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州空巢公立学校调查

  • 2007年04月20日 08:22
  • 来源:东方今报
  • 记者 杨桐/文袁晓强/图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现在,在农村公办学校不但免收学费,而且很多家境贫寒的学生可以享受两免一补。同时,在各种专项资金的支撑下,农村公办学校的校舍也越来越漂亮。但是,令人想不到的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许多农村公办学校的学生非但未见增多,反而越来越少,有些甚至成为空巢学校。禹州市的一些村民最近向本报反映他们那里的小学生都转入了私立学校,几所公办学校人去楼空。放着免费的学校不上为何要上私立学校?是村民们都富得流油吗?引发这种状况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当地的村民和老师对此持什么样的态度?本报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采访。

  ●48名学生投奔私立学校, 孟庄小学无疾而终

  4月12日下午,74岁的禹州市花石乡孟庄村村民王俊义蹲在大门紧锁的村小学门口,说起孙子王兵上学的事一脸沉重。王兵现在是小学四年级的学生,以往他在村小学上学时,每个学期只用交130元钱的学费,对王俊义来说,虽然拿出这笔钱并不轻松,但总算负担得起。

  “正月十九,好好的学校说没就没了,学生都跑到私立学校上学去了,一个学期1000多块,我没钱,也没办法,只能把孙子送到了他姥姥村里的公立小学,光借读费就七八十块啊!”王俊义老人说。

  孟庄小学校舍是上世纪50年代盖的,此后经过了多次翻修,很长时间以来,孟庄小学的教学质量在全乡总是名列前茅,村民曾以“孟庄小学走出来过博士生、博士后”为荣。

  然而,就是这样一所凝聚村民感情的学校,最终还是在村民们自己的选择下无疾而终了。孟庄小学最后一任校长、现在调入柳树湾村小学任教的韩萍告诉记者,2006年时,孟庄村共有76名小学生,当时已有28名学生去了私立学校,剩下48名学生分布在6个年级中,最多的一个班12个人,最少的一个班6个人。

  韩萍说,按照规定,孟庄小学本来是过完春节的正月十八(3月7日)开学,但等到开学那天,已经一个学生都没有了,无奈之下学校只好停办。

  根据村民们的描述,在正月初八后的十天时间里,大部分家长将孩子送到了附近成庄、石佛寺村等处的私立小学,每学期交纳学费1080元至1200元不等,学校负责早接晚送,孩子们中午在学校的伙食费每天还要两块钱。

  另外一部分经济困难的村民则选择了投亲靠友,将孩子送入亲戚所在村的小学,除了要多交70元至100元不等的借读费外,家长还得租三轮车接送孩子上学,每天车费1元钱,仅车费一项一年就是300多元,这比在村小学上学时一年的学费还高。

  ●老师说“一小时等于100分钟”,公办学校教师遭遇信任危机

  作为孟庄小学前校长的韩萍说不清楚学校“倒闭”的具体原因是什么,她一直强调的是“原因多种多样”。

  “教得不咋着!”这是王俊义老人给出的答案。前校长韩萍否认“教得不咋着”,称“尽管孟庄小学只有4名老师,像音乐美术之类的课程还没有条件开设,但语文和数学教得相当好,学生的成绩也相当好”。

  对韩萍的这种说法,大多数村民很是不屑,二年级学生李浩龙的父亲说,他儿子在孟庄读书时,一般考试才六十来分,最高的一次也没超过70分。尽管这样成绩总是班里的前几名。

  当天傍晚,一群从私立学校回家的学生把记者围在了中间,七嘴八舌讲述了他们在孟庄小学的学习生活。学生们说,由于学校人少,基本上是两个年级共用一间教室上课,老师教的课程只有语文和数学,思想品德课都是开卷考试。原孟庄小学的学生们还告诉记者这样一种现象——“抄书能考七八十分,不抄书只能考二三十”、“老师把臧龙山念成藏龙山”、“拼音经常教错,笔都教成bei了,读成bi老师说读错了”……一些家长还告诉记者,有个数学老师上课时,竟然教学生说“一小时等于一百分钟”,这在当地传为笑谈。

  在那些公办学校已停办的村庄,家长们除了对老师的教学水平质疑外,更对他们的责任心颇有微词。据反映,一名学生告诉记者,他的老师家里一有事儿就让学生自己上自习,有时候一天能上五六节课的自习,学生们都跑到校外打闹也没人管。还有,农忙的时候,老师会让本不该放假的学生回家,干完农活儿再开学,有时候甚至让全班学生为自家干活儿,美其名曰“上劳动课”。

  于是,当一个个学生向家长重复讲述有关老师的事情后,家长们对老师的不信任便一点一滴积累起来,公办学校遭遇的信任危机也越来越明显,最终导致一个又一个公办学校“撑”不下去了。

  正是这种原因,当记者问6岁女孩王哲含还想不想留在自己的村子上学时,她使劲摇了摇头。她的父亲王朝伟或许是喝了酒的缘故,一直重复着这样的话:“再穷也没穷过孩子啊,别说一千多,就是两千多,也不能耽误孩子!”

