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作海:我比窦娥赚了

2010年05月19日 14:42来源:新民周刊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还原赵作海冤案制造过程:妻子曾遭一个月逼供

新民周刊2010019期封面

原来这样啊!

  难得的一致:13亿张嘴同时翕动——啊,原来这样啊!

  河南。赵作海。屈打成招判死缓。

  原来真这样啊!原来确有逼供,原来确有酷刑,原来确有恶警,原来确有窦娥,原来确有比窦娥还冤的,原来——

  原来这就是“清平世界,荡荡乾坤”吗?

  过激的话我们少说说,毕竟确有好警察,但河南商丘那件案子毕竟太离谱了,有人说,公、检、法,只要一家清正,冤案就不会变成铁案——错!

  事实上商丘市检察院是唯一让我们慰藉的良知,它远远不够完善,但已经做出了足够的努力,我们不能苛求黑屋里的抗争者个个都是任长霞,有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把所有的人性抹光……

  的确奇怪:当地公安为什么一定要把案子往铁里办?法院明知证据不足,为什么一定要把案子往铁里判?最奇的是,一个找矿的专家为什么当上了政法委书记?办成了惊天憋屈,骇世冤案是否仍然可以一退了之,佯装不知?!

  如今案情大白,但我们看到的喜剧,正是当事人的悲剧,而谁又是下一个的赵作海呢?

  下一次,难道我们还那么傻还那么天真地再嚷一遍:啊,原来这样啊!!!

  (主笔 胡展奋)

  赵作海案背后的人与事

  商丘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赵启钟总结这起案件时表示,公检法三环节都有错误,任何一个环节把好关,都不会出现错案。

  首席记者/杨 江 特约记者/冯志刚

  发生在河南商丘的赵作海案在相关部门的调查以及舆论的持续关注与监督下,正在向深一步的追责进展。这起冤案,无论从哪个视角看,都像是5年前发生在湖北的佘祥林案的翻版,同样是因为“被害人”“死而复生”,案件真相出现惊天逆转,深陷囹圄的当事人冤情得以昭雪,而通过进一步的调查,隐藏在冤案背后的刑讯逼供以及公检法三重机构相互制约的监督机制的失效也赫然浮现。

  从佘祥林案到赵作海案,法律的尊严再次遭受羞辱,比起河北聂树斌案,佘祥林与赵作海还算是幸运的,迟来的正义弥足珍贵,而他们,因为没有被执行死刑,得以等到这一天。

  还原赵作海冤案的制造过程,对于审视公检法系统内存在已久的弊病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第一阶段:

  宿怨引发斗殴,赵振裳离奇失踪

  当58岁的赵振裳拖着左半边偏瘫的身躯突然出现在商丘市柘城县赵楼村时,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这是2010年4月30日的傍晚,因为这个自称“赵振裳”的人的出现,赵楼村再一次炸开了锅,没有人相信眼前这个病恹恹的小老头的话,因为赵振裳早在13年前就已经被同村的赵作海“杀害”了。

  尘封的记忆再一次被开启,村民们还记得当年赵振裳凄惨的死相:他被人发现抛尸在村里的一口老井内,头与四肢均不见踪影,只剩躯干,尸体上还被压上了三个石磙,每个重达500多斤。

  当年的赵楼村,因为这起惨案炸开了锅。作案人赵作海很快被缉拿归案,后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至今仍在服刑。

  连赵振裳的亲人们都无法相信眼前的小老头就是赵振裳,他们驳斥这个自称“赵振裳”的人是个骗子。赵振裳一头雾水,责备村民们大白天说瞎话,并且亮出了身上的伤疤以此证明自己的身份。

  当赵振裳提供的一系列作证被他的亲人们确认为事实后,赵楼村的村民们立即想到了还在狱中的赵作海,赵振裳的侄子报了警:叔父还活着。

  这是赵作海人生悲喜剧在2010年的另一个开幕。他的悲剧在1997年10月30日的开幕一直以来被认为是因为一个女人。

  她叫杜金惠,时年26岁。杜金惠有一个绰号“甘花”,这是因为她并非河南人,来自甘肃,一种说法是,她当年是被夫家买来做媳妇的,不过,杜金惠本人一直否认,坚称自己是正常嫁过来的。

