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喂狗案主角被判19年

  • 2007年04月17日 10:05
  • 来源:大河网-今日安报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ab0417092.jpg

▲庭审高铁钢现场

ab0417093.jpg

▲高铁钢在一审现场

  核心提示

  三门峡人高铁钢最近再次被媒体关注。前几年,高铁钢的名字被媒体热炒,并且引起了官方上上下下许多人的关注。由于他的维权经历引人注目,因此被一些媒体定位为“维权人物”。现在,高铁钢再次被媒体关注的原因,是他涉及多项罪案,被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抢劫罪、敲诈勒索罪、行贿罪及原判侵占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19年。他的同案犯贺红星也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

  新闻速览

  “维权人物”被判刑19年

  3月26日下午,前两年被某些媒体热炒为“维权人物”的高铁钢,被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抢劫罪、敲诈勒索罪、行贿罪及原判侵占罪数罪并罚宣判有期徒刑19年。同案犯贺红星也被法院以抢劫罪、敲诈勒索罪及原判故意伤害罪一审宣判有期徒刑14年。

  一审判决书称,被告人高铁钢,1967年生,捕前住三门峡市湖滨区。1998年9月2日因犯侵占罪被三门峡市湖滨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宣告缓刑2年。2005年9月27日因涉嫌敲诈勒索被三门峡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9日被逮捕。

  被告人贺红星,宜阳县城关镇人。1998年9月2日因犯故意伤害罪被三门峡市湖滨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宣告缓刑1年。2001年12月9日因涉嫌寻衅滋事被三门峡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02年1月11日被逮捕,2003年10月28日取保候审后在逃,2005年9月15日被抓获,同年9月19日被逮捕,2005年10月24日被三门峡市湖滨区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10个月,现正服刑。

  法院认定:

  三起案件构成三项罪名

  一审法院认定,高铁钢构成三项罪名的事实分别源于三起案件。

  为发报道贿赂记者

  2002年八九月份,高铁钢为求一电视台记者为其作歪曲及编造有虚假事实的案件情况报道,在郑州该记者办公室、三门峡市某酒店、郑州某宾馆、郑州某银行大厅分数次送给该记者现金共计1.4万元。后该记者未经核实在电视台作了《当事人缘何告律师》的严重失实报道,在社会上造成不良影响。

  2004年9月的一天,高铁钢为求一全国性报纸记者雷某为其作歪曲及编造有虚假事实的案件情况报道,在该记者办公室送给其现金2万元。后该记者未经核实在该报报道了严重失实的《荒唐“吃人”案如何了断》一文,在国内外造成恶劣影响。

  利用女色诈取钱财

  1999年11月的一天21时许,高铁钢、贺红星与江建新(另案处理)预谋后,指使某女将郭某诱至该女在三门峡市的租住处发生性关系时,由贺红星冒充该女的男友与李志强(另案处理)进入屋内,采取威胁、殴打等手段,抢走郭某现金400元、价值2000元的爱立信868型手机一部及价值350元的摩托罗拉精英王传呼机一部。

  1999年9月的一天17时许,在三门峡市某洗头城内,高铁钢先唆使一卖淫女与索某发生性关系,后又指使被告人贺红星进入房间,将索的衣服拿走并逼迫索写了一张5000元的欠条。同年10月中旬,被告人高铁钢以告发索某嫖娼相威胁,敲诈索某现金5000元。

  威逼获得10万元现金

  2004年4月至8月间,高铁钢以告发段某相要挟,指使贺红星等人找借口多次采取电话威胁、到段某办公室威逼等手段,敲诈段某现金10万元。

  高铁钢因涉嫌杀死张伟光(狗黑)之事出狱后,段问他怎么回事,他说:“还不是因为你经常去狗黑的洗头城,狗黑想拿你在洗头城的这些把柄,我出来摆平主要是保你。”段听后心里恐慌,蒙上一层阴影。高后来不断说他上访需要大量资金,把他搞酒店的物品拿出近30万元的清单让他帮助销售,并派贺红星来乡里纠缠。段怕高把事闹大就给了他1万元钱,高没有就此停手,而是让贺红星天天来找他要钱。

  段说,他在市信访局汇报工作时,被高铁钢派的几个人紧紧缠住逼着见高,高对他说热水器总价12万元,他一气之下说给高铁钢10万元钱,东西也不要,就含着泪走了。之后,段叫人先后打到高铁钢指定的银行卡上10万元。

  一审法院经审理在认定以上事实的前提下,判处高铁钢有期徒刑19年。

  新闻回顾:

  新闻之前的新闻

  “杀人喂狗”案新闻梗概

  2004年9月,某国家级报纸刊发了一篇稿件,题为《荒唐“吃人”案如何了断》。高铁钢因此成为很多媒体关注的对象。以下四段话是《荒唐“吃人”案如何了断》文章的梗概部分。

  “河南省三门峡市一个叫狗黑的人失踪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一个叫王金梅的妇女到三门峡市公安局湖滨分局举报,称其夫江建新伙同朋友高铁钢杀害了狗黑。江建新及高铁钢均因涉嫌故意杀人被拘捕。

  “经‘突击审讯’,江建新承认杀害狗黑并将其尸体喂了他家的三条狗,而后又把其中一条狗杀死吃了,离奇‘吃人’案就此告破。江家尚存的两条‘吃人恶犬’同时被‘抓捕归案’。

  “关押近两年后,终因查无实据,检察机关无法对江建新及高铁钢提起公诉。狗被放了,人也出来了。湖滨分局决定给予高铁钢国家赔偿2万余元,湖滨区检察院决定给予高铁钢赔偿一万余元。

