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城汤家坪钼矿开发谜局

  • 2007年03月02日 09:28
  • 来源:大河网-河南日报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汤家坪钼矿附近的村民对开发钼矿忧心忡忡。

远远望去,钼矿区的规划痕迹清晰可见。

  核心提示

  近日,本报接到读者来电称,商城县即将进行汤家坪钼矿开发,会对环境造成不利影响。记者前去调查后发现,汤家坪钼矿开发一波三折,且争议不断。

  1月8日,项目业主河南金达矿业有限公司已驻扎矿区附近,尽管开采的相关手续还没有完全批下来,但公司的积极动作显示了开采势在必行。

  2月25日,河南金达矿业有限公司有关人员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说,驻矿区的办公场所已经开通照明电,开采矿区的准备工作正有序进行。

  开采钼矿是否会毁掉山林?尾矿有毒废水是否会泄漏造成污染?在钼价一路攀升的情况下,保留绿水青山还是挖开“金山银山”?这似乎是一个难解的结。

  钼矿开发一波三折

  去年年初,一则新闻引起了公众的注意:信阳商城县汤家坪发现大型钼矿,矿区估算蕴藏钼矿石量10430万吨、钼金属量12.35万吨,平均品位0.1%,达到大型钼矿床规模。

  当地很快就迈开了开发钼矿的步伐。2006年初,紫金矿业集团公司就宣布,与信阳第三地质队及信阳达源公司共同成立一家合资经营公司——河南金达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达公司),主要从事开发河南汤家坪钼矿。

  去年4月18日,信阳市主要负责人到商城县召开现场办公会,要求加快汤家坪钼矿开发工作的进度。此后,信阳市政府督查室不断督查各相关部门落实情况,并为此发了10余期《商城汤家坪钼矿市长现场办公会议落实情况督查通报》。

  2007年1月8日,金达公司迁入新址——汤家坪乡香子岗村委大院内办公。除了租用村委的部分房屋外,公司在大院里还搭建了一排临时简易房,供指挥部各个部门使用。由于刚刚搬迁,这些临时房里还没有通电。

  “这些都是暂时的,未来将在那个山头上建立办公楼和职工宿舍楼。”1月9日下午,公司办公室副主任徐公权告诉记者。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指挥部要做的事情很多,联系有关部门搭建工业用电专线,向移动公司申请成立一个信号发射塔,还要修建一条用于外运钼矿石的公路。

  表面上看,钼矿投产指日可待。然而,记者近日从有关部门获悉,商城县钼矿开发的进展并不顺利。

  要开矿,金达公司必须拿到由省环保局审批通过的环境影响评价报告、省发改委发放的项目核准书以及省国土资源厅发放的采矿证。“目前不能确定什么时候能办齐这些手续。”徐公权说。

  商城县有关部门对此不愿多说。1月10日上午,面对采访,县委宣传部的工作人员说,“已经停了”,其中原因不太清楚。

  记者从省环保局了解到,汤家坪钼矿项目尚未进行正式的环境影响评审。

  不过,2月25日,河南金达矿业有限公司有关人员接受本报采访时说,驻矿区的办公场所已经开通照明电,开采矿区的准备工作正有序进行。

  质疑者担心造成污染

  其实,从汤家坪钼矿开发立项开始,质疑的声音就没有停止过。

  反对最为强烈的是一封联名信,该信由17个“商城县公民”实名签字,并已向有关部门递交;该信也贴在一些网站上,力阻开发钼矿。其理由是:“要保护青山绿水,不要破坏生态环境,污染饮用水源,危害当代,毒及子孙。”这些人还自费组织去栾川钼矿开发现场走访,了解钼矿开发的利与弊。

  据了解,钼矿开采洗一吨钼矿石需二吨左右的水,而且还要添加泡发碱、煤油、松节油、COD等化学品,产生大量有毒废水。目前,国际上还没有有效的办法对此进行无害化处理,只能修建尾矿调节坝、建尾矿库,把有毒废水和废渣拦起来。

  汤家坪钼矿在淮河干流灌河上游,距鲇鱼山水库仅7公里,鲇鱼山水库是商城县城及许多地方饮用水及灌溉水的蓄水池。

  商城县的年降水量达到1200多毫米,山区雨量还要大,且降水多集中在夏季。汤家坪山高坡陡,许多村民曾目击到,当山洪暴发时几吨重的大石头都能冲到数千米之外。

  在汤家坪钼矿开发构想中,将修建三座水库,根据落差,分别是蓄水库、尾矿库、调节库。尾矿库为自循环体系,而调节库就是山洪暴发时用于调节可能溢出尾矿库的有毒废水。

  反对者认为,开钼矿产生的废水,即使是用调节库的办法,雨季山洪暴涨时可能会导致选矿水外泄,外泄的水将会污染当地生活用水及农田用水等。

  在商城县水域分布图中可以看到,汤家坪钼矿与鲇鱼山水库的落差达600米,从汤家坪流出的水最终汇聚到鲇鱼山水库。

  同时,废弃堆积的矿渣里,残存大量污染物质,也可能随着洪水冲刷到鲇鱼山水库里面。“不难想像,几年之后,商城的青山将变成秃岭,绿水被污染浑浊,秀美的鲇鱼山水库就变成了钼矿的第二个废水库。”一些人士担心说,到了那个时候,商城县的国家级地质公园、国家级生态示范区将徒有其名。

