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婴死在福利院引发拷问

  • 2007年05月15日 08:32
  • 来源:东方今报
  • 记者 奚春山/文袁晓强/图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郑州市儿童医院没有想到,自己垫付了一万多元医疗费,救治了一名弃婴,还把弃婴送进了福利院,却为自己惹出了麻烦。麻烦的起源是以前找不到的孩子家长突然现身,向医院要孩子,而孩子其实已经因病去世,福利院将其火化了。

  但是,孩子的家长一直向医院要孩子,医院和福利院陷入尴尬。此事除了折射出医疗体系、社会救助体系等制度性缺陷之外,还蕴含着对漠视生命行为的追问。

  ●父亲把孩子丢在医院 医院把弃婴送进福利院

  从2007年3月底开始,郑州市儿童医院至少已被五家媒体明察暗访,都是询问一个名叫李孩的弃婴,为什么要被送进福利院。5月10日上午,李孩的父亲——李金振跑到儿童医院,把院长堵在了办公室,并和保安发生肢体冲突。

  为何惹上这样的麻烦?儿童医院医务科周科长向记者诉说了缘由。

  2006年12月1日,儿童医院接诊了一个早产儿,孩子叫李孩,当时孩子刚出生8天,脸色青紫,症状是黄疸伴肺炎,情况比较危险。

  由于李孩的病较重,医院把他放到医疗力量最强的新生儿重症监护室,这里仅生活费用每天就要100多元,而且由于害怕感染,重症监护室也不许父母陪护,李金振和孩子母亲就住在病房外的走廊上。把孩子送来时,李金振只拿出450元给儿童医院,约两天时间,钱就花完了。2006年12月7日,医院发现李金振不见了,孩子的母亲也找不到了。在这种情况下,医院继续治疗李孩。今年1月17日,在怎么也找不到李孩父母的情况下,儿童医院派了个护士长,抱着被治好病的孩子,根据李金振留下的地址,驱车到周口鹿邑县张店乡前李村。

  医院的想法是,爹妈不管孩子了,可能是怕承担这1万多元医疗费,医院要看看李金振老家有什么人。如果他家真是穷得揭不开锅,就让他家里人打个欠条,先把孩子给他。

  但孩子没有送出去,李金振村里的人说,这里是有个叫李金振的,但和医院说的情况不相符。李金振老家派出所的公安人员还给出了个证明。上面说,医院找的李金振和这里的李金振情况不相符。

  无奈之余的儿童医院就按照以前的处理办法,把李孩当成了弃婴。今年2月2日,在办理完相关手续后,儿童医院出了辆车,由郑州市大石桥民政所的人把李孩送到了郑州市儿童福利院。

  ●孩子死在福利院 福利院称治疗手段不能和医院相比

  尽管儿童医院周科长坚称,李孩是治好了病,才被送到福利院的。但福利院的张副院长说:“孩子来时就有病,吃不了饭,护士们只好用奶瓶喂牛奶给他吃。”为证明自己说的是事实,她还出示了李孩入福利院时的审批表,上面显示,李孩是高胆红素血症、颅内出血,表上盖着大石桥街道办事处的公章。

  孩子有病,福利院为什么接收?难道福利院能把孩子治好?张副院长说:“我们是政府办的福利院,孩子通过民政所送来,按程序必须接收。福利院不是医院,虽然有医护人员,但治疗手段根本不能和医院相比。”

  孩子有病,不能把孩子再送回医院吗?张副院长说:“医院把孩子送过来后,这事就和它没关系了,我们和儿童医院交涉了,人家不接收。送到其他医院,费用谁出?我们也没有这项经费。”

  张副院长回忆说,在福利院待了20多天后,这个不到半岁的小男孩走到了生命的尽头,这期间,孩子的家人一直没出现,3月27日,李孩在郑州市殡仪馆火化。

  大石桥民政所的工作人员说,儿童医院保卫科报案称,发现了弃婴,多方寻找不到家人,因为有派出所出具的证明,按照程序应该开具送往福利院的手续。至于孩子是不是有病,他们也不专业,无法判断。

  ●父亲突然现身 向医院和福利院要孩子

  说来也巧,就在3月20日,李孩去世前后,李金振现身儿童医院,向院方索要孩子。之前,他从大石桥民政所听说了孩子被当成弃婴的事。他说自己很生气,他给医院留了联系电话,但医院不通知他就把孩子送走了。周科长说,李金振是留有联系方式,但打不通电话,否则医院也不会跑几千里,到周口去送孩子。

  李金振说,由于自己没钱,所以手机有时候会欠费,但医院应该多打几次。他离开医院是出去借钱,不去医院看孩子是怕医院向他要钱。现在他愿意还医院钱,但前提是先把孩子还给他。

