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中 看庙人突遭绑架

  • 2007年05月10日 09:08
  • 来源:大河网-今日安报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ab0510071.jpg

 让你老婆拿五万来!  □安报记者李飞

  核心提示

  几个年轻人想不劳而获,晚上驾车到南太行山800多米高的一座庙里,误将在此养病的外地看庙人当成大款来绑架,并索要5万元赎金。在索要赎金的时候,狡猾的绑匪多次变换交易地点,使警方的布控一次次落空。辉县市警方协同作战,动用刑警和4个乡镇的派出所警力,经过10小时紧张的斗智斗勇,狡猾的绑匪终于束手就擒,没能逃脱警方布下的天罗地网。发财的美梦破灭了,而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案发看庙人夜晚被绑架

  辉县市薄壁镇十八里坡是南太行山的山脉,海拔1000多米,风景秀丽。在海拔800多米的山上有一座老爷顶庙,这座庙已有600多年的历史。10年前,庙主老王投资将此庙进行扩建,如今该庙已经有20多间房子,虽不算大,但也不小。每到农闲的时候,附近的善男信女就纷纷来到庙里祈福,香火还算不错。

  3年前,安阳市的老马因为有病来到此庙烧香拜佛。为了养好病,他就在庙里住了下来,后来他们夫妇俩受雇于庙主老王,在此看庙,老王每月给他们几百元的工资。老马夫妇每天吃住都在庙里,虽然清苦,日子过得倒也算悠闲。除了给香客做做饭,老马还给香客算算命。可是,经常给别人算命的老马并不知道,他早就成为别人眼中的“唐僧肉”。有人以为他很有钱,就在他身上打起了算盘,想从他身上大发一笔。

  4月27日晚,灾难终于来临!当日20时许,老马正在吃饭的时候,有人进来找他算命。进来的是一个年轻人,20多岁。见屋里还有其他人,这个年轻人坚持让他们出去,屋子里只留下他和老马两人。烧了一炷香之后,老马为他算起了命。老马告诉年轻人,他今年不但要惹官司,还有车祸。让老马本人没有想到的是,一场大祸已经悄悄地逼近了他。

  算完命,年轻人说屋外的车子里有一个同伴的腿有毛病,也想让老马去看看。临走时,年轻人在庙里的功德箱里塞进了100元钱。见年轻人出手大方,老马心里有些惊喜。老马不知道,那其实是一张假钞。

  出门,屋外停了一辆红色的昌河面包车。车后座上坐了一个年轻人,驾驶室还有一个年轻人。见老马过来,后座的年轻人就下车一瘸一拐地走动了几下,然后又坐进车里,请老马看他的腿。当老马弯下腰往他腿上看的时候,有人轻声说了一句:“动手。”突然,老马被几个人合力推进车里,并按在了车座下,其中一个人恶狠狠地说:“别动,再动就捅死你。”

  不久,老马的眼睛、嘴巴、双手都被胶带牢牢地粘住了。车子颠簸着下山了。

  过程绑匪四易交易地点索要赎金5万

  被推上车子的一刻,老马意识到了情况的不妙。在车上,有人撕开他嘴上的胶带说,有个人出1万元钱要老马的一只胳膊和一条腿,事成之后还要再给他们1万元。极度恐慌的老马赶紧说,只要能放了他,他愿意付给他们两万元钱。但车上的几个年轻人没有同意,坚持要老马出5万元,否则就要砍他的胳膊和腿。无奈之下,老马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在车上,3个年轻人互称老大、老二、老三。老大要求老马和老婆联系,让她拿钱赎人。

  为了不留下“尾巴”,老大说,他家里还有一张没有用过的手机卡,为了将手机卡取出,他们开车去了老大的家。

  丈夫晚上出去给人算命却一夜未归,老马的妻子十分担心,一夜未曾合眼。尽管来这里有3个年头了,可是他们夫妻俩整天待在庙里,对当地的情况十分陌生。丈夫一夜未归,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在一阵阵的胡思乱想中,天亮了。

  当她打开老马手机的时候,老马的电话来了。电话里,老马告诉老婆,庙主要他买材料将庙重新修建一下,需要5万元钱,让她当天8时将钱送到辉县市薄壁镇王村加油站。接到电话后,老马的老婆才知道,丈夫出事了!她赶紧和庙主老王联系,老王证实说,根本没有那回事,可能是老马被绑架了,老王赶紧拨打了110报警。

  接到报警后,辉县市警方十分重视。辉县市公安局副局长赵渠要求刑警大队在确保人质安全的前提下,秘密展开侦查工作。同时,110也迅速指派薄壁镇派出所展开调查。辉县市公安局刑侦大队队长申炳轩立即指派机动民警赶赴薄壁镇派出所共同处置此案。警方一方面秘密展开调查,一方面稳住受害人老马的老婆的情绪,请她配合警方的调查。

  薄壁镇派出所当天值班的是年轻的民警王威。接到110指令后,王威立即投入战斗,他独自一人在王村加油站附近进行侦查,没有发现异常情况。在此期间,警方要求老马的老婆在老马再打电话的时候,就说10时许才能将钱筹齐,因为银行9时以前不开门。9时许,老马的妻子再次接到老马的电话,要求她把钱送到市区的辉县市中医院。接到电话后,办案民警立即向辉县市公安局刑侦大队请求支援。刑侦大队教导员武卫疆立即带领两个中队的民警进行布控。然而,这一次布控还是没有等到嫌疑人。

  此时,警方对绑匪使用的手机卡进行调查后发现,该手机卡几个月前就已经购买,但一直没有使用,卡内有10元钱的话费。看来绑匪非常狡猾。

  按照警方的安排,老马的老婆在电话中对老马说:“我人生地不熟,你再刁难我,那桩生意就不要做了。”

