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改革大错已经铸成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今年3月20日,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发表了《大自由——实现人人共享的发展、安全和人权》的报告,就联合国改革的各项事宜提出了建议,希望各国领导人能够就此达成新的共识,以应对发展、安全和人权的挑战。安南提出该报告的初衷是给今年9月份的首脑会议提供一个主题,希望一同审查2000年通过《联合国千年宣言》以来的进展情况,并对报告中提出的联合国改革的建议进行审议,期望能达成一致并采取共同行动。

    事与愿违,自《大自由》的报告发表以来,各国对联合国改革的关注完全集中到安理会扩大的议题上来。很快,日本、德国、巴西和印度组成的“四国联盟”,由巴基斯坦、意大利和韩国等国组成的“团结谋共识”运动,非盟和美国都提出了各自不同的安理会扩大方案,各方争议不断,尤其是“四国联盟”为获取各方支持而不停奔走,不顾各方的反对将提案提交联合国大会进行讨论,谋求在7月22日就草案进行表决,希望在8月休会之前就此达成一致。

    安南在《大自由》的报告中接受了“威胁、挑战和改革问题名人小组”报告中的建议,提出了关于安理会改革的A、B两个方案。方案A增加设立6个没有否决权的常任理事国和3个任期两年的非常任理事国;方案B不增加常任理事国席位,但新增加8个任期4年并可连任的理事国席位,并新增一个任期两年(不可连任)的非常任理事国席位。因此引起各国对安理会改革的激烈讨论,以致将联合国改革的议题引入了死胡同。

    早在1941年发表的《大西洋宪章》中,就对建立“一个广泛而永久的普遍安全制度”有着美好的设想,建立联合国的首要目标就是“欲免后世再遭战祸”,集体安全的理念是联合国所关注的首要问题,集体安全制度的建立也是战后世界秩序的基础。联合国的主要结构简单来说就是联合国大会、安理会和五大常任理事国,这是联合国主要设计者的最初构想,也是联合国的核心。60年来,国际格局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国际体系也不断处于变动之中,联合国机制作为战后世界秩序的主要国际机制,必须进行变革以适应新的局势的发展。虽然在联合国的发展过程中,延伸出很多新的领域,但是旧的框架没有进行过大的变动。安南上任以来,就一直将联合国改革的任务作为自己的首要工作,今年年初的报告可以说是安南8年以来的心血,他自然是对此寄予了很高的期望。

    安南在《大自由》的报告中希望联合国的改革能够使世界免于匮乏的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和拥有尊严生活的自由,这些是联合国改革的基础和目标。然而,事情的发展远离了初衷,赖斯访问日本时曾经表示只注重安理会改革美国无法理解,然而事实是对于安理会扩大的关注完全阻碍了联合国整体改革的计划。

    “名人小组”提出安理会改革的两个方案,只是希望能够就安全理念的扩展,提供一个制度上变革的可行性参考。他们心存疑虑:“如果只关注关于在这两项选择之间作出决定的必要讨论,听任这种讨论转移注意力,不去关注有关许多其他必要的改革提案的决定,而这些改革的有效性和可行性并不取决于安理会的扩大,那将铸成大错。”遗憾的是这一担忧已经成为事实,安理会改革的建议已经铸成了大错,“大自由”的梦想不知何时能够实现。(毛凌云)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admin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