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过年:去难留也难

  • 2007年02月13日 08:58
  • 来源:大河网-河南日报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临近春节,郑州市老107国道两边等车回家的民工一天比一天多。

拿到工资好回家。  陈更生 摄

过年不回家,继续在城市打拼的农民工。

  核心提示

  小年一过,春节就要到了。常年漂泊在外的农民工,有的在打点行装,准备返乡与亲人团聚,了却一年来的无尽思念;有的无奈地选择留守,蛰伏在他们终日为之流汗、熟悉而又陌生的城镇里,迎新祈福。日前,记者来到郑州市的几家建筑工地,聊起过年的事,农民工们有着太多沉甸甸的感受。

  回家的路,承载了太多的沉重

  在郑东新区的一个建筑工地,39岁的王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一再恳求不要写真名,也不要把自己老家的地址写得太清楚。他说咱们中国人的传统习惯是报喜不报忧,你要把俺的伤心事刊登在报纸上,万一老家的亲人看见了,就多一分伤心、多一分牵挂,那多没意思呀!

  “我的老家在嵩县德亭乡一个偏僻而贫困的山村里。10年前,新婚不久就来到郑州一个建筑工地打工。10年来,我跟着老板转战郑州数个建筑工地,慢慢从一个干体力活的苦力逐步变成了掌握一定建筑技术的‘技工’,工资也从当初的600元上涨到现在的1200元。”

  “自己出来一年后,妻子生了一个女孩,按农村的传统,女孩不算孩,3年后,妻子又生了个男孩。后来,大妞到了上学的年龄,小学离村有3里多,孩子上学远不说,放学回家后没有人能辅导。我老婆小学还没毕业,文化水平低不说,还要照顾老人,忙家里的农活,没办法。”

  “2003年,我在郑州市东韩砦赁了一套一室一厅的房子,老婆把小儿留在老家托父母照看,带着大妞来到了郑州。建筑公司老板托人到区教委说说情,把大妞送到附近一个小学上了学。后来,一个在省直部门工作的老乡看我的日子过得紧巴,就介绍我老婆到一家物业公司做清洁工,月工资450元。不管咋说,俺两口都算有了工作,还真不赖。”

  说起过年,王东的神情显得有点凄然。他说:“在外边辛辛苦苦干了一年,到春节谁不想回家和老人孩子团聚团聚呀。可是,回家的路很艰难。这几年每逢春节,为筹措资金,购买车票,俺两口都要准备、盘算很久。回老家过年成了一年中最沉重的负担。”

  王东算了一笔详细的家庭收入支出账。两口子月收入1650元。支出:房租每月(含水电费)300元;生活费每月(大多数时间小王在工地吃饭)200元;孩子的学杂费、零花钱等100元;其他杂支150元(三口人一年几乎不添置衣服)。凭着一分钱掰成两半花的节俭,两口子每月可以积存900元左右。一年中还要给父母寄回2000元的生活费(主要用于购买化肥、农药、种子、浇地水费及父母、儿子的生活费、医疗费等),除去这几项开支,算下来王东两口子一年可以节余8000元左右。

  谈到回家过一次春节的花销,王东说:“越是到了年关,车票不好买不说,还不停地涨价。俺三口人的来回车费大约是300元,给双方老人买年货,过年费每家按300元计,又是600元。春节期间自己家的花费约200元。给近亲的晚辈掏压岁钱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王东说:“我们俩的兄弟姐妹都多,算下来一个春节光压岁钱就得500多元。这几项硬支出加起来大概得1600元,相当于俺两口一个月的纯收入。要是不回去过年,起码可以节约1000元。可是人不能光为了钱活着,老家上有老,下有小,咱出来打工不就是为了他们吗?想到这儿,再艰难也要回家过年去!”

  小王说:“别的地方不清楚,光我们建筑工地上常年为回家过年发愁的工友就有几十号人。”说到这里,小王一声叹息:过年难啊!