  李金振说,3月24日,他到儿童福利院查找自己孩子的下落时,才知道孩子死了。

  因为不相信孩子死了,李金振还向大石桥派出所报警,说自己的孩子丢了,派出所没有立案。大石桥派出所田副所长告诉记者,当然不能给他立案,因为儿童医院给李孩办理弃婴手续时,田副所长专门打电话向周口的警方核实,张副院长还出示了派出所证明、民政部门证明等相关手续,记者在查阅政府文件后发现,确认李孩为弃婴的手续齐全,程序合法。

  5月9日,李金振又一次来到郑州市儿童福利院,这一次在记者的帮助下,他看到了自己孩子的火化证明。但他对这张证明却产生了怀疑。

  他说:“这张纸不能证明火化的一定是我的孩子!”直到现在,他还怀疑孩子没死,医院或福利院可能把孩子卖了,或者送人了。

  福利院的张副院长说,只要媒体一报道福利院收到弃婴,他们至少能接到上百个电话,全是想要孩子的,但每个家庭都想要健康的孩子,李孩是早产儿,又有病,即使活着,也没人感兴趣。

  ●每年收治100多个弃婴 弃婴成为医院难解之痛

  对李孩死亡的事,周科长认为,李金振要负责。他说:“李金振为什么不来看孩子,儿童医院不会因为家长没钱,就不给孩子看病。他欠债了,难道我们不可以提醒一下吗?他来了还能不让他走吗?两个月都不过来,连一个正确的联系方式都不留下来,把孩子当孩子看了吗?孩子在医院时他不来看,孩子走了,他怎么就着急了?”“像李金振这样的人多了,我们医院每年都会收治100多个弃婴,弃婴的病治好后家长害怕出钱,没有人认领,最终都送往福利院,仅此一项,医院每年投入200多万元,希望媒体能批判一下某些家长这种不讲道德的行为。”周科长说。

  记者查阅资料后发现,儿童医院一直是弃婴出现的重灾区。有媒体报道,北京市儿童医院每年接收100多个弃婴。业内人士分析说:弃婴多为有病的儿童,不负责的父母害怕花太多钱,更担心孩子会终生拖累他们。也有一些健康的儿童,则是非婚生子女,父母没法负责,便将孩子遗弃。因为儿童医院治疗儿童疾病更专业一些,相对而言,收治弃婴的几率比其他医院大得多。

  新浪网报道:今年早些时候,上海市儿童医院的工作人员曾抱着孩子找到遗弃孩子的父母,但该夫妇拒不接收孩子,医院的人做贼一样把孩子扔下就赶紧跑走了。

  ●弃婴事件凸显法律漏洞

  完善医疗保障制度是根本出路

  周科长表示,如果李金振继续来医院纠缠,他们将考虑以法律手段向李金振索要医疗费,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郑州天之权律师事务所陈波律师说:“李金振的行为有遗弃的嫌疑,收养法第三十一条第二款中规定,遗弃婴儿情节轻微的,由公安机关予以行政处罚。这里的情节轻微,是指遗弃人主观上没有致婴儿死亡的愿望,遗弃行为在事实上也没有造成婴儿死亡的后果。例如,生父母将孩子扔在儿童医院,医院将孩子抢救后送至儿童福利院。公安机关查找到弃婴的生父母后,应当对其处以罚款,并责令他们领回婴儿,尽抚养义务。”

  陈波认为,李孩之死是现行法律的尴尬,把孩子扔在医院自己一走了之,这种轻微的违法行为,很少受到法律追究。因为这是自诉案件,和杀人放火等公诉案件不同,自诉案件应该由当事人来起诉,可是李孩死了,即使不死,孩子是未成年人,不具备民事行为能力,怎么起诉父母?

  郑州市大石桥派出所负责人说,因为没钱或不想掏钱,把孩子扔在儿童医院,这样的事发生过多起,这些人有这样的心理,医院有条件治好孩子,又不敢不管孩子,往这儿一放,孩子算是有救了。

  把孩子放在医院,孩子虽有救了,不过损害的可是他人的利益。市民齐女士说:“医院救弃婴损失的钱肯定要转嫁到病人头上,等于我们这些病人给那些弃婴埋单,怪不得儿童医院看病费用高。”

  今年4月1日,郑州市民政局和公安局联合出台规定,任何组织或个人发现有人遗弃14周岁以下婴儿或儿童的,都有权劝阻、制止或向公安机关报案和举报。遗弃行为经查属实的,由公安部门对有遗弃行为者处以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郑州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杨朝聚教授建议,应建立社会医疗救助制度,建立多层次的社会医疗保障制度,这样,穷爸爸也能给孩子治病了。同时对遗弃孩子的行为进行追究,“软硬兼施”根除弃婴现象。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