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青年援疆50年回望(三)

  • 2006年06月23日 11:40
  • 来源:河南报业网-大河报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0623a1201.jpg

石河子市被人们誉为“戈壁滩上的明珠”

0623a1203.jpg

看一看当年王震将军和垦荒队员在一起的照片

0623a1202.jpg

位于石河子市的军垦博物馆

  延伸阅读:河南青年援疆50周年回望(一)

       河南青年援疆50周年回望(二)

  神话:两万河南人与一座城市

  沙退了,树绿了,石河子更漂亮了,张思勤也老了。在张思勤的印象中,50年前的石河子只有几间破房和一望无际的芦苇湖。而如今,它已成为一座联合国“人居环境改善良好城市”。这无疑是一个神话,一个诞生在天山北麓的西部神话。

  缔造神话的是数以万计的转业军人和支边青年,仅河南支青就有近两万人,今年70岁的张思勤老人就是其中之一。

  人进沙退:建设出一颗“戈壁明珠”

  张思勤老人目前的身份是石河子市市民——一个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退休的老工人。而在50年前,年仅20岁的张思勤,是河南项城的一个农民。

  在张思勤的记忆中,他被动员进疆时,接受了3项任务:建设边疆、开发边疆、保卫边疆。血气方刚的张思勤,很快就决定响应号召,应征进疆。

  仅在河南,与张思勤做出同样选择的还有5万多人,其中有近两万人被安排到位于天山北麓、准噶尔盆地南缘的石河子。

  这里正是大沙漠的“领地”,一片广袤的荒漠。史载,清朝年间,这里曾实行屯田,有村落出现。后因战乱,居民大部分逃往他处。解放前,这里是芦苇丛生、风沙肆虐、人烟稀少的戈壁荒滩。因为一条光秃秃的卵石沟,似一条流淌着石头的河横卧东西,因此才有了“石河子”的名字。

  1950年7月28日,进疆不久的王震将军带着部队来到这里。面对着丛生的荆棘和满眼的沙窝,王震将军马鞭一指,铿锵地说:“我们就从这里开始,建一座新城留给后世。”从此,数以万计的军垦战士将战马变成耕马,吃窝窝头,睡地窝子,在人迹罕至的戈壁荒滩,开始了兴建新城的创举。

  1956年,作为第一批支边青年,5万多河南人来到了新疆,其中有近两万人来到了王震挥鞭的石河子。“我们来时,石河子啥也没有,只老街有几间破房子。”张思勤老人说。

  人进,沙退。

  凭着敢与天地斗的精神,支边青年开始垦荒、植树、种地,硬是把一个没有一棵树的石头河变成了今天的沙漠绿洲,兑现了当年的庄严承诺——眼前的石河子是一个让人赞叹的花园城市,簇拥着它的是万顷良田、千顷林带、座座水库和条条灌渠,冠在它的名字后的是“戈壁明珠”、“中国人居环境奖”、“生态城”等令人叹为观止的荣誉。

  在石河子市的艾青诗歌馆里,至今仍镌刻着艾青对于石河子的赞叹:

  我到过许多地方数这个城市最年轻它是这样漂亮

  令人一见倾心

  不是海市蜃楼

  不是蓬莱仙境

  它的一草一木

  都由血汗凝成

  …………

  军垦第一城:两万河南人的无私心血

  诗人艾青1960年来到石河子,在这座小城一住便是15年,目睹并亲历了这座城市的变迁。

  而在艾青到石河子之前,195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22兵团进驻此地屯垦。1956年以后,陆续有来自河南、山东、湖南等地的支边青年踏上这块神奇的土地。

  50年前,第一代军垦人艰难地把一根根木头从百公里外的天山林区搬运回来。整整一个冬天,战士们用肩膀扛回6000多根浸透着汗水、血水和美丽梦想的原木,盖起了“军垦第一楼”,拉开了建设这座花园新城的大幕。

  在石河子市的军垦博物馆,记者看到了兵团人当年居住的地窝子照片:一半在地上,一半在地下,简陋得连菜窖都不如。然而,这个“地窝子”却是屯垦戍边的兵团人的“摇篮”,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这就是兵团人的家。

  1976年1月,经国务院批准,设立石河子市——同时它也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八师,像这样师、市合一的地方,在中国是为数不多的。农八师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最大的一个师,其经济规模、人口约占兵团的四分之一,下辖18个农牧团场、两个水利管理处。垦区总面积7529平方公里,已开垦耕地278万亩,总人口62万人。

