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国际正文

吉国正变成“第二个阿富汗” 青壮年被集中处死

2010年06月18日 14:33来源:中国网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乌兹别克难民临时营地中缺吃少房 发誓要重返家园

  中国网6月18日讯 据英国《卫报》6月18日报道,自从上周吉尔吉斯斯坦南部爆发暴乱以来,大约40万乌兹别克人被迫逃离家园,其中10万人逃到了乌兹别克斯坦边境附近的难民营中。这里的人们缺少食物、药品,十多口人挤在一个房间中。尽管家园被毁,但他们发誓有一天会回去。

吉尔吉斯下令对破坏者“格杀勿论” 紧急状态扩大

吉尔吉斯士兵在街头巡逻

吉尔吉斯下令对破坏者“格杀勿论” 紧急状态扩大

遭到抢掠的商店一片狼藉

 

 

  局势发展

 

  吉尔吉斯南部局势失控 政府授权军队格杀勿论

 

  吉尔吉斯斯坦南方局部地区开始实施戒严

 

  吉尔吉斯临时政府称局势失控向俄寻求军事援助

 

  吉尔吉斯南部爆发新冲突 已进入紧急状态并宵禁

 

  吉尔吉斯总统正式递交辞呈 亲信遭临时政府搜捕

 

  吉尔吉斯“临时政府”或动用特种兵抓捕总统

 

  吉尔吉斯临时政府拒与总统谈判 否认发逮捕令

 

  吉尔吉斯斯坦前女外长将执政6个月

 

  吉尔吉斯反对派宣布成立代理政府

 

  伤亡情况

 

  吉尔吉斯骚乱疑致1800人遇难 国家机构已瘫痪

 

  吉尔吉斯骚乱187人死亡 前总统支持者承认参与

 

  吉尔吉斯骚乱逾500人死伤 群殴致暴力活动(图)

 

 

  吉尔吉斯临时政府称骚乱可能由前总统家族策划

 

  吉尔吉斯向白俄罗斯要求引渡前总统巴基耶夫

 

  报道称中国已关闭与吉尔吉斯斯坦边境 中方回应

 

  15口人挤一个房间 脏土豆卷心菜是唯一食物

  艾迪娜-海达洛娃用了14个小时从吉尔吉斯斯坦的贾拉拉巴德市逃出来,她随身携带着不多的家产,还有两个孙子和生病的丈夫扎图拉姆。她的身后则是一伙吉尔吉斯斯坦暴徒,正忙着烧掉她位于列宁街四号的房子和其他乌兹别克人的财产。

  蹒跚着穿过原野,一家人加入向乌兹别克斯坦边境逃亡的妇女儿童大军中。远处,乌兹别克人村落燃烧的火焰照亮了整个夜空。吉尔吉斯斯坦武装直升机就在头顶上嗡嗡作响。56岁的艾迪娜说:“我们以为他们要杀死我们,我们这里是数百名女人和孩子。我们努力隐藏自己,但他们没有开枪。”

  艾迪娜一家最后在靠近乌兹别克边境的农业垦殖区Bekobat找到了避难所。在最初的四天中,他们只能靠着胡桃木睡在露天的草地上。后来他们搬入只有一个卧室的房子,那里有电视、茶壶以及天竺葵。扎图拉姆有心脏问题,占据了房间中唯一的床位。现在,这里居住着15个成年人和孩子。艾迪娜说:“没有足够的空间,我们只能轮流睡觉,将孩子放在膝盖上。”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援助到达这个有6000多名乌兹别克难民的营地。这些难民多数是上周吉尔吉斯斯坦南部欧希和贾拉拉巴德发生暴乱后逃出来的。难民们称,国际社会未能关注到他们的困境,他们现在无家可归了。艾迪娜展示了一小塑料袋脏土豆和卷心菜说:“我们什么都没有,孩子们饥饿难忍。我们能吃的唯一的东西,就是当地人给我们的这些,我怎么用这点儿东西养活15口人?”其他人也说,他们没有药物、饮用水或者儿童尿布。扎图拉姆抱怨说,孩子们都尿到他的床垫上。

  吉国正变成“第二个阿富汗” 步入失败国家行列

  村中的长者倾尽所有供给这些难民,但西方的援助回应似乎很平淡。村中的救助委员会发言人法尔卡特-马特萨科夫说:“美国在吉尔吉斯斯坦有军事基地,那似乎是美国最为关注的。我们这里正发生着人道主义灾难,为何西方人却对此视若无睹”?

  吉尔吉斯斯坦临时政府和非政府组织18日表示,40万乌兹别克人被迫转移,其中10万人居住在乌兹别克斯坦边境的临时营地中。马特萨科夫说,除非国际社会积极行动起来,否则吉尔吉斯斯坦可能陷入失败国家行列,我们正变成“第二个阿富汗”。吉尔吉斯斯坦的乌兹别克人感觉到了背叛,“我们不再信任任何人,包括当地横幅、警察、西方人,他们都让我们失望”。

  确实,吉尔吉斯斯坦的前景看起来很暗淡。多数乌兹别克人曾信任这个国家的新临时政府,他们四月份刚刚发动街头抗议取代前总统巴基耶夫。但是新政府掌权几个月后,开始与军方和警察合作,掀起了反对乌兹别克人的大屠杀。

  目击者:青壮年被集中处死 毁家之痛难愈合

  目击者说,贾拉拉巴德的暴乱与欧希市类似,全副武装的士兵杀死手无寸铁的平民,挥舞着刀具和棍棒的暴民负责清理道路。吉尔吉斯斯坦军事人员将乌兹别克人中的青壮年聚集在广场上集中处死他们。乌兹别克记者阿利舍尔-卡里莫夫说:“这两个城市发生的就是有计划的大屠杀,有着严密的组织。”

  暴乱是12日从贾拉拉巴德开始的,当时大约3000多名吉尔吉斯斯坦青年聚集在城市边缘的跑马场中,他们手持自动武器进入市中心,到处劫掠和烧毁乌兹别克人的房屋,城市沦为废墟,商店和咖啡馆被夷为平地,墙上刷满了“乌兹别克人去死吧”这样的标语。

  卡里莫夫说:“他们烧掉所有非吉尔吉斯斯坦人的房屋,我们这里的混乱持续了两三天。我的邻居被打死了,吉尔吉斯斯坦电视台却没有展示真相。他们说局势已经得到控制,但实际上根本没有。我曾被人持枪抢劫,手机和钱包被抢走,但他们却将照相机留给了我。”

  难民发誓要重返家园

  对于吉尔吉斯斯坦人来说,现在生活似乎回到正常轨道上来,集市正常开业,面包店也恢复营业,一家咖啡店甚至提供煎蛋和香肠。贾拉拉巴德清真寺中,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人的社会领袖会面,并且共进午餐。在城市边缘,吉尔吉斯斯坦强硬派带着传统民族帽子,赶着牛向夏季牧场走去。

  但是在乌兹别克人难民营中,愤怒却无处不在,他们通过手机视频看到十几岁男孩被射杀的场景。艾迪娜说,她非常想回到贾拉拉巴德这座以13世纪一位乌兹别克人英雄命名的城市,即使她的家已经不存在。她说:“我们想回去,这里是我们的国家,这里是我们的城镇,我们绝不离开。”但是当问及她怎样与那些有毁家之仇的人比邻而居时,她回答说:“我们不能,他们都是我们的敌人”。

  (经龙)

责任编辑:娄恒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