  杜金惠与赵作海的家,步行不过两三分钟,在当年判处赵作海死缓的判决书上叙述,杜金惠与赵作海、赵振裳均保持不正当的男女关系,1997年10月30日的晚上,赵作海与杜金惠在杜家发生不正当两性关系后,被赵振裳撞见,从而引来赵振裳的追砍,赵作海夺刀将追在身后的赵振裳杀害,而后,赵作海回到自己家中,待妻子赵小齐到另一个房间睡觉后,赵作海返回作案地完成了对赵振裳尸体的分解以及抛尸。

  这个生动的作案过程现在看来后半段纯属虚假,至于赵作海、赵振裳这两个男人与杜金惠之间的关系,包括赵楼村以及前来采访的媒体记者们均发生了激烈的争论。

  媒体记者们普遍的观点是没有必要纠缠于三者之间的男女关系,一来说不清、道不明,即便赵楼村的村民们也没有实际证据证明这种不正当关系的存在,二来,有无不正当男女关系也不是本案的焦点。因此,当个别记者追问三名当事人这类问题,甚至在报道中采用“一个女人引发的血案”以及“甘花与赵作海、赵振裳都有一腿”这样的语句时,招来了同行的谴责,认为这过于八卦。

  事实上,当年引发血案的这个说法,十多年来一直困扰着杜金惠,使得这个女人一直在村里抬不起头。

  杜金惠坚决否认这种关系的存在,赵作海恢复自由后接受采访时对这类问题则是避而不谈,再问便会情绪激动、拒绝接受任何提问。

  赵振裳也否认了所谓争风吃醋引发他与赵作海斗殴的说法,按照他的解释,他早年曾与当时关系尚好的赵作海一起到陕西延安打工,但赵作海私吞了他1800元工钱,还骗他是因为工头不肯给,赵振裳获知真相后便与赵作海结了怨。当年,因为贫困,赵振裳一直未婚,这1800元血汗钱被赵作海私吞引发了他极大的不满,按照他的说法,当年几百元就可以买一个女人当老婆。

  1997年10月30日这天晚上,赵振裳说,他虽然在杜金惠家里看到了赵作海,但并没有“捉奸在床”,他只是觉得赵作海趁着人家丈夫不在家如此这般很不好,加上因为工钱问题的积怨便砍了赵作海一刀。

  时隔十多年,男女问题已经难以厘清,现在追溯这个问题,只有一种情况下有意义,那就是果真如杜金惠所言关系正常,那警方所谓因男女问题、争风吃醋引发血案的调查结果,只是为了替赵作海杀害赵振裳人为制造出一个合理的理由。

  在砍了赵作海一刀后,赵振裳胆怯了,他一来不知道赵作海挨了这一刀是死是活,二来害怕赵作海未死报复他,于是连夜收拾了行李,带了400元现金、身份证,骑着自行车,没与任何人打招呼便“出逃”了。

  赵振裳这一逃就是13年,他在离老家130公里外的太康县定居了下来,终日以捡拾破烂变卖维持生计,过得很是惨淡,直至2010年4月30日再次回到柘城,其间没有回过一次老家,也没有与家人联系过一次。

  虽然十多年的积怨,赵振裳至今谈起来仍耿耿于怀,但当他听说赵作海在他失踪后被判死缓也大为吃惊。

  “我哪想到赵作海会因为我遭到这样的罪。”

  第二阶段:

  民警刑讯逼供,赵作海被屈打成招

  在河南柘城,赵振裳失踪4个月后的1998年2月,赵振裳的侄子赵作亮报警认为赵作海杀害了自己的叔父。赵作海先后被柘城县警方带走调查过两次,其中一次长达20多天,但终因没有找到赵振裳的“尸体”,赵作海又被放了回来。

  1999年5月8日,在维修村里的那口老井时,有村民发现了六袋用化肥袋装裹的尸块,村庄里顿时紧张了起来。赵作亮以及赵振裳的其他亲人一口咬定这就是失踪一年多的赵振裳,而凶手就是赵作海。

  村里炸开锅的时候,时年47岁的赵作海正在小麦地里施肥,警察来到他家中,让妻子赵小齐去叫他回来,说有点事情问问。赵小齐不安,劝赵作海干脆外逃,赵作海表示,没有做亏心事,怕什么?被当地警察带走的时候,赵作海还跟妻子说,很快就会回来的。

