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过激受害者终成罪犯

  • 2007年01月19日 14:47
  •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生活中,我们每个人都可能遇到困境,都可能需要去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本案的主角是一个到城市打工的外来务工人员,他本是一个受害者,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他向有关部门发去了虚假恐怖信息。但是,越过法律这条底线,他受到了严惩。

  案件回放

  因工致残维权不成走极端

  2006年7月31日,郑州市的两个机关同时收到一封匿名信,写信者称,自己因工伤与公司在医疗费用方面发生了纠纷,希望市领导帮助解决问题,否则将会在某法院、某派出所、某商场安放炸弹。就在有关部门对此事着手调查时,又一封匿名信出现了。写信者称,他已在某法院、某派出所和某商场等六处安放了炸弹,如果再不按照其要求解决问题就引爆炸弹。

  案情重大,警方一方面紧急通知有关单位,并组织人员对信中提及的六处地点仔细排查,同时很快查清了匿名信的出处。一名叫侯新朝的男子很快进入警方的视线之中。2006年8月24日,侯新朝被公安机关抓获。经审讯,侯新朝对投寄匿名信的事实供认不讳,但同时声称自己根本未在任何地方安放炸弹。

  侯新朝为什么要谎称自己安放了炸弹?他要求解决的究竟是什么样的纠纷?事情还得从2004年说起。

  侯新朝,男,1964年7月5日出生,大专肄业。2004年,为了养家糊口,他从汝州老家来到郑州打工,不久就在郑州市城东路某家政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05年8月25日,侯新朝受公司指派到一家幼儿园做保洁,在他爬上梯子准备揭去墙上壁纸的时候不慎摔落下来,当场昏迷。后经医院诊断,侯新朝髋骨脱臼,造成膝盖骨骨折,盆骨粉碎性骨折,伤势非常严重。为了治病,侯新朝花光了所有的积蓄,然而他的腿还是留下了残疾。为了能够继续治病,侯新朝找到公司老板,希望能够给予自己一定的补偿,然而老板的态度让他始料不及。据侯新朝回忆说,当时不仅老板表示不会给一分钱的补偿,老板的丈夫还不由分说把他打了一顿。侯新朝非常气愤,万般无奈,他决定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此事。

  侯新朝先到有关部门要求做工伤伤残鉴定,然而由于他没有公司出具的证明,鉴定无法做出。侯新朝说,因为当时无法拿到工伤鉴定,他决定直接到法院起诉家政公司要求经济赔偿,但因为此事没有经过劳动部门的仲裁,法院没有受理此案。随后,当侯新朝再次找到公司准备协商的时候,却意外地发现家政公司已是人去楼空。遭遇这一连串的碰壁之后,侯新朝无法接受,于是决定另辟蹊径解决此事。于是,就有了匿名信事件。

  2006年8月24日,侯新朝因涉嫌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被郑州市公安局管城分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6日被依法逮捕。随后,被郑州市管城区人民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

  是否犯罪法庭审理成焦点

  管城区人民法院受理此案后,依法进行了公开审理。

  公诉方认为,被告人侯新朝编造爆炸威胁恐怖信息,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其行为触犯了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以编造虚假恐怖信息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对于公诉方的指控,侯新朝表示,自己是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写的书信,没有对企事业单位和个人造成严重的影响,这只是向上级反映情况的书信,因为此前他在法律书上没有看到这款罪名,也没有想到有这样的后果。

  在随后的法庭调查中,公诉人出示了被告人陈述、书信、相关单位的情况说明,以证明侯新朝的行为造成的严重后果。其中,某商场提出,为排查此事件给大厦全体员工心理造成了伤害,因人员疏散顾客流失经济损失10万元,直接影响大厦的正常经营工作造成经济损失20万元,同时大厦中的几家店铺因排查需要停业半天造成经济损失30万元。

  对于这些损失证明,侯新朝及其辩护人认为,证据是由单位自己作出的不能够予以采信。

  公诉方提出,被告人侯新朝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本可以通过合法途径寻求解决,但是他选择了一条通往犯罪的道路,令人惋惜。希望侯新朝能够吸取教训成为守法公民,也希望此案能引起各界重视,进一步完善打工人员合法权益的救济途径,加强依法维权的理念教育,避免类似事件的发生。

