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解救被困传销大学生

  • 2007年05月10日 08:47
  •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0510a1401.jpg

传销人员上课的“教材”

  网上求职被困传销泥潭,被困大学生如何通过短信暗语向同学传递消息?同学又怎样破译暗语?在这个全国首例由校方派人化装解救被困大学生的行动中,不具备执法权的学校保卫处经历了怎样的曲折和尴尬?

  在捣毁的一个总共36人的传销分“据点”中,解救出了来自焦作、郑州、湖北、山西等地的13名大学生,这些大学生是如何身陷传销泥潭的?近几年,大学生为何频频身陷传销泥潭?五一过后正值应届毕业生谋职峰点,这一事件能给学子们带来多少警醒?  □首席记者刘忠通讯员庄肃茂文图

  网上求职大学生误入传销窝点

  焦作大学应届毕业生小凡(化名)记不清春节后已经投了多少份简历了,“这是一个备受煎熬的过程,像在热锅上一样”。小凡说,3月底,他在互联网上发布了求职信息,自此,他有了一段终身难忘的经历。

  “你好!我们是山西××电力硅镁有限公司,位于长治市。公司有行政助理职位空缺,如果你有兴趣,请速来接受岗前培训。”4月初,网上求职有了反馈,小凡满心欢喜。4月7日,和同寝室的人吃过午饭后,小凡乘火车赶往长治,“马上就有了能够养家糊口、孝敬父母的工作岗位了,我很急切”。

  小凡在长治站下车。多次和公司联系后,小凡看见一男一女:“你是小凡吗?我们是公司的工作人员,到这里接你的。你第一次来长治,是吗?咱们先逛逛吧!”

  把行李寄存在一个超市后,两个人就带着小凡在长治一条比较繁华的街道上逛了起来。天色渐暗,晚上8时,简单吃了点饭后,两个人带着小凡坐上车,一路上拐弯抹角,半个多小时后,两个人告诉小凡,到地方了。

  “一个号称有900多名员工的大公司,怎么会在这样一个农户里?”小凡顿生疑惑。

  “公司要修整,暂时住在租来的房子里。”

  小凡也没有追问,进去后发现屋子里有八九个人。大家非常热情,说以后都是同事了。

  第二天早上,公司打来电话,说今天不上班,有一个公司产品发布会,让大家过去捧捧场。走了一段路,小凡在3个人的“陪同”下来到了一间小屋。小凡一看傻眼了:前面是一块黑板,有人正在“讲课”,下面坐了20多人,个个激情高涨,呐喊声此起彼伏。台上“讲课”的人还不时进行现场提问。小凡很吃惊:这哪是什么产品发布会?这不是传销人员在“上课”吗!

  下午,又有人专门带小凡去见一个“领导”。“领导”先是和小凡拉家常,讲一些人生理想之类的话,最后明确告诉小凡:“你的工作没有了,你是被骗来的,我们是做‘直销’的。”“我的判断得到证实后,脑子里一片空白。”小凡说。

  “领导”还告诉他:“你别想逃跑,以前这里也有逃跑的,也有跳楼的,后果你自己想吧!”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每天上午小凡都要去“听课”,下午去见他们的“领导”,只是每一次见的“领导”都不一样,但唯一不变的是,“领导”都要对他做一番思想工作。

  暗语求助室友“破译”判断出事

  小凡走后,他同寝室的室友庄子(化名)收到了小凡发过来的一条手机短信,让庄子打点钱过去。收到这莫名其妙的短信,庄子很奇怪:怎么刚过去就让给他打钱呢?

  庄子发短信问小凡:“在那边工作怎么样?有住的地方吗?”但那边只回复3个字:“不知道!”庄子马上打电话,但小凡的手机已经关机了。当时庄子只是怀疑小凡的手机被偷了,也没有想太多。

  次日,庄子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小凡的手机,可还是关机。这时庄子想起他们以前的约定:同寝室的人,在找工作期间,如果是超过24小时手机关机,就要报警。

  就在庄子犹豫不决的时候,突然又收到小凡的一条短信:“下午给我打个电话,就说上党课!”看到短信,庄子的第一反应就是小凡那边肯定出事了。

  庄子马上打电话过去,没等庄子开口,小凡那边就急切地问:“上党课吗?是不是明天?”庄子故意大声地说:“是!必须回来!”小凡支支吾吾地说:“那好吧!我明天争取回去!”当庄子问他为什么关机时,小凡只是支支吾吾,话还没有说完,电话就匆忙挂断了。之后,手机就一直关机。

  小凡这一反常态的举动,让庄子坐立不安:小凡出事了!