  现在看来,柘城警方从一开始就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据商丘市警方介绍,之所以一直将赵作海列为杀死赵振裳的重点嫌疑人,是因为他们坚信在基层工作的经验:农村犯罪一般因果关系很简单。具体到这一案件,赵振裳的一位堂兄弟曾经杀了赵作海的弟弟,两个家族有仇;两人都和同村妇女杜某相好,是情敌;赵振裳失踪当天,有人曾看到两人在这名妇女家打斗。

  赵作海被警方带走,从5月9日至6月18日,短短一个多月,被列为犯罪嫌疑人的赵作海一共对警方做了9次有罪供述。对于这9次供述,商丘市检察机关以及中级人民法院在为自己辩解时也多次提及,不过,赵作海在接受采访时却哭诉了真相。

  赵振裳13年后突然“死而复生”解救了赵作海,错案纠正的一系列程序迅速启动,5月9日上午,赵作海走出了位于开封的河南省第一监狱。两天后,柘城县老王集乡余庙村,赵作海的妹夫余方新家,在本刊记者驱逐了一名手持录音笔、监视赵作海与媒体记者接触情况的可疑男子后,赵作海哭诉了他在1999年5月8日至6月18日期间的经历。

  他回忆,无论是在老王集乡派出所还是柘城县公安局,他都遭遇了多种形式的刑讯逼供。

  “从被抓进去的第一天开始就被审讯我的警察打了,他们用擀面杖那么粗,那么长的木棍打我的头。”赵作海比划着,“有三四个人轮番打”。

  “不让我睡觉,不给我吃饭,我后来不知道是困了,还是被打迷糊了,耷拉着脑袋,他们就问我要不要喝水,我说要,结果喝了后,人浑身发软,就像病了一样站不住,可能水里有药,我不清楚。”

  赵作海说:“他们看我这样,就在我头上放鞭炮,一个接一个地放。”至于余方新反映的曾听人说审讯民警逼赵作海喝辣椒水的情节,赵作海表示记不清了,“脑袋被打后记忆力下降,到现在还时常犯头疼病。”

  “我不承认杀了赵振裳就打,生不如死啊,我那时就想,被这样折磨下去,还不如招供早点死了算了。”

  赵作海回忆,后来审讯的民警问他头、四肢等尸体躯干扔在哪里,“我就胡乱编造,一开始说烧了,被打,后来又说扔在河里,又被打,我只好乱说,埋在父母坟里。”赵作海父母以及弟弟的坟因此被挖开,“赵振裳的头、手脚等尸块”自然没有找到,“后来,他们就把做好的口供念给我听,叫我背下来复述,我复述得不对就打,直到我背下来为止”。

  赵作海说,他实在是被打得受不了了,有一个30岁左右的民警威胁赵作海,说信不信我们把你拉出去,找一片偏僻的林子把你毙了,就说你负罪潜逃。9次有罪供述就此出炉,而赵小齐、杜金惠也不同程度“享受”了警方对赵作海这样的“待遇”。

  赵小齐表示,在赵作海被抓后,她曾被关进附近一个酒厂一个多月,罚跪、殴打,每天只给一个馒头吃,逼她承认装尸块的化肥袋是他们家的,最终办案民警让她在口供上签字,大字不识的赵小齐只得顺从,所谓她一看袋子上的补丁就认出是自己缝的一说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产生的。因为这段遭遇,赵小齐留下了后遗症,至今仍神志时有不清,一看到村里出现小车就紧张。

  杜金惠也遭受了刑讯逼供,“当时警方带走我,让我承认他俩的事情和我有关系。我不承认,什么都不知道我承认什么?后来他们就用棍子打我。”杜金惠说,自己被控制了29天,天天都被要求承认赵作海是因为她杀了人。

  “他们说,承认了就没事了。有这事,不承认也不行。”后来有人给她念一份东西,她没怎么听懂,随后就被要求在上边签字。她不会写字,于是就摁了手印。

  “我冤啊!”赵作海抹着眼泪回忆,“我当时对法律都绝望了。”

1,2,3,4
责任编辑:华峰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