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写好遗书卧底传销23天

2010年05月19日 15:23来源:南都周刊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作家写好遗书卧底传销窝点23天两次险些暴露

2010年度第14期《南都周刊》封面:慕容雪村卧底传销23天

作家写好遗书卧底传销窝点23天两次险些暴露

  慕容雪村,1974年出生,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2002年开始自由写作,作品多次被改编成话剧、电影和电视剧,并被翻译成英、法、德、越南等多种文字。

  慕容雪村卧底传销23天

  特约撰稿_慕容雪村    摄影_李伟(除署名外)

  2009年12月29日,天还没亮,作家慕容雪村走出家门。

  在启程去江西上饶前,他甚至写好了“遗书”,向家人告别。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以一个身家百万“老板”身份,潜伏在一个狂热而扭曲的地下传销世界。

  在中国内地,传销以非法的地下形式存在着,被形象地称为“老鼠会”。1998年,国务院发布《关于禁止传销经营活动的通知》,对整个传销业进行封杀。但是,这并没有打压住传销者的狂热。2008年,根据中国反传销组织调查,除西藏外,所有省市都活跃着他们的身影。至少上千万人,在充斥着谎言、欺骗的传销江湖里被“洗脑”,坐而论道地幻想着一劳永逸的财富。

  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尽管在媒体报端,时常可以读到一些有传销经历的人写的故事,但是,在卧底了23天后,慕容雪村告诉了我们一个更为鲜活而立体的传销世界:他们住的房间是怎样的?听到他们磨牙、打嗝、放屁的感觉是什么?两人同睡一张床上,盖着有浓浓汗脚味的被子时又有怎样的感观?

  2010年1月22日,慕容雪村逃离传销窝点,凭借翔实的举报材料,协助江西上饶警方端掉了23个传销窝点,抓获传销人员157人。但这并没有让他快乐一点,他已经深感到传销的可怕,“如果时间再长些,把我终日浸泡在谎言之中,所见无非恶人,所闻无非歪理,我会不会变成一个狂热的传销徒?”

  “在传销窝点潜伏二十多天,总算活着出来了。”2010年1月27日,消失多日的他,在微博上发布了第一条消息。现在,他正根据此次亲身经历,创作一部纪实“打黑”作品,书名暂定为《你怎能如此无知》(本刊摘选了其中一部分内容),预计6月出版发行。

  传销类型

  ●拉人头  打着“网络营销”、“人际网络”、“连锁销售”、“资本运作”、“网络销售”、“特许经营”、“直销”、“加盟连锁”的幌子,以介绍工作、从事经营活动等名义欺骗他人离开居所地(从甲地到乙地)非法聚集参与传销活动,俗称“老鼠会”。

  ●骗取入门费  打着“电子商务”、“网络直销”、“加盟店铺”、“网络电话”、“网赚”、“基金”、“网络教育”等旗号发展会员敛财的网上传销。

  ●团队计酬  假借直销名义,以合法公司为掩护,以销售商品为幌子,以高额返利、高额回报为诱饵,通过发展加盟商、业务员、优惠顾客等形式发展下线,以参加者发展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提奖金的团队计酬的传销行为。

  传销势力

  现在全国除了西藏外,所有省市都活跃着“异地传销”的身影,目前全国参与“异地传销”的人员至少上千万,数目触目惊心。

  全国传销猖獗的省市有:

  广西、河北、山东、天津、河南、安徽、陕西、广东、湖北、湖南、辽宁、江西、贵州、云南、山西、江苏、吉林、浙江、四川、内蒙古、黑龙江、宁夏等省份的大部分大中城市和部分县市,均聚集了数万乃至十万的传销分子。来源:中国反传销联盟2008年统计

  “消失一个月,拿老命开个玩笑,若回得来,还你一个好故事;若回不来,舍我一副臭皮囊。”

  2009年底,我照常到三亚过冬。居处离海很近,终日游泳、闲逛、吃海鲜,偶尔在电脑上敲几个字,不成篇章,只求有趣。慵懒闲散的午后,我常躺在椰子树下读书,读《国王的人马》、读金圣叹歪解唐诗,偶尔也会翻两页法兰西斯的传记,海边阳光明媚,我晒得像个精壮剽悍的非洲恶棍。出版社的朋友催我抓紧写作,我口头答应,却迟迟不肯动笔,感觉一辈子游手好闲也挺好。

