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人驾车好梦何时圆

  • 2006年10月20日 09:16
  • 来源:大河网-今日安报
  • 记者李向华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ab1020082.jpg

张雪原就是驾驶着这辆车在郑州被交巡警处罚的 (本报资料图片)

  ●核心提示●

  在社会经济发展的大潮中,一直被视为弱势群体的残疾人逐渐以他们的自强不息,创造着个人价值、经济价值、社会价值。他们的成绩既让正常人惊叹,也不断鼓励着其他身有残疾的同胞。在这些特殊的人群中,当他们享受汗水之后的果实、希望驾驶汽车将他们的梦想行驶得更远时,却不得不面对现实的无奈——法律不允许残疾人考驾照,他们不能合法地驾驶汽车驰骋千里。但,一如他们的坚强和努力,在争取更多的理解和平等权利的同时,他们希望立法机关能够从实际出发,与国际接轨,适度放开残疾人合法驾车的法律尺度。

  我们需要有自己的车

  10月11日上午,郑州市经五路上的一家饭店内热闹异常。这里正在举行一场婚礼。而双腿残疾的张雪原的出现,让参加婚礼的人们大开眼界。张雪原在这里订了一个包间,执意邀请几个朋友一块儿吃饭。

  38岁的张雪原从朋友的车上下来,拿出两个板凳放在地上。上身还颇显威武的他即使坐在只有二三十厘米高的板凳上,双脚也仅是刚刚碰到地面。他坐在板凳上,靠依次挪动板凳“走”进饭店。其间,他还接了两个电话,笑声阵阵地和朋友在电话里聊了一阵子。对婚宴宾客好奇的目光,张雪原报以微笑。

  “他是周口市肢残人协会副会长,经营的鹿邑县康利水厂给不少残疾人创造了就业机会,每年有几十万的盈利呢。他最大的特点就是积极乐观,并不断感染着身边的人。大家都很敬佩他。”张雪原的朋友对他如此评价。

  “我6岁的时候从树上摔下来摔坏了腿,做完手术后醒来还笑着向护士要糖吃。”张雪原说,他吃过很多苦后,终于把自己的生意做出点起色。可随着生意的发展,他的业务做到了省内很多地方,他发现自己越来越需要一辆汽车了。“原来,我到哪里出差,先得人送,完了得有人接,要不就得坐出租车,费钱不说,有些地方出租车还不去,太耽误事儿了。有一次,我坐出租车到郑州西开发区办事,当时都不敢让出租车走,那里车很少,他走了我很难再叫到车了,只有让他等着,真不方便。我当时就想,如果自己有辆车该多好啊。”

  在与他的肢残朋友们说起自己的想法时,张雪原发现他的许多肢残朋友也有这样的要求。他到网上一查,发现在全国有更多的肢残者也在发出同样的声音,有些人还组成了自己的论坛,在网上交流。在与一些网友进行一段时间的交流后,张雪原决定一定要买一辆属于自己的汽车。

  无证驾驶被罚千余元

  “2004年的时候,我买了一辆奥拓汽车,经过简单的改装,将刹车和油门加长。之后,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想开着它上路,就来到当地车管部门,希望能办理驾驶执照,却被明确地拒绝了。我找熟人询问,发现按照现有政策根本无法给我办理驾驶执照。无奈,我只好开着‘黑车’就上路了。”张雪原说,他开着车,来往于全国的不少地方。

  由于他开车谨慎,两年时间未出任何事故,但驾驶“黑车”的事实时常让他有些郁闷。去年10月23日至25日,听说“2005两岸三地肢残人驾车神州行活动”车队要经过河南,他专程从鹿邑赶来观看。“当我看到张海迪表演驾车时,很是激动,她是我国第一个被特批驾车的残疾人。看着她,我好像看到了我们残疾人驾车的未来。”

  今年8月13日,张雪原驾车来郑州谈生意时,因无证驾驶领到了一张过千元的罚单。这件事彻底触动了他心底的那份渴望。那天,他因违法变线被交警拦下。交警处罚时惊奇地发现,他竟然是下肢残疾。闻讯赶来的众多媒体让他变成了第二天的新闻人物。“我当时十分配合媒体,一次次给他们演示我如何走路、上车、开车,我的合作是想表明我的态度,我希望我能展现残疾人自强的一面,并且希望他们知道残疾人也有能力安全驾车。”

  交警给他下达了一张1500元的无证驾驶罚单和一张100元的违法变线罚单。“刚开始时,我觉得自己应当有驾车的权利,两年多了未出过任何事故。但,在制度面前,我们的需求变得十分勉强。违法变线我认罚,但无证驾驶的罚单深深触动了我,残疾人就不能有驾车的权利吗?我希望能为残疾人的驾车权利做点事情。”回到家中,张雪原一直在思考此事。

