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偷情流行:发乎情而止于性

2010年01月07日 07:29来源:新世纪周刊 刘炎迅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导读:随着中国城市暧昧文化的兴起,亚偷情出现。与偷情者不同,亚偷情相关双方发乎情而止于性,类似于婚外密友。

亚偷情流行:双方发乎情而止于性

  亚偷情,发生在中国熟人社会解体之后,发生在中国人对婚姻关系和婚外男女关系的评价出现很大变化之后,发生在各种即时通讯交通工具拉近人与人距离之后——这一系列的社会条件下,潜伏在人内心的情欲很难不被点燃。所以,有一种观点说,现在的社会难的不是偷情,而是能偷情却保持不偷的境界——亚偷情者貌似达到了这样的境界,他们发生的是“无性外遇”。

  这决不简单地是柏拉图式的精神出轨。在一个崇尚物质而不是精神的时代,和亚偷情分子过多的讨论精神话题,是一种奢侈。

  隐秘流行

  -本刊记者/刘炎迅

  浸淫在城市暧昧文化中,许多人不自觉间成为亚偷情疑似分子

  阳光透进雕花木窗。赵忠显得惬意,这个53岁的机械工程师,在1年前遇见比自己小两岁的于丽后,养成了每周三下午喝咖啡的习惯。

  见到记者时,于丽,这位受学生尊敬的大学教授,此刻如同初恋的少女。“偷情?那是年轻人的事情,我们这能算吗?不算,不算吧?”于丽说,“这样很好,与性无关,我们都可以轻松转身,回到自己的家里。”

  没有性,但关系暧昧,在日常的婚姻结构之外,这种特殊的男女情感,悬浮于性与爱之间,在情感上呈现出一种亚状态。

  于丽和赵忠只是冰山一角,在他们身后,一个庞大的“亚偷情”群落正在形成,“发乎情,止乎性,外乎婚”的非典型情感关系,正以潜伏的姿态,在城市人群中心照不宣地暗自涌动。

  这种情感关系,在一定程度上或将影响到社会群体情感评价和婚姻结构认知。

  处处亚偷情

  享受着亚偷情深度精神快感的人还有很多。如今,当传统卫道士还在大声疾呼“偷情可耻”的时候,事情早已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在一个男人或女人的身边,悄悄潜藏着一个婚外密友,让那些卫道士犯难的是,一切发乎情,却止于性——这还是可耻的行为吗?

  调查显示,64.42%的女性和74.67%的男性承认,在周围朋友、同事的身上看到过亚偷情的“婚外密友”,83.19%的女性和84.44%的男性承认自己在婚姻之外有亲密异性朋友。而68.83%的女性和60.44%的男性表示,自己与婚外密友之间的状态是“无话不谈,包括隐私话题,但没有发生过性关系”。

  25岁的梅倩是南京市一家医院的护士,丈夫是名海员,每年出海两趟,大部分时间不在家。梅倩“根本没有结婚的感觉,常常是单身一个人”。

  梅倩所在的病区,有一位名叫张海的医生,38岁,1米80的身高,为人幽默风趣,经常逗得梅倩哈哈大笑,两人还经常打闹。日子一久,两人自然有了一些亲昵的表示,单独外出跳舞,唱卡拉OK,或在公园散步,偶然也会轻轻地“Kiss一下”。但却始终没有发展到那最后一步——做爱。两人一直保持着这种彼此依恋、又不“越轨”的暧昧关系。

  “我并不想结束自己的婚姻,和张海现在这样,只是想得到婚姻里缺失的感觉。”梅倩说。而在张海看来,“自己现有的家庭还是幸福的,妻子很好,儿子也很听话,和梅倩在一起,是因为谈得来,投缘。要知道,有些话,妻子不爱听,我也不便讲,却可以与梅倩说,包括工作的烦恼,生活的难言之隐等等”。

  在调查中,面对“为什么要和婚外密友保持亚偷情关系”这一问题时,49.07%的男性回答:“婚姻幸福,但想寻求更丰富的情感生活。”给出同样答案的女性略低一些,为43.28%。另有21.32%的女性表示,“婚姻不幸福,为了弥补情感生活的不足”,无奈出轨,但是又不愿背负过多的道德负罪感,所以坚持将亚偷情的底线划在性关系之上。

