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酒后胡同内残杀幼师

  • 2007年06月05日 08:52
  • 来源:大河网-今日安报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ab0605163.jpg

被抓获的犯罪嫌疑人

  □安报记者李俊晓实习生董智宇/文记者宁晓波/图

  核心提示

  来郑州务工之余,百无聊赖的他与朋友大谈“性事”。酒后乱性,看过自己手机上下载的淫秽电影后,他将黑手伸向了刚刚与男友分手独行的女子。被女子强力拒绝后,他竟残忍地将女子掐死。

  闻警而动,郑州市公安局管城警方艰苦奋战,排查嫌疑人近3000人,最终锁定行凶恶徒,并连带抓获1名网上逃犯,侦破了发生在1994年的一起故意杀人案,打掉抢劫犯罪团伙1个。昨日,管城警方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这起引起省公安厅、郑州市公安局等各方关注的“5·14”强奸杀人案侦破情况。

  郑州管城警方艰苦奋战20多天,侦破备受各方关注的“5·14”强奸杀人案

  恋人争吵引来致命灾难

  “请你原谅我,我知道自己错了。”小许一边往荥阳老家赶,一边拨通女友电话道歉。“有人跟踪我,你快回来吧。”没等小许问明白是咋回事,他听到电话那边传来“啊”的一声,再没了女友的声音。

  夏日郑州的夜晚,对恋人们来说充满了甜蜜。半个小时以前,在郑州市管城区东南部的南十里铺村街心公园一角,小许和女友小琳还相互依偎,缠绵难舍。小琳是一家幼儿园的老师,漂亮迷人。难以忍受相思之苦,5月13日,小许特意从荥阳赶来郑州看望女友。这天晚上,小琳很希望小许留下来陪她,但小许认为自己还要回去上班,不然没法跟领导交代。

  谁也说服不了对方,赌气中两人在南十里铺村小学门口分别。路上,小许后悔不已,他连续两次向女友打手机道歉。5月14日凌晨1时许,小许在电话中听到女友求救的那句话。那是女友说的最后一句话,之后,手机断了信号。小许打电话叫来女友的表姐沿着路来回寻找,但女友好像蒸发了一样。

  1时43分,小许和小琳的表姐在大路边两栋楼间的一条小胡同外,意外听到了一声熟悉的手机铃声。胡同有人?小许喊着女友的名字寻向胡同深处,只见小琳倒在地上,裤子已被褪下,人已经失去知觉。

  就在小许进胡同口时,一名白衣黑裤的年轻男子与他擦身而过。他忙返回胡同口,那名男子沿大路已流星一般跑出了20多米,小许追了一段距离后,那名男子拐入向北的一条胡同消失……

  警方追凶定下恶徒范围

  警灯闪烁,10分钟后,管城公安分局局长王晓军、刑侦副局长刘冰率领技侦人员率先赶到了案发现场,迅速成立了拥有120余名干警的“5·14”专案组,开始现场勘查和调查走访。

  此案同时引起了省公安厅、郑州市公安局领导高度重视,郑州市公安局副局长杨玉章、刘一凡不久带领郑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技侦支队、网监支队等单位民警也先后赶到专案组,参与指导侦破的开展。

  现场是一条不足一米宽的狭窄的死胡同,受害人身材瘦削,长发披肩,面朝下趴在地上,牛仔裤被褪至膝盖处。专案组认定,该案应当是一起以性侵害为目的的杀人命案,受害人在反抗中被犯罪嫌疑人掐死。

  根据技术人员在现场提取到的鞋印等多项信息,结合小许目击遇到的犯罪嫌疑人体貌特征和逃跑线路,警方认为犯罪嫌疑人应该具备酒后、有短时间的性刺激、喜欢“找小姐”、有黄色爱好或嫖娼经历等条件,并且熟悉现场及周围环境,在南十里铺村及周边一带居住,且年龄在20岁左右,身高约1.7米,体态中等,中长发……据此,专案领导小组将全体参战民警编队分成9个排查小组,在南十里铺村展开地毯式的排查。