  被告人侯新朝在自行辩护中称:“首先我承认,我有一定的过错,过错就是言语过激,不应当以危险爆炸物品来威胁政府,这是事实,但是出于我的内心,是想政府、人大有关领导协助把我的问题解决了,这是我的最终目的。至于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我没有考虑到。但是就公诉方指控我所犯罪名来说,我认为我投的是书信,并不是到处传播的。像我这样的残疾人走路还走不稳,我会去安装炸弹这些危险物品,有这可能没有?我的书信只是向政府表明我的态度,表明需要政府帮助我解决问题,并不是以某种形式威胁政府,根本就不可能会造成什么后果。”

  辩护人随后发表意见说,被告人本身是一名受害者,治病花了几万元钱,其家里条件非常困难,没有妻儿,只有老母亲,他确确实实是弱势群体。对控方指控被告人犯编造虚假恐怖信息罪,他认为,被告人应该不构成犯罪,这只能算一个治安案件,从法庭调查包括控方举证来看,这些证据未说明有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后果。因此,对被告人处以行政处分比较恰当。至于编造虚假恐怖信息罪,侯新朝主观上是有故意,但是客观上没有造成危害结果,也没有严重扰乱社会秩序。

  对此,公诉人指出,由于被告人侯新朝所编造的虚假恐怖信息,使本案中相关单位的办公、经营受到了严重影响,这些已经是实实在在造成的危害后果,法庭应当予以认定,因此被告人的行为符合我国《刑法》所规定的编造虚假恐怖信息罪的构成要件,构成犯罪。

  在最后陈述中,被告人侯新朝表示,希望法庭能根据实际情况,对其依法从轻、减轻或免予处罚。

  扰乱秩序一审判处两年刑

  经过近两个小时的法庭审理后,合议庭当庭对案件作出一审判决,法院认为,被告人侯新朝采取以书写匿名信的方式,并向郑州市有关部门两次投放匿名信声称有炸弹,在客观上造成了一种恐怖的社会效应,对社会有一定的危害性,其行为已经构成编造虚假恐怖信息罪。我国《刑法》规定,对编造虚假恐怖信息罪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可以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对于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本案被告人侯新朝在归案以后如实陈述了犯罪事实,认罪态度较好,法院酌情从轻判处两年有期徒刑。

  律师说法

  何为编造虚假恐怖信息罪

  丁瑜(《走进法庭》节目主持人):什么是编造虚假恐怖信息罪?我国法律对此罪是如何规定的?

  刘朝旺(河南裕达律师事务所主任):

  编造虚假恐怖信息罪,是我国《刑法》修正案(三)新增的一个罪名,属于《刑法》分则第六章妨碍社会管理秩序罪第一节扰乱公共秩序罪中的一种犯罪。

  依据法律规定,所谓编造虚假恐怖信息罪,是指编造爆炸威胁、生化威胁、放射威胁等恐怖信息,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本罪侵犯的客体是正常的社会秩序;客观方面表现为编造爆炸威胁、生化威胁、放射威胁等恐怖信息,制造恐怖气氛,扰乱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的秩序,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医疗、教学、科研等不能正常进行,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犯罪主体是一般主体;主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故意编造恐怖信息。行为人的主观目的不影响本罪的构成。

  对编造虚假恐怖信息罪如何处罚

  丁瑜:我国《刑法》对编造虚假恐怖信息罪的量刑是怎么规定的呢?

  刘朝旺:依据我国《刑法》修正案(三)第八条的规定,投放虚假的爆炸性、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编造爆炸威胁、生化威胁、放射威胁等恐怖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恐怖信息而故意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而所谓“严重后果”,通常是指造成了有形的物质和无形的智力成果、社会利益和政治利益等诸多方面的严重损失。其中,“物质损失”包括因犯罪行为而停产、停业等造成的经济损失,其严重程度以造成损失的数额为标准。“无形的智力成果、社会利益、政治利益损失”是指犯罪行为致使以社会利益、政治利益为宗旨的社会组织及其他不直接从事生产经营活动的社会组织如各政党、工会、妇联和学校、科研机构等无法工作而造成的无法精确计算的损失。对于这类损失是否严重,一般可从扰乱行为的手段、持续时间的长短、因无法工作直接延误的工作事项的重要程度、损失是否可以弥补等方面把握。

  编后

  侯新朝,无疑令人可恨又可悲。恨的是,他的匿名恐吓信在社会上造成了如此的恐慌和损失。悲的是,在这个他为之付出劳动、汗水甚至健康的城市,却未能为他因工致残而讨个公道。侯新朝不是没有通过法律途径去维权,可屡次碰壁。是法律不完善吗?如果当初侯新朝的维权途径能顺畅一点,有关部门能积极一些,有人能帮他一下甚至提个醒儿,事情可能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结果也不会是这样的。  □韩茹赵北梁刚文宋增锋王方图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