  ●十余所公办小学遭遇类似“命运”,村里的干部受非议

  在禹州农村,因学生流失而“倒闭”的公办小学不止孟庄小学一所,张得乡的新贺庄小学也一样。这所学校已停办6年了,两层教学楼是从村提留中拿出14万元盖起来的,现在校园已经租给了一个卖饮料的商户当仓库,二楼的教室闲置着,一间成了羊圈,大堆的羊粪堆放在讲台下方,另一间则放满了柴火。

  新贺庄东边的石王村小学的教学楼还是新的,篮球场上种满了油菜,校园里没有学生也没有老师,教室已成村支部的办公室。

  “我当了十来年支书,最大的心病就是学校的事儿。”石王村村支书曹桂玲如是说。据曹桂玲介绍,石王村共有1400多人,学龄儿童120人,原来村小学有6名教师,2005年时大部分学生都到了附近的私立学校,石王村小学并入了晏窑小学,学生们上课要骑自行车到几公里以外,如今已有3名学生在上学途中遭遇交通事故。这些令曹桂玲和石王村的村委会领导饱受非议。

  除前面提到的外,文殊镇段湾村小学、方山镇马庄小学等十余所公办小学也有类似的“遭遇”,它们有着一个共同的特征,即家长对这些学校的教学质量缺乏起码的信任。那么,家长们就相信私立学校吗?

  ●私立学校很有“诱惑力”,禹州民办学校突破74所

  在新贺庄村周边不到一公里的地方,有3所私立学校,村口的育才学校有120多名学生,南边的张得新区学校有290多名学生,就连村东的新区幼儿园也收了两个班的小学生,这与公办学校的人去楼空形成了鲜明对比。

  除了教学楼盖得气派、校园绿化漂亮这些硬件设施的优越外,私立学校对家长来说,最大的“诱惑”来自软件方面。

  张得新区学校已经开办了9年,开始只收3个班的小学生,发展到现在,连初中一、二年级的学生都有了,在这所学校任教的老师,基本工资只有三四百块钱,每讲一节课可以得到3块钱的补助,每个月也就七八百元的收入,而公办学校的老师比他们的工资要高得多。私立学校老师如果教得不好或是学生考试成绩太差,便会立即遭到解雇。

  除了教学的压力外,私立学校老师的压力还来自照顾学生的日常起居,要随车接送学生,保证他们的途中安全,还要在开饭时帮助生活老师维持秩序,帮学生买饭,面对学生要笑脸相迎,要及时处理学生之间的矛盾,在学生遇到烦心事时耐心开导,不能训斥更不能打骂或体罚。这种照顾几乎要达到无微不至的地步,但老师一旦遭遇投诉,迎接他们的不是扣钱就是被辞退,这种压力是所有公办学校老师无法体会的。

  私立学校不但管理严格而且开设的课程全,音乐、美术、体育、英语都开,而一些公办学校大多只讲语文、数学和思想品德,在人们口口相传私立学校“教得好”的情况下,私立学校的迅速崛起也在情理之中了。47岁的刘月玲曾是郭连乡武庄村的民办教师,连年被评为乡里的优秀教师,在村里教书时的工资只有100多元,至今还被拖欠5年的工资,2005年,她被一家私立学校聘请,工资有800多元。在她所在的私立学校,被高薪从公办学校“挖”过来的优秀教师还不少。

  据了解,截至2006年4月,总人口120万的禹州市已有各级各类民办学校(不含幼儿园)共74所,而且这一数字还在不断上升中。

  孟庄距离禹州市大约25公里,附近私立学校的生源都来自周边各村,这里的村民并不是特别富裕,大多数人是靠种田和到附近沙场打短工给孩子交学费,每个月的工钱也就七八百元,很多人给私立学校交的学费是借来的。

  ●学生继续流失怎么办?公办教师为何没有失业之忧?

  学生都跑到私立学校了,老师怎么办?禹州农村一些公办学校的教师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担心。

  孟庄小学停办后,4名老师都调入了其他村庄的公办小学任教,石王村小学的老师也去了晏窑小学继续教书,记者采访之前不久,一个只剩下两名老师六名学生的小学刚刚并入邻村小学,两名老师留在合并后的学校。老师们基本不用担心没事儿可干。

  由于各级政府对农村义务教育的高度重视,农村公办老师的待遇也在不断提升,大多教师每月能领到一千四五百元的工资,且工资发放得很及时。采访过程中,一名公办学校的教师并不讳言:“我吃的是财政饭,上完课就可以回家了,用不着管太多,有没有学生照样领工资。”

  仅就眼下而言,禹州农村多数公办小学只有四五个老师,两所学校的老师合到一块儿也就十来个人,暂时还不会出现老师过多无法安置的现象,但这并不表示老师们完全没有后顾之忧。

  那些从停办学校调走的老师不得不去正视的一个问题是,如果再不想办法提高教学质量,继续像以前一样教书,谁也无法保证其所在的下一所学校是否也会出现学生流失现象。一位老师甚至不无忧虑地说:“如果所有公办学校的学生都跑私立学校了,没学生可教的公办教师又该去哪儿呢?”