  “因涉嫌‘杀人’被关押,江、高二人价值近百万元的财产被‘举报人’王金梅甩卖一空,高铁钢还另外蒙受了上百万元的巨额损失。高铁钢不服湖滨分局、湖滨检察院的赔偿决定,又向法院提起诉讼。”

  这个新闻,在全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它最后被公安机关、法院认定为失实报道。

  这个新闻是如何产生的呢?该文作者、原该报记者雷某说,2004年4月份,他收到一稿件反映高铁钢案件情况,稿件中没有提到“狗吃人、人吃狗”的事,其两次到三门峡采访高的事,高铁钢也没提到“狗吃人、人吃狗”的事,他觉得高的案件没有什么特殊性、新闻性。

  这样,稿件自然没有发。后来,峰回路转,雷某想要的“特殊性、新闻性”终于来了。有一次,高到雷某办公室说江建新向湖滨分局招供说江建新杀了狗黑,尸体让江建新家的狗吃了,后高铁钢又让人把狗给杀掉吃了。“特殊性、新闻性”来了,雷某还没忘记索要钱财。他说发稿得要3万元钱,高铁钢给了他2万元。于是,《荒唐“吃人”案如何了断》很快在该报发表。

  雷某承认,他没采访过当时的办案民警,也没有采访过江建新。文章发表后,三门峡市公安局来人到该报反映诸多失实之处。稿子发出来了,高铁钢和雷某两个人的事情该了了吧?事情不是那样。

  雷某陈述:“后来我与高铁钢接触,觉得他对我说了一些不属实的话,隐瞒了一些事实和真相,我受到了欺骗和愚弄。我的文章中如没有‘狗吃人、人吃狗’的情节就不算新闻了,我可能不会写这篇文章。后来高铁钢让我起诉三门峡市公安局,由于立不上案高就敲诈我,指使3个人找我要7万元,否则将录音磁带及我收钱的把柄送给领导或检察院,我报了案。”

  被认定为失实报道的不仅是这一篇稿件。在此稿件刊发的两年前的2002年9月,某电视台的一篇报道《当事人缘何告律师》,同样被认定为失实报道。这个稿件也是高铁钢为了给自己讨要说法而找记者采访的。这个新闻的作者,原该电视台记者魏某交代说:“我采访高铁钢案件共收高现金1.4万元,因事后高铁钢让王某多次讨要,退给了其5000元,剩下9000元我花了。我给高铁钢采访报道他的案件,主要是高接连给我好处费的原因。”

  《当事人缘何告律师》的主角之一——律师常某说:“魏某没对我采访,制作的《当事人缘何告律师》节目,我看后发现内容多处失实。这位律师称:“我在法定期限内向办案机关递交了取保申请,已尽到全部职责。”

  而法院从三门峡市湖滨区法院调取的律师会见笔录、三门峡市看守所发信登记表、湖滨区法院庭审笔录及常某法定期限内向办案机关递交取保申请的证明等证据,均与律师魏某说的一致。

  “维权人物”的由来

  因为“狗吃人”案件,高铁钢为讨说法,做过很多常人不会做,甚至过激的举动,因此被媒体称做“维权人物”。

  根据媒体报道,因为涉嫌杀人,高铁钢在关押期间,写了13万字的《艰难的中国式维权》上部,最后一页是留给家人的遗书;高在2003年花费7万元收集三门峡市的冤假错案制成两厘米厚的册子《洗冤录》,在全国“两会”期间给代表、委员们发放了700余本;他认为自己请的律师不作为,因而对他进行控告;2002年,高铁钢、江建新打着写满冤字的横幅,在三门峡市街心花园拦住了前来视察“12·4”全国法制宣传日活动的三门峡市市委政法委书记等领导;大年初八到正月十四,高铁钢将喊冤车一直停在市委大门口;正月十五闹元宵,他直接把喊冤车开上了庆典的观礼台;紧接着,他又把喊冤车开到河南省“两会”现场……

  媒体还报道说,2004年2月25日,三门峡市公安局湖滨分局给高铁钢下发了撤销故意杀人一案决定书,并于4月21日下发国家赔偿决定书,赔偿23434.67元,湖滨区检察院也在4月29日作出赔偿决定,赔偿高因错误批捕、超期羁押金额14429.94元。

  辩护人:

  高铁钢无罪

  一审中,被告人高铁钢辩称,指控的抢劫犯罪第一起他没参与,第二起是与他们分别有经济纠纷、债权债务,是正常的经济往来,不是敲诈勒索。在指控的行贿犯罪中给记者雷某的2万元是雷说开记者招待会及疏通领导用的,给记者魏某的1.4万元是魏强行索要的。被告人高铁钢的辩护人认为,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高铁钢涉嫌的犯罪皆不能成立。

  高铁钢的辩护人之一,北京市国联律师事务所律师徐灿认为,关于抢劫罪,有证据表明高铁钢没有参与,现有的证据不能充分证明高铁钢参与了这个案件,那场犯罪不存在预谋,敲诈勒索罪也不存在,因为高有合法的债务在身。段自己承认欠高铁钢的债务就有30多万元,他只还了10万元,一审法院凭什么把这10万元钱全部认定是敲诈?而且高铁钢没有使用暴力、威胁的手段。徐灿说,最有问题的是行贿罪。刑法上说,行贿罪是为了谋取不正当利益。“狗吃人”报道就算内容部分失实,但基本属实。“狗吃人”的一些细节问题有待验证,但也不是说就肯定没有,超期羁押是事实。

  高铁钢不服一审判决,已经上诉。  □安报记者 李飞\文图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