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单亲家庭新年大聚会

  • 2007年02月16日 08:40
  • 来源:大河网-河南商报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活动现场两个孩子依偎在一起  商报记者杨东华/摄

  活动中提出多项解决单亲家庭问题方案,单亲家庭活动有望越来越多

  2月1日,读者周女士致电本报提议:别人都要过年团圆了,我们单亲家庭能不能也来一个大团圆?

  接到提议后,本报对此刊发“单亲家庭一起吃团年饭”的系列报道。出乎意料的是,短短一周时间内,报名家庭有400多个,30多家酒店愿为聚会提供方便。郑州市首次单亲家庭聚会成了读者关注的焦点。

  看似偶然的背后,蕴藏着必然。根据郑州市民政部门的统计数字,去年郑州市每天有18个家庭宣告“解体”,照此推算,全年至少有5700多对夫妻分手,每年都会产生数千个单亲家庭。随着单亲家庭越来越多,子女教育、家庭重组等问题日益凸显,为他们提供一个沟通、交流的平台也显得更为重要。从筹备到成功举办,聚会热闹之余,也为如何帮助单亲家庭作了一次有益的尝试,其中积累的一些有益经验,更值得总结和推广。  ■商报记者李书衡望开源/文杨东华/图

  [活动延伸·共性]

  “离婚后很难找伴”

  今年31岁的张玉显得很年轻,曾经有几位男士对她示好,但知道她是单亲妈妈后都退缩了。张女士自己对婚姻也不抱什么幻想,离了一次婚,什么都看开了,

  张女士说,现在觉得自己活得很好,但离婚后想找一个没有带着过去生活痕迹的人,实在太难了。身边那些年纪相仿的再婚朋友,十个有九个都不幸福,他们新找的爱人基本上都有过婚史,夫妻双方几乎都有各自的孩子。现在的孩子,都是独生子女,大多任性、自我得很,与孩子的关系稍微处理得不好,就很容易引发家庭矛盾。

  “似乎有一个潜规则,一个人离婚之后就被从‘常态的婚姻’中淘汰出局了,从此只能在相同的人群里找。而这样的一个人,接受别人和被别人接受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在接受采访的12个单亲家庭中,持类似“离婚后很难找到适合自己的人”观点的,有8个,占2/3。

  “为了女儿,不想再婚”

  在采访中发现,单亲家庭总体上常以女性为主,这些女性一般学历较低,年龄在30~45岁之间,谋生能力有限,并且孩子多处于读书阶段,经济十分困难。

  隋晨对爸爸的记忆是模糊的,在她1岁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隋晨的妈妈学历不高,离婚后她意识到如果没有一技之长,任何人都是依靠不住的,“隋晨三岁的时候,我每天抱着她在阳台上唱歌,有时候一练习就3个小时。”

  现在,隋晨是妈妈的精神支柱,不到十岁的她,不论走到哪里参加比赛,都要把感谢妈妈的话放在嘴上。

  “我从没有想过再结婚,我怕女儿将来因为我的婚姻受委屈,我们娘俩这辈子就相依为命了,任何困难也难不住我们。”

  和隋晨妈妈有同样想法的,在12个接受采访的单亲家庭中,有6个,占半数。

  离婚后最受伤害的是孩子

  不久前,本报曾报导过单亲家庭的小孩贝贝,在父母离异后跟爷爷奶奶生活,为了要钱去上网,把家里所有能卖的东西挥霍一空,没有东西可以卖的时候,他押着爷爷出去借钱。

  在贝贝十三岁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之后,双方都对他的抚养推卸责任,致使他养成了不少坏毛病:逃学、旷课、吸烟、喝酒等。知情人说这个小孩本质不坏,变成现在这样子,主要是没有人来关心他、帮助他。

  像贝贝这样的小孩在学校里并不少见,郑州市某中学的张老师说,在他们学校单亲家庭的学生占学生总数的19%,其中某一班中,单亲家庭学生比例竟高达34%。这些孩子,由于父母离异,情绪受到影响,加之学习情况无人过问,学习成绩普遍受到影响,与社会上不良青年整天混在一起,抽烟,喝酒,敲诈同学的也大多出自单亲家庭学生。

  [活动延伸·个案]

  单亲母亲:“儿子为什么不理解我的苦心”

  参加单亲家庭联谊会的一姓秦的母亲告诉记者,“儿子十三岁时,我跟丈夫离婚了,孩子判给了我。这孩子原来就不怎么爱说话,和他爸离婚后,他说话就更少了,没事就在房子里玩电脑,上网,要不就跟同学煲‘电话粥’。”

  “我每个月只有不到1000元的收入,可他买一双鞋都要八九百元。”秦妈妈伤心地说。“为了让儿子能够生活得更好一些,我除了做单位的工作,还去外面做了几份兼职,每天都是很晚才回来。但孩子对我为他做出的种种牺牲都习以为常,甚至认为是理所当然。”

  “为什么我为儿子付出这么多,他就不能理解我这个做母亲的苦衷?”

