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因公负伤后遭遗弃

  • 2007年04月10日 08:25
  • 来源:大河网-河南日报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h0410132.jpg

受伤以后无人理睬。

  核心提示

  在经历了两年多马拉松式的诉讼后,重庆籍农民工彭开合工伤维权案今年1月告一段落。

  两年前,在福建省南安市正大石业有限公司打工时,彭开合被重物砸中腰部导致下身瘫痪,却被该公司赶出厂门。如今,彭开合的病情持续恶化,靠着辍学的外甥推着轮椅乞讨度日。其间,有工会组织介入、有地方领导过问、有律师法律援助,但至今他的维权之路仍看不到尽头。

  石材公司不愿管延误救治险丧命

  2004年初,彭开合来到福建省南安市正大石业有限公司打工,当年9月28日深夜,在操作切石机时被锯片砸中腰部。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石材公司老板黄新苗交了首笔住院费后就不再露面,3个月后,花光所有打工积蓄的彭开合被迫提前出院。

  2007年春节前,几经周折记者在南安市安海镇一间狭小的出租房内找到了彭开合,屋内充满了异味,蜷缩在床上的彭开合面容苍白。记者看到,彭开合双腿肌肉严重萎缩,屁股上是一个溃烂的创口,大小便无法控制。

  照顾彭开合的是他的外甥晏愉,为此晏愉初二还未读完就辍学了。晏愉说,前一段舅舅屁股溃烂得厉害,没钱治疗引发了高烧。无奈向泉州市信访局求助,一位副局长送来了1500元。考虑到住院费用太高,只是到镇上的小诊所打打针买点药,这样一天也要几十元。

  彭开合告诉记者,当初出院回到石材公司后,屁股上的创口不断溃烂,连骨头都能看见。创口溃烂导致细菌感染引发高烧,但老板连问都不问一下。

  有一次彭开合发烧后昏迷不醒,晏愉说:“多日高烧不退,舅舅已经没有意识了,每天就靠喂米汤,几个老乡将其抬到医院,到医院输了两天液才苏醒过来。”因无钱交住院费,医院方面拒绝进一步治疗,情况十分危急。

  在好心人指点下,晏愉找到了泉州市总工会。工会领导出面担保,医院方面才同意救治,这才拣回了一条命,而且工会代垫了2万多元的住院费。

  彭开合使用的轮椅是由泉州市总工会捐助的,每天外甥就用轮椅推着他到安海镇各处乞讨,现在两个轮子都快磨破了。晏愉说:“每月房租200元、水电费50元,还有两张嘴,不要饭咋办呢?”

  求了企业求政府

  政府无奈求工会

  该公司负责人让彭开合十分失望,他又想到求助当地政府,先后找到南安市人大、政法委、法院、信访局、工会、劳动局等部门,有的甚至是三番五次登门。

  彭开合说:“不是说领导不在,就是说管不了。像工会、信访局,经常是没人理会你,到下班时间就硬抬出来,放在马路边。一次我在市政府门口躺了两天,也没人来过问。”

  2005年10月,泉州市总工会的介入让彭开合看到了一丝希望,但为该案奔波了一年多的泉州市工会保障法律部部长吴章伟,提起这个案子却显得十分无奈:我们跑部门找领导,该做的都做了,最终还是无能为力,公司老板的面都不让见。

  2006年8月,南安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裁定,石材公司应一次性支付各类费用共147万多元。随后,石材公司又先后向南安市法院和泉州市中院提起诉讼。

  合法权益遭践踏

  政府岂能壁上观

  彭开合案在泉州市引起了广泛关注,一些工会和法律工作者表示,农民工法律维权很少有打赢官司的。

  赖忠惠律师说,国家出台有关劳动保护、工人维权的制度法规并不少,但一些企业如此嚣张,法律不能为弱势的打工者撑腰,值得全社会反思。

  如法律规定,用工企业要与工人签订劳动合同,但当地企业劳动合同签订率只在50%左右,不少企业正是想借此来逃避相关责任。据分析,有的农民工试图通过法律维权,但程序复杂,时间拖不起;一些官司要求农民工举证,但大部分农民工连合同都没有签,谈什么举证?

  另据了解,赖忠惠律师接手此案不久,就发现业主方有可能转移资产,他曾考虑过对石材公司资产进行诉讼保全,但法律规定,申请人必须提供相应的担保。彭开合身无分文,乞讨活命,拿什么去担保?今年3月1日,彭开合工伤案进入执行阶段。正大石业有限公司此时更名为昌新石业,企业法人代表也换了人。这一变更就发生在彭开合向南安市法院提起一审诉讼的前10天。

  赖忠惠表示,从一个颇具规模的工厂,到现在没有账户、没有土地登记,只剩下空荡荡的厂房,我们也是无能为力。  (新华社供本报专稿)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