  “十一”过后,张雪原再次来到郑州,并在郑州呆了好几天。“由于身体的残疾,我们承受着种种冷落和艰难,在我们自立自强、拥有了可以开车的条件后,我们希望得到和健全人平等的权利。我想听听更多的声音,也想让更多的人听听我们的声音。”他说。

  接受罚款后继续上路

  36岁的李庆安是鹿邑县远近闻名的标准件经营商,长相英俊,个头适中,与他的蓝色长安站在一起,俨然是一个小有成就的中年男性。然而,他因小儿麻痹落下后遗症,虽然在事业上小有成就,却无法摆脱不能申请驾照的困扰。

  “我做标准件生意做得早,生意越做越大,四五年前就开始驾车了。”李庆安清楚地记得,当年没车时,他去河北进货,要么挤拥挤的列车,要么坐狭窄、颠簸的汽车,中间还要倒车。在清点好自己的货物之后,又要重复这个过程,“回到家,也快要累得散架了”。

  随着生意越做越大,李庆安知道,自己需要一部汽车。

  2001年,在用哥哥的车练习了一段时间后,他买了一辆长安汽车。“当时去车管所问考驾照的事儿,他们说我腿有残疾不能考。虽然很失望,但我知道,如果不借助汽车,我的生意就无法进一步发展。”于是,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李庆安仍然驾车上路了。

  与很多残疾朋友一样,李庆安早已习惯了冷眼与歧视。他说:“我出门在外,不少人发现我是残疾人,就很看不起我,这些我早就不在乎了。我开上了车,虽然对我的事业是个证明,但是白眼依然无处不在。我知道他们嘲笑般的眼神在说,就你残疾人还开车?现在四五年过去了,我一次交通事故都没出过,而且借助汽车的帮助,到哪里都方便了,生意发展得特别好。”

  虽然李庆安对旁人的目光毫不在意,但行驶在马路上,却不得不四处躲避警察的注意。“见了红灯,远远地就停下,怕被拦下,等灯绿了才敢走;能走小路不走大路,感觉跟罪犯似的。”李庆安说,即便如此,也有被交警拦下的时候,“没办法,解释、说好话,然后接受罚款,继续上路”。

  去年年初,李庆安托熟人在车管部门进行了驾车考试,在顺利考过要领驾驶证的时候,车管部门发现他走路不对劲儿。结果,车管部门拒绝给他发证。“汽车改变了我的生活,而我也只能背着无奈上路。”李庆安说。

  那小本本我想了15年

  去年,40岁的王东山四处托人,终于把儿子送到了部队,这总算让他感觉轻松了很多。“不能再上学了,家里没钱,上学只能更穷。”他觉得有些对不住学习成绩很好的儿子。

  6年前,王东山就拥有了自己的大货车,这在当时的鹿邑是一件很了不得的事儿,特别是像他这样曾患小儿麻痹、走路都不太利索的人。“大伙儿都知道,东山家过得可以。”说起那段日子,王东山很是怀恋,“我虽然双腿有些残疾,但早在15年前我就对汽车特别感兴趣,想着去找个培训点学习。可一连找了两个,他们看我腿有残疾,都不肯收。我也不泄气,又找了个司机师傅,跟着学,很快就学会了。之后,我就四处给人开货车,那时候干这个的少,钱很好赚,结果干了几年,我干脆自己买了一辆。”

  也许正是因为腿部的残疾,王东山特别喜欢开车到各地,觉得那是别人给钱让他旅游,哈尔滨、重庆、郑州、上海……能看到好多风景。虽然他的驾驶技术很过硬,但因没有驾驶证,出行的时候,老板每次都让他坐在副驾驶位上。“没有警察的路段,我开;有警察的路段,别人开。工资当然也低一些,别人两三千,我一千。这也是促使我买车的原因之一。”

  但,买车后的王东山发现事情并不如自己想象的那么顺利。“原来是别人雇我开车给我钱,可因为没有驾照,我只能雇别人开车给别人钱。而且,现在各地对交通安全很重视,有时候,我自己驾车时难免被查到罚钱。”

  一年半的时间,王东山家的生活反而越过越穷了。妻子忍不住劝他:“把车卖了吧,不卖更是个负担。”经过一夜痛苦的思考,第二天,王东山把自己的货车仔细擦了一遍,贴出了转让告示,转手把车卖了。

