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究竟该如何保护城管

  • 2007年05月24日 09:58
  • 来源:大河网-今日安报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ab05241301.jpg

城管人员来了,小商贩逃了!(资料配图)

  核心提示

  武汉市计划在市、区公安部门内部单列执法编制,抽调公安成立专职的城管保障队伍的做法,引来社会各界的质疑。各方专家纷纷指出,应否抽调公安成立专职的城管保障队伍,值得商榷。

  背景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为处置拆违中的暴力抗法事件,武汉市计划在市、区公安部门内部单列执法编制,抽调公安成立专职的城管保障队伍。据相关统计,2005年以来,武汉市城管执法队伍遭遇暴力抗法400多起,460名队员受到人身伤害,有21人因遭遇暴力抗法重伤,一名协管队员身亡,相当于平均每月都有一名城管队员在执法中被严重伤害。而城管执法队员在遭遇暴力抗法时没有处置权。以往,为保证拆违顺利进行,城管部门每次都要协请公安部门组织警力,维护现场秩序,但没有专门的组织、人员,管理力度有限。

  据悉,拟成立的专职城管保障队伍将派驻市、区配合城管部门的综合执法。对于综合执法过程中妨碍国家工作人员依法执法、暴力对抗拆违的行为,该保障队伍具有独立的查处责权,并实施事前介入、事中预控、事后快处,保障城市管理执法工作顺利进行。

  市民观点

  余艳伟(华北水利水电学院研究生):

  我觉得没有必要抽调公安成立专职的城管保障队伍。应该说,现行的法律法规并没有很明确地载明,城管执法是否有法定的行政强制权?如果有,那么城管队员依法实施的诸如取缔、暂扣、处罚的行为不仅不应该被认定为是野蛮行为、民事纠纷,同时还应该得到司法机关的大力配合;如果没有,那么城管执法管理工作主要是检查和监督,至于取缔、暂扣等强制措施则应该由法定的机关来进行。

  孙艳娜(个体经营者):

  政府如果觉得小商贩随意摆卖影响市容,那就划出特定的区域给他们,规定他们只能在限定的地方经营,遇到不通情理的小商贩,要耐心劝诫,但不要动不动就断了人家的活路。你断了人家活路的话,不要说城管,即便是警察来了,小商贩也一样会和警察拼命。

  刘浩(某事业单位职员):

  我对城管没什么好感,他们办事太霸道,行为像土匪。我常在街上看见一个个年轻力壮的城管,对那些已上年纪可怜的小商贩甩巴掌、掐脖子,真想问问他们,如果自己也穷到必须摆地摊生活的时候,再遇到像自己一样的城管,他们会不会骂人、会不会暴力抗法……

  刘先生(信阳来郑经营者):

  我们这些老百姓并不是不讲理的刁民,如果执法部门在执法过程中,做到文明执法,以理说法,我们也不会暴力抗法。但是,我们所看到的执法人员都是很野蛮、很粗暴,我们也是人,是靠自己的双手挣钱的,遭到不平等待遇,我们当然不满了。

  律师观点

  依靠公安力量并不能解决城管遭遇暴力抗法

  肖志翔(河南天翔律师事务所主任):

  当前,全国的城管执法部门基本上都通过各种方式实现了与公安部门的联合,组建了城管公安机构,受公安、城管的双重领导,保障城管执法的实施,但是实际效果并不理想,城管和商贩这对矛盾体的冲突仍在不断升级,甚至一度闹出了人命。结合本事件,我个人认为:第一,城管执法的合法性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质疑。城管执法部门成立的法律依据是我国《行政处罚法》及政府的授权。城管部门具体执法时没有一部统一规范的法律为依据,主要依据我国《行政处罚法》和一些零星的地方、行业法律法规,然而《行政处罚法》只在执法程序方面对城管执法工作有一定的指导意义,同时零星的地方、行业法律法规大多不合时宜、缺乏说服力,加上各城市的城管执法权限受政府授权不同,导致体制、机制上的差异较大,没有一个完善合理的模式受到广泛认可,在面对广大市民特别是弱势群体执法时得不到理解、支持、配合。

  第二,城管执法的行政强制权界定模糊。目前,保障城管执法的法律主要是按照国务院《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第三十九条规定:“侮辱、殴打市容和环境卫生工作人员或者阻碍其执行公务的,依照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的规定进行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虽然法规中明确了城管执法的公务行为,但总体上的界定和预防仍然模糊,对执法人员的地位、妨碍城管执法人员执行公务的情形和处罚办法不明确。

  第三,执法人员素质参差不齐,执法方式方法简单。城管执法部门成立时大多数人员是来自城建、市政、环保、园林等部门,还有一部分是社会招考人员及转业退伍军人,人员素质参差不齐,执法中工作经验欠缺。而往往引发暴力抗法的就是极个别的人讲话不注意影响和场合、执法方式和方法相对简单的同志,他们的执法易引起相对人的不满而导致暴力抗法事件的发生。