  南十里铺村坐落在郑州市区东南城乡接合部,是一个大型城中村,建筑楼房比肩接踵,4000多人的村庄竟有1万余名暂住人口。为破案,侦查人员逐家逐户逐人反复排查访问,短短半个月先后排查1万余人,符合犯罪嫌疑人体貌特征的人员2900余人,串并案件30余起,从中发现并抓获一名命案逃犯,侦破发生在1994年的故意杀人案一起,打掉抢劫犯罪团伙一个。

  但是,“5·14”案件没有取得任何突破性进展。

  正义之举赢得各方支持

  “我们一定要拿下此案,不然对不起死去的受害人。”管城公安分局政委刘玉泉说。5月下旬,郑州经历了连续多天的高温红色警报,最高温度持续38至40摄氏度之间,创全国气温之最。此时,在社会各界的支持下,“5·14”专案组120多名指战员垒灶支锅,就地食宿,全力推动案件侦破工作。

  为让民警有个固定的落脚地点,南十里铺村小学为专案组无偿提供了4间教室,最大的一间教室里夜间要睡六七十个人。空间拥挤,蚊蝇叮咬,没有空调。

  作为案件的第一领导人,管城公安分局局长王晓军局长积劳成疾,每天打完吊针,他坚持听取工作汇报,常常分析研究案情至深夜两三点。父亲病重,刑侦大队长杨福金的家人本想让他回家尽孝,但得知他正在办案时,直到最后老人离去的那天才通知他。含着泪送完父亲最后一程,他匆匆赶回专案组。

  ……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由于大部分排查对象都是早出晚归,民警们为了能够访问到人,往往要清晨5点即起,午饭、晚饭时还要登门入户工作。高温酷暑,条件简陋,压力巨大,很多民警都口腔溃烂,吃药、输水者不断。但参战民警只有一个心愿: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6月2日凌晨,警方得到一条线索:事发当晚,在某沙发厂当油漆工的赵永利在和几个朋友一起喝酒,案发后,他情绪不稳,表现反常,而且他的各项条件都和专案组对犯罪嫌疑人的刻画非常吻合。经过研究,专案组初步断定,该男子极有可能是警方踏破铁鞋要找的人。

  淫秽物害了自己毁了他人

  “与他正面接触!”王晓军当即指示,派民警对赵永利展开调查。6月2日上午10时许,大案二队中队长周孟武带领民警李晓龙、闫末寒在南十里铺一沙发制造厂将赵永利抓获。面对民警的讯问,赵永利极力回避5月13日晚至5月14日凌晨之间的活动情况。在赵永利的手机中,民警提取到许多淫秽图像。在他南十里铺村的租住处,民警找到了与犯罪嫌疑人作案时一样颜色和花纹的上衣以及大量淫秽光盘。如山铁证彻底摧毁了赵永利的侥幸心理,他向警方讲述了犯罪经过。

  20多岁的赵永利是滑县王庄镇人,一年前到郑州打工。5月13日下午3时许,他跟朋友一起喝酒到深夜,之后来到南十里铺村街心公园处,两个人坐在那里一边乘凉一边大谈“性事”。联想到自己以前看过的黄色录像,赵永利血脉喷张。这时,他注意到小琳和小许在吵架,遂萌生歹意。

  凌晨1时许,当他看到小琳与男友分手后,遂提前来到小琳工作的幼儿园前面守候。当回到幼儿园的小琳发现了不怀好意的赵永利时,随即掉头向回走,并拨通了小许的电话。这时,赵永利尾随其到案发地点,扑上前一手掐住小琳的脖子,一手捂住其嘴巴,将她拖至一条小胡同深处按在地上。

  当小许第二个电话打来时,小琳已经被他掐死。赵永利从她的挎包里找出手机,掰断后摔到了地上。接着,他褪下小琳的裤子意欲实施强奸时,他自己的手机响了,正是这一声铃响招来了小许和小琳的表姐,见状,赵永利急忙逃离现场。

  (线索提供戴晓冰)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