  没有了车,加上货车行业的竞争加剧,虽然王东山是远近出了名儿的无事故驾驶员,但还是没人敢雇用他。王东山只能靠打些零工过日子,生活很拮据。

  “我可是以开车养家,因驾照返贫的。那个小本本,让我想念了15个年头了!”说到这里,王东山泪眼蒙 。

  □安报记者李向华

ab1020092.jpg

在“2005两岸三地肢残人驾车神州行活动”中,中国残联副主席张海迪驾车走在最前面 (本报资料图片)

  ●核心提示●

  2004年9月,公安部颁发《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公安部71号令)。其中,在便民规定的第十一条写道:允许左下肢残疾的人员考领小型、微型自动挡载客汽车驾驶证。也就是说,只要右腿健全,肢残人就可通过在驾校学习、考试,拿到自动挡汽车的驾驶执照。2005年10月底,“2005两岸三地肢残人驾车神州行活动”车队经过河南时,两岸三地的肢残代表为残疾人驾车权利而高声呼吁。

  残疾人驾车之需要

  几十年前,我国残疾人只能蜗居家里,最多只是靠着拐杖辛苦地做些短途行走。后来,在电瓶车的帮助下,他们的活动范围变得广阔起来。上世纪80年代中期,被称为“移动轮椅”的残疾人代步专用机动摩托车进入了中国残疾人家庭,他们的活动半径终于靠近了健全人。

  然而,多年以来,残疾人的交通工具只定位于代步工具的角色,排气量为50CC以下,并且作为非机动车管理。记者从河南省残疾人联合会了解到,目前,我省纳入管理的“移动轮椅”有1万辆左右,郑州市内有300多辆。而由于社会需求的增加,在今年12月以后,新修订的“移动轮椅”标准将开始实施,到时候,“移动轮椅”将会增加50CC至150CC排量的产品。

  在“移动轮椅”不断进步的同时,汽车已进入了寻常百姓家庭,同时,也让部分自强不息、有作为的残疾人有了驾车需求。

  2004年9月,因双腿残疾无法办理驾照的周口市肢残人协会副会长张雪原得知公安部颁发《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允许左下肢残疾的人员考领小型、微型自动挡载客汽车驾驶证后,抱着一丝希望找到车管部门,要求办理驾驶执照,却被拒绝了。虽然张雪原没能申请到驾驶执照,但公安部的此规定仍让众多左腿残疾人士感到获益。媒体也不断报出信息,广州、北京、武汉、天津、西安……两年的时间,虽然各城市受益人群最多不过几十人,但此政策体现的人文关怀依然得到了众多残疾人士的赞赏。

  郑州现有残疾人30余万,其中肢残人3.6万左右。10月17日,记者从郑州市车辆管理所了解到,两年时间,郑州市考取此特殊驾照的肢残者还不到10人。但今年,驻马店市有十几人一同获得此驾照,他们集体购买了QQ汽车。

  这让一批不符合此条件而又想驾车的残疾人感到羡慕,同时又生出许多无奈。在一个名为“轮椅人生”的残疾人论坛上,一网名叫“无翼天使”的网友郑重地告诫无证驾车的残疾人朋友:“无证驾驶,一旦出事故,保险公司不会赔付,哪怕不是你的责任,但因你无证驾驶,你只好负全责——这是最大的隐患。”他提醒论坛里非法驾车的战友们千万注意安全!

  战战兢兢,成了众多无证驾车、无奈驾车的残疾者的共同心理写照。

  残疾人驾车之争议

  说起残疾人驾车,不少市民对此抱有质疑的态度。有着近10年开车经验的李先生说:“他们在生活中照顾自己都有困难,驾车的时候能行吗?能不能快速反应?车出了故障怎么办?”

  一些交巡警也表示有同样的担心。张雪原在要求办驾照时,受到不止一个交巡警的质疑:“你说你开车两年都没出过事故,你能保证永远不出事故吗?”张雪原笑着反问:“你,包括其他健全人,谁能保证永远不出事故?我能保证的是我一定会比你们更加小心。”

  有资料统计,世界上残疾人驾驶汽车的安全性是最高的,例如在中国香港,残疾人驾车的事故几率几乎是零。中国残联的有关人士分析,这其中原因一是残疾人身体一部分机能的损害造成了另一部分机能的高度发达,二是伤残的痛苦经历使他们有比健全人强烈得多的自我保护意识。

  残疾人驾车之关注

  早在1999年的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上,一则《关于准许残疾人驾驶汽车》的提案就曾引起各方的注意。紧接着,在全国人大会上,这个提案又以建议的形式提出,受到更为广泛的关注。人们开始意识到:原来,中国的残疾人没有驾驶汽车的权利!