  有一天刚从海里爬上来,小庞打我手机,问我了不了解所谓的“连锁销售”。小庞是我的朋友,为人忠厚老实,曾帮过我很多忙。我说这有什么不了解的,麦当劳、肯德基都是连锁销售。他说不是这些,而是一种新事物,只要交3800元……我觉得不对劲,问他到底销售什么,他支支吾吾地回答:“也没销售什么,就是推广一种模式。”这下我有数了,说这肯定是传销,你千万别上当,赶紧回来。

  几天后他回到三亚,对我说起里边的情况,种种奇闻令人叹为观止,还说每人每天只有3毛5的菜钱,我很是怀疑,说这恐太离谱了吧,这年头3毛5能买到什么?他一口咬定:“真的,不骗你,有时还不到3毛5呢。”

  这个名为“香港华兴国际贸易公司”的传销团伙在江西上饶,小庞也是被人骗去的。他个子不高,也不算漂亮,谈过几次恋爱都不成功,现在30岁了,很想找个女朋友结婚。他有个同事叫阿英,有天忽然说要给他介绍女朋友,小庞大喜,阿英说她和那女孩都在上饶,一时见不到真人,只能先看看照片。照片上的女孩叫小琳,小庞给我看过,很年轻,笑得非常灿烂,眉眼酷似著名的主持人曹颖。小庞很是着迷,用手机跟她聊了几天QQ,渐渐不能自拔。

  小琳说自己在上饶开了一家女人饰品店,生意十分红火,一个人忙不过来,想让他过去帮忙。好像还有一些肉麻的话,“同甘共苦”、“共创美好明天”之类。小庞也是昏了头,没搞清楚状况就毅然辞去工作,买了张火车票直奔江西。到那之后才发现不对头:根本就没有店,小琳和一伙河南人住在一起,什么事都不干,成天无所事事地闲逛。他越想越起疑,最后忍不住给我打了电话。

  听小庞介绍完情况,我当时就决定要混进去。他有点犹豫,说那伙人不简单,肯定有什么背景,要么是政府暗中支持,要么就跟当地黑社会有勾结。我这些年听过不少传销故事,心头也有点顾虑,不过还是好奇心占了上风,硬着头皮跟他打保票:“放心吧,肯定没问题。”

  这个传销团伙不限制人的来去,只控制人的思想。小琳以谈恋爱的名义把他骗去,只有女朋友之名,绝无女朋友之实,不让碰,不让亲,连手都不让他牵。最让小庞生气的是她的举动,据说有一天小琳穿得很漂亮,跟一个河南帅哥出去了一整夜,熄灯时还没回来,不知道在干些什么,小庞问她,她也不说。为此两人大吵了一架,小庞怒不可遏,提起行李拂袖而去。

  小庞对女孩子没什么办法,我让他给小琳发短信,还是我出的主意:“昨天在海边走了一夜,一直在想你”。等了半天没见回复,我想心急吃不得热豆腐,干脆凉凉再说。刚回到住处,小庞的电话就来了:“他们同意让你过去!”

  那时圣诞节刚过,海边游人如织,我订了机票,回家收拾了行李,心情一直很平静。晚上翻了翻书,看到两个和尚讨论生死,一个说:生则一哭,死则一笑;另一个更加豁达:世间无我,不值一哭;世间有我,不值一笑。我合上书胡思乱想了一阵,想自己不算什么名人,可毕竟在电视上得瑟过几次,万一被人认出怎么办?活了35年,虽然没什么成就,不值一哭也不值一笑,毕竟还有留恋的东西,万一回不来了……

  “消失一个月,拿老命开个玩笑,若回得来,还你一个好故事;若回不来,舍我一副臭皮囊。”这是我在微博(http://t.sina.com.cn)上的留言,算是给读者的交代。我父母双亡,只有一个至亲的弟弟,我把衣物、手机和银行卡都给了他,还偷偷地写了一封信,交给一个朋友保管,如果两个月后没有我的消息,他就会把信交给我弟弟。

