殡葬改革艰难活人成墓奴

  • 2007年04月05日 14:43
  •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近年,一些地方兴起了海葬、树葬等绿色殡葬方式。记者张鸿飞图

以农耕为主的地方,百姓视土地为生命之本,认为死后埋于土中,是灵魂得以安息的最好办法。  人民网图

  受中国长久以来文化习俗的影响,殡葬方式是历代国人异常看重的一件大事。十年前我国出台了《殡葬管理条例》,这部旨在移风易俗、提倡节俭、节约土地的行政法规却施行得异常艰难。法规施行还未达到预期效果,又出现了一些诸如“豪华墓地”、“炒墓”、“殡葬成本过高”的殡葬新问题。

  背景新闻

  据媒体报道,今年清明节前,墓园“生意红火”,售墓地的网站点击量骤然增加,各地掀起“购墓热”。随之,便是墓园经营者对墓地的大肆炒作和豪华墓地的大量兴建。据透露,经营墓地利润十分惊人,特别是豪华墓地,有的利润竟然高达300%。

  经营者将本是寄予哀思的地方变成了“暴利场”,有些墓地竟然达到每平方米万元以上。“要想富,去买墓”的变形观念,也使生者为了逝者的安息,背上了沉重的经济负担,“墓奴”由此而生。一位刚刚花10万余元购置了一块中档墓地者说,过去做“房奴”,现在,不仅要做“房奴”,还要做“墓奴”,“这种苦不堪言的现实,何时是个终结”?

  除了墓地费用外,涉及殡葬的其他费用也一路攀升,这给带有垄断性质的殡葬业带来了可观的收入,广州殡仪馆员工网上自曝年薪18万。“知情人士”透露,殡仪馆扫地的大婶年薪也在10万元左右,看管骨灰盒的帅哥美女年薪高达20万元。在如此巨大的利益面前,一些大学生也争起了“殡葬岗”,这与其说是“观念解放”,还不如说是“利益驱动”。

  而农村殡葬业背后的黑幕较城市有过之而无不及。在农村很多地方没有公共墓地,往往是火葬后再去土葬,火葬是一笔不小的花费,土葬又得花钱。一些地方形成了这么一个“潜规则”,交钱了就可以“土葬”,费用3000元至6000元不等。这笔费用名堂各异,有地方称之为保证金,有地方称之为罚款,但有一样是相同的,就是收这笔钱都不给票据。在黑龙江林甸等地甚至还出现了因为不交这笔费用,民政部门执法队扒坟掘墓等违法情形。

  如此高的殡葬费用,五花八门的违法现象,隐藏在殡葬业背后的腐败,这些显然已经与《殡葬管理条例》所推崇的移风易俗、提倡节俭、节约土地背道而驰了。据有关媒体报道,审计署今年将审查殡葬业,力刹乱收费,对殡葬业开展一次专项审计调查。也许不久的将来,殡葬改革能真正走上正途。

  据相关报道整理

  观点一

  民俗与法律的价值取向不同殡葬改革道路艰难

  郭敬波(郑州大学法律硕士):

  《殡葬管理条例》从1997年实施到现在,已有十年,可以说没有哪部行政法规如《殡葬管理条例》一样推行如此艰难,特别是在农村,时至今日土葬仍然大量存在。

  《殡葬管理条例》为何会如此难以推行?这主要与我国殡葬的风俗习惯以及文化背景有关。我国中原地带历史上一直以农耕为主,百姓视土地为生命之本,认为死后埋于土中,是灵魂得以安息的最好办法,所谓“入土为安”成为这一带人的信念,影响至深。而且,土葬也符合中原人文化伦理情感。“叶落归根”的观念在中原人心中根深蒂固,汉族崇尚黄色,黄色实为土色,在阴阳五行中,“土”居于中位,是最稳定、最可靠的基础,因此土葬符合汉人的生活习俗和传统观念。在这种历史文化背景与民俗习惯长期影响下,中原人把“焚尸挫骨扬灰”看作是对个人甚至对家族最严酷的惩罚,因此火葬一直不被人们所接受。而在我国一些少数民族地区却是十分推崇火葬的,在《荀子》里曾经提到,这些地方的羌人、氐人等打仗被俘虏后,唯一祈求的就是死后把他们烧掉。

  殡葬习俗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已经形成了一种文化现象与礼仪制度,并且这种礼仪比现代法律产生得更早,更加根深蒂固。事实证明,如果法律的禁止性规则和传统风俗文化发生冲突的话,需要付出更大的执法成本。

  正因如此,造成在殡葬中人们对法律的阳奉阴违,绞尽脑汁、挖空心思欺骗民政执法人员,实施土葬。比如媒体曾报道的海南医院抢尸成风,帮人土葬甚至成了地下产业,内地也有一些人专门在殡仪馆重金购买火化证以骗过民政部门的检查。这些行为虽然违犯了法律,但迎合了民俗,在承担违法“成本”如被罚款甚至被纪律处分的同时,却得到了另一种安慰,就是同村一些长者的赞许。