  第四,新旧体制冲突激烈。出现暴力抗法事件深层次的原因是经济发展不平衡、城市的规划设计滞后,从客观上为占道经营、违法建设等城市不文明现象提供了生存土壤,加之市民的城市意识淡薄、相对人法律意识淡薄,他们认为,自己在自己店门口摆摊、推车叫卖,在自家院内搭建棚厦等,并未直接侵害他人权益,不存在违法行为。由于存在着这样的错误认识,这些人为了维护个人私利,就可能通过暴力抗法的手段来实现。

  第五,要从根本上解决城管执法中的暴力抗法问题,要靠完善城管执法的法律体制、规范执法行为、提高执法人员素质、发展社会经济、加大普法力度等一系列措施,寄希望于公安来保护城管,还不知道会有多少崔英杰与李志强的悲剧发生。

  法官观点

  公安专保城管没有必要

  李立峰(郑州高新区法院法官):

  我个人认为,在公安内部设立专门的城管保障队伍没有必要。首先,此举既没有法律法规的明文规定,也没有法律法规的授权。行政权作为公权力,依据“法无授权即禁止”的原则,设立专门的城管保障队伍因没有法律依据或者法律授权,其设立行为应受到法律的严格禁止。

  其次,行政机关应依法行政,各司其职。这是法律法定性和确定性的要求。依据现行法律法规的规定,公安职权和城管职权分别由不同部门行使,设立有不同机构,组建有不同的专职队伍。公安保障城管执法、处理城管执法中暴力抗法事件等行为,不能理解为公安机关可以行使城管职权或者可以与城管部门通过设立联合机构来行使城管职权。城管职权只能由专门的城管行政机关行使,公安部门既不能去“无权”执法,也不能去“越权”执法。

  最后,城管部门应通过依法管理来提升自身形象,通过文明执法来改善执法环境,获得群众的认可、理解和支持。

  公安和城管捆绑执法有违法律规定

  开发、卢凯鹏(郑州高新区法院法官):

  我们认为,武汉市的做法违反了国家法律。理由如下:

  一是此做法与公安机关的性质相违背。公安机关是国家的治安行政机关和刑事执法机关,它和行政执法等其他机关虽然都属于行政机关的范畴,但是,正因为它还具有上述维护国家治安和刑事执法等职权,所以,从性质上讲,公安机关是我国人民民主专政的重要工具,是其他行政机关不可代替的。如果公安机关参与到其他行政机关,其性质必将大打折扣。

  二是此做法与公安机关的任务相违背。我国《人民警察法》第二条规定:“人民警察的任务是维护国家安全,维护社会治安秩序,保护公民的人身安全、人身自由和合法财产,保护公共财产,预防、制止和惩治违法犯罪活动。”因此,把警察捆绑到城管执法队伍里去,借其武装性质来要挟或对付所谓的暴力抗法事件和暴力抗法人员,在我们如今的社会主义国家里,无论如何是说不过去的。因为拆违中的相对人同样属于公安机关保护的对象,也是人民警察依照上述人民警察法的条款应履行职责的义务,岂可用专政的办法来对付他们呢?退一步说,即便那些拆迁户的老百姓不听政府的招呼,那也只能认真地说服教育,多做思想工作来最终解决才是,而不可为了政府的利益就损害百姓的利益,我们现时毕竟是法治国家。最近,被重庆网友命名为“历史上最牛的钉子户”的拆迁户胡某一家,虽然与拆迁办和人民法院对抗多日,“在执行过程中,房主胡某及其家人情绪异常激动,其妻也采取过过激行为”,但最终是靠政府和人民法院做思想工作解决问题的,而不是靠武力行事的。这一例子说明,只要工作做到家,老百姓是最讲理的,政府不必搞什么多余的手段。

  三是此做法违背公安机关和其他行政部门的各自独立职权。我国《人民警察法》第六条最清楚地规定了公安机关的人民警察应按职责分工,依法履行职责。从该规定来看,公安机关在行使职权时可以与其他部门和单位合作,但是,这种合作只能依法进行,即“指导和监督”,并不可随意地与某单位和部门组成一个组织,越权去办事。

  网友七嘴八舌

  说得滔滔不绝:滥用警力必将埋下不良的种子!

  独到思考:我真为城管部门悲哀,是不是你造孽太多?到了必须靠派警察进驻城管部门防暴力抗法的地步了?

  大地广博:中国人循环不断的噩梦:花钱,养狗,咬自己。

  主体思想:没有疏导,再坚固的大坝也会被冲垮的,要做好工作应该以疏导为主,为何某些人还不明白这个道理!

  □安报记者孙燕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