  N种方式的暧昧

  在亚偷情的方程式中,等号右边写着“亚偷情”,这是结果,而在等号的左边,却是N个项的N个排列方式。

  MSN、QQ、E-MAIL、论坛或者博客,这些项或单独作用,或组合发威,让亚偷情的男女如鱼得水。

  “今天无意中看到了老公的QQ聊天记录。我非常生气。”天涯网网友“小粥养生”说。在那份她老公和“所谓的初恋女友”的聊天记录中,“小粥养生”并没有看到“明显的出轨迹象”,但是一条条极度暧昧的语句还是让她感到愤怒。

  “那个女的可能遇到麻烦了,我老公就跟她说,‘现在本该我去安慰你的时候,要是我单身,我就陪你去爬长城、逛故宫,旅游散心。’还发了一些有些色情的笑话逗她。”

亚偷情流行:双方发乎情而止于性

  “我每次聊完QQ,都会将自动生成在电脑C盘里的聊天记录删除,用MSN聊天更方便些,只要最初设置一下,便再也不会留下任何聊天痕迹,很安全。”陈勇贵显得很得意,他说,这是做一名亚偷情分子的必备武功,“否则就等着鸡犬不宁吧。”与“小粥养生”的老公一样,陈勇贵也有一个婚外密友,也有一段情意绵长的无性外遇。

  陈勇贵亚偷情的对象是自己的一位画友。他们同为一家私人漫画社的注册会员,经常一起参加漫画社的户外采风、写生等活动。更多的时候,他们通过网络交流。“我们都很会搞怪,常常同时开着几个QQ和MSN,与对方聊,不同的号码说着不同风格的不同领域的话题,很有趣。”陈勇贵说,“很多话都是限制级的,18岁以下人士是看不得的,老实说,我们是在利用文字意淫,能获得很特殊的快感。”

  “想起家庭,多少会为这样的关系产生一些矛盾感,但是守住了性的底线,我们心里踏实很多,没有特别强烈的道德焦虑感。”

  张浩和尤微微的亚偷情比较特别,他们甚至没有见过面,但是在网络上,彼此俨然已是夫妻。张浩28岁,东莞人,一直热衷写私人博客,一次偶然的机会,29岁的唐山人尤微微看到了他的博客,立刻被他漂亮的文采和跳跃的思想折服。尤微微开始不停的在张浩的博客上留言,仔细回应着张浩的每一篇帖子。而张浩很快也发现,这个经常给自己的博客发送隐秘小纸条的女孩不同寻常,“会思考,细心,还很风趣”。半年的博客交流,张浩终于提出,想娶尤微微为妻,这让尤微微感到吃惊:“开玩笑吧,咱们还没有见过面呢。你在东莞,我在唐山,相距千里,怎么结婚?”

  “到虚拟社区啊!”张浩一语惊醒梦中人,尤微微这时才想起来,可以在网上的虚拟社区结婚登记,过虚拟的夫妻生活。“但是这样好吗?我可是有老公的啊。”起初尤微微有些犹豫。张浩说:“怕什么,是假的嘛!”

  就这样,两人成了网络虚拟社区的夫妻。而这些,他们各自的另一半并不知情,“不能告诉老婆,要不然就惨了”。而尤微微更是紧张:“再怎么说,这是一种出轨吧,老公知道了,要出人命的。”

  基于种种考虑,亚偷情分子们往往不愿对自己的婚姻伴侣吐露真情。调查中显示,49.22%的女性亚偷情分子会感到有点道德焦虑感,更有62.03%的女性永远不想让婚姻伴侣知道有一个亚偷情的亲密异性朋友。

  女性亚偷情分子中,24.42%的人觉得亚偷情“好像没有什么太不道德的”,16.6%的女性打算“可能在适当的时候会让对方知道自己亚偷情”。另外有12.99%的女性觉得“这样做太正常了”,10.81%的人“很想婚姻伴侣知道,并发展为共同朋友”。

  与女性不一样,对于男性亚偷情分子而言,感到“有点道德焦虑感的”占34.11%,“好像没有什么太不道德的”占30.37%,“这样做太正常了”占21.03%,感到“无所谓的”占了11.68%,而认为“非常不道德的”仅仅为2.8%。

  男性期望在亚偷情中获取更多接近于性的情感满足,所以也就认为自己的亚偷情行为“见不得光”。在调查中,71.76%的男性亚偷情分子永远不想让爱人知道自己有一个亲密异性朋友的存在,10.19%的人表示可能在适当的时候会让对方知道,只有8.8%的人表示“很想让对方知道,并发展为共同朋友”。

  

1,2,3,4,5,6,7
责任编辑:张黎光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