  就在那一天晚上,庄子打通了山西长治报警电话,但接下来依然没有小凡的消息。庄子又打通了长治媒体新闻热线,请求对方予以关注。

  学校营救保卫人员引起对方警觉

  4月9日,庄子将这一情况反映到系里,系领导反映到学校,并想方设法与小凡取得联系。此刻,学校尚不知小凡身陷传销,只知道他遇到了麻烦。校党委副书记焦金雷对此高度重视:“学生是学校的主体,没有学生,校长给谁当校长?老师给谁当老师?”学校立即召开党委会议:不惜人力物力营救。

  校保卫处处长范亚敏立即和学校所在地派出所联系,但由于情况不明等原因,警方没有立案。学校就决定自行解救,考虑到校保卫处没有执法权,在行动中只能“智取”,范亚敏主持制订解救方案。

  4月11日,辅导员蒲老师试着往小凡求职的那家公司投了一份简历,那边打过来电话让她过去应聘。学校决定以应聘的方式打入其内部,以了解小凡的现状。学校考虑到让一名女教师去风险太大,就安排年轻的学校保卫人员郭向杰去“应聘”。蒲老师告诉对方,自己已经找到工作了,但有一位男同学没有找到工作,看可不可以过去?对方爽快地答应了。

  为了不引起对方怀疑,学校安排郭向杰在长治和对方接头,其他8名营救人员跟踪。

  4月14日下午4时许,郭向杰到达长治后与对方取得联系,对方让他在指定地点等候。直到天黑,过来一男一女,和郭向杰接上了头。但没走多远,两人先后找借口甩掉了郭向杰。“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甩掉小郭,不知道是什么引起他们的警觉。”范亚敏事后说。

  查找号码营救人员判断被骗传销

  就在保卫人员前往长治的同一天晚上,庄子接到小凡用固定电话打来的电话。小凡说,手机关机是因为来的时候没有带充电器(事后发现,实际情况是小凡的手机已被收走,他发短信是把自己的卡装在别人手机里发来的),但他的话明显地欲言又止。庄子感到小凡现在仍没有自由。之后,庄子回拨电话,了解到这是一个公用电话,在长治市解放西街附近。庄子想,此处离小凡的住处应该不远,庄子马上将这一信息通知了范亚敏。

  次日早上8时许,营救人员挨个在解放西街附近查找那个公用电话号码。一个多小时后,营救人员终于找到了那个公用电话所在的杂货店。保卫处治安科科长姜朝阳自称是小凡的家长,说自己的孩子被骗到这里了,并拿出小凡的照片让店主看。店主说,照片上的人昨晚确实来这里打过电话,身边还有两个人。店主还说了小凡离去的方向。

  营救人员向沿途居民了解到,这一片有不少人在搞传销。范亚敏等人初步判断,小凡是被骗入了传销窝点。

  营救成功解救出10多名大学生

  营救人员在各个街口查找小凡,希望有所发现。天黑时,营救人员发现有几个人很可疑,就跟踪他们,一直跟踪到一个叫米家庄的地方。

  4月16日10时许,营救人员向长治市某派出所和工商部门求助,顺利捣毁了一传销窝点,警方将5名传销骨干控制。经警方询问,在这个总共36人的传销分“据点”中,能查明大学生身份的就有13人,他们分别来自焦作、郑州、湖北、山西等地的大专院校。其中一名大四女生小娅(化名)看过小凡的照片后说,她见过小凡。

  救出这么多学生,其中却没有小凡!范亚敏等人继续在米家庄查找。

  下午,营救人员在米家庄发现了一处民宅很可疑,但房东说,房子好不容易租出去,不愿帮忙打开房门。经过一番墙内外对话,民宅内的传销人员同意“谈判”,但是只允许一个人进去。校保卫处治安科科长姜朝阳只身跳入院内。

  经过一番“谈判”,对方说,得到捣毁那个传销窝点的消息后,他们中午就把小凡放走了,手机也交还给了小凡。姜朝阳立即通知营救人员到焦作火车站等候小凡。

  当天下午5时许,营救人员接到消息,小凡已安全返回。姜朝阳等人撤离现场,并将解救出的小娅等人同车带回焦作。

  传销组织利用大学生就业心理

  “小娅回来后,她的父母吓坏了,特地安排她和姐姐住一起。”范亚敏说。

  防骗是各高校就业指导中心的指导内容之一,为什么仍有学生上当受骗呢?姜朝阳说:“经过了解,主要原因是学生对招聘信息轻信或不做深入了解。如果事先向当地工商部门咨询一下,应该可以避免。一旦发现有可疑的地方,学生们的警觉就很重要。”范亚敏如是说。

  范亚敏说:“传销组织利用了大学生就业瓶颈问题。急于找到工作,是大学生的普遍心态。传销组织就是利用了大学生的这种心理。”

  虽然成功解救被困大学生值得高兴,但营救人员心里却沉甸甸的,“近几年各地频频有大学生被骗传销的事情,五一过后,正值应届毕业生就业高峰,希望此事能给更多的学子带来警惕,那我们的收获就不仅仅是解救一名学生了。”范亚敏如是说。

  相关链接

  2004年5月,江苏徐州市公安局鼓楼分局王场派出所对8个传销窝点进行突击检查,解救出中国医科大学、江南大学等高校的3名大学生。

  2004年5月,山西临汾市工商局、公安局捣毁尧都区东赵村一个传销窝点,40多名传销人员中大多数为在校大学生。

  2003年10月,海南海口市龙昆北派出所捣毁一传销窝点。该窝点的13名传销人员均为在校大学生,其中12人来自宁夏固原同一所医学院校。

  2003年9月,广西贵港市石羊塘派出所查获一个非法传销窝点,涉案人员有500多人,其中90%是大学生。

  2003年8月,广西合浦县端掉一个非法传销窝点,查获146名非法传销人员,其中绝大部分是在校大学生。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