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同居让我成了同性恋

2010年01月07日 08:08来源:39健康网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混乱同居让我成了同性恋

混乱同居让我成了同性恋

  如果实在无法除去喜欢同男性在一起的事实,那就勇敢地证明自己是同性恋,尽情享受自己的幸福沦落吧。

  记得二年前开始创作《暗夜的彩虹》剧本的时候,有一天早晨到办公室,还是查看邮件。5月下旬的某天,我收到一封标题为“我怎么会是同性恋”的邮件。题目后是几个惊叹号!我回了邮件,并约定采访时间,我按照署名为奇的邮件作者留下的电话打过去,听到的是一副男性的嗓音,有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可以让女性迷恋的声线。交谈中,我的直觉告诉他是个很强悍、很有主见的男人。虽然,说到痛处时,他泣不成声。

  我的女生缘

  我一直很有女生缘,这一点在其他男孩眼里是修都修不来的正果,而我,好像一直都没有对哪个女生动过心,哪怕她再漂亮,再主动地对我表示好感。我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只是一门心思地读书,许多人觉得我孤傲。系上的人每每提到我,总会露出对阶级敌人般的不屑,“拿特奖的都是变态”是这个年代我们对成绩的理解,我不愿争辩什么,只要他们还愿意接受我,与我打闹玩耍着就行了。

  即使我期末成绩总是高得令人畏惧,即使我会四种泳姿,在游泳课上出尽风头,即使我把特等奖学金的一半捐给系上的贫困同学,即使有再多的即使,我总是默默地生活,累了便躺在草地上遥望那和我一样疲倦的天。

  但在生活中,我要面对的,却是比考试棘手百倍的人际关系。中国的应试教育让我们对成绩优异的同龄人心破敬意,即使是日常交谈也正是如此。我就成为这样敬意下的牺牲者。但我并不希望这样,我希望有人和我开粗俗甚至下流的玩笑,希望有人和我说话时带着他自己特有的脏话,而不是如同八股似的客套。我想这一切都快疯了!但是四年的大学生活总算结束了,在无数倾慕我的女孩子眼里,我看到了太多的伤心和失望,而我却无能为力。

  男生宇森

  本科毕业后,我从长沙到广州读研究生,期间我认识了宇森。

  暑假时,我在外面接下了一个项目,他是其中一个程序员,我是负责人,公司让我和他住一套房间。那天天气很热,我一个人在屋里看书,有人敲门,打开来,门外站着两个人,一个是同学小林,另一个我不认识的,比我高出半个头,差不多183cm。壮壮的,一件猩红的T恤,一条白色短裤,一双新款puma,都是我喜欢的牌子。

  小林给我们作介绍,我才知道他就是宇森,以后跟我同吃同住的家伙。宇森主动和我握手,我这时才看清他模样:轮廓分明的脸,高耸的鼻梁,嘴角边的肌肉非常明显,浓浓眉毛下的双眼透出独有的俊朗,英气逼人。

  我的心开始乱跳,和他握手时,不由得低下头去。我竟然第一次有了心悸的感觉,很心慌地把他迎进了屋子,而且主动帮他铺床,打理屋子。小林很高兴在他们眼里一向孤高的我那天表现出的热情,他临走前给宇森说了一句:“宇森,你知道你跟谁住在一起吗,奇可是我们王牌系里的王牌啊。”我知道林是在用这样的方式表达感谢,但我并不需要!我忽然害怕宇森会跟其他人那样因为我所谓的优秀而疏远我。我很吃惊自己当时心里强烈的反应。

  与同性恋者零距离

  第二天早上我到客厅冲咖啡,正准备回屋做题时,忽然发现一只白色的袜子半悬在客厅的桌檐上,另一只掉在了地上。

  我拾起来,抖了抖上面的灰,一个暗蓝色的阿迪标志提醒我这是宇森留下的。捏着宇森的袜子,我杵在原地,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如果是别人的,我会嫌脏连碰都不会去碰,可现在,我捏着宇森昨晚脱掉的袜子却不愿放开。我的大脑停止了运动,我走到水池边。清凉的水泛着点点泡沫,袜子在水中白得刺眼。我第一次自愿替别人洗袜子,而且是一个男人的袜子,我近乎虔诚地为别人服务!

  我开始惶惑,怎么会是这样?难道我是一个同志?

  那天宇森很晚才回来,我坐在客厅看电视。他一屁股坐在我身边,打开两瓶啤酒,顺手给了我一瓶。我们开始天南地北地聊天了,我觉得开心,他并没因为我所谓的优秀而另眼看我。

  “哦……宇森,”我突然想到袜子的事,觉得有点难为情,“你昨天穿的袜子我已帮你洗了。”

  宇森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我的心咚咚直跳:“我还以为是我的呢,洗了才发现是你的。真是不好意思。”

  “哦,谢谢啦。”宇森漫不经心地说,显然在回忆着什么。

  “你让我想起了我以前的女朋友。” 宇森双眼忘着天花板,慢慢地说:“我的家造就了以前的我,仗着钱多,整天浑浑噩噩地活着,我高中时便和她同居了,我向来大男子主义,我的任何衣物都是她洗,她死心塌地的爱我,但我却不知道珍惜。

  直到有一天,我俩吵架,她赌气说从今往后我得自己洗衣服,我气头上再加上喝了酒,脱下袜子逼她洗,她不洗,于是我就狠狠地揍了她一顿,最后她哭着洗了袜子,嘴角流着血冲出门去,然后我们分手了”他的眼睛中有闪光的东西在微微动着,“后来,我考到广州读大学,她却到了另一个城市……”他长长叹了口气,“不想了……”

  “她可能原谅你了……”我试探着说。

  宇森摇摇头,“永远不会的。”宇森抬起头,眼里包着泪,“奇,我终于找到人倾诉了,你知道闷在心里,有多痛苦吗?”

1,2
责任编辑:张黎光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