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百余学子陷连环骗局

  • 2007年03月07日 18:00
  • 来源:中国质量万里行杂志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公司给学生发放的服装
公司给学生发放的服装

  假指标 假培训 假就业

  百余学子深陷连环骗局

  近年来高校毕业生就业压力加大,很多学生便选择了先就业后上学的路径。而垄断行业由于岗位稳定福利待遇好,成了学生们梦寐以求的理想工作目标。于是,骗子就钻了空子。河南百余学生在花费数万元买了去高速公路收费站做正式职工的“交通厅内部指标”后,却莫名其妙地做了勤杂工,其中半途辍学的大学生亦不在少数。记者历时半月调查,终于揭开了这一离奇骗局的真相。

  特约记者 刘 畅

  大学生:假指标毁了真前程

  闫女士是郑州市某银行的普通职工,丈夫在郑州一电厂上班,女儿小文在郑州市中原路某高校读书。

  2006年2月,闫女士丈夫的一个同事称自己认识“高管局”的人,可以安排人到高速公路上工作。“他还说,上大学有什么用,现在好多大学毕业生还找不到工作呢!”闫女士思考再三,最后和女儿简单商量后,决定买“指标”。“现在想想我真后悔自己当时的决定!”

  不久后,闫女士便和丈夫的同事一起把3.5万元钱交给了一个姓鲍的女子,交完钱后女儿便被一名叫夏长莲的人带到了河南同乐高速科技有限公司培训。“姓鲍的说夏长莲是“高管局”的,我当时毫不犹豫地相信了。”培训3个月后,对方让小文在家等通知。当月小文被夏长莲和同乐公司的负责人普现中安排到中原高速郑州南站上班。“两个月后的一天深夜,我女儿抱着衣服等东西哭着回到家,说自己受骗了,她在那一直都是当服务员。当时我们一家三口抱头痛哭。”

  闫女士说:“当初看一切都挺顺利的,小文就从学校退学了。学校老师还说让我们等等再退学,可我们没听!”说这话时,闫女士哽咽了,泪水从脸上滚落:“是我们两口毁了小文的一生,好好的学都没法上了,现在她一直躲在许昌老家,说死也不来郑州了……”

  中专生:6万元买个勤杂工

  魏女士家住河南省中牟农村,是多名寻求本刊帮助的人员之一。

  据她介绍,通过巩义一亲戚介绍,2005年5月她认识了一个名叫张雪萍的巩义女子。张雪萍称,自己在河南省劳动厅有熟人,可以搞到省交通厅的内部指标,能安置人到高速公路的监控室或者收费站上班,而且是有编制的正式职工,但想要拥有这样的指标必须先交纳6万元的工作安置费。因为魏女士的女儿小莹即将从省会一中专学校毕业,面临着找工作的问题,这个消息让她怦然心动,觉得花6万元为女儿买个编制很值得。张雪萍是自己直系亲属介绍的,于是魏女士便相信了。

  2005年5月9日,按照事先约定,魏女士一家3口来到省劳动厅门口,找张雪萍及其所谓的熟人交钱。

  “我们到了劳动厅门口,她又说她和劳动厅的领导在京航饭店办事,交钱的话去那找她们。当时在场的有3个人,一个叫赵书军的男子收了钱,张雪萍在收条上签了字,另外还有一个叫王哓伍的。赵书军介绍说王哓伍是劳动厅的书记,他自己是劳动厅的一般干部,他们满口答应替我把这事办好。”赵许诺小莹经过3个月的培训后,就会被安排去高速公路正式上班。

  交钱之后,小莹被一个名叫夏长莲的女子带往培训学校。赵书军告诉魏女士一家3口,以后有什么事情直接找夏长莲,不用再找他和王书记。小莹在南三环一武术学校培训3个月后,夏让她回家等待通知。魏女士说,等待期间,她和家人给赵书军、张雪萍、夏长莲等人打了多少个电话都数不清了,但女儿工作的事一直没有眉目。

  2005年11月,事情似乎有了转机,赵书军主动给他们打电话,说小莹被安排到信阳市高速路监控室,要求小莹立刻到郑州七里河集合准备出发。然而到信阳后,事实却令人大失所望。