  单亲孩子:

  “父亲根本不知道我想要什么”

  刘先生和妻子在儿子宁宁六岁的时候离婚。遭遇父母离异打击的宁宁并没有在母亲身边享受到多久的母爱,母亲在他小学5年级的时候因病撒手人寰。从此,宁宁又回到了父亲的身边。

  父子间的相依为命原本对刘先生来说是一种生活的寄托和希望。但没想到,父子同在屋檐下,却开始越来越疏远。“儿子从小就很内向,再加上母亲早逝的缘故,话越来越少。我也总想爷俩能够好好聊聊,但是儿子的冷漠让我心寒。”

  记者采访了刘先生的儿子宁宁,他对记者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父亲根本不知道我想要什么。”

  在宁宁看来,父亲能给他的似乎只有生活的基本需要。“我去年10月份过18周岁生日,父亲根本没有想到,生日是在没有父亲的祝福中平淡过完的。”

  宁宁说,他感到内心很孤独,渴望拥有一个可以交流的真朋友。“从小到大,我的朋友不是很多,即使有也主要在交流网络游戏什么的,我的家庭情况,我的内心想法我从来不愿意告诉他们,因为可能说了也不会解决些什么。”

  [活动延伸·声音]

  民政官员:“一边办结婚,一边又办离婚,悲喜交加”

  采访郑州市金水区民政局陈主任的时候,她正在忙:“明年都说是寡妇年,所以赶在今年结婚的人特别多,这一个上午来办理结婚的就有几十对了。”听说记者向她了解离婚的问题,陈主任说:“每天一边办理结婚,一边又办理离婚,悲喜交加。”

  人们对离婚已不再大惊小怪、不再另眼相看了,“既然夫妻在一块儿没有幸福感,反而都痛苦,离了倒好。”陈主任总结一下,目前,婚姻破裂的因素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是“婚外情”影响,二是性格不和,三是家庭环境的影响。

  [活动延伸·反响]

  一个电话引发的聚会

  联谊会一直持续到21时,还有很多单亲家庭不愿离开。当时给商报打来热线的周女士在发言时说:“这是她5年来,过得最快乐的一个春节,她将永远记着,商报和省妇联携手举办的,这个令她难忘的单亲家庭联谊会。”

  参会的张爱州,激动之余写下了一句话“商都单亲首度一堂度佳节,终生难忘。”她认为,今后每年最少要举行两次这样的活动。

  在活动现场,不少单亲家庭提议,一定要把以前提到的单亲网站、单亲家庭俱乐部等建立起来。这样一来,单亲家庭不但可以经常交流,可以互帮互助,就连对孩子的教育,都可以交流经验。

  河南省妇联儿童部的王喜云部长希望,以后类似的活动应该经常举行,只要对单亲家庭有益,只要对单亲家庭孩子的成长有利,都可以借鉴。

  尽管现在社会上也有单亲家庭聚会,很多都打着商业的旗号,不是真正为单亲家庭服务。省妇联和商报这次从纯公益方面,免费为广大单亲家庭举办这次活动,应该是成功的。以后,可以在这方面的公益活动上,想出更好的方法,比如建立网站、成立俱乐部等形式,为单亲家庭多作贡献。

  [活动延伸·经验]

  皇冠花园生日酒店的吴宇说,她没想到这次联谊会这么成功,无论从前期策划,还是后期实施,都可以说是超出了她的想象预期。

  刚开始时,她以为只有很少的单亲家庭参与,从没想到会有那么多单亲家庭报名。这说明,单亲家庭日趋增加,已是一个十分严重的社会问题。

  这次活动的成功,说明方法对路。她这里有场地,以后可以经常在这里举办类似活动,她都可以免费提供场地。现在已经是春天了,下一次活动,可以把单亲家庭的成员拉到大自然中,感受春天的气息。

  她建议,应该成立会员制度,建立档案,成立一个松散型的组织,让单亲家庭聚会定期化、经常化。

  嘘,人家正演节目呢!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