  2009年12月29日,起床时天还没亮,窗外星火点点,海面上有一层朦胧的雾气,像柔美的轻纱。我草草洗漱完毕,听见隔壁房里弟弟微微的鼾声。我进去看了看,他睡得正香,灯开着,枕边有本看了一半的书。我替他关了灯,在黑暗中站了一会儿,想了想他小时候的样子,转身出了家门。

  1

  原来谎言真有无穷的魔力,只要坚持说谎,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再坚强的人也会动摇,再荒谬的事也会变成真理,不仅能骗倒别人,连自己都会信以为真。

  我叫郝群,山东人,毕业于四川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当过中学教师,后来做生意,卖过化妆品,卖过服装,搞过培训,搞过广告……

  这段话是我编的,在此后的20多天,我一再重复,最后自己都差点信了,做梦都在给学生上课。以前我很好奇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沉迷传销,后来渐渐明白:原来谎言真有无穷的魔力,只要坚持说谎,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再坚强的人也会动摇,再荒谬的事也会变成真理,不仅能骗倒别人,连自己都会信以为真。去上饶之前,我自恃有点阅历,信誓旦旦地说自己决不会被洗脑,现在不敢这么说了:我在里面只有短短的20多天,而且别有用心,时时都要警惕,所以才能保持清醒。如果时间再长些,把我终日浸泡在谎言之中,所见无非恶人,所闻无非歪理,我会不会变成一个狂热的传销徒?天知道。

  2009年12月30日下午,出版社的朋友派了一辆车,送我和小庞到江西新余。(怕他们起疑,我们没敢说坐飞机。从三亚到上饶只有一班快车,可惜不经过南昌,只能到新余坐火车。)开车的柳师父很健谈,说他有次被朋友拉去听直销课,听到中午12点,他说饿了,要吃饭,朋友不让,说课还没上完,我们先唱歌,唱着歌就不饿了。柳师傅大怒:“这他妈的算什么事?不正常嘛,唱歌能顶饭吃?”

  此后的20多天,当我饿得头晕眼花时,无所事事地闲逛时,躺在狭窄的床上不敢翻身时,我都会想起柳师父的这句话。这是最朴素的道理,也是最重要的:饿了要吃饭,冷了要加衣,花自己的钱不用跟别人请示……我在上饶见过60多人,有一些算得上阅历丰富,有一个还是大学生,他们了解历史掌故,知道什么是白矮星,甚至能给我讲解什么叫普朗克常数,却唯独不懂这个:饿了要吃饭。

  那个大学生叫郑杰,是被他妹妹骗去的,洗脑之后,他又骗了自己的母亲,还想再骗自己的父亲。我试图给他讲道理,他反过来做我的思想工作:“哥,你现在不懂没关系,慢慢就会明白了,我也是这么过来的,你要有信心,只要吃得苦,我们一定会成功。”这就是我们的大学生。传销组织趁虚而入,打着“爱国”的幌子,以“两年赚500万”为美妙前景,以“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为道德蛊惑,将他们迅速地拖入泥潭,迷乱其心智,操纵其行为,一旦美梦破灭,出路只有两条:要么为罪犯,要么为炮灰。

  上火车之前,我和小庞在酒店开了一间房,把可能遭遇的各种情况都想了一遍,逐一设计台词。怕暴露身份,我没敢带自己的手机,为此专门编了一段:

  我扮演传销人员:你这个朋友不是老板吗?怎么连个手机都没有?

  小庞:哦,他的手机在火车上被人偷了。

  我:你们两个大活人,连个手机都看不住?在哪里被偷的?

  小庞:具体说不清楚,我记得到广州之前他还打过电话,过了广州才发现手机没了。

  我:那你们没报警?

  小庞:找过乘警,乘警说没办法,广州站上车下车的人太多,没法追查。

  后来有朋友问我:“你没受过专门训练,居然在里边潜伏20多天都没暴露,怎么做到的?”我笑着告诉他:“其实一点都不难,只要事事留心,定能心想事成。举个例子:我虽然不是坐火车去的,可那班火车经过的每个站我都能背下来,怎么样,像个真正的卧底吧?”

  这当然是吹牛,我确实做了很多准备,可远远不够周详,有两次差点就露馅了,好在我命大,每次都能侥幸逃过,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后背发凉。

1,2,3,4,5
责任编辑:华峰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