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国际正文

金正日访华精心做安排 总在敏感时机隐蔽访问

2010年05月07日 11:01来源:国际在线刘言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5月5日,朝鲜大使馆外,中国武警正在值勤

  在国外媒体的紧密跟踪下,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5月3日现身中国,开始了他时隔4年多的中国之行。在过去的10年里,金正日几乎每隔两三年就要来中国转转,与中国领导人叙叙旧,谈合作。自1997年就任朝鲜劳动党总书记后,金正日曾于2000年、2001年、2004年和2006年4次访华,每一次来访都属秘密的非正式出访,并受到了国际舆论的高度关注。

  异常隐蔽的行程

  对记者来说,捕捉金正日的来华行踪的确是个大挑战。因为这位在外界看来行事低调的朝鲜最高领导人,每次访华都是“悄无声息”。什么时候来,来了做什么,这些信息通常只有在金正日离开中国后方能知晓。

  由于是非正式访问,中朝两国对相关信息的延后披露也属正常,但一些外国媒体总想提早打探出金正日来华的踪迹,以便制造新闻卖点,这更使金正日的访华显得格外神秘。

  中朝边境城市丹东是国外媒体探查朝鲜动向的一个“前哨站”。但凡这里有任何“异常”,都会被外国记者理解为金正日来华的前兆。从今年1月份开始,丹东面向鸭绿江的中联大酒店成了一些驻京外国记者的据点,他们打开窗户,试图拍摄到金正日坐火车“过江”的场景。1月份,英国路透社记者注意到了朝鲜加强边境铁路沿线安保的举动,并认为是金正日可能访华的信号。3月份,韩国记者发现朝鲜新义州发往丹东的主要物资运送车辆基本中断,手机通讯也受到干扰,于是便认为这是朝鲜为金正日即将访华而采取的安保措施。

  金正日访问中国短则两三天,长则八九日,虽然参访范围大,逗留时间长,但外国记者通常很难有斩获,这从一个侧面说明金正日行程的安保工作滴水不漏。金正日2006年1月访问中国时曾入住广州的白天鹅宾馆,当时有媒体报道,宾馆附近保安十分严密。随后金正日参访的中山大学,有报道称校内的互联网当时亦全部关闭。难怪连经常爆料朝鲜“内幕消息”的韩国《朝鲜日报》在金正日2006年那次访华时都很纳闷:“秘密访华的金正日现在在哪里,在做些什么”?

  访问时机非常微妙

  韩国媒体分析说,朝鲜领导人金正日访华一般都集中在上半年,而且通常都是在朝鲜国内环境和朝鲜对外关系出现波动的时刻。于是,金正日的访华时机便成了一些外媒的关注焦点。

  2000年5月29日至31日,应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的邀请,金正日对中国进行了非正式访问。这是金正日就任朝鲜劳动党总书记之后的首次出访。金正日那次来华具有特殊的时代背景。一方面,在中韩1992年建交后,中朝间出现了一些龃龋,直到1999年才实现关系正常化;另一方面,2000年6月,朝鲜半岛即将迎来分裂55年来的首次北南首脑会晤,韩国总统金大中将飞抵平壤同金正日就朝鲜半岛和平统一问题举行会谈。《纽约时报》等西方媒体认为,金正日在朝韩高峰会晤前夕访问中国,目的是想加强因中韩建交而一度有所疏远的中朝关系。

  2004年4月19日至21日,金正日第三次访问中国时,朝鲜半岛局势又是风生水起。当时正值朝鲜半岛核问题面临严峻考验之际,朝鲜先后采取了承认铀浓缩计划、重启核反应堆、完成废燃料棒再处理等措施,六方会谈进程面临重重阻碍,因此,西方媒体很关心金正日这次访华会不会对朝核问题走向产生积极影响。一些细心的外国记者注意到,金正日4月19日抵达中国的前一天,时任美国副总统切尼刚刚离开中国,不少分析家纷纷推测,金正日选在这个时候来中国,主要是想透过中方得知美国在朝鲜核问题上的想法以及下一步谈判的底线。这次引人瞩目的中朝会谈取得了积极的成果,金正日对朝鲜无核化的目标表现出耐心和灵活性,愿意继续积极参与六方会谈,通过和平方式解决朝鲜核问题。

  而这一次,金正日展开他的第五次中国之际时,正值六方会谈陷入僵局、朝韩关系紧张之际。自从3月以来,韩朝关系一直不顺畅,其中“天安”号沉船事件和朝鲜对金刚山地区韩方资产采取的没收或冻结措施更是将韩朝关系置于紧张而微妙的状态。金正日选择这样一个时机来访,自然有他的考虑。

  新闻背景:访华取经之旅触动他的内心

  回望金正日的访华路线图,借鉴中国发展经验,摸索朝鲜革新之路,几乎成了金正日来华的一条主线。

  1983年金正日首次访华时,在邓小平的建议下视察了深圳,对中国的改革开放有了直观的认识。2000年5月,金正日首次以朝鲜最高领导人的身份访问中国时,不仅登上天安门城楼,而且还走访了联想集团。在40多分钟的参访过程中,金正日询问了很多有关电脑技术的问题。此后,朝鲜开始加大对IT产业的投入。

  2001年1月,金正日对中国进行了为期6天的访问,仅在上海一地就待了4天。其间,金正日带领20多名经济专业人员走访了上海证券交易所、张江高科技园区、宝钢、上海通用等项目,对上海的飞速发展留下深刻印象。站在上海浦东新区,他感叹道:“今天的参观对我们触动很大,我们不得不思考朝鲜未来的经济该怎么发展。”

  访问上海的第二年,朝鲜便开始尝试通过部分地鼓励个体经济发展、打破平均主义的措施,来改变朝鲜的计划经济体制。2002年9月,朝鲜政府甚至宣布设立新义州特别行政区。

  2004年4月的第三次访华,金正日考察了天津的城市建设。2006年的访问是时间最长、范围最广的一次,金正日访问了武汉、广州、珠海、深圳等多个城市,参观的单位和企业涉及农业、科技、教育等多个领域。返回北京后,金正日还在胡主席的陪同下视察了中国农科院作物科学研究所。此访结束后,金正日曾表示,“我们感受很深,收获很多”。

责任编辑:娄恒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