  由于地势原因,受污染的水源也会影响到紧邻商城县的潢川县、固始县等地,因此,这些地方也有不少人阻止开矿。

  诱人的“提款机”

  在钼价一路飙升的形势下,钼矿的开发与否似乎是不必讨论的问题,关键是开发的时间。

  从2004年以来,钼产品价格一路上涨。

  以钼精矿(折MO45%)为例,从2004年1月至7月,价格稳步攀升,上涨51.85%;7月以后至2005年4月,价格快速拔高,涨幅高达191.46%。此后钼价节节攀升,几乎从无回落。目前,钼的国际市场价格已达每吨4000多美元。

  在这种涨势下,钼矿几乎成为“提款机”,开发钼矿也成为带动地方经济发展的重要途径。

  在千里之外的栾川县,截至2006年1月底,栾川采选总规模已达到3万吨/日。2005年,栾川钼精矿年产量为2.2万吨,占全国钼总产量的21.8%,钼业成为栾川经济的支柱产业。预计到2010年,仅龙头企业栾川钼业集团有限公司销售收入将突破10亿元,利税超亿元。“栾川县财政收入的大幅提高主要得益于钼业迅猛发展且利润丰厚所带来的显著效益。”该县有关人士说。

  钼业的丰厚利润使汤家坪钼矿开采的蓝图渐渐浮出水面。

  在2004年5月发布的《信阳市矿产资源规划》里曾规定,汤家坪钼矿为“限制开采区”。2005年11月,信阳市国土资源局在商城县组织召开了商城汤家坪钼矿规划调整论证会,会上确定将商城县汤家坪钼矿由“限制开采区”调整为“鼓励开采区”。

  1月9日,记者前去采访时看到,被圈定开矿的山上已经挖了数条沟,做了开采标记,很多地方还留有探矿的钻孔。

  据徐公权介绍,等到各种手续办齐后,用一年时间做基建,然后就能正式开采。开采将分阶段进行,第一阶段日产矿石达1万吨;在第二阶段,每天开采矿石将翻一番,收入也更加可观。按照整体开采设计,此钼矿能持续开采30年。

  商城县宣传部的有关人士告诉本报记者:“汤家坪钼矿开发建设项目是商城县的一个重大项目,也是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十分关注的重点工程项目。这一项目的如期投产对促进商城乃至全市经济发展,增加财政收入,带动相关产业发展,促进当地农村经济发展和农民增收具有重要作用。”

  能否走出环境污染“怪圈”

  青山悠然,泉水淙淙,风送清爽进入山下千家万户。即使在隆冬,也难掩汤家坪一带的融融景象。

  1月9日,记者走近那片山水。山上矮的是灌木,高的是松树,放眼望去,群峰逶迤,景色宜人。山脚下的小河流淌着涓涓细流,那河水清澈见底,河边的石窠里是山泉,村民们打柴路过口渴时就用手捧石窠里的水喝。山谷里有许多块状的梯田,在梯田上方有池塘,池塘里的水也是清澈的。

  最近几年,这里的青壮年大多外出务工,老人和小孩留守在家里。

  矿山脚下的一位农妇说,上大学的儿子告诉她开采钼矿会对环境造成影响,除此之外,她对钼没有更多的了解。

  在汤家坪背后的山上,有一处10多平方米的大石坑,凿开的石壁上留有“77”、“76”等鲜红的大字,石堆中露出一截胳膊粗的钢管,这些都是探矿时留下的。

  钼矿开采之后,汤家坪将会变成何种面目?这似乎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但是,一些地方在钼矿开采中的经验和教训或许能有所借鉴。

  1月12日,记者赶到栾川县赤土店乡马圈村钼矿采矿区,这里的钼矿区曾在2005年1月发生尾矿大坝溢流井坍塌事故,大量尾矿渣涌入伊河支流北沟河,造成5公里水源污染。

  去年10月,洛阳市政府向社会公布一批违法排污企业,在这份“黑名单”中就有栾川县的一些钼矿企业。

  2006年6月,三门峡卢氏县发生一起尾矿水泄漏事件,钼矿毒水一度污染了洛河。

  在钼矿开采中,尾矿库发生事故屡见不鲜。因此,环保问题显然也是影响汤家坪钼矿开发进展的关键因素。

  在去年5月份的信阳市《政务督查》报告说,省环境评估中心组织内部人员对环评报告进行了初审,反馈意见中提出存在三个重要问题影响到该项目环评的评审和审批。一是产业政策方面,根据《产业政策指导目录(2005版)》,钼矿开采明确列入限制类项目,而该项目属于新建钼矿采选项目,与产业政策不相符。二是鲇鱼山水库饮用水源安全问题,该项目位于鲇鱼山水库上游汇水区内,废水污染(特别是事故排放)可能危害到水库水质。省评估中心专家提出,应考虑采取采选分离,选矿放在鲇鱼山水库下游,避开其汇水区的方案,以保证饮用水源的安全。三是本项目选址敏感,牵涉到“鲇鱼山水库”和“黄缘龟”两个自然保护区,必须保证该项目不对两个自然保护区产生影响。

  汤家坪钼矿开发能不能走出环境污染的“怪圈”,这对当地有关部门来说,将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文/图本报记者汤传稷杨万东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