  或许,这位老师的话太过悲观,但足以说明公办学校和公办学校的老师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反思,需要好好思考的是,家长们、学生们的要求能说很高吗?

  ●王玉珍在家办班,家长说“能说普通话,能教音乐、美术就是好老师”

  4月13日上午,当记者来到张得乡冀村小学时,荒草丛生的校园表明这里很久没人踏足了。但校园后面的一个农家小院里却传来了琅琅读书声。

  推开小院大门,一个“另类学校”进入了记者的视野,说它另类,是因为这所“学校”的教室其实就是村民王玉珍家的堂屋,堂屋一半是住人的地方,摆放了床、电视和简单的家具,另一半的墙上刷上了和普通学校一样的黑板,整齐端坐的16名学生正在王玉珍的带领下朗读英语单词。

  王玉珍1976年高中毕业后投身教育,1982年嫁到冀村后在村小学当过一段民办教师,从1988年开始,她便在自己家里开办了这样一所“学校”,村里孩子上小学前都是在她家里学习的,这种状况持续了整整19年。

  张得乡冀村是一个拥有2000多人口的行政村,下设3个自然村,一年前村小学停办,大部分孩子到柳树屯的私立小学和其他村小学外,更远的甚至跑到邻近的郏县农村小学读书,因为那里的学费比禹州便宜。

  村小学停办后,16个学生的家长找到了王玉珍,希望她能把自己的孩子继续教下去,从小学一年级一直教到四年级。在这些学生家长眼中,王玉珍不但学费收得低,“教得也要比公办小学的老师好”,因为这些家长都曾是王玉珍的学生,也在村小学上过。一位家长说:“王老师啥都能教,不但会英语,教音乐课能教学生唱谱,教美术又画得很好看,讲课时说普通话,把孩子送给她,我们放心。”

  在这位家长的心目中,讲课说普通话,能给学生上音乐课和美术课的就是好老师了,他的这种想法也代表了相当一批家长的意见。一个自己办班的老师能赢得家长们的如此信任,公办学校想走出信任危机的阴影又算得上什么难事呢?

  ●症结不在缺钱,私立学校校长坦言“大多数公办学校师资要比私立学校强得多”

  从国家到地方,对农村义务教育的重视程度有目共睹。温家宝总理在2007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今年要在全国农村全部免除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杂费,使农村1.5亿中小学生家庭普遍减轻经济负担;继续对农村贫困家庭学生免费提供教科书并补助寄宿生活费。

  去年,河南省对1281万名农村及城镇贫困学生实施“两免一补”,基本消除了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因贫辍学现象,还筹措资金14.6亿元,对农村义务教育阶段贫困家庭学生免费发放课本、免杂费,对贫困寄宿生在校住宿期间每人每天补助1元钱生活费。2006年,我省提高了农村中小学预算内公用经费拨款标准,小学由每生每年10元提高到20元,初中由15元提高到30元,提高部分由省级财政负担,目前,省级财政已下拨省级公用经费5752万元。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禹州农村那些因学生流失而关停的公办学校中,不少学校都盖了教学楼,篮球场、图书室等设施也相当齐全,硬件环境丝毫不亚于私立学校。

  可见,禹州农村义务教育阶段所出现的问题,并非是因为缺钱所致,其症结在于,如何提高师资力量和教学水平,如何让家长充分信任公办学校。

  实际上,就连一位私立学校校长在接受采访时也说:“大多数公办学校的师资要比私立学校强得多。”既然如此,拥有绝对优势的公立学校重新赢得家长们的信任,真有那么难吗?

  ■记者手记

  公办学校 完全可以走出 “信任危机”

  在禹州采访时,每到一处,我们都会被闻讯从四面八方赶来的乡亲“包围”。他们说:“我们盼望着公办的学校能和私立学校教得一样好,我们谁也不愿意多花钱。”

  当禹州那些并不富裕的农民把孩子送进私立学校时,谁能说他们是心甘情愿?

  那么,那些“少数”的公办学校到底怎么了?回答这个问题,会有N个答案。“空巢”学校的出现和农村生育高峰过后的生源锐减有关,和不断增多的外出务工者把孩子带到外地上学有关,还和教育资源整合过程中大量公办小学撤并有关……但是,任何借口都不应该成为我们对此无动于衷的理由。无论如何,农村义务教育的历史使命不应该主要由私立学校来完成。

  和私立学校相比,公办学校不用为资金发愁,不用为师资担忧。河南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农村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改革工作,把这项工作列为2007年要办好的十件实事之一。既然省委、省政府都这么高度重视,我们相信,禹州市的教育主管部门也会对农村义务教育高度重视,会尽快采取措施提高公办小学的师资力量,让公办小学走出“信任危机”,让那一双双充满渴望的眼睛看到希望。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