  14时左右,老马的老婆在薄壁镇坐上了前往辉县市的公交车。为了保护老马老婆的安全,两名便衣刑警也跟上了车,薄壁镇派出所民警王威和李小红驾驶一辆地方牌照的面包车,悄悄地跟在公交车的后面。

  在车上,老马的老婆告诉老马,她人生地不熟,怕找不到他,她告诉老马她乘坐的公交车的车牌号,让老马上车来拿钱。15时,公交车到了市区,可是老马却在电话中告诉她,把钱送到东环汽车站。

  等民警们在东环汽车站布控好后,老马又通知他老婆,让她到辉县市北云门镇朱桥加油站交钱。警方判断,绑匪可能已经觉察到危险,才不断变更交易地点。警方的工作难度再次加大。

  较量人质获救绑匪落网

  交易地点一再更换,参战民警不得不转移到朱桥加油站附近进行布控。15时35分,王威和李小红驾驶着面包车一边在宽阔的辉薄公路上行驶,一边密切注意着周围的情况。

  即将进入夏季,辉薄公路两侧的麦田和绿化带带来了一片片绿意。在朱桥加油站布控的民警在对周围仔细观察后发现,没有什么异常。车辆驶过朱桥加油站的时候,王威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可是,就在他们的车辆已经过了加油站的时候,王威突然发现,加油站对面20米宽的白杨绿化带外有一片宽阔的麦田,麦田中间有几户人家,一间屋子前,一辆红色面包车隐隐约约地停在那里。

  王威立即让司机折回,抄一条小路向可疑车辆靠近。王威发现,除驾驶室里有一个人外,后座还有两个人。驾驶室的人和老马老婆描述的嫌疑人外貌特征相似,王威立即向110指挥中心报告。离该车还有10米左右的时候,该车突然发动,然后沿着辉薄公路向西一路逃窜。

  辉县市警方立即要求沿途4个派出所设卡阻拦。

  红色面包车以大约每小时110公里的速度疯狂逃跑。在逃窜六七十公里后,该车被洪洲镇派出所的车辆拦住。面包车欲后退拐弯逃跑时,被王威和李小红乘坐的面包车从后面抵住,动弹不得。王威下车后,拉开车门拔下对方的车钥匙,将该车司机制伏。民警李小红也迅速将后座上的另一名犯罪嫌疑人制伏。

  老马就坐在车上,惊魂未定。他的手脚还被胶带紧紧地绑着,车上还有两把西瓜刀。

  经突审,两名犯罪嫌疑人承认了绑架老马的事实。但是,3个绑匪为什么少了一个?车上的两个绑匪交代说,到了朱桥加油站后,老大于保突然提出让他们俩在车上等,他去市区等,并带走了老二陈晓的手机。

  经过警方的教育,老二陈晓愿意将老大引出来,帮助警方抓捕。随后,陈晓给老大于保打了个电话,说钱已经拿到了,并问他在什么地方。此时,老大于保正在一家网吧上网,一边等候他们的消息。双方约定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后,于保美滋滋地在约定地点等候着老二和老三。但他不知道的是,从他一站在约定地点,就有几双眼睛死死地盯住了他,他的发财美梦即将结束了。通过老二在电话中告知的老大的衣着、体貌特征,警方确认,这就是老大,参战的北门镇派出所民警将老大于保当场抓获。

  民警王威介绍说,老大“老谋深算”,在老二和其约定见面后,他还先后两次打电话询问老二绑架的情况,确认绑架成功没有诈之后才出现在约定地点。

  缘由为钱策划绑架“富翁”

  人质获救,绑匪落网。参战民警终于长出了一口气。经历了一场从天而降的祸端,心有余悸的老马显得很委屈:“我以前也没见过他们。我哪儿有钱啊,我只是在这儿养病,给人家看庙的。”

  经讯问,几名犯罪嫌疑人交代了作案的过程。

  4月27日下午,老二陈晓开着自己的面包车找老大商量着去偷油。但老大嫌偷油不赚钱,于是提出找十八里坡老爷顶庙的老马“拿”个三五万元,说他有钱。老大告诉老二,老马是网上逃犯,找他要几个钱他不敢说;还说老三以前打过他,找他要过500元钱他没敢吭声。之后,老大又提出找他的朋友老三一起去。在此之前,老二和老三素不相识。

  于是他们开车来到老三家。两年没见的朋友突然造访,还带来了客人,老三热情地和他们打起了招呼。之后,老大和老三在院子里说了一阵,他们离开了老三的家。临走,老三还特意找其母亲要了几十元钱,想请老大他们喝喝酒。这些天,老三正在忙着结婚的事情,他5月份就要结婚了。可是老三不知道,他和老大这一出去,他的这次婚就再也结不成了,等候他的将是漫漫的铁窗生活。

  路上,他们的车胎曾经坏了一次,于是他们又找地方将车胎修好。如果此时罢手还来得及,但他们仍然没有醒悟。嫌车上带的木棍不够保险,他们又特意花40元钱买了两把长长的西瓜刀,以防备老马反抗,还买来了作案用的胶带。

  按照老大的布置,老三坐在驾驶室里,让老二以算命为由将老马引出来,老大自己则装腿有病,请老马来看看。将老马绑架后,三人不敢停留,一直开着车子在辉县市不断转移。在和老马的老婆取得联系后,做贼心虚的老大又多次提出更换交易地点,以防有诈。但狐狸终究逃不过猎人的眼睛。

  在老王报案10小时之后,老马终于安全获救,绑匪也一一落网。  (文中姓名除民警外,均为化名)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