  为了争取残疾人共同的驾车权利,中国残联、社会各界都在努力着,公安部关于准许左下肢残疾者申请驾照的措施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出台的。

  张雪原也许不知道,当他今年8月14日因无证驾驶登上各大报纸的头版时,郑州市残联和郑州市肢残人协会有关人士为此专门进行了一个非正式的交流会。在交流会上,他们一致认为,交巡警作出的处罚是合法、合理的,但残疾人需要更多的理解和机会。

  10月17日上午,说起残疾人驾车的事情,省残联组联维权部吴明生部长感触颇多:“很早就在关注这个事情。据我了解,作为试点,沈阳是我国唯一一个单下肢、双下肢残疾都可以领取驾照,驾驶机动车的城市。同时,对于残疾人所驾驶的机动车标准,他们也在尝试着进行制定,其他一些城市也在放宽对残疾人驾车的限制。他们能吃这个‘螃蟹’,让我们感到羡慕,同时也感到振奋。虽然残疾人驾车的比例不高,但残疾人驾车的权利一定应当得到保证。现在,社会对此给予这样大的关注让我们看到了希望。”

  残疾人所驾车辆之标准

  按照《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只允许左下肢残疾、右下肢健全的残疾人考取自动挡车辆驾驶证并驾驶自动挡汽车,而机动车是不能随便改装的,它必须符合GB7258国家机动车技术安全标准,才能上路行驶。当残疾者在关注驾照的同时,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同时出现,双腿残疾、右腿残疾者如果要驾驶机动车,他们所驾驶的机动车必须进行改装,而这就需要一个新的残疾人驾驶汽车附加装置标准,以及制造符合其标准的汽车厂家。

  今年9月20日,全国汽车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秘书处在网上张贴的名为《关于肢体残疾人驾驶汽车的操纵辅助装置》(以下简称《辅助装置》)及“征求意见函”被残疾人广泛转帖。意见函称,国家标准《辅助装置》已向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申报了标准立项,虽然尚未正式获得标准委立项批准,但目前已完成该标准的征求意见稿,为此将该项标准的征求意见稿在网上广泛征求意见。

  一名网名为“不死鸟”的双腿残疾者兴奋地留言说:“我没有车,但有开车疾驰的梦想,有了这个标准,我更加有了赚钱买车的动力。”吴明生部长认为,《辅助装置》标准的出台,意味着残疾人驾车的脚步会越来越快。

  而早在2001年,西安市一家厂商就开始汽车手动驾驶装置的研制,如今,产品已经十分成熟。西安市残疾人用品开发服务中心的曹经理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与我们合作开发的厂商,已经将其汽车手动驾驶装置研发得十分成功,为实现更多残疾人驾驶汽车创造了可能。而一旦国家相关政策出台,等于给中国的残疾人‘再生’了两条‘腿’,残疾人的生活会因此变得更加丰富多彩。我们相信,这一天一定会到来。”

  残疾人驾车

  之期待

  据报道,2005年12月,在广东省残疾人驾驶培训基地视察的中残联协会处的处长郝尔康说,残疾人汽车辅助装置已经研制开发出来,从某种意义上说,肢残人士获得驾驶权技术上没有问题,只等政策。中残联将争取在2008年之前,让非右下肢肢残人士实现开车梦。

  “2005两岸三地肢残人驾车神州行活动”车队经过河南时,张海迪对残疾人朋友的话语时常萦绕在拥有驾车梦想的残疾人耳边:“政策总是一步一步放开,我们都在为此努力,不远的将来,会有更多的残疾朋友加入驾车这个行列,残疾朋友们,耐心一些。”

  “2008奥运会后就是残奥会,我希望到那个时候,我能拿着驾照,开车到北京,做些公益的事情,向世界展示中国残疾人的风采。”张雪原说。

  ■相关链接

  目前,很多国家都已不禁止残疾人驾驶汽车,包括印度在内,也不禁止残疾人驾驶汽车。

  在许多发达国家,残疾人可以根据自己的身体状况在车厂订购汽车,先进的汽车技术已经使其操纵系统能满足肢体重残人的需要,让完全没有腿的人也能坐在轮椅上驾驶汽车。

  在香港,残疾人使用的汽车和健全人是一样的,只是在操纵控制系统的部分加装了一套方便残疾人驾驶的特殊装置,一般车行都有这项业务。当你选中汽车后,便将自己肢体情况的详细参数告诉车行,车行便会将车改装到你满意为止。而在香港的驾校中,也特设了专对残疾人的培训,残疾人也可以自己学会驾车后去驾校考试。为了自助,香港还成立了残疾人汽车驾驶协会。

  香港和许多国家的公共场所都设有残疾人的专用车位,这种车位离出口是最近的。  □安报记者李向华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