葛亮在南阳地名的认知上也应该是一致的。

  因此,《前出师表》中的“躬耕于南阳”,与《后出师表》中的“困于南阳”一样,都指的是宛城。

  如果按照“襄阳说”的观点,《前出师表》的南阳是邓县之隆中,《后出师表》的南阳也应是邓县之隆中,岂不贻笑大方?

  诸葛亮用“南阳”和“草庐”,而不用“襄阳”和“隆中”,不是对襄阳没有感情,那里毕竟是他生活过的地方,只是他躬耕之地确实不在那里,而是在南阳

  六问:诸葛亮出山之前的活动路线是什么样子?

  石小生:隆中是诸葛亮在襄阳的家,是故宅,南阳卧龙岗是诸葛玄死后诸葛亮与其弟不愿依附刘表重新寻找的躬耕之地。

  关于这一点,不能不提到后人习凿齿。习凿齿(?~383),襄阳人。世代为荆楚豪族,东汉襄阳侯习郁之后人。主要著作有《汉晋春秋》、《襄阳耆旧记》、《逸人高士传》、《习凿齿集》等。

  他在《汉晋春秋》中说:“亮家于南阳之邓县,在襄阳城西二十里,号曰隆中。”另外,《晋书》卷八二《习凿齿传》记载,他从荥阳太守任上回襄阳后,给桓温弟秘信中说:“西望隆中,想卧龙之吟;东眺白沙,思凤雏之声……遗事犹存,星列满目。”正是这些记载,引发了“襄阳”、“南阳”两说的争端。后来,《水经注》、《三国演义》等根据他的记载,才逐步演变成“躬耕隆中”、“隆中对”等观点来。

  但我们如果仔细研究习凿齿关于诸葛亮故居的记载,可以发现均没有“草庐”、“三顾”这样的关键字眼,他只是提到隆中是诸葛亮的故宅和居住地。

  《三国演义》第三十六回讲述“(徐)庶曰:玄与荆州刘景升有旧,因往依之,遂家于襄阳。后玄卒,亮与弟诸葛均躬耕于南阳,尝好《梁父吟》。所居之地有一冈,名卧龙冈,因自号卧龙先生。……凤雏乃襄阳庞统也。伏龙正是诸葛孔明。……玄德如梦初觉。引众将(由樊城)回至新野,便具厚币,同关张前去南阳请孔明。”

  新《三国》第32集与此情节相同的一场戏中,徐庶向刘备举荐诸葛亮时上述一番话却成了:“襄阳城外三十里,有一片山野名叫隆中,住着一位当代奇才……此人姓诸葛,字孔明,因住在卧龙岗上,所以又号卧龙先生。”这是比演义更演义了,即是襄阳隆中,何谈躬耕南阳?

  由此可见,许多伪史大概就是这么不经意间造出来的。

责任编辑:华峰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