  留守城市,孤寂和自卑的阴云挥之不去

  与王东不同,28岁的张里已经3年没有回老家过年了。

  张里的老家在商城县。张里说你就不要问俺是哪乡哪村了,反正俺那里是大别山区,俺村与安徽省就隔一条小河。

  张里在郑州打工已有7年。张里说自己有木工手艺,刚开始来郑州的时候,是跟着一个湖北的小老板搞装修,后来由于种种原因跳了几次槽,但都没有离开装修这一行。几年来自己每当装修完一套新房和主人告别,回到自己和工友们合租的简陋出租屋时,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前年张里的一个老乡在郑州开了一家涮羊肉店,张里就把老婆从老家接来到饭店里当了勤杂工。为了生活方便,张里从工友那里搬了出来,两口子在胜岗租了一套小房子。张里说俺两口的梦想是勒紧腰带干几年,在郑州买一套小一点的二手房,把户口转过来,落户郑州。为了这个目标,俺一直没有要孩子,也一连几年没回老家过年。

  在张里看来,过年留守郑州不仅免除了车马劳顿,还能节约下来一笔不小的开支。可是,留守的滋味也不好受。“第一年在郑州过春节怕老婆寂寞,节前我特地花300多元买了一台旧电视机,还按老家的风俗置办了一些年货。年三十晚上两口子围着被窝看电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醒来时已是初一的早晨。真正感到难受是从大年初一开始的。先是感到家里太冷。平时工作忙,半夜回到家里又困又乏,躺在床上就睡着了,也不觉得冷。可初一没事,屋里没有任何取暖设施,坐在那里冷得不行。看着房间里残破而又简单的家当,鼻子一酸就要掉下泪来。为了让老婆开心,我跑到自助银行取了400元钱,回家一拉老婆的手:“走,逛商场去,咱也去潇洒一回!”

  说到这里,张里苦笑了一下:“初一上午,俺两口子从花园商厦到紫荆山大楼,从丹尼斯到金博大一家一家地逛,商场里的人流就像赶大会,看着城里人笑逐颜开地疯狂购物,自卑得俺心里发烫。相比之下,俺口袋里的那点钱是多么的寒碜。老婆想买一双皮鞋,看看这双嫌贵,看看那双打7折也得300多元,转了一天,口袋里的钱捏出了汗也没舍得花出去。400元虽然不多,可那是我老婆一个月的工资呀!我劝她还是到银基商贸城买吧(是个批发市场,商品价格便宜)!老婆表情木呆却又坚定地说:我想再去试试,反正试穿不掏钱……”

  从商场里出来,走在金水大道上,张里感受到了从来没有过的孤独和自卑。老婆含着泪对我说:咱俩就像被狂风卷来的枯叶,虽然落在城市的角落里,但我们没有根,这里不是我们的家。

  大年初二,俺俩骑车到黄河边的荒滩上坐了一天……

  “关爱农民工是构建和谐社会的必需”

  王东和张里的年关处境,是千百万农民工的缩影。

  河南省社科院副院长喻新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农民工是一个特别需要关爱的困难群体。他们在城市工作,却又很难融入城市生活;他们为城市发展创造了财富,提供了便利,却又处于城市生活的边缘,不能享受市民的待遇。所以,关爱农民工既是全社会的责任,也是构建和谐社会的必需。

  记者看到,这些年来,每到过年,关于农民工的话题就会多起来。在河南省的不少县市,帮助农民工讨薪,帮助返乡农民工统一购买车票,地方政府租车接农民工返乡过年的报道屡屡见诸媒体。郑州、洛阳、开封等市的工会、社区团体等部门,也在积极组织各种关爱活动,尽可能帮助留守城市的农民工过一个欢乐、祥和的新年。

  喻新安就此评论说,近年来政府和各界的努力让人看到了农民工境遇好转的前景,但要真正让农民工融入城市欢乐的大家庭中,还有很长的路要走。③13  (新华社供本报特稿)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