  小莹说:“到信阳后,夏长莲把我们安排到信阳收费站旁的服务区餐厅,上一天班,歇一天。所谓的上班就是在服务区餐厅洗菜、切菜、刷碗、拖地,在学校培训的收费和监控知识,在这里一点也用不上,我们和正式职工根本不一样。”魏女士和丈夫得知这一情况后便去询问赵书军,赵解释说实习都这样。

  在信阳呆了一个月后,赵书军通知小莹回家歇班。魏女士说,这时她意识到可能受骗了,就去找到赵书军、张雪萍讨说法,而这2人却一直推脱说事情暂时不好办,让她再等等消息。此后,魏女士和赵书军、张雪萍、夏长莲的联系开始艰难起来,不是电话打不通,就是关机。

  2006年3月中旬,魏女士及其家属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赵书军,之后赵书军、夏长莲又把小莹送到河南同乐高速科技有限公司参加培训,培训一个多月后,2006年6月,小莹被夏长莲和公司负责人普现中安排到郑州南站上班,承诺是正式职工。魏女士认为这一次终于看到希望了。一个多月后,小莹又回家歇班,魏才得知女儿在郑州南站也是一直在餐厅做勤杂工,这时她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受骗了。

  “发现受骗后,找不到赵书军,也找不到张雪萍等人,打电话对方也不接。我和女儿就联系与她一起参加培训的同学,结果发现同时上当的有一二百人,被骗现金也从3万到10万元不等。” 小莹的爸爸孙先生告诉记者。

 

培训训练的场景
培训训练的场景

  同乐高速:巧设连环套

  了解到两家的情况后,记者陪同孙先生一家3口进行了暗地调查,终于找到了与此事件相关的多名受骗者和责任人。

  据受骗者中的6人介绍,他们都是由河南同乐高速科技有限公司派往各个高速收费站的。这家公司的经理普现中平常人称普校长,因为公司培训学员,感觉上和学校没什么两样。

  1月30日上午,记者跟随孙先生一家3口来到了位于郑州市淮河西路的河南同乐高速科技有限公司。记者发现,这里有10多名学员身穿制服,头戴写有“高速执勤”,佩有国徽的白色头盔,正在门前训练正步。旁边围着很多家长。

  在该公司一办公室,记者一行见到了该公司经理普现中。孙先生讲明来意后,普现中解释说:“你知道我们收多少钱吗?我们公司只收3600元。夏长莲是招生人员,常为我们招生,她不只给我们一个学校招生,还给其他学校招生。你们因为先前培训过,我就只收了你们600元钱,给你们发了服装、被子。我给你闺女花150元钱买了人身保险,要是出了意外,能赔12万元;还花100元钱买了医保,一年之内吃药看病都不要钱;还把你闺女安排到了南站。当服务员的情况全国各地都是这样,收费员不收费时,都是俩人一班做饭,其他的我就不管了,这由田汉华站长安排,我已经把你闺女交给他了,为什么干不成那是你们自己的事了。”

  普现中还说:“如果钱花到我身上了,我当然能安排。谁收你的钱你找谁要。我们公司没收你们的钱。我可以帮你们想办法找工作,找交通厅的一些关系,帮你们把孩子安排了。”具体要花多少钱,普现中表示改天和孙先生单独谈。

  在公司门口的围观人群中,一名青年男子在母亲的陪同下还在犹豫是否报名。这对不愿公开姓名的母子说,他们是登封大冶人,看到公司招聘高速协警才跟随招生人员来这里看看情况。

  “当协警收费3600元,招生的人给我们说,想当正式的也可以,不过得交五六万元。”这位母亲觉得价有点高。

  见到记者在询问,招生人员凑上来自称自己姓王,还说他是省劳动厅的干部,为这家公司做招生工作。听了小莹的情况后王说:“这家公司和交通部门关系比较熟,他们只要收了钱,就能把人给安排了。工作的事还要公司来跑,公司和上边有关系。”该男子反复强调公司的“活动能力”。

1,2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