  民俗与法律的价值取向是不同的,比如土葬甚至可以说是陋俗,百弊而无一利,但是文化习俗本身就是一个人心灵的需要,不能简单地用利多利少、经济指标等功利标准去衡量。对陋习加以理性的引导,让法律对其给予规范是非常必要的,但在制定法律的时候,应当适当地尊重民俗,逐渐实现移风易俗的目标。前不久,一些城市的“禁燃令”已经走了回头路改为“限燃”了,在殡葬改革上能否采取一些人的好建议以及国外的一些做法,如深埋后种树的“树葬”、“生态葬”等,多策并举把改革逐步推进,值得考虑。

  观点二

  殡葬要改革应打破殡葬行业垄断

  郭敬波:殡葬改革的初衷是崇尚节俭、节约土地,遏制“死人与活人争地”的事实,但是回过头来再看,这一立法目的并没有完全达到,不但殡葬费用较十年前多了许多倍,而且在城市中出现了争购豪华墓地的现象。据报载,一处豪华墓地竟占地两亩之多,死人比活人住得还宽敞。而在安徽当涂东阳山公墓,一次圈地就达400亩,墓地集传统文化、现代文明、建筑艺术、休闲娱乐为一体,气势恢弘,装修豪华。甚至在一些城市还出现了“活人与死人争墓地”的不良现象,人还没有死,就在公墓为自己储备“风水好”的墓地,因为缺乏相关法律的调整,民政部门对这种现象也束手无策。而在农村,一些政府部门只追求火化率,因为大部分地方硬件建设不完善,并没有公共墓地供村民们安放骨灰或者入葬,于是仍然容许村民们火化后土葬,其结果不但没有节约土地,还白白让死者家属多花了上千元的火化费,增加了农民的负担。

  唯一从中得利的就是殡葬业,这一十年前人们不愿涉足、羞于启口说自己是业内人士的冷门行业,一跃而成为“中国十大暴利行业”之一,这和殡葬业极度垄断不无关系。在垄断体制的呵护下,殡葬经营权和管理权甚至执法权一直紧密地连在一起。有些地方民政部门的人员身兼数职,既是民政局的领导,又是殡仪馆的馆长,还是公墓的经营者,在如此集中的管理与垄断的权力下,逐渐形成了“你不火化不行,我罚你”、“不在我处火化不行,无他处”、“不在我公墓区葬不行,没处葬”的殡葬现状。有人调侃说:“买东西可砍价,吃饭可打折,就是殡葬不能讲价。”

  而造成殡葬业垄断局面,不能不说与部门立法有一定的关系。民政部的《殡葬事业单位管理暂行办法》明确规定,殡葬事业单位应经办多种殡葬服务项目,增收节支;收入稳定,经费自给有余的单位,除更新改造基金留归本单位外,其余部分实行殡葬事业单位和主管部门盈余分成制。在这种惠内性极强的部门立法呵护下,殡葬业想不发财都难。据报载,江西南昌市审计部门不久前在对南昌市殡葬管理处审计时发现,2006年全年殡葬管理处除工资外发放职工奖金、福利477万元,人均约5.6万元;全年招待费开支61.89万元,占全部公务费支出的33%;违规列支市民政局和税务、物价等单位人员的加班费、补贴、餐费及差旅费等11万元。

  因此,殡葬改革必先打破行业垄断,对一些必要的殡葬服务项目由政府定价,而对墓地等应该推向市场,由市场调节,改变过去殡葬业既是裁判又是运动员的现象。

  观点三

  剔除执法“利益化”服务到位成就和谐殡葬

  郭敬波:殡葬改革之所以难以推进,除了法律制度与民俗礼仪上的分离,一些人抱残守缺,行业垄断费用较高外,还与一些执法者不是为执法而执法,而是为利益执法有一定关系。一些地方政府对土葬等违法现象,不是事前制止,而是故意睁只眼闭只眼,等下葬后再登门索钱。在一些财政收入较差的地方,殡葬罚款成了乡级财政的主要收入之一。执法如此“利益化”,其公正性就不言而喻了。

  因为执法的“利益化”,在农村甚至出现了“殡葬议价”的不良现象。谁出钱多,可以大张旗鼓地操办,当地殡葬执法人员视而不见,出钱少的,就得收敛一点,尽量低调一些,而拿不出钱的,成了殡葬执法人员“严肃执法”的对象,所以才会出现如报道的粗暴执法现象。如此执法,不但有伤风化,而且直接影响了地方政府和行政执法机关的形象,损坏了良好的政风、民风,影响了“官”“民”和谐、“社会和谐”,应当坚决杜绝。

  良好的殡葬服务,可以使生者安心,逝者安息,责任重大。殡葬业作为一个服务性行业,因为处于垄断地位,一直没有建立起真正的“服务意识”。以人为本,实现“和谐殡葬”也是殡葬改革所要考虑的一个重要目标。

  政府首先应当完善农村公共墓地建设,不能只为“火化率”而火化,而要切实达到以火化节约用地的目的。对城市墓地则要从严控制,严格依照标准修建墓地,不允许建豪华墓地等。其次是切实降低殡葬费用。《殡葬管理条例》能否顺利实施,经济问题是一个事关群众切身利益的问题,老百姓在进行火葬与土葬所需费用进行比较后,得出结论,实行火葬费用更高。如果对超过部分费用由政府承担,财力不足的政府亦甚感困难,要解决好这个问题,应对费用进行分解:一是降低有关收费标准。二是设置专项补贴基金,聚集财力,主要途径是群众筹资和政府补贴,以此来完善保障机制。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