  “军垦第一连、军垦第一犁、军垦第一楼都在石河子,石河子是当之无愧的军垦第一城。”石河子市政府原副秘书长、来自河南邓县的老支青马太生告诉记者。石河子市军垦博物馆的资料也显示,石河子是由军人选址、军人设计、军人建造的军垦第一城。

  荣耀的造城运动背后,是数以万计的军垦人的心血与汗水。“我们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到这里了。”张思勤老人说。

  6月16日,在“河南1956年支边青年进疆50周年纪念大会”上,石河子市委常委王新民指出,历史不会忘记河南人,没有包括河南支边青年在内的广大军垦战士的无私、无畏、无怨、无悔的奉献,就没有现在的石河子。“你们不仅是中原文明的传播者,更是边疆社会稳定和民族团结的实践者。“

  河南烙印:河南话是当地标准通用话

  伴随着张思勤等5万多河南支边青年的盛世大迁移,灿烂的中原文化,已经被镌刻在新疆这片神奇的土地上。

  尤其是在石河子,这种现象更为直观。街头、广场、饭店、农场,到处都可以听到纯正的河南话。6月19日,记者离开石河子市时,乘坐的大巴车里播放的中国移动通信的广告片,广告主角同样操着一口娴熟的河南话。

  石河子市广播电视台一位副台长告诉记者:“一点也不夸张,在石河子,标准通用话就是河南话,就连土生土长的当地人,也都说河南话。”据了解,石河子市目前的总人口有60多万人,其中河南人将近20万,大部分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河南支边青年的第二代与第三代。“以我为例,我有一个儿子,三个女儿,他们又各有一到两个孩子,我们一大家就是十几人。”来自河南夏邑的姬长青老人说。

  相对于河南话的流行,石河子另一个标志性的河南烙印是豫剧。

  据姬长青介绍,他每周日晚上都准时坐到电视机前,收看河南电视台的《梨园春》节目。

  “绝对是每期不落。”姬长青说,“不仅是我,我身边的河南老乡们都有这种爱好。”

  6月10日晚,河南电视台《梨园春》栏目组曾率领由著名表演艺术家王惠、范静以及梨园春金奖小擂主孔莹等队员组建的演出队伍,到新疆建设兵团2师22团驻地进行慰问演出。

  “他们没有到石河子来,我们也没机会到现场看戏,太遗憾了!”姬长青说。但让姬长青与石河子的河南人自豪的是,他们有一个自己的豫剧团——石河子豫剧团。

  石河子豫剧团始建于1997年11月,属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专业艺术表演团体。成立几年来,累计演出3800余场,足迹踏遍天山南北。2004年6月1日,石河子豫剧团进京,在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实验剧场演出了一部反映西部情景的现代豫剧《古玛河》,并大获成功。

  据了解,石河子豫剧团的演员并不全是河南人,还有一些四川人、湖南人以及维族人。“他们唱得与咱们河南人一样好。”姬长青说。

  6月16日,在“河南1956年支边青年进疆50周年纪念大会”上,记者现场聆听了一位四川演员演唱的《朝阳沟》选段,果然字正腔圆。

  融合之城:石河子是座包容的城市

  作为一个典型的移民城市,石河子一向以包容而著称,这恰如河南人的地缘性格。

  石河子市书法协会秘书长、河南老支青仝清夫告诉记者:“河南人应该是这座城市里最多的,但我们并没有比其他地方的人更强势。”

  据他介绍,这座城市非常多样性,融合性也特别强。以饮食为例,维族的烤羊肉、拌面,河南的烩面、馒头,东北的粉条、酸菜等,应有尽有;以口音为例,在石河子街头,你随便说河南话、山东话、四川话等,都没有人拿异样眼光看你,把你当外地人。

  千百年来,多种文化在这座城市里震荡、碰撞。“军旅文化”、“丝路文化”、“民俗文化”、“中原文化”等厚重的文化在这里反复碰撞,形成了石河子别具特色的兵团文化。

  融合性无处不在。据记者了解,在保留豫剧基本腔调不变的前提下,石河子豫剧团也大胆地给传统豫剧注入了新的血液。比如石河子豫剧团主创的《古玛河》,其中就融入了大量的现代民族歌舞,音乐上既有豫剧传统曲调,又有浓厚的哈萨克音乐,还有新疆韵味的口技表演。

  文化的融合,或许将揭开这座融合之城的新篇章。而河南支边小伙子、大姑娘们黑发变白发的过程,也许就是另外的一种融合。  □特派记者黄涛